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 ⊙ 尘埃和雨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祈祷词的虚构(组诗)

◎千叶



祈祷词的虚构(组诗)

《我们的行动》

我们行动在楼群间
未被安抚过的白昼之光
如肥胖的老病人挤进窗牖

煮着冰凉的月亮――
大海在我们聆听的忧伤中
急于掩住泡沫的翻腾

那些准备添薪的人从哪里觅得他们的柴禾?
大海退远了
忍受住酷刑的月亮无力照临村野

从电梯里出来的人目光如铁
牢牢吸附在我们的脸颊

哦,那悒郁的精灵用吸管狂啜着
那群茫然的生物生涩的体息


《燕子来栖》

旧时代的贵妇在前排
观赏时髦时代的出演
燕子来栖,梳羽毛,打哈欠
在宽大、凹陷的阳台上的
晾衣杆上叽哩咕噜

并被同伴们细碎而含雨意的声音
灌醉;
似乎忽然一阵风让枝条上的树叶
耳朵般耸起,燕群
沉默了――
那进入窗户的正午之光又被窗户归还
宛如新来的强有力的同伴
引领它们挣脱了一个时代


《人造微型瀑布》

从眼角到唇边
聚满了暴风雨的裂隙

再不能猛地跃起
再不能呼吸半径之外的大气

当贪婪的目光在远处
窥视那些被针筒吸干了的躯体
人造瀑布摆来摆去
躲避着红色八角亭试探性的询问:
为什么,棱角陌生恰如旧日的玩伴
已被老叟取代


《造访修士寓所》

嘘!我感到大气的行程短促而难以捉摸
金龟子在搬砖弄瓦,砌了还砌
建筑物却永无踪影

嘘--好奇的藤蔓伸出花颈
日神的大氅在风中抖动贵重的流苏

嘘。

到了。可敬的修士像一团锁住灯火的雾
他寓所里的一切
都在争夺他,要把他变作它们自在的居所

嘘,……

那神奇的歌手,说“嘘”的人
那曼妙的吟唱如藤曼新发的长枝
缘着巨大的石柱直到穹顶


《虚构的白昼》

身边并非昔日的白昼
推动大地的果实向远方迁徙
再也不见捉迷藏的孩子
像蝴蝶飞入天边的发光体
那初雪般柔嫩的身体

以别针制成的钓饵
让纸张负痛,却强作笑颜
似乎那更高的天体
托着下颌参与了白昼的虚构

而玻璃和喷水池的合谋
催促着片片落叶
率领昆虫大军进入戒备

那壕沟深掘在比砂砾地更为荒凉的所在
--在这里,仅仅,是这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