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孝稽 ⊙ 在温州,登池上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县府大院(1-56)

◎王孝稽







1.
应该是秋天了,大院里的桂花香
跑到身体每一处嗅细胞、我的天空
突然间晴了很多。

我的早晨啊,请你摊开天空
接纳这诱人的金黄!

2.
人烟稠密的城市呀,大门口
建筑物下,
那舞剑者的身影
忽明忽暗。飒飒飒——
贪婪的过路者,请你停下
这温暖的举动。

惨白的刀刃,哪能容许
风沙的温暖。

3.
公交车到站后,蓬乱的发际
紧紧依偎着,我干裂的双唇
保持从未有过的缄默。
远征或漂泊,
本应属于他的宿命。
我热爱我自己的一切,包括
身下那片踩过的桂花
混淆着我的体味。

4.
他或她或一帮人,拖着松弛的身子
冲进一片沉寂。

这百无聊赖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5.
不,这里的气息,这里的阳光。
一具二十来岁的肉体,
遵从了一个乡镇派出所所长的命令。

这是秋天第一个细节,跳进我的眼里
就像一粒意外的沙子,
我的眼球停在了那里。

6.
头顶的云朵回到了云边,
饥饿的山羊回到了草地。
那个尾巴一样的孩子,还能回到母亲身边吗?

晨光,漏下几条松针
狠狠地扎在那颗辛酸的心窝上。

7.
死,带着凄凉的早晨
来到这里,它
必定把我杀死。

谁来偿还这笔血债,难道
是这里的阳光?

8.
她的
没有说清:鲜血淋漓的身子,
断裂的脊柱
的魂灵
依然在这里人头攒动。

9.
我对你说:我对你,始终有种忧伤。
秋叶般的红肿,
并不能了却这里的悲伤。

重新回到自己的蛹里,
请原谅,我没有能力
扳回这里的气候。

10.
总是有些冷清!

但,我仍然爱着。
爱着一切。
河流、秋天和缓慢的脚步。

秋天,就在信访室里,
能慰籍伤口的
还是这些阳光。

11.
七八位中年妇女
就是缠上你的脐带
这里依然宽敞。

只是呼吸,有时显得拥挤。

12.
我不能停下我的思想
在这污染的四周,必须多种下几棵桂树
让来年,你的手掌
能触摸到这惟一的新鲜空气。

13.
我们因为恨或爱,在院落
寻找一个湖畔,停留
我们的苦涩
我们的细节
我们没有碰到
肉体,随时会消失的,亚当一样。

14.
在这院落,我厌恶那种面目,在石碑上
刻上自己的名字。

有时一个生命比一个名字更加孤单。

15.
我领着我的女儿,宽敞的办公室
领教了她的无拘无束。

她在不断占有我的空间。

16.
我怀揣着秋分,这个院落
干燥的尘粒,并不安静。

女儿回到了她的小道。

17.
聪慧的主人呀,
让我们回到公社时代吧!

希尼在掘入他的出生地,
把手指当成一把手枪
射中了故乡
几只绵羊的疼痛。

18.
我说过,
我们会在哪里相遇,
就像土壤对我的恩赐。

记下我们所有的日光吧!

19.
就像一片落叶,
在某个角落缄默着。
这里该歌颂的,
都已刻上不朽,它
没有疼痛。

落叶无以类比的时候,
树木往往一片荒芜。

20.
累了,萤火虫请停下你的灯火
枪声就要到来。

一切总是那么悄悄的。

21.
在那片树林后,我茫然失措,曾因一滩
月光水,踩伤了我的脚跟。

回到这人头耸动的院落,我啥时
拾起我内部的慌乱。

22.
现在,四只麻雀飞上树枝
我路过这里,树叶掉了一些

这个秋天能留下的,
也许只是树叶内部的金黄。

23.
地上的羽毛,我是不会发现的
鸟语,一直在我的耳边。

鸟与人的气质,
有何区别,我们难以发现。

24.
我要抒情什么——
大院里的小车
大院里的人气
大院里的雨水
还是,大院里的所有隐藏的时间?

25.
窗帘外,对面的百叶窗
遮住了里面的内容
我猜,主人
也许是哪个部门的主任或副主任
他,刚提起夹包
开着小车正赶往在路上
也许,他的肚子还是空的。

26.
空调,在这个时候,绝对是没有市场的。
街上,有些穿上灰色的衣服
有些裸露一些。
去年,我家里的空调,已经裸露
我不知今年冬天
要不要给这里的和家里的空调
穿上衣服。

27.
回到秋天的室内吧!

这里的气息,
刚打开门的时候,总是有些胸闷。
然后过了3至5分钟,
你就忘了。
就像你已忘记了,
昨夜妻子身上的妻子。

28.
这里的摆置,我总要告诉你吧
三张桌子,十一张凳子,一个文件柜
这就是这里的一切。
不,还有一位主人
思想着这里的一切。

29.
雨滴,噼噼啪啪。正在发生
或已经发生的,
桂花的香,烂在水里。雨淋湿的树
安静地站着,垂下的
就是那雨水,一滴一滴的
它们陪伴了树。
它们不说话,
但我摸到了雨水的质感。

30.
身上的污渍,
被太阳舔去了潮湿的部分。
流浪的人呀,
我们随时都有可能,
没有把握好外出的天气。

31.
在荒原遇见艾略特,
这是我时间里的回忆细节。
车库发光的轿车,雨水在外面
二楼暗淡,电脑前时空,我不停地
寻找:我与艾略特遥远的压力。

32.
此刻。雨水还在窗外飘来飘去。
转瞬间,一次次逼近的水,
在干枯的草坪,回到了孤单。
我叫不出院子里的灯
如何亮着。
南方独白:
我已进入一些湿淋淋的场景。

33.
我提前来到这里
带着番薯和茶叶,从窗外
射进去,淡淡的
仓库给予我的还是那么暗淡!

我的雨伞,
没有人看得到它下面一双眼睛的水。

34.
我不能说,我是一个穷汉
至少晚餐时,我要找到一些陌生的面孔
让他或他们,至少
从我的眼里看到
一场雨水的重量。

35.
月亮后出来的姑娘
办公室里的苦丁茶,还是醉在杯里。
很是漂亮,香气夹着苦味
一丝一丝飘着。

我是时常在这里数着星星,一点一点地闪着。

36.
你回来的短信
让今晚的月光有些出乎意料
我们的生命注定要在今晚
慢慢暗下来!

什么也看不见了,那才是我们的节日。

37,
就在这里,
她挥霍着她的身体。
而后,有谁知道汽车放的烟是缠绵的。

38.
一片车声
走在了我的身体里。
血管交织的十字路口啊!
哪里才是我的终点?

在途中,贫穷的额头,刻下的总是
你的风霜。
今夜,我的额头不再拥有
包括明天的含义。

39.
就在目光的深处,就在夜的留言里
就在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里
就在很多未知里,我走出大院

茶馆里的茶艺师
摆出的茶具和茶香
不完全来自她们的身体。

40.
深夜啊,用我们的身体
善待自己吧!
上帝不会折断你的肋骨
风湿病都是从自己脚尖长出的
我们没有权力,
在一座黑暗的大院,要它的茂盛

41.
下半夜出生的昙花啊
你是哪位母亲不幸的孩子
决定要与光线断裂
要与透明的身体断裂

你,永远只能做黑夜的私生子。
这座大院的私生子!

42.
我不知还要描述什么
正如墙角那些耗子,在车轮底下
难以找到它们的转盘
让我平静的坐着吧
日子,会把我覆盖的。

43.
请用奢侈的邪念,把我们转移到
没有围墙的院落。

篱笆、栅栏、石墙,回到被遗忘的昨天吧。

44.
在这样的夜晚,睡着。

我没有别墅,
我没有女人,
我没有对上帝的祈愿,
我没有鬼子的脑子,
我没有阳光下身体的温度。

一切睡了,身体找不到内部的地狱。

45.
胆怯的人啊。下半夜,
印着的是几行黑色的手迹。

46.
我不能忘却:
良田,图纸,打桩机;命案,摊派,腐败
离一座城市到底有多远?

然而,一个车子的轮子遮住了整座城市。

47.
高速公路、铁路、国道线,
都在谁的身上碾过?

车轮一直在身下
被他的重量压着。

48.
教堂里敲钟的,放出你的声音吧
它,能覆盖思想

时光啊,我回不去了,
殉教者,哪里
才是我囚徒的夕阳?

教堂外,那遥远的
客人,啥时能回到
我身体遥远的旅馆?

49.
明天,也许明天
我的郁闷,我的毒性,就会在那个潮湿的墙角
发作。

像一颗子弹,击中所有人的伤疤。
然后,进入囚徒的行列。

50.
也许不用等到天亮
这里地狱的门,就已经关了。

我们注定再一次坠入。

51.
走到这里,我的情感已经扭曲。
车库,汽车,太阳,桂花树,尘土
都回到了自己的体内。

我的叙述,同样回到了我的体内。

52.
接下来要排出的,是我下半夜的
瘴气,废气,尾气,烟气
像一座城市的烟囱
向黑夜的蓝天致意!

53.
生冷的,是我的手指。
孤零零的十根手指,同时敲着
黑夜每一块惊心动魄的回车键。

54.
奔跑呀,在淋病,梅毒,艾滋病面前
不安的,还有一群妓女
黑夜穿上了她们黑色的内衣。

上帝,请忘却我对黑夜的贪婪吧。

55.
在这精神匮乏的土地,季节
还是放下了它的
冷度、颜色和潮湿的量。

56.
到了关键时刻,我总是
要逃课。铃声
时刻在我的身体里响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