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平 ⊙ 杨平诗歌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4行夜歌14首

◎杨平



14行夜歌14首


高  潮
--献给诗

混合着夜之胆汁
比激情更为不驯
近乎永恒
却在剎那间
登临
人间也有至福之境的
一种洗礼啊

月光
淋漓的浴下
无法形容的快感
哦  又一次向世人见证:
孤独的王加上一支笔
生命可以发光而
诗人是真正的盗火者

。。。。。。。。。。。。。。。。。。。。。。。
暗  夜  

黄昏使忧伤的心
沉默。远天的光渐渐不再透明
那些鸟影、呼声、和闪烁的往事都模糊了
寂静,一度是美的
一如凄凉在某些时刻也是。
我不知不觉成为夜的一部份。

而夜实在是梦与大地的一部份。
风吹过去时我听见来自古代的喧声
秘密的低语伴着杂沓足音
--一个我所遗忘的世界
像腐烂的麦子在雨后复活
哦  虚无从来没有这么美
一如死亡
从来没有这么真实

。。。。。。。。。。。。。。。。。。。。。。。
星  星  

从沉默的额前,大地和神话的边缘
升起--
僧人合十而拜。
风起云涌之后
唯有你
清明,一如百万年前

唯有你,从黑暗的中心
点燃  人间的诗篇;
从生灭的彼端
默默撞击:人类  土地  和万物的命运‧‧‧

梦,以及预言
愿望,以及消失中的光
无论多么渺茫--
僧人合十而拜。

。。。。。。。。。。。。。。。。。。。。。。。
闪  电

是的!
那原是来自古老神殿的
残酷指令:
    如果你要活下去
    就必需承受命运的一切挑衅!

是的!
我永远忘不了那夜  又猖狂
又耀目的叉状闪电--
哦  令一个浪子感动的
正是这种让整座城市颤抖的力量!

坚忍的走过岁月。一如
赤足走过布满荆棘的野地--

看吧!看吧!涌动的天空又酝酿着一场
神祇们的角力‧‧‧

。。。。。。。。。。。。。。。。。。。。。。。。
梦之边缘

我在梦中狂奔--
撼动一座又一座的山
挥舞一把刀
使女人滴血大地颤抖脆弱的星子
瞬间四碎!
啊  我在梦中一寸寸的割裂自己‧‧‧

       --比暴君更要凶残的
       是梦中,无所不为的  我

--也许,这正是人间的实相:
无论在那个世纪、那座城镇
铁打的人也得忍受生活
顶着半个地球在挤压中逐渐
萎缩。直到幻灭--
而梦变得那么真实、那么狂乱有力‧‧‧


注:「铁打的人也得忍受生活」引自海子「 月全蚀」诗中句子。

。。。。。。。。。。。。。。。。。。。。。。。
一瞬间

烟云缭绕着林木而
雨水爱抚着大地
犹若此刻,我轻触着两片冰冷的红唇
--玫瑰化为美丽的火焰
我轻抚着一双战栗的洁白乳房
我,也许还有妳
听到了世界爆裂的声音!

多空虚的夜,多空虚的
岁月和子宫
在一瞬间灿烂起来--
仅仅一瞬间
我,找到了自我

仅仅一瞬间
哦  一瞬间‧‧‧

。。。。。。。。。。。。。。。。。。。。。。。。
偶  感

入夜后的许诺
总是超乎黎明时的甜美--
葡萄在浓荫里闪烁
水声比语言更能传述心情
惟有那条纤纤素影
使你迷乱
使妳怨

无论门外草原绿了几度
山  总是孤独的,秋  总是萧瑟的
而谷中的回声总是太过疲倦的
--尽管
昨日的牵挂已成为风中的传说
水仍在流,徘徊的你
仍自凝望着灰茫茫的天角

。。。。。。。。。。。。。。。。。。。。。。。。
1992.11.17.
无  题  

夜  沉沉底  压向大地后
一颗星子从我们中间升起
--你却默默走了

没有人知道你为何离去?
没有人知道
你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能不能再承受一片羽毛
或一次死亡‧‧‧

我忽然了解「自已」的重要--
万物、祈祷、轮回、和梦的重要!
一项简单的事实却让生活
显得那么荒谬,语言那么脆弱‧‧‧

无论如何
这个世界不能再承受死亡了

。。。。。。。。。。。。。。。。。。。。。。。
无  题

天,为何仍在轻泣?
廊道下的黑衣女
为何一会出现?一会幽灵般  隐去?
急促的巴士,载着困倦的男女
奔往何处?
在水银灯亮起的剎那
会有多少敏感灵魂
忆起往事,而且落寞一笑?

夜,就这么沉静的物化了。
一首老歌使窗外街景越来越迷惘--
此刻的你,还有那名舍不得离去的女孩
还有最后一班公车里的任何一人
都以各自的心情见证了这座城市的
雨,忧伤,和近乎诗意的  幻灭‧‧‧

。。。。。。。。。。。。。。。。。。。。。。。。
那一夜

最后一道夕光消失时
想象之翼从密室中飞出
铃声响起
记忆破碎的沉入沟渠
生灭名欲
弹指般
滑稽

天使戴着水晶假面
自高处冷冷窥视着
墓碑林立的二十世纪
--有人踢开一粒石子
向虚空挥挥手

落了下来

。。。。。。。。。。。。。。。。。。。。。。。
夜之传奇

饱受压抑的激情点燃了夜
年轻兴奋的面孔野兽般狂暴
撕裂彼此  向昨日挑战!
当凄厉的吶喊从地心传来--
一名英雄诞生了
十六岁
我冷酷的告诉自己:
真理就隐藏在绝对的荒谬中

放逐,一再放逐
当叛逆成为一种宗教、一种黑色美学
人生在每一瞬间喷出高潮。

不久,死神开眼
一道白光把我们全都打成祭品--
除了一名醉汉,踉跄的跌入另一度空间

。。。。。。。。。。。。。。。。。。。。。。。
拥抱一个岛
--关于死亡

拥抱一个岛
而且很快的让自已沉溺:
湖水是忧郁的
月光是忧郁的
只有午夜之吻是甜蜜的;
像神话中的水仙
爱上幻影
在慢速沉没的剎那
肉体
比气泡轻盈

一切都在流动中失去意义。
今夜,如果你必需抓住什么:
膜拜一座山
不如拥抱一个岛

。。。。。。。。。。。。。。。。。。。。。。。
夜歌

穿过寂冷的长廊在密室一角寻找
潮湿气息的源头

洁癖而忧伤的渴望
外面的世界
飘着熏衣草底芳香

干燥的白沙自黑蓝夜空下无垠的漫开
一千个夜晚的冷情
因为适合生殖
黑衣黑发的心    
包不住接近沸点的娇躯

哦  荒芜的天堂乐园    
俗滥的爱欲幻影啊‧‧‧

夜深了
又一次,恼人的不只是粗重的鼻息


。。。。。。。。。。。。。。。。。。。。。。。。
入夜后

红灯转绿  
流星雨自狮子座落下  
二十世纪的风景
入夜后
每每是拼贴的而
十二月的星星是纸糊的

绿灯转黄  
二十世纪的城市人
入夜后
每每惯性的窥视长镜头内的蚂蚁
长镜头外的肥皂剧

黄灯转红
有人咳嗽
有人,清歌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