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例 ⊙ 带体温的证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0、照相馆

◎鲜例



    照相馆

在胜利街上的旧居
我跟随乡下姨妈
敲开楼下的照相馆
她熟练的坐到一把皮椅里
然后起身——
告诉我在这等着
时值霜降依依,天色转阴
暮色沉沉的照相馆
积满人们的嘀咕和咳嗽

薄呢外套和有脖颈的皮鞋
还有老式的铜拐杖
我的姨妈也呆在里面
像个警惕的鸵鸟
焦急着等待着时间的过去
我无事地浏览起墙上
黑白肖像和殖民时代的街景
在围巾里偷看
暗室里一明一灭的灯光
那一张张脸
黑暗里浮现,紧张的气氛
供人翻阅的杂志被尖锐的风撩开
一页页象惊诧的嘴巴
等待中,我揪来一册
《中国人体摄影》
快速翻动时(有些羞涩)
裸体的女人也在奔跑
但最后我停住手,移开图面
看到,岩石和女人
海边浪花喷涌
岩石上安睡的裸女
平躺成“十字架”
微风燃起她的金色长发
而附近的火山口吐着舌头
溶浆在此静止
远海,隐隐的帆船
挂出几片白云

有如两只灯泡的乳房
令人不堪入目
又不忍心放下(太耀眼)
好象过了很长时间
随后合上封面
黑色衬底,日期:1998年6月
三个月前的3月19日
是我11岁的生日
“哎呀,我的钱包”
乡下姨妈从里面发出的尖叫
不太大但有些难听
我丝毫不觉吃惊
她是个愚蠢、胆小的女人
这一点那时我没在意
可,大人们都朝我——
睁大了眼睛:怎么回事?
是我,我的嘴,那“哎呀”
竟然是我的声音
我垂落——垂落眼皮
盯住腿膝上的杂志封面
来回晃动双脚
自言自语的说:我已有11岁
想停止刚才那种感觉:从管状隧道溜进寒冷
黑暗的池塘
自己和自己拥簇在一起
我几乎不敢抬眼
想别处投去一瞥
——看到哪怕远一点的地方
周围都是模糊的膝盖
裤脚,裙边和露出的鞋尖
再有就是一双双忐忑的手

照相馆灯光黯淡
电视机里
播出金融风暴已登陆香港
大人们放慢呼吸
黑色的浪,一大片,一大片
朝这里涌
我偷偷钻进拍照的暗室
找到姨妈
外面的风暴越来越大
在汉口的胜利街上

                        1999、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