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伟驰 ⊙ 剪 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追忆苍茫时刻

◎周伟驰





      引诗:源流


源自远古的河流,我们濯身于其中。
我们的母亲一个个体态丰满,洁白如玉。
我们的父亲在岸边逡巡,叼着红烟叶,企盼着捡到凤凰的羽毛。
在那时你吹起了你的长笛,意绪悠远,使我们禁不住热泪盈眶。
在那时你飘飘的衣袂在风中隐隐地凸现,于是我们知道黄昏将临,
而河边的杨柳枝上垂满了露珠。



      序诗:海滨先知


白昼正在后退,微弱为某种声音
海风的腥味,呕吐我们的胃
两种蓝色,在错误的海平线溶为一体
在泡沫的嘶鸣中我们前进
向着相反的方向


血红的梦想,悬浮在空中,轻柔
易碎,提示着远古的一次射击
九颗头颅滴在我们的骨髓里
成为坚强中火焰的泪水


有许多人,他们的吼叫
藤蔓缠绕,白色花点缀金色波浪
然而他们的最初的根,他们的手
已不存在,不知道遗失在时间的
何一处。今天我们的歌
同样地皎洁;生机勃勃,不断地


向空旷蔓延,四只精卫
指引我们,用石头填平永恒
填平海的生生不息,——而最终
是我们填平大海,还是大海
填平我们?我们不屈的
行进决非徒劳。



 我将默祷有如黄昏


      1


我将默祷有如黄昏。浑圆之钟声
悠然而至,抚触你李花怒放无边的荒凉之城
暮色泛滥,天空滴落绵绵殷红
理念在抖颤涌动的羊水中欲哭无声
它永悬空中,实在而虚无
海水掀起韧性的楼梯而不能抵达
徒自把握它的幻影


我将默祷有如黄昏。腥红之流将载走
渴望与李花之洁白。破碎的手指
僵固地指向天空,企盼婴儿之啼声徐徐吹送
残缺的怀抱欲要拥有
理念的光滑的、柔腻的、绝无尘垢的躯体
它们缄默、倔强、丰富
伸出有如大地的延展,无限、无憾


我将默祷有如黄昏。明日的舞蹈之足
将一点点擦干污秽,花园将奉上新花朵和
蜜蜂,电脑将构思新的迷宫,和沉溺
曲线将被裁去,换上直线,代表着前程远大
而我,被你金币的丁丁当当的流溢声遗忘了的诗人
躺在歪斜多病的床上,无法入寐


我将默祷有如黄昏。



 另一个时辰披着宽大的火红长袍缓缓而来


      2


终年长醉不醒,我把春天愤怒的语言
隔在玻璃窗外。此刻面对嫣红的桃花面容
我唯一所需的是忘记。
外面季节更替而我犹在梦中,
内心的火焰比此刻黄昏的日落更为盛大。
飘零的野蜂已经没入土墙洞中
大理石的弹穴里该也有它们的兄弟栖居?
我神态安祥地坐在这里
另一个时辰披着宽大的火红长袍缓缓而来
悄无声息地把我笼罩、包围、卷起,步入它的怀抱
感受它灼热的呼吸,受它滚滚的声浪袭击
朦胧的眼前纷纷掠过形形色色的影子
白色的影子、黑色的影子、红色的影子。


独自一人而处身两个时辰
怎不令我面临被割裂的痛苦?
日渐一日碎为碎片而我犹不自觉
空自伫立着一个默默无语的完整
遗留的时辰如此负累,谁又能够单独承受?
分担重负的人须先把自己捣碎
而让人们拍拍身上沾着的灰,继续
轻松愉快地走上大路,唱着他们祖传的歌谣
朴质憨厚一如悠久的从前。
生活就是在遗忘中的展开,而诗人孤身一人
深入到遗忘背后,承受死海的黑色海啸。



 哦,幽暗的年月,我瞳孔里燃起的漫天大火


      3


另外的钟声降落大地,携带阵阵心形树叶
悄然而至。苍茫的时辰,我犹记得你
赤足伫立在梦的青石台阶上,紫红色的裙子
在暮色渐浓的风中,诗性地燃烧。哦
幽暗的年月,我瞳孔里燃起的
漫天大火,如今只余灰烬


在你骨髓和睡眠里保留残存的火星
如今在你伤痕累累的乳房上
愤怒的樱桃正沉默地生长
而睿智的猫头鹰犹在梦中呓语阳光
另外的羽毛正在脱落,在空中
旋转出被枪杀的鸽子,和五月荒原上
缀满了鲜花的天空
这是质朴无华的秋天,万物的花序
在气流的旋涡中次第绽露。在这里
另外的面孔会被孕育,另外的
枞树会流出芳香的泪,另外的
肤色黧黑的女人会捧着金色的稻穗而来——
但在我梦中
悉索的、踩着落叶呜咽的,是你的脚步吗?
唯一的、熟悉的、你的?



 我走在不断凋谢的记忆之中


      4


我独爱在簌簌的秋风里,倾听
竹叶的密语。白灰色的石径
宛如生长多年的长蛇,一直蜿蜒向
不可见的黑夜深处
我如秋天一般,在不断起伏的路上
缓缓而行,眼中展现
我早已忘却、不曾经意的久远往事
就象两侧路过的林子
慢慢地铺开。我走在
落叶旋舞的竹林里,走在不断凋谢的
记忆之中,脚下响起
多年之外传来的回声。


哦,不断明灭的以往,我置身
你们之中,怀揣五月的光耀
无边的生机在我初萌的种子里勃发
绽露鲜红的梦想。我走在
你们之中,走在你们簌簌的
密语之中,和你们手拉手,结成
兄弟的同盟。哦,远处徐徐传来的
迟暮的钟声里,我们的歌
经久不息,象不断扩散的阳光
投射在每一个阴暗的时辰。



 唯愿你来到我的心中,在我的血液里做红色的梦


      5


我熟稔这些玻璃的面孔:轻脆有如
水中的气球,在我的手握之中
不断地逃逸。我寂静的时辰,我柔婉的心爱
将你玫瑰红的目光贴上我的脸!
我脆弱的本质多么需要你的抚爱!
而你不可抑止地上升,梦幻的浮力
不是深黑的泪珠所能挽回
此刻灌溉的农人在煤油灯下,阅读明天
作物的种子,而我徘徊在往昔你的门畔
以你的姿势坐在窗台的一侧,沉默如这被遗弃的房子
我竟然也会一无所依,掌中空空地守着你归来的
脚步声,——在微微回旋的风中
不断降落的回忆。它们宛如傍晚天空的花瓣
宛如透明的水中金黄色的鱼鳞
在不断流溢的沙粒中波动、闪烁、变形
但是美丽的面庞,唯愿你来到我的心中,在我的血液里
做红色的梦;在我骨髓的盐分中
披上你羞涩的纱巾!
如今这些忧伤的年华,苍暮的紫灰色
在童年外婆的纺车里欲断还续
提忆起久远的往事!
沉默的时辰,我命定的心爱!不要在我徒劳的掌中离异
不要把你温柔面庞的轮廓
隐匿在窗外的夜色之中!



 我的手伸向空中,只待你的相握


      6


苍暮之雾,你不断变幻的面庞隐匿其中
往昔轻快的语言凝结成霜,洒落在
你的门楣之下。荒芜的院落
针状草挤满了石径的缝隙
而你迟重的脚步犹自不归,爬满喇叭花藤的
柴扉空自半开。但是这是何处来的面容
在雾岚中与我对话?没有洗沐的面容
粗糙的轮廓,清晰有如玻璃器皿中蒸馏水的声音!
我的手伸向空中,只待你的相握
我却抓牢了风中之风,雾中之雾!而你晦暗的面容
逐渐消退,有如潮水回归大海,让我搁浅
坐成沉默,石砌的眼窝里积满秋露


哪里来的血色罪孽,增添天空中绵绵不绝的哀悼?
你可曾看见白色的挽联飘落人世
河流诽谤的唾液写下乌黑的悼文
而我独自坐在往昔你的窗台边
凝视庭院里逐渐清晰的乔木,它在流变的雾中
岿然不动,把躯干向天空延伸
它站立在雾的上方,谛听远方的预言
比我们看得长远。这是大地勃起的生殖器
使冬天受孕,诞生春天的啼鸣。




 今天我在越来越浓的夜色中成熟


      7


我宁静岁月的晚祷,我心中的至爱
今天紫荆的乐曲环绕台榭
青鸟苍翠的白日梦在檐下安憩
我慈和温馨的归依,我披着棉袄的老父
我暖铜色暮霭的钟声
在风的水波里浮现你们安详的面容
——缓缓地从我的眼前流过
将我淹溺在久远的往事之中
使我不再惊惶失措于闭锁不开的黑暗
内心发出火之飓风的呐喊。
我久已不复的天真,我遗失在荆棘丛中的纯情
今天在泥泞中抖动起弄脏了的绒羽
渴望如往日一般在母亲熙和的天空里翱翔
(而下方没有眯着一只眼的猎人!)
我昔日修长柔软的手倚在钢琴的键上
如今它毫无怨言地结满了老茧、粗糙的纹沟
恍如辽阔的大地沉默不语
坦露博大胸襟一无保留。
今天我坐在记忆漩涡的中央,环视我
流溢的从前,眼里蓄满莹澈的泪水
今天我成熟在越来越浓的夜色中
在我的眼前慢慢展现一个光的世界
我起身,步入渐趋明朗的白昼,步入澄明的所在




 我回眸问西天最后的晚霞


      8


俯首黑暗的大海,它湛白的波涛
可会久长?而人类的泪水
滴呀,滴呀,仿佛没有个尽头!
我来自宇宙的脉搏深处,律动于
太空的呼吸,来到了这一个蓝宝石的星球
沐浴于它的光耀
沉浸于它的黑暗
象绵延不已的大地,象波波相衔的海浪
我的哀愁和喜悦,无休无止,无休无止!


生于土地的人,萌芽、绽露、伸展双臂
然后拥抱,拿起武器,向他的兄弟射击
迸溅出最初的沉默和血泪
季节运转,他们代代更替,萌蘖、繁荣、葳蕤
而后凋谢!
不断地向陆地蔓延,不断地向空中攀援
他们旋转如飓风的蔓须
生命的种子四处抛洒
苦难也随之撒播四方


宇宙的一个瞬息,一个盹中之盹,鲜血涂红了大地!
短暂的时辰,多少个黄昏的图轴里
我看见一个诗人身披白色长袍悄然伫立
晶莹的沉思在他的眼中蕴含
鸟儿在苍天往返归巢,暮蔼在林子里浮起
他终于和苍茫的黑夜归一
我回眸问西天最后的晚霞,这个不可预料的黑夜
可会长久地笼罩大地?这个枯与荣的循环
可会长久地统治人群?




 不可摆脱的阴影,如水温柔、慈爱,无所不至


      9


此刻暮色降临,浸入我们的周身
不可摆脱的阴影,如水温柔、慈爱
无所不至。我们是在渡河,向她接近
水的响声在我们头顶,火的响声在
我们脚下


向她亲近使我们和她疏离。一步步
靠近她的呼吸,一步步
背离她的心,妩媚的遥不可及。狰狞的
虚无。沼泽流动。泥涂无定形。
我们的手找不到支撑
牢牢地抓紧了风


接近就是疏远,到达
预示隔绝。“她是否知道此刻的
摇摇欲坠?”没有回答。而猜测
是单方面的事。“她是否知道此刻的
摇摇欲坠??”没有回答。而祈愿
是祈愿者的事。“她是否知道此刻的
行将来临的漩涡???”没有回答,而毁灭
是毁灭者的事。
这并不新鲜,死亡天天诞生。
而此刻暮色降临,我们在向她的亲近中
一步步
远离她。




 戴着少女面具的老妇,自我们内心的鼓掌声中走出


      10


上升就是堕落的开始。飞回璀璨的圣地
同时面临了深不可测之渊薮。摸着石子
过河。生与死同穴而居。
戴着少女面具的老妇,自我们内心的鼓掌声中走出
她丑陋的皱纹时隐时现
在烟雾缭绕之际,她的枯萎了的子宫
用春天的花粉,酿造
木偶、葡萄藤和巨大的石磨,碾碎绿色的时辰


上升就是堕落的开始。坚实的屋宇
没有地基,在沼泽中流淌,随狡猾的鳄鱼们
拖来拉去。空气中布满了无形的网
根盘节错,络脉相连织成了
另一张网。它们出自我们内心的欢愉
当我们诅咒它们,我们就是在自刎——
这需要视死如归


上升就是堕落的开始。悬崖
就在我们的梦中。死水之海蔓延绝望
泡沫却在笙歌。欲望熊熊
焚烧着一切:这被点起了的大火
带来了热、力、能,和
毁灭。


上升就是堕落的开始。




 那么“我”又是谁?


      11


我,来自桃花飘洒之地,身披粉红之香馥。
为你所窥见、洞明,无处藏身。
注定了我要说着瞽者之预言,弹起乌鸦的三弦。
月光呜咽“破”与“碎”。芳草,河之洲,萋萋。
若喜鹊出现,露出灰尾巴,我将转告你。
载歌载舞。举手触额。亲吻土地。擂起牛皮鼓。
成群的少女将沐浴河边,赤裸而寒冷,如烟,如雾。
铃铛响起。环佩轻触。箫声悠抑。
如不胜蓝花草之凉意。
光滑、洁白、细腻,宛如瓷瓶,立于河畔而为杨柳依依。
我,不祥的影子,来自桃花怒然勃放之地,
给你捎来了鞭子,火,冰。
还有水晶棺、鲜花的项链、梦魂曲。
我,匿名的瞽者,走入你的小巷,走出你的小巷,
桃花抛满了一地(落地时铮铮有金戈的清音)——
不幸的,当你看到粉红的我,因何潸然而泣?
我是温柔的、沉默的、忠厚的。你抬起了头。
眼中盈满了绝望。不幸的、注定了的,你因何潸然而泣?
在你瞳孔的倒影里,我不过是个陌生人?
我是你所不熟识的人吗?我是你所不认得的人吗?
你等着的难道不是我吗?我来错了地方?
那么“我”又是谁?
犹疑着,我站在你的门口。
不幸的,你因何潸然而泣?



 在我不断沉降的晕眩中,万物的火焰不断地扶摇向上


      12


我累见落秋之舞:发辫飞旋在
空中,黯暗的火焰
流转在叶脉的周身。她们赤裸的明媚
展露,呼吸六月早到的迟暮之秋
淡紫色的眉黛,在她们艳红色的呼喊里
飘拂炎夏的凉意。我无以化身为蝶
托她们轻盈的裸体于翅膜、于掌上
这样的凋落之美,自然有节奏的呼吸
并非我所能够挽系


降落之途,抵达我青石砌就的门阶
宛如秋天舰艇列队的先遣
预告我霜雪的消息。隔着季节,我遥望
深寒的日子,哦,我会一如今日的落秋之舞
除了空气的浮力,并无归依。
我会孤零零一人,辞别青黑色的
树枝,在叵测的深度中
不断地下旋,最终是
丢失了所有的方向。哦,何处是我的
归途,何处是我超越尘世的舞姿?
在我不断沉降的晕眩中,万物的火焰
不断地扶摇向上,这般地鲜明、迅捷!




 你已然辽阔如秋天的大海


      13


此刻苍青的呼唤如同海马,依依卷须在
你的上方,低垂右旋的花瓣
不断地展露被时日浸泡变形的迢遥往事
这是烟雾弥漫的清晨,火焰
在海面上燃烧,鲜血无边地涌动
你来自虚无之地,在啼哭的尾音里
目睹头颅抛上天空,轰然而成太阳的黄金菊
光耀的时辰,卓绝光滑的时辰
你双眼眯缝,瞳仁一次又一次曝光
被粗暴的历史不可治愈地伤害
烙伤的心灵永不停息地抽搐


甜美陶醉的时辰,五月的雾带飘浮于水上
你走在防波堤上如走在多岚的梦中
钢丝的圈套蜷曲成蛇的姿势,在起伏的
土之波上等待你不豫的脚步
你已然被伤害,你已然辽阔如秋天的大海
你不拒绝,你收容一切:卑鄙、废渣、陷害
背叛、污水和油腻。你坦承你的软弱、无能
一如水的本身,你坦荡地走在多歧的途中
走在澄澈的光耀中。神圣的爱用温煦的手掌
泽被你寒冷的凡素,为你拂去
身上细微的冰晶:你光洁一如你的诞生。




 你的路是火的路,飞焰的路,以蜿蜒的姿势上升


      14


哭泣之晨……你醒于殷红的残瓣之中
小丑的嘘声与目光离你远去……宛如抛弃……
这些年华,这些浮在油腻水面上的塑料饭盒
在记忆的流沙中呐喊。
在沼泽的气泡中你一无所有,冰冷的阳光
在蛇鳞上穿梭而过,运转轰隆的节奏
辗碎少女的面宠,和珍放于玻璃中的干花。
在你面前扭曲的影像,列队而过
犹如冬季的鱼群,倾听水藻的风声
你已经超绝泪水,呆立于四面伟业的钟声中
回归你的内心,无知无欲


咸涩的内海,血红色的狂澜,破裂的水穗
波动不息。你宁静的生存泛起泡沫
在铁黑的礁石下嘶鸣呜咽,乞求空中的宽恕。
而回答是拒绝。“不”。你决意返回
荆棘插满在路畔,无形的花粉
在你的双掌中繁荣。在你的穿越中
春天默默地蔫萎为尘。你的路是火的路,飞焰的路
以蜿蜒的姿势上升
直抵光的所在。



 日尽薄暮,而呼啸的火焰仍在炉中欢唱不息


      15


给我寂静的时分,源源不绝创造的哀愁
溢出我的手指,丝丝缕缕午后的丛林
投射深秋的阳光。
给我以乡村铁匠铺粗糙的煅打,日尽薄暮
而呼啸的火焰仍在炉中欢唱不息。
请淹没我,熔化我,赋予我锄头和犁的形式。
我是大地赤裸龟裂的黄土培育起来的诗人
浑身布满节疤扭曲地立在风中
倾听一万匹天马骤奔而来的消息。
我祈祷我悒郁的红果早日熟透
让泥土品尝深深孕藏在它内部的致意。


给我苍茫时刻的影像,一切都凸现在你我的言谈中。
在我们轻轻相触的嘴唇间星星们孵化成人
叽叽喳喳躁动它们最初的生命。
质朴的生命,没有闪烁的烛光作为装饰的生命。
给我哑寂的喉咙,欲哭无泪的眼睛
给我一扇面对河岸美景的船舫的窗
无动于衷地看十三颗流星在水上划过的诗句。
让宁静的夜之波轻吻我的感官,在梦中
也不要目睹年轻的死亡。
给我明媚的阳光,让我走入鲜花盛开的溪泉
清晨十万颗露珠挂着玫瑰红的太阳灯笼
让我梨花一般雪白的衣衫染上熏衣草的曙色。
给我遗忘的本领,摆脱的本领,遮掩梦呓背后
淤黑的血色泥污、少女破裂的面孔。




 你纷飞的长发如丝丝导线


      16


谁将为我轻唱挽歌?
夏日河水的嚎啕我已经听得太多!
我象一个八十岁驼背的聋老头
对片片白色的呜咽不闻不问
年轻的我唯愿在你的怀中安睡
倾听你乳房下心脏的跳动。
我将离去而你长驻世上。
在苍茫的暮色中凝望黑夜的一极
置身广大而向往另一个广大。
生与死交替的时辰,渗透的时辰
你面临黑暗而阳光在你的身后远去。
你纷飞的长发如丝丝导线,沟通
世界的两极,使夜与昼往返。
柔软的乳房,小小的乳房,温暖的乳房
象被子一样贴紧我,象子宫一样孕育我,象阳光一样
围拢我,使我逃离外界的喧嚣,只应和于
你有节律的心跳,忘怀一切而如未经雕琢的大理石
使我生一般地死,来一般地去
以星星闪烁的黯淡来镌刻我在尘世的名字
红色的心脏,跳动的心脏,火焰的心脏
阳光一般在你周身流转的血液
请烘烤我、照耀我、泽被我、抚爱我
把我融化在你的光耀之中
以水的形式开始,以水的形式结束
这中间的坚冰是一段错误。
为我轻唱挽歌的人,我的心爱,我的延续
记着在白昼的共同的时光里我们曾臂膀相连
广袤无人的原野里,默默地相守
没有眼泪,没有酸涩,只有白色的树脂
从粗糙的树皮里渗出




 我往日的轻浮积淀成浑朴的鲁钝


      17


虚幻白昼的光辉在镜子的丛林中
以不断增长的级数摇曳
在漫天遍地的光焰中我迷失了我自己
而我以为唯一永恒的太阳犹在
高悬空中,昭示神圣的真实
但破裂的玻璃湖泊布满大地
描绘的仅是梦中的虚影、阳光的错觉


这是回光返照的日落时分,我迷失了的碎片
闪闪发光,在不同的角落发出金属的呻吟
殷红的鲜血渗出了冷漠的表皮
在这时你吹起了你的长笛,悠悠意绪
把尘粉的我卷起,象旋风捡拾落叶
把我再次拼成一个整体,让我象呼吸空气般地
呼吸真实,独自一人面对无边黑夜


独自一人谛听旷野里消瘦的狼嗥
狂风怒号中小茅屋里农妇安抚小儿的拍打
悬崖边弯成弓形的树,攀援在脚手架上的工人
领受沉寂的黑暗,领受无边无际的夜
羸弱的肩膀承担真实的重量
我往日敏感的轻浮积淀成浑朴的鲁钝
宛如真实本身,我博大的胸襟容怀一切




 把光明播在人们的睡眠中,使他们得以从梦中生还


      18


步入璀璨的白昼,阳光围拢在
我的身内身外,化身为火而不自觉
我明亮的泪水灿烂地滴入大地
渗入大地,为大地收容
这是珍贵的泪水、感激的泪水
宛如秋天金色的稻粒,来自于泥土
而又复归于泥土
我是阳光的空气,我是吹过春天田野的微风
在你阴暗潮湿的宅第里出入
为你捎来绿色的生机和红色的狂想
哦,灼人的梦想,熊熊的火焰
多少人用自己的鲜血使你燃料!


明媚的阳光,让它照耀大地
让它象风一样地吹进长久阴暗的角落
温暖久卧不起的病人
让它象回声一样地在夜空回荡,把光明
播在人们的睡眠之中
使他们从梦中生还,不至于沉醉地死去
慈和的父亲一般的阳光
大地赤裸地在接受你的馈赠
而人热泪盈眶地立在世上
倾听你们交媾时的心跳




 我卓绝的孤傲一如天鹅,不断地向着辉煌的星空上升


      19


当暮色渐蓝,我漫步万物的光焰之中
摇曳的影像在我的身侧倾吐
大地秘密的肺腑。我忘记一切耻辱
人间兽类的爪痕在我心上荡然无存
我走在森林的烛光中,我恍惚的身影
在内心甜谧的风中飘摇
我的爱,我的尘世之美眸,(听着)这并非你所能安享
这是神性的黄昏,光辉的终极
夕阳海面上漂浮的坚固城堡
我的爱,我义无反顾的弃辞你无法挽留
我走在流星的雨中,洗沐我
血污的尘垢,洗沐我人间挣扎的残喘
滴落我最后的闪亮的眼泪
身着雪白的长袍,轻风鼓荡的长袍
不断地向着辉煌的星空上升
我卓绝的孤傲一如天鹅
在冰雪的夜晚哑寂地飞翔
我听见在光焰闪烁的上空,音乐的舞裙
回旋天国的轻纱。
我执着的爱,我的累赘,我走在火的灌木丛中
越来越轻,摆脱粗浊气息的负累
我无缘活在荣华之中,红色的鞭炮的喜庆
使我烦忧,使我犹如
铅做的蝴蝶。
我越升越高,我燃烧着我全部的爱
加入那越来越近的白炽之火的行列。




 诗人谦卑地立在人世


      20


诗人谦卑地立在人世
双手捧着过往行人的泪水
他澄清这咸涩的液体,用它浇灌
坚不可摧的海市蜃楼,使它开放。
飘拂的灰尘年年岁岁,诗人长久地伫立路边
呜咽而又婉转啼鸣
幽深的瞳孔里印下一片片匆匆掠过的历史
他在蜿蜒欲飞的屋脊上仰望星际
他在梧桐树的秋露下啜饮抽泣
他在这里……又在那里
飞临上空把一切睥睨
飘飘的衣袂超乎任何短暂


面带微笑的诗人,垂手侍奉在苦难的
身侧,随时恭候着叱责、血泪和背叛
他恢宏的心灵宛如没有边际的天空
容纳尘埃、小丑、天空中弯曲的背影和回声
他青春的皱纹里埋藏着血与火的记忆
而他微笑,温婉地将它们迭进他的内心
宛如地层以化石的名义记载往事
开放自身的诗人,他全身都是窗口
都是眼睛、耳朵、触手和味蕾,接受声浪、气浪和
颜色的波澜。诗人的酝酿使时光永存
诗人谦卑地立在人世,承受人类不绝如缕的泪水
承受雨水和苦难的负重




 把神圣的光传递给具有煤的品质的人们


      21


让我面对你,把你叫作你的光
在不断延伸的漫漫长夜投在大地
神秘地黑暗的大地
现在我的翅翼给突如其来的慧星毁坏
来历不明的旋风把我包裹
宇宙万花筒一般地变幻不息永无枯竭的
众多容颜。
我栖居在这里,在宁静安详的黄昏的呼吸中
谛听人世的鸟儿归巢的声音
怀抱天使的慈和,祝福他们的晚安
飞翔与歇息的秘密只有鸟儿们自己才能深晓
作为同类,我保持着它们的保持。
把我置放于你水晶体掌纹的审视中
止愈我的鲜血,合拢我的伤口
使我哑寂的沉默更加哑寂,不泄露
半声熔浆的涌动。
温柔的面孔,让我面对你,默默无声表达我的意愿
象繁星缀满了夜空。
让我的灵魂重新飞起,振翅翱翔在
这沉寂时分的黑夜大地,母亲宽广无边的胴体。
让我流动有如风,有如天空,有如星系的运行
把神圣的光传递给仰望的人们
传递给没有家的流浪的诗人,传递给
具有煤的品质的人们
让寒冷的午夜燃烧吧,熊熊璀璨的白昼
在火焰的欢笑与鼓掌声中,冉冉来临。



 我恍惚已久,置身于劳作的醇醪之中,起伏于手足的波动


      22


这些落日,当我无意远望
嫣红的玻璃气息,熏醉五月的黄昏
我恍惚已久,置身于劳作的醇醪之中
起伏于手足的波动
与群鸟一起,在林间小路归家
神性的树木侧立于我的两侧
宽大的叶袖向我问安
我生来在此栖居,这些山岗与河流
在夕阳的光晕中互诉衷情
愉悦的言语氤氲暮蔼
当我手把陈年好酒,斟给河水
与山岗对饮,来自心灵内部的光束
长久地照耀
投在我们酣睡的身上


这些诗性黄昏,火焰飘拂在山脉的波上
葱郁森林吮吸大地的乳汁
虎与豹在泉边聚饮
暮色阵阵盛大,而我渐趋暗淡
手执松明,照亮回家的路
我生来在此地栖居,与野蜂、猛象为邻
起卧简陋的茅庐之中
对人世间种种伟大的智慧不闻不问
松明插于树杈之上
火光打在墙壁、树叶之上
来自田园的酒,带着稻黍的芳香
在火光摇曳之中
熏倒我,使我瓦解有如泥土,有待明日一早
在泠泠的风中苏生




 那永恒的女性在燃烧,高擎她自己成为美的火炬


      23


秘密女性,穿越我禁锢之夜
这无边黑暗长廊。大理石记忆的地面
稀疏的影子浮现。
道路起伏如梦,不断地延绵向
大地无梦的睡眠深处
赤裸的女性,空气翕动有如潮汐
在这沉寂之中往返,夜的脉搏与呼吸
漫漫无尽的长廊,密密相连的栅栏
那永恒的女性
在行进,在燃烧
高擎她自己成为美的火炬
她的穿越永无终极,在她前面
在她后面,她弥合于黑暗


神性的女性,漫步午夜的大地
长发飘扬有如慧星的旗帜
炽热的光芒闪亮风中之风、火中之火
打在栅栏、柱子和花树之上
深入万物的内心,使它们
启动于烈焰之梦
以火的姿势飞腾向上:生长!
秘密女性,赤裸女性,燃烧女性
引导我,引导万物栖居的大地
穿越这黑暗长廊,漫无边际的沉睡
以火焰的玫瑰红的波动
汇入曦微的黎明:光、躁动、天空和海洋




 宇宙的喜悦有如海的潮汐,层层迸现初生的面容


      24


晚风的舞蹈,我置身于银河的中央
回望十万里飘摇的烛光
恰似光明的波涛。我轻扬的青春
一袭白色的长袍,在群星的吹拂中
飞卷。我额际早皱的忧郁
密友背离的阴影,悄然消隐
褪落秋日斑驳的华纱。
女神!我梦中的恋人
我尘世中苦心经营的家园
在这火焰辉煌的摇曳中,灰白黯淡
女神!我灵魂的所系
曾为你引导,向着万物升腾的方向
脱离大地的胴体。
而今天我已无需归依。
我呆立流溢的火光之中,手握虚无
倾听风中之风,预约
生命凸显的消息。宇宙的喜悦有如
海的潮汐,层层迸现
初生的面容,又把往昔的水
收回海中。女神!我梦中的永生!
再次引导我,使我上升得更高、更好
在火光闪耀的大地上,我一无所需
无所凭依,化身而为明亮的烛光




 那时你是手执石刀的主宰……让我艺术地呈现在人世的花园


      25


暮色沉降,你是我身边唯一的歌曲
白昼甜密的凝望已然低垂,秋风在一点一点地
雕琢我的眸子
我在你的光耀的洞见中长大成人
我是你的倾其所有,被你离弃的心爱
如今黯淡的星空是你的背景
而回忆
回忆是否正照着我通体透明?
不为人知的千山万水在你我之间
画出了多少美丽的风景
我将用梦来将你挽系,用梦来延续
我们相见而不相识的时刻:
在我是粗糙的石料的时刻。在我未成形的时刻
那时你是手执石刀的主宰
用忧郁的微笑接受我的质朴,打量我,测度我
让我艺术地呈现在人世的花园
分享对你的赞美,承受挑剔和眼泪
你与更深的黑夜同体,广被苍穹与大地
隐匿的我的亲爱,我叩问我坦露的心
回声层层叠叠,折迭于我的深眠
这是无梦的深眠
无醒的深眠,你始终缄默不语
始终不展露你的橙色光芒




 远离旧地,却又达不到终点


      26


爱人:请你倚紧我臂,应和我呼吸
卸载你浮生的疲惫
这暮色中方向不明的长途
远离旧地,却又达不到终点
晚风鼓荡,窗纱飞舞,街道上纸屑纷飞
人们的面孔伸缩变形
爱人:搂紧我,贴紧我胸膛
消溶于我心脏的跳动
在这晦暗不明的车灯下,在这
布满厌倦的烟油气味的车厢中
梦见阳光、溪水和童年的庄园
而我的眼中闪过
缤纷的灯火、模糊不清的人影
跨越年岁、不断绵延的栏杆
疾飞又疾降的电线
相亲又相离的铁轨
爱人:我一无所有,身形单薄
伫立艰难时世,却为你唯一支撑
美好的世界在我心中栖居
我处身好人、强盗和扒手之间
神态高贵,维持着诗人的尊显
爱人:夜已深沉,车轮咔嗒,车身轻摇
我们将驶往何方?
站票永无终点,家园仍在梦中
窗外黑沉沉丰饶的大地
正喜悦地生长她将被出卖的作物




 美丽的日子而今安在?有谁记得它的欢愉?


      27


消失的这些良辰,一樽酒
一首诗,炉火旁亲人的面容
酡红的醉颜
冬日的雪远隔窗纸之外
在另一个迢遥世界纷纷扬扬
消失的这些良辰,在我年少的时光
竟然不曾在意!时隔多年
在我心中越镂越深
当我置身艰难时世
寒夜弥合我身内身外
想起消失的这些良辰,温暖的火光
在我的心中燃起
照亮我周围的黑暗,闪耀出一方
火焰形光明的领地
指明长夜里的路向
这些美丽的日子而今安在?
有谁记得它的欢愉?
冬夜微红的炉火,蜷缩在亲人怀中的
美梦,传自古代的先贤旧事
消失的这些良辰,当我穿行在
车水马龙、琳琅货物和陌生面孔之间
当我置身于白昼无边的黑夜,我害怕
被你抛弃,害怕你飘逝在
喧嚣的死寂之中
消失的这些良辰,花朵正要萎缩
我呼喊你,索要你
抖擞我行将垂落的生命之翼




 我只看见了天空、摇晃和风


      28


赋予我记忆,女人
你把我产在此生此世,此地此时
留下一种语言,让它
在摇篮边栖止,侧着头,呢喃喃
唱着催眠曲,陪伴我的童稚
女人,我在初次的梦中唤着你的名字
等我第一次睁开眼
(我想象得你离去的神情:
在某一个黑夜
你与黑夜同色。与它同样辽阔无边
空荡荡并无实体)
你把我产在这样的一个背景里(就象
蝗虫把它们的卵注入树叶、草丛
或沙壤之中;就象杜鹃
把它们的无生命的子女给别种的鸟抚养)
你淌下幸福的鲜血,凄然一笑
转过身,消融在无边的夜色之中
女人,他们把你叫作上帝,然而我知道
你是那不负责任的女人
惯于以十月的怀胎来构思一个偶然
诞生一声预示着一个长梦的开端的啼哭
你把我孤零零抛在此处,女人
让我独自面对天空、摇晃、风,还有另外的人
目睹溅射的鲜血、污秽,和灼人的花朵
在一个能区分梦与醒的梦中
长大成人


                    写于1991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9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