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例 ⊙ 带体温的证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4、母亲

◎鲜例



         母  亲

—— 哦,那古怪琐碎的铃声响起
晃荡在深夜风的排刀上
烦心的唠叨,沼泽地里的气泡
结束于眼镜蛇发亮的头
脆弱的母亲,害怕、担心的事
嗡嗡乱叫,来自乡村的争吵
把她引入焦虑的境地
摘除过子宫神经质的母亲
还在为儿子怀抱着梦想
粗暴的他那里知道 ——
贫困中煎熬的滋味会伤人命
不是在去年,就是……

—— 哦,不要说萤火虫的尾灯
持续不到秋天
在睡梦里被惊醒,这琐碎的铃声
为什么老是响个不停,安静
让母亲睡一会,再多睡一会
—— 哦 ,母亲,你为什么要如此
苦心等待一场恶梦的铃声
并且四外传布,你不怕
惊扰另一些慌乱的灵魂
看来平静的生活,是不可能的
一个先辈的话果真应验 ——
沉默,会带来又一次灾难

—— 哦,是你姑息了他,而今
愤怒又有什么用
甜面酱的日子,没有大葱生长
一盘佳肴无法做,祈盼不到的团圆
加深着分离的痛苦,年轻时的
箫笛再一次吹奏出忧伤
电话铃、门铃的声音让你
激动又让你绝望,就像一艘旧船
驶到巨浪的嘴边,母亲
你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你可知道
因为你老了,因为衰老 ——
可以挽救的只是些过去的记忆
                    
                     2000、1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