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岸 ⊙ 光阴密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柔与硬(10首)

◎芦苇岸




    ·芦苇岸


0死生0

人,在大街上吹动
没有风,他们吹动的是自己的双腿

玻璃准备破碎
旧报纸神经质
有人落水  身上的反光
让一部分人背过气去

河面上,传来伤口愈合的声音
救护车像枚大针穿来穿去
它用尖叫证明——
一个人的死亡和十个人的诞生

大街,大街吗?平静  安详
留住一阵清风
慢慢捡拾国家遗弃的杂物


0距离0

你过来呀……你过来……来——
隔一座桥(仅一座桥)
我的喊声被河水拍成三段
它们下坠的速度撕裂我的心
它们的下坠使天空倾倒泪水
一簇簇雨在桥上嬉皮笑脸
我想到了一个叫“垄断”的词
它们垄断了我的喊声
就这样僵持着……空中飞舞刀子?
对岸那些被淋湿的牵挂结了冰?
那些炽热的火焰在浇注中变硬?
终于  一辆拖拉机突突奔来
一条狗咬着浓密的尾气
若无其事  表情比牙齿还要凶狠


0突然发现0

站在我的耳朵里  游丝一样
突然发现  冬天像一场雪崩
还有冰川碎裂时的壮阔
一只乌鸦卯时起程
翅膀留在巢里  熟睡的妻儿
靠它度过寒冬……扑哧笑
转角处的小少年那个招人爱呀
红脸;晨日上树梢
心跳,跳一跳摘桃
未吃过半长大成人
光阴老得真是太快  一个电话
像长篇小说里的环境描写
来不及细想就已经改朝换代


0逃逸0

潮湿的地面  拱起新鲜的嫩芽
春天的气息梳理着
头上稀疏的小小白花

河流首先从寒冰的消融开始
一尾鱼在化石中醒来
追问流水带走的光阴

习惯于在枝头  把肤色比喻
零星的脚步踩上行星的光束
一个趔趄  春天溜了——


0冷水澡0

把夏天按倒在浴缸里
她的半推半就让我好生狂喜
我极力怂恿自己——
有了快感你就喊!

但水龙头出面干涉了
它命令我只能取下蹲姿势
或者站着;它继续喋喋不休——
无论什么时候都得保持人样!

我开始降温了,从头发到脚尖
时间一刻也不停留
肥皂泡碎裂,自来水哗哗响

现在,案件发生——
我先拿掉头,这个积尘仓储
早该洗一洗了
接着是四肢,已久废无力
洗干净吧,洗出骨头洗出筋来!
剩一颗心,不知洗后给谁?

惟有悬空的大嘴必须保留
它懂得将主人使唤——
快把门关上!


0思旧赋0

怀旧空吟闻笛赋,
到乡翻似烂柯人
——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一枚种子例行公事地与我打招呼
它滑过季节的手  植入泥土
一阵轻晃  不知什么绿了起来

在风尘中,我被乡音千万次删除
被陌生拒绝  我制止了骨子里的
一场暴动  血泪的一次决堤
我埋葬乡愁  在身体的肥沃地带
考古  把亲人一一请出来
然后  倒茶  把酒  话着桑麻

以厘米计算  我说出的话
是一条扭动的长路  直抵秋凉
但在舌尖,春燕筑巢,啾鸣不止

我扯起天一角,奔跑,奔跑……


0太阳照在泖河上0

把刀刻自己的灵魂  日照的阴影
从蒸腾着热气的土墙上蹦出来
“嗨,干什么呀,吓我一跳!”

年历翻卷着一条河,倏忽消逝
机驳船像发情的公牛  突突突地
总想叫抽搐的河水甘拜下风

那些无色透明的反光  我记住了
泖河,我生来就是一轮太阳。


0咖啡馆0

夜,暗成咖啡色
咖啡馆的嘴  张开

蒸汽和钢丝较劲儿
桌面停靠两个人

侍应生油滑插入
搅拌。瓷杯子,木纹理

马头琴把声音镶入墙体
偷走海  草原  天空

空杯里残留一堆话语
和四面咖啡样的寂静


0原地踏步0

一下  两下  三下……
简单的动作  因为重复
而被强调

三十二年了  他的鼻息不是
没有浊重过
在还未提起左脚之前
他先提起了身体里的血液
和诱导右脚挪动
但结果总是
体力在前倾中透支

他唯一的收获是
把自己踏踏实实留在了原地
这个效果一直持续到
他默数的第三十二下

“惯性是跑出去的马!”
“两个蹄子在雨中打滑……”


0池塘0

一口废弃的池塘
几尾小鱼已在秋末捉光
今日决定走上一圈儿
一本旧《江南》 童谣不可少
——刚学会走路的小外甥
唱:“小燕子,穿花衣……”
口齿不清,却提醒我脚下当心
遇到湿滑处  我要抱他
不肯!看见芦苇  拽着叶子
朝我呵呵地乐;又蹲在青菜前
对着菜心的卷儿探问姓名
蚂蚁抬轿子,天上鸟飞回
……我俩且停且走
我发现自己潜在着足够的耐心
不知不觉读完了——
《西塞山本事》,作者:柯平。

(注:去年电脑坏死,先前所写诸多文字俱毁,今日理家,得这几首旧作于片纸,重新录入,写作时间在2002下半年至2003上半年之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