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虹 ⊙ 成长的失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想起父亲

◎辛虹



    我想起父亲

五月的阳光下我想起父亲,
他日渐衰落的牙齿,
和被烟草熏黄的指头。
我想起父亲的假发,
使他看起来年轻好多年。
父亲的布鞋,
没过多久就磨出彩虹。
他拾起作孽的石子,
最终没有把它甩出生活。

我想起父亲
就想起一匹身负重物的老马。
因过度的奔劳趋向大地,
大地的皱褶,
很早就挂在父亲浓密的眉梢。
我想起父亲在家话不多,
沉默的裤脚被日子磨出老茧。

我想起父亲曾是骏马的头,
年轻时一边冲锋,
一边投掷篮球。
蹄子下的硝烟
足以迷惑一个花园的明媚。
满树的海棠,
常随父亲的笑声摇晃。  
在外面的父亲活得更像一个男人。

我想起父亲四十岁后,
是飞成人字形的海鸟的头。
带着淡淡的海风的咸味,
引领“梦想号”终日航行在海上。
是父亲的胃痛,
缩短了海鸟归巢的路。
我想起父亲的女儿,
像大海落潮,
礁石上吐着泡沫的牡蛎,
养育着珍珠般的孤僻。

我想起父亲娶了不该娶的女人,
忍受着蜂巢般巨大的噪音。
拉扯我和弟弟长大。
父亲的目光渐渐混浊。
继续伺候生病的怨母。
父亲的忍耐何时才到尽头?
我想起一个个被时间废弃的诺言,
花园的草儿已经全部进入秋天。
我想起父亲委屈的婚姻,
像发霉的草料被他反复咀嚼。
最终没有像一口痰被彻底地吐出去。

我想起父亲时就想起自己,
我希望父亲的一生不是这样度过。

4/29/0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