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平 ⊙ 杨平诗歌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一个人的深夜里9首

◎杨平



在一个人的深夜里9首


夜行偶记

倾听中
窸窣之歌
不着一丝烟火的穿过
蓝色湖心,流入
宇宙深处

年轻的精灵啊
每每惑于图像世界的华丽
心醉神迷之际
却又过于脆弱的
被黎明之光粉碎--
哦  青春无罪

曾经灿烂的
已化为午夜的一道闪电
曾经浪漫的
却是一场日逐褪色的梦
使贴近的肢体也无法取暖
对抗岁月

犹若风
预言了一个时代的来临
怯生生的水中残柯啊
就如此支起
哦  支起了一整季底忧伤‧‧‧

。。。。。。。。。。。。。。。。。。。。。。。。
星夜小记
--中台湾

星星越过天顶时
我听见了精灵的呼唤

去吧去吧
驿动的时刻一到
最宁静的心也不免奋亢得想要撕裂什么!释放什么!

——且潇洒的拋开影子
让自己随着窗外红叶一起旋转!一起飞翔!
从高处拥抱寂寞‧‧‧

我掬起一片月华
往事,音符般
缤纷的由指隙漏下‧‧‧
无尽的蓝闪烁着精魄一样的光‧‧‧
我想起爱人瞬间饱涨的热体‧‧‧
幸福啊
当眼前开满花朵,肉身化为浮云
又甜又酸的气息轻轻流动
我合目躺在时间的大海上‧‧‧

而南方,那片遥远  熟悉的丰饶之乡啊
此刻,是否正在落雨?

。。。。。。。。。。。。。。。。。。。。。。。。
秋林中的幽光
--给夏卡尔之2

今夜,秋林中的幽光
使我想起正在消失的爱情‧‧‧

甜蜜,和不甜蜜的往事都一起破碎了‧‧‧
妳和我,星星和所有的许诺
都被蝉鸣一样凄厉的咒语囚禁在电子迷宫里‧‧‧
(有人相信这就是现代人的命运了:)
缭绕的岚烟漠漠散去,消失的不仅是
窗外风景:还有儿时的梦,荷塘的歌,床边的小精灵
和日益苍白的青春‧‧‧
此刻,生命中只有此时此刻拥在指尖的妳
透过半麻痹的激情
惟一真实的快乐啊
--因为就要黎明了
公主怯怯还原为上班族的灰姑娘
古老的神话和虚拟的情欲统统在按鉴下
冰冷的显像成物化都会的一部份--
而秋林中的幽光
( 妳知道吗:)
一闪而逝后
剩下的,日里夜里
梦魇般的寂寞
使我了解什么是后现代的游戏‧‧‧


补记:夏卡尔是我最喜欢的二十世纪画家之一,其充满幻想的抒情画风,在感动之余,
每每让我联想起史蒂文斯的若干诗‧‧‧当然,两者真正的交集并不算多。
年前,台湾曾办过轰动一时的夏卡尔画展,不久前,在八月读诗会后,曾在一家餐厅
小酌,意外发现主人收集有若干画家的剪报本,其中便有夏卡尔!
如今重阅,觉得此诗和另一首均很贴近他笔下的某些画风,心中欢喜,略为修改,
加上副题,就算是我遥赠给这位心仪多年的前辈画家的吧!

1998.9.30.

。。。。。。。。。。。。。。。。。。。。。。。。
非协奏的小夜曲

梦里的种子被秋日的雁鸟衔到到了
我记忆模糊的南方草原啊
曾经多雨,且只印着一条瘦长足迹
彷佛旧日留下的伤痕
在子夜,一次冰凉的爱拂后
我看到窗外,带状河面上的银色倒影
伴着半透明的笛韵
缓缓流过青春
和一百座陌生城市的上空‧‧‧

有人告诉你这就是乡愁了:
路的尽头每每是河是崖是抽搐的子宫张开网
咬啃的
期待
另一次的狂欢与沉沦!
孤独( 有别 )于漂泊亦不过如此‧‧‧

今夜,穿过无人的峡谷迈入
记忆的起点,命运
被风化成眼角粒子前
的确,有什么已然净化了:
就在无可取代的此刻
青色新月升到最高最密的那丛枝桠时
我清清楚楚听到
群山的宁静里
独有一首无忧无喜的亘古之歌
在宝蓝的大气中流动  
又流动

。。。。。。。。。。。。。。。。。。。。。。
夜已冷了  

夜已冷了
只有妳一束束的诗句  
尖锐的磨擦我底灵魂!
我疲倦的灵魂啊  
曾因多伤结疤而坚硬紧闭  
汹涌的海洋已枯  荒凉的大地
藏不住一滴泪水  
那些苍凉的句子
每一字都像法老王的魔咒  
揉搓着我日益苍白底记忆
那些刺人的音符  
像一把半锈的水果刀焦灼的划过  
空虚  多脂  腰部以下的  
青春
--无论世界有没有因此沉沦  
毁灭
落地镜中  
总有一条僵硬影子  
带着熟悉的  破碎的  馊酒一样的笑容  
望向窗外  

舔食
比死亡还深的夜色  

。。。。。。。。。。。。。。。。。。。。。。。
在静谧中聆听夜底声音

今宵又是雨后的春夜。  
庭前花木郁郁染湿了窗痕  
偶然映出一抹淡绿月影  
原是宇宙心中的的一点孤寂

独立于世人遗忘的都会一角  
在静谧中聆听夜底声音
淡香的茉莉悄悄传述着红尘的哀愁  
极度苍凉下的一抹温柔啊
彷佛在深情的耳语:
    让过去的过去  消散的消散
    不必为昨日哭泣  
    也不必在意窗外的路灯是否为我  点亮‧‧‧

随手摘下一片树叶  
拋向记忆的边缘
远处
彷佛有人在弹琴



写于春雨之夜

。。。。。。。。。。。。。。。。。。。。。。
非关邂逅

别再追究了,是的

非关爱情
非关游戏
非关命运中的任何邂逅
再古老的故事
也不免随着细沙流过指隙
化成月光下的悬浮粒子‧‧‧

在这个荒谬 / 缺氧 / 半颓废的迷走之夜
在一切梦想都冷然泡灭之后
无论歌  还飘不飘响
昔日的应许  显得多么虚幻
多欲的都会怪兽  是不是已吞噬了整个人类--
天上地下
仍有一个坚持浪漫的孤独灵魂
对着墙外的黑蓝夜空
充 ·满 ·遐 ·想‧‧‧


。。。。。。。。。。。。。。。。。。。。。。。。。

在这个寂寞无风的夜晚  

在这个寂寞无风的夜晚  
路灯  趴趴袋  半颓废的吹,口哨
搅拌着琴键般
纷然起落的往事
哦  忧郁原是可以很华丽的‧‧‧

在这个寂寞无风的夜晚  
一个人迷走于闹区边缘
街头花影分明印上身来
--想到有人正在天涯漫步
--想到一首歌
不只是一首歌
--想到妳
想到妳是这座陌生都会里的一盏灯
而我只是路过的风  
偶然把落叶贴成月光下的纹记  
印在壁角
快乐和不快乐
一样的苍凉短暂  

在这个寂寞无风的夜晚
浅紫色的忧郁  
加上一点灵思
一握金桔柠檬
可以令沸腾的情绪慢慢沉淀
斑驳的创伤于静默中慢慢地止痛
千百幻象徐徐溶解
一度遗忘的声音
随着枝头漏下的束束隙光悄然响起:
什么是爱  什么是永恒
自逐后的大地无论多么空蒙
荷叶上的露珠都会在日出前醒来‧‧‧

在残影  在轻叹
在这个寂寞无风的夜晚  
落下第一撮银雨以前
忧郁  是可以很高蹈的‧‧‧

。。。。。。。。。。。。。。。。。。。。。。。。。
在一个人的深夜里

把孤独交给上帝,任壁灯下的烟影
随窗风流转
让生命活在当下
感觉来自最古老的感觉‧‧‧

在一个人的深夜里
寂寞和喧嚷的世界都一样空虚
寂寞和喧嚷都需要
一点浪漫的调味
——想象冒险冲泡出的浓香
——想象微酸的街风在耳边欢唱
——想象错肩下的唇息如何搅动
荒芜的心田
如何滑过——碰触——彼此焦渴的肢体
——想象平凡的夜晚如何发出光
爆裂出无法想象的烟花  吶喊  和泪水‧‧‧

在失落与沉溺之间
也许上帝不曾禁止什么
在闪电与虚无之间
如果生命必须拾取什么
在一个人的深夜里
一只握笔的手能选择什么?
一颗孤寂的心灵能选择什么?
我能选择什么?
--面对即将揭晓的天光
除了一双苍茫的黑眼圈
你又能选择什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