杨平 ⊙ 杨平诗歌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众生物语11首

◎杨平



众生物语11首


永远的图腾


在一剎那间完成
人世所有的图腾。  信仰是
拒绝腐烂的精制饰品
日常隐匿在灵魂最幽微的角落
直到钟声(定时)响起
再冷冷  冷冷的突出本巿一切排楼之上

信仰是早于拉丁时代的一场狂欢
犹如毁灭总是伴着庆典而来:
轮回大餐、经文沙拉、卡通仪式
连同各色的传说调味料--
五只鱼,两条面包,一杯浊酒
复活的是梦魇,驱魔的是乩童
光荣集一身于教皇,黑暗的
是那段遥远  破碎的  如十字军岁月

当我们终于知道上帝的旨意
原是如此高蹈、如此歧义
且又情绪化:善与恶
黑与白
天堂与地狱
魔鬼终结者对抗阴间大法师
惊惧的心加上永不过时的二元论加上
昨夜,那不可预知的一闪
--在告别肉体的同时
是的,我们又一次纵情的耽溺于
自语、自虐、近乎自渎的
晚祷里‧‧‧

注:西方人的嘉年华会又称狂欢节,拉丁文为「对肉体告别」之意。

。。。。。。。。。。。。。。。。。。。。。。。。
非感性之交易所

结集了一串串异质密码的数据起落而
大放光明的箱型告示牌--
就是现代丛林的另一处战场吗
  
--每一日
人们在此分享情绪
又急速冻结情绪
有关人性之错综人心之愚昧人生之
种种不可测
随着一张张单子水蛭般汲取穿逡
你所了然的人类一如不堪查验的本巿
既非现实亦非超现实或后设下
  
的某种状况:线条是
线条。旁白是
旁白。
病变下的三色拼图
犹如抽离了本体的字母
内敛或潇洒的你挥挥手
仍然不过是一堆古老的阿拉伯尸骸‧‧‧
  
潇洒的你
有一天
因故迟到面对唇红肤白的露肩装美女喃喃着
这便是性感吗双双目光一交会
旋即各自专注的盯在
一只只非感性的电视萤光幕上

。。。。。。。。。。。。。。。。。。。。。。。。
一加一的上班族

后来便再也没有可担忧的了:
传真机慰疗了芳心,面孔与面具合一
日夜渐渐定点化的律动
体态也逐日呈蛋型走向的颓然
复颓颓然。  一些事物
——即令随着巿区体制心情的变异而游移
围绕在周边的事物。人物。与夫矿植物
数一数
仍是那么几个
  
每日从一间间或大或小的空调牢房出来
进去
智能型的商业大楼看来都差不多--
日落后的世界蒸发成一团迷雾
  
没有什么是罪恶的
亦如没有什么理念/拼图是趣味的
年复一年的参加了N次婚礼
--就算指名轮到了自己
西装领带配上闪亮的凤仙装
今夜,望着那张香喷喷的双人床
一加一的缠绵后
明朝,仍是一加一的上班族

。。。。。。。。。。。。。。。。。。。。。。。。
一度的最爱

也曾无悔的膜拜广场铜像。
也曾意图旺盛的解构百科全书。
在壮大得踰越一切的青春、十七
也曾百分之百的信仰缪司
含泪支持梵谷:无论是
切腹是自焚或收集名人传记明星海报小道档案
殉美和殉情都是最高贵伟大的
莫可与之匹敌
  
然后在某个命定的清晨阳光穿过斜纹玻璃
刺破了一颗忧愁易碎的心:
泡沬幻灭于剎那——
经历了路路桥桥的迂回与沧桑后
如今
还有什么值得冠上最高级的形容词呢?
钱就赚得这么多了;疯也疯够了
昔年偶像一个个的颠覆而
淡漠
幻想和梦也是;
天才和泼妇满街都是!
  
握着近日购置的电动刮胡器
所谓人生--腰围一颤的
想到半明半晦的那条来时路
和即将面对的饭局:天上地下
哦,再没有比丰盛的聚餐更叫人振奋的了‧‧‧

。。。。。。。。。。。。。。。。。。。。。。。。
不做无益之事--KTV之夜

不求人。不妄想。
不一味惊疑苦涩的委屈--自己
一伸展便足以蔽天遮日的--打嗝
   今夜
在气氛热烈的卡拉OK
啊:卸下了惨淡经营的脸谱
我们又一次狂笑的拥抱昨日!
--麦克风是久违的小情人
一遍遍任你恣意爱抚!
  
那些扭动的影子渐渐不再隐藏什么;
那些混浊,那些由涣散中复苏
自逐并且
温和闪烁的;
呃,我们终于再度解开了囚囿心中的魔咒
一声声台语 / 国语 / 英日语的高高举杯中
呃呃,年华是一蓬四散的风信子
所有的泪、荒唐、和稀薄的故事片段
徐徐走调的「爱拼才会嬴」后--
好象又回到了生命的第一个春天:
我们放荡、噪动、沉溺啤酒
满怀激情的通过危崖直到众口同声的
不逃避。不失落。也不快乐‧‧‧

。。。。。。。。。。。。。。。。。。。。。。。。
何以遣有涯之生

春天继之以迷彩继之以吶喊继之以
放浪:雨虹
搅拌着落寞
稀释出近乎颓废的那种绿
在最浓冽的季节 流失!
  
--远空闪过一道鹰影
你是本巿或任何城巿任何世纪中
一团被压挤的冷雾!
疯狂的寻求出口
流落街头
有时感受着高楼刀锋般割裂着白云
有时刻板冰冷
--公园荷花宛若昔日俏生生的
一支梦魇
气沮。自然;每每波动着另一支‧‧‧
  
「我相信自己再也无能把握」
包括其它荒谬论点:
「有许多并非我所意愿‧‧‧」
  
(像身后的一尾咸湿人鱼
使九月美丽狂乱却悲哀到了谷底!)
  
「一种无处安身,甚至
浪迹天涯的苍凉感哟」
有谁知悉?
--以天下之大人来人往之纷纭奇诡
又有谁在乎?
即令这是印证来日的一页历史--
风干鱿鱼的你
咀嚼着
一嘴胆汁味的苦涩
排开众人把一条病疲的影子
吊在目所难及的某处?
让自己缩成单细胞
中性的几近无性
  
——或拳拳如握坐如禅
——或漠然的翻翻译文粗劣的旧俄小说
(「花开花谢,潮涌的
莫非一点机缘;虚无飘渺的则是
孤寂现象学的倒数第二章‧‧‧

花谢花开
一句锐利的蝉嘶将将设定
知了、知了!
一记当头捧喝而下
你再也不能抑止的翻身而起--

大丈夫啊大丈夫
「何以遣有为之身?」
  
瞬间狂笑--如九天上的一次音爆!

。。。。。。。。。。。。。。。。。。。。。。。。
类似女权主义者

激情的坚持另一战场。
一朝揭示了后进化教义--
日夜定时出入的有若
源自同一厂商的品牌。
  
曾经威力的符语,曾经温暖的港湾
曾经蜡质的体态,与起伏有致的
单线思维模式
曾经和创世之夜同样可疑的
一页墨晶色历史,如今
随着柱型图腾一一颓为沙砾--
可以风化了
  
且把轻烟凝为唇角的一抹淡漠
把中性化的欲望压缩成
薄若有无的一片
把音域拔高、磁场放大
集新潮的数据美学于一身而后奔向
同样冷调、却虚饰的世纪光厦!
热衷新的游戏规则,浮着
V型、塑料花似的笑颜
把婴儿的啼叫阻绝于
隔音壁之外;直视一切的
让束缚的胸围(韵律操加上
进口健康饲料)一吋吋风情的享受
阳光
  
直到潮水又一次消歇的
沉寂在例行聚餐后半自闭状态下的
个人闺房:久久冷然的面对成人级大型屏幕
--许是下意识的
隐隐希望自己是那名遭遇不幸的女主角而
手中的抱枕能够有生命--
(温柔也罢、粗暴也罢)
伴着自己
度过类似虚无的每一刻‧‧‧

。。。。。。。。。。。。。。。。。。。。。。。。
恋之外

有人每逢月圆狂暴。
有人死于威尼斯。
有人一生依附牌坊。
有人夜夜出入花丛也不改其乐
--果若如许光怪
迷离的运转无疑是凝定前的
俄罗斯轮盘
使人性暧昧信仰颠覆而雌雄间的关系
既非对立亦非参合的一种
急转弯
  
再一次超越主义
超越季节、超越贺尔蒙或万有引力之上的
爱情诱因为何?
--女为悦己者容
--郎心介于狼吻边缘
——公牛戏水以砥角互嬉
--迢迢的远方有个女儿国
传统的单向霸权一旦崩溃
日落下的孽子
纷纷在公园外(举牌)寻觅
各自的♂与♀
  
新宗教升起时
柏拉图的盛宴因AIDS急速下降成一首挽歌
坚贞的誓言噤声。门丁寥落——
回归前夜,一张清纯的
十七岁面孔
玫瑰星座加上血型与进口保险套
刚刚缠绵的来到至乐之境--
一声呢语未
又闪过整夜惊疑的梦魇!

后记:随着两性关系的多样化,爱欲纠结的后果也更形吊人胃口,AIDS并未能
厘清人际间的伦理;如今,即令是面对最清纯的少女,就算你嗅到的是处子的
幽香,有时,也不免恐惧成为阳性带原者。

。。。。。。。。。。。。。。。。。。。。。。。。
惟战争远在世外

一些事物仍在进行。
观照红尘的你
目睹成长于可称道的太平岁月
的本巿少男女
先惑于一排耸立于劫后的包装大街
又惑于快速脉动的今日世界
桥上:一颗颗旺盛的企图心
桥下:出古入今的不过是两种选择
鱼与熊掌兼之以
热衷美食的民族性
调拌着五味杂陈的心性、习性、与夫
肉食(者鄙)性--
观照红尘的你
每每咧嘴笑了
复忘情的陷身其间
在另一战场中打拚!追求的
无非一个自我
  
其次是学历。其次是
升迁。其次是室内装潢与补品。其次是
信用卡和电视机前的
热门话题(诸如濒临灭绝的水鸟
如何使濒临灭绝的观光业镀上环保标记
连同飞舞的麦克风加上八字与巿场走势图
成就了新世代的民主法典云云)——
魂兮魂兮
和平乎?乱巿乎?
  
观照红尘的你
偶尔,穿过炒作的土地一边剔牙
一边凝望:某条略显痴呆的模糊躯体
多么可笑的瞬间
洞悉
一切社会结构体的本质及终极:
不论你是谁
不论前方喧嚣什么,路人追逐什么
不论物价/胃药/犯罪率/漏睡加班多少
不论街头廊下是否有人把自己站成一尊佛--
天地如故。


惟战争远在世外。

。。。。。。。。。。。。。。。。。。。。。。。。
关于存在

一种不确定的情绪。
不确定的时空。
不确定的语码。
不确定的物性--
养科般
使最贫瘠的土地也繁生
种籽。

声名如月影。
教条与权柄与道德同义。
一簇铅符
颠覆了历史后真理安在?
--一把出土的锈绿铁器透过钴六十
英雄不朽(?)而堆在沙场上的枯骨
可换来几次进出?几枚
(注定)蚀腐的勋章‧‧‧

一叠叠纸币
成就了今日智能型国会大厦,昔年的
万里长城、英雄事迹、与北欧神话:
昧于仪式的芸芸追求者
化兵马俑为滚滚人潮--
介于快悦与放荡与自逐之间的
酒呢?笔呢?寥落的
胡同与杜甫草堂呢?

史册里的美人可能是虚幻的;
昨夜的狂欢也可能是!
--处于本体状态下的此刻
你,真的是你吗?
剎那,真的可以永恒吗?

。。。。。。。。。。。。。。。。。。。。。。。
人为何物

或许有一天你终将颔首--
种种的激辩  感慨  失落与顿悟
纵横了千古无数计的规范条理和
一包烟
加上三杯酒后
不过是一时  一地  百分百人性化的
灵长类

你是谁?
来自何方?
要往何处去?
一纸文凭到手前  可曾追求过什么?
一颗漂泊的19岁灵魂
遇上恋奸情热的女子
漫漫十二小时后, 还会有谁跟谁出走吗?
(在十里杨柳的初夏湖畔  右手第三家
卡拉OK舞厅门口 )
目空一切的社会新鲜人啊
如果无法摘取传说中的金苹果
根据前月份时尚杂志显示( 你无意中发现 )
近九成的A型风向 / 火向 / 水向及土向座女子
迷恋貂皮
渴望电子情书
且期盼终老于花园别墅
激情  愤怒  一身傲骨的你
蓦然回首
多彩的往事瞬间风发
瞬间烟灭

一朝结束了多年的放荡与叛逆
激情  愤怒  一身傲骨的你
( 连同周边友人 )
意识了IQ的荒谬  肉身的虚弱  与自我的渺小同时
便超越了渺小的自我
从尤里西斯转型为西西佛
从西西佛升华为可敬的  稳重的  
小布尔乔亚:
每月有定薪  出门有轿车
床边有妻子  假日有情妇
子女乖巧而逐年加深的一抹阴郁
精神病科的好友微笑  保证--
「不过是时髦的都会症候群而已」

人生究竟是什么呢?
成功者的定义又是什么呢?
存款  税捐  高血压  加上一吋吋突围的腰身
你冷然观照着镜里镜外的影像
挺肩握拳
有什么不在控制中呢 ?
就算是年度聚餐  一口口XO的醉话  荤话  气话
也都随着午夜梦魇化为一道道汗水
日渐不语  不怨  不惑如智者  如羔羊  
如挺立千古的兵马佣
剥去了所有可以辨识的符号和服饰后
没有谁是白发苍苍的浮士德
悠悠然  茫茫的知悉了
所谓天命
还有谁会日夜喃喃地倾听
「爱--与空虚」‧‧‧

狂风吹落了几百  几千 几万  
几百万片的黄叶--
每天仍有无数听众焦渴的Call in再Call in
重复着伟大而无奈的「永恒话题」:
电费  水费  保险费和赡养费
--谁会理睬牵狗过街的你呢?
一张平凡假面下的平凡城市人
从一橦鸟笼进出另一笼
从旧世纪迈入新政府再回归旧日子
所有的欢乐  荣耀  和美少女
随着记忆流失  梦想流失
岁月也如此轻忽的逝去
24小时斑白  臃肿的吸收地心引力
面对萤光幕上的海滨落日
眼膜网模糊的你
--终有一日
以火  以一双颤危危的手
焚烧千页的遗书
见证存在的荒谬  奇异  与无聊
灵长类的疯狂  高贵  与无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