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虹 ⊙ 成长的失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成长的失重

◎辛虹



     成长的失重

        一.

当我,双手合拢儿时的梦,
从往日折下一根枝条。
雨的蓝色风帆,沉入倒扣的
碗底。简单的某一日。
  
云在屋内落满脚印,星星的
翅膀探进窗内,抖落羽毛上的
黑夜。这是从前。
对鱼群的出没,和风的转向

有着鸟儿的讥诮,和随意。
静物发出呼救,烤在火上的鞋子
发出苹果的香味。这不应是梦。
几岁的孩子需要很多的宠爱。


         二.

哭声响亮。以为泪水能打动她,
却遭到喝斥。孩童如何抵挡内心的
恐惧?总是最后一个,被剩下来的?
花朵的骨头在封尘的暗室日渐生硬。

上锁的窗栏,你用脚趾写着蹩脚的
“逃”字。这也不是梦,春天的纸船
一点点启动。树叶的每一道年轮
更接近飞的姿势。夜晚跌入石缝,

憋着槐树花的香气。你即使病着
也不忽略瞥进窗内的绿意。
你也不轻易哭,嘴唇撅着琴弦的形状。
世界那么大,你将学会独自生活。


          三.

绿色的波浪,浪里的银色剑鱼。
灯光下,象云雾中漂泊的梨子。
搭一片树叶出走,引来不同的森林学说。
发尾分叉,刚上演的喜剧突然以悲剧

收场。其间有多少成长的失重?
你,这空想的鸢尾花,
脸上总是泄漏乐章的隐情,这一次
能否将变音器调得恰到好处?

女高音从云中鞠身而下,元音和辅音
在嘴边互换位置,把呐喊的幻象
梳成美人鱼的形状。稍纵即逝。
即使最叛逆的也回到波浪的表面。


         四.

偶然的降落。当爱象长着冻疮
的手指,留下难言的痂痕,
成长便成为一种辜负。但为什么
是这样?为什么是某人的女儿?

我迫不及待,以野草的速度长大
内心的饥饿象烈酒在反光,误导候鸟
的方向。逝去的时光象揉皱的一团纸。
回家回到哪里?爱是如此抽象。

一个不会说“是”的人,也将失去
说“不”的分量。花朵的荷尔蒙,
断弦之喜悦。听百足兽抱怨停不下
的脚步。速度,空想的速度。


        五.

止痛剂,伴随我的成长,并和
疼痛长成今天的传奇。传奇即缺陷。
我叛逆的软肋倚赖叛逆性。象素食者
的食谱,象珊瑚一样呼吸的肠胃。

祈祷的脸谱。摧毁信仰的化学药剂。
我在中西医截然不同的处方间游移。
遗传的虚弱耗尽满月的抵抗力。
一些器官喘着气,鸟儿陆续撞树。

忧思过度。我鸟儿的五脏不堪重负。
月亮尽是窟窿,巫婆一样坐在夜空。
我的精神继续瘦,引发谣言的瘦,
并带着一朵割破风的野百合。


         六.

迁徙带来怀旧。我是如此不讲策略。
如同美的细碎牙齿,在众多穿着黑色
制服的舌头中,触目而且不合时宜。
对权威的反叛起初是远远逃离,

最后还是逃离,并抽去审美的疲惫感。
大理石的成长,象电灯丝一样清晰
和单调。仿佛挤干汁液的柠檬果。
而这是生活,是我从中掬过一捧水的井。

记忆也不过如此。并伴随着
咖啡馆的想象力, 睫毛般上翘。
我垂涎于它的香气,而不是时尚功效。
对依赖性的拒绝,从每个清晨开始。


         七.

源于同情的爱。蝴蝶褪掉华丽
的外衣,成为裸体的蛹。我的四周
布满掂起脚尖的夜。古典的心痛
被年少涂脂抹粉。我从对方看到我

却认不出我。尽心地为童年的鳟鱼补充
盐的心跳。被卷舌音吃掉,被修辞
冷冷地逼进蝙蝠的寓言。一错再错。
天空的爪印在伤口中抹去细碎的梦魇。

其蓝色的无眠催老肉体,截断水之退路。
同情的主语是我,宾语也是我。
我却为其短命的载体吞咽鱼骨里的刺。


          八.

遗传基因。绝望的竖琴企鹅一般
模仿彼此。你长着母亲的嘴角和肺叶,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蒙了灰的时光
慢慢剥开焦虑的橘子。事情

总是不能象期待的那样,顺心。
四处透风的漩涡,被憋了很久的基因
打开贝壳。越是叛逆什么, 就越成为
什么。鱼儿跃得再高,也不能变成飞鸟。

尽管你披着鸟的羽毛, 学说鸟语。
穿过打破的陶器,和织布机色情的谎言。
尽管有时,你掩饰得很好。


         九.

无花果的信仰。沉默耗尽棋子的风度。
双手在地下暗集乌云,呈现暴风雨的静谧。
说得太多没有意义,嘴唇渐渐从齿缝溜走,
退回到珍珠的孤僻。和盐的自由。

如果真的有自由。海欧也试图在鱼腹
品尝飞翔的自由。然而鱼是相对的,
海水也只能在大海中涌动,并且
只能是咸的。我的眼泪来自水手的悲伤。

象那些从鱼嘴里幸存的诱饵,自由变成
一种负担,被忍了许久的风暴平息下来。
我的身体朝未知绷紧了弦。耳朵的弦。


          十.

狐狸的犹疑。两次电话间匆忙的
肉欲旅行,撞伤千里之外一只白鸽的
心瓣。谎言的微波,其恼羞的面颊
象是从八爪鱼眼里射出的墨汁,仅仅

遮住自己的视野。六月的风漏洞百出,
泄了气的青蛙被秘密撑破耳膜。
落日羞愧,吹响孤独的黑管。自欺欺人的
旧靴,仿佛低气压的胃痛穿透现实的浆。

坐着轮椅的音符敲打酸楚的膝盖。如果
事实令人作呕,我宁愿忍耐的酒
在下垂的燃烧中化为言词的沼泽地。


        十一.

如果,诗歌的韵脚,针尖一般
打开往事的血脉。词的呼吸急促,
将薄荷的清凉吹出一把铜箫的幽怨。
月亮的腥味啊,它如水的暧昧朝床边

涌来。这隐秘的弱点,这钻石的泪。
夜,不安地在脚下退去红潮。灯光如旧。
忘却是成长的一味春药,你的,
而不是我的悔恨吐出调酒师的舌头。

空想的乐章,在植物的精确中失去激情。
爱,无非就是一种缓慢失血。
苹果的心脏,被一只蛀虫暗暗咬空。


        十二.

常常自作聪明。母蛾在窗前织锦西风
却被西风吹灭。理智的衣冠为心跳窒息。
被你说破的秘密,露出肚肠。你事先
预料到结局,却从未嘎然止步。

谁能逃过命的定数?你的赤裸溢满书页。
禁欲的蜡烛在梦中惊醒。知不如不知。
我和你行走于一根断弦,仿佛睫毛上
花不尽的月光,睁眼时掉进桃花的

设局。不可能改变,唯有适应。
只要木兰的心不伸出一把剪刀,不会
因为蝴蝶的假象而尖叫。而作茧自缚。


5-6/200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