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木 ⊙ 我的驼背小矮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寄小木偶

◎乌木



          寄小木偶


小木偶  多好
浣熊的独木舟
划过来接你了
杨柳树上悬挂的竖琴
为你奏响了
白鸽子衔着橄榄叶
飞回来了
在你的发顶
在你的小腰上
盘旋  盘旋
小木偶
这该多好

太阳彤彤
月亮光光
吹口哨的美人鱼
青蛙笑出的泪珠
亮晶晶……
……打呼噜的云
骑着野天鹅的锡兵
弹钢琴的梅花鹿
古铜色的圆眼睛
通通跑进你的白手帕
攥在手心
小木偶
这该多好

粉草莓
红酱果
一个个兜里藏着小抽屉
躺着一位位跳芭蕾的
小天使  星星星星
日日夜夜朗读圣经
小天使是她们唯一的好伙伴
唯一细心可爱的听众
你要轻轻地呼吸
小心吵醒
她们调皮的睡衣
小木偶
这该多好

戴小黄帽的雏菊花
眼睫眨眨
红红的面颊
蟋蟀王子坐上面
用美丽的腿
擦擦透明的翅膀  歌唱
小小秋天
小小秋天
谁先发现
……
而你会飞 自由自在
和小金虫一起歌
一起舞
快快乐乐
穿上雪白的泡沫
彩色羽毛  蹦蹦跳
在北极光
大颗大颗的
幸福眼泪里
小木偶
我也想在那儿
……
这该多好


          2002年

                  翡翠谷>http://blog.sina.com.cn/kilikolu


          我爱问夜莺


夜莺弯下腰,告诉我怎么做
才对:我毫不露怯
从鸽群中
挑出世界上最大的大白鹅
在连气也不喘地沉睡着的静寂里
表演,
钻入世界上
最大的大白鹅的羽绒滔滔不绝地讲话
发出特有的笑声,为向你证明,
世界上最大的大白鹅
发现我而找不到我——始终!
麝鼠找不到独轮车、抛球、三角铃
瞥了你一眼,与此同时
你找不到花盆、豆架……藏灰熊的树洞
瞥了我一眼。

有没有月光指引过你们,隐藏?
小号手去哪儿了?

由三椅子变的三野兔变的三狐狸变的三骆驼变的
三喇叭……变的黄小鸭
抻了抻脖子,好极了——三个响嗝!
眼神温柔的芭蕾公主,金鱼
像彩色玻璃,蹦跳!
不见了月亮怎么
都怪,风太大?我只愿写信给夜莺,可惜
我踌躇了好一会儿
不急于下笔
仿佛履行诺言之前忘记了诺言。
这是,梦里所见——
宁可误会我的话,向日葵(你千万别去
问它!)捧腹大笑着挤入“猫剧场”
也不肯把手伸给我,
猫们彩排时总玩“石头、剪子、布”。

……夜莺微笑着把我的信
折好。



          魔术熊


它有自己喜爱的路线,徜徉在快乐中——从后视镜中我看见
禽鸟拍着大翅膀跟在了后面,风嗖嗖地刮着;惊扰我好梦的
魔术熊,驾着车,飞过丛林。这是,骑上松鼠再骑上梅花鹿
形影不离的小矮人们谁也没有料到的事?
                  从早到晚都在闲逛
的禽鸟在没有岔道可寻的迷宫冲着镜子说话,我觉得,自己
成为了,逗你玩儿,问候你的顽皮的孩子,诚实的眼睛;与
你说话的淘气的孩子,踱步时的每一次停顿?
                    完全有可能是
真的!水塘里的河马大笑,合唱团的青蛙的嗓音,不是太细
就是太粗;《来找我》是一支青蛙亲口唱给我听的歌,青蛙
藏在水中看不见?
        鹅脖子雨伞倚着跛脚的象腿桌子,谈起了
赞美诗,低声细语被花香领着凑近耳畔,钻进我的耳朵,我
愿意记下来——让耷拉的耳朵竖立,即便如此,糖块在嘴里
越变越小……  



          绿鬃蜥笑得合不拢嘴


东倒西歪的椅子,指头
不小心碰翻
十把,蚂蚁刚坐稳的椅子,打开过我的画册,
笑得合不拢嘴的绿鬃蜥,消失在
                        叶
                        丛
                        中。
三个,独角兽的故事里的独角兽
打喷嚏
并非鼻子痒,
百灵鸟在我背后唱歌,
蚯蚓拿起魔术书翻了翻,传给了我——
独角兽的三个故事里的独角兽
不守时,
发愁,
疙疙瘩瘩的树是我的知己,
披长围巾的绿鬃蜥
引起我
    无
    限
    遐
    想,
蜗牛说
一会儿要去斜坡散步,一会儿
撑的小阳伞并不比芽瓣大,
一会儿走路轻飘飘的。



          泡泡圆舞曲


泡泡在这里吗。有没有见过
泡泡。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不像
泡泡倒像鹦鹉。
泡泡去郊游遇见开心果和花露水……迈出收音机的
泡泡迈进了电视机。
泡泡的梦。草坪上晒太阳被风拂来拂去的
泡泡。
泡泡簇拥着。
泡泡嘟哝。泡泡彼此闲谈。
泡泡带来了系小铃铛的
泡泡的平安无事的好消息满心欢喜。
泡泡逛进花园里
泡泡玩吊床。那肯定就是
泡泡。
泡泡在街头玩耍。
泡泡在玩具店。
泡泡在爱不释手的木偶商店。
泡泡回家睡午觉去了。
泡泡还小的时候……口香糖从未见过
泡泡但口香糖认识
泡泡。
泡泡从未见过口香糖。
泡泡认识口香糖。……好好照顾
泡泡。食蚁兽弹钢琴把
泡泡都召来了。围着巧克力、糖、咖啡、茶
泡泡活泼洒脱地绕来绕去
泡泡不寻常……



          森林音乐会仅有的一首奏鸣曲


她把小巧的鞋子踩进盛开风信子的原野,
绿马远远看着
被绿马唤做“小翎毛”的小孔雀,
每一片草叶
都留下了她所热爱的绿马
鼻子触摸过的痕迹。

繁星点点躺在夜空的怀里,各种声音和颜色
汇集成森林的空气
在那等我,
它在那等我——
葡萄沾满了黎明的露珠,无不想把对绿马说的话
全部倾吐……仍然,是个谜语?

绿马和叩甲的奇遇
是这么一回事,叩甲跳到我的膝上,另一回事
是叩甲向我投来奇遇的一瞥
神色莫名其妙;
我分心细看它柔和的影子像赏心悦目的
花瓣,松塔更加深得沉入了遐想。

靠森林的一侧,
低跟鞋、身穿长及脚跟的斗篷的精灵
目光熠熠,
谈什么都爽朗得开怀大笑;
绿马喜欢精灵的表情,精灵邀请绿马叠纸鸟
手捧绿鹦鹉变的苹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