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虹 ⊙ 成长的失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伦敦

◎辛虹



伦敦

       (1)

看过的不一定都记住。而眼睛
还是不停地看, 不停地走。
留在记忆中的美,如果不如波洛克
《秋天的节奏》一样强烈而抽象,
至少不会比德库宁的《女人I》更具体。

轮到我时,这世界并没有变。
也没对我更眷顾。天仍是阴阴的,
忍不住会下一阵儿急雨。
在撑满黑伞的街上,我像一枚棋子
随处移动。街道两旁的建筑

好似身着礼服讲究精致的
旧式贵族,一直排到视野的尽头。
每一举手抬足,都透着旧时代的
优雅和气势。即使楼前的快餐店招牌
也不能抹煞其天生丽质。我不由惊叹,

在我之前,一定有许多游客
像砸开的果核般合不拢嘴,又
候鸟般四散离去----这也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人早已掀掉祖先的屋顶。
新建的高楼孤僻冷淡,怎么看都缺乏

独特的温暖和韵味。而伦敦依然那么
古老,那么新鲜。每一次巨浪涌来,
都被后面更高的浪头击碎。在其中 
穿梭的海鸥一面拉着小提琴,一面
把沉甸甸的花环从历史的头上摘下来。


(2)

相对于花圃,我更喜欢树林。
秋天红色和金黄色的林子。
此时的落叶集中了四季的风,
从海德公园向城市的边缘倾斜。
大量的光线,像雨点一样密集的光线

聚拢在有限的日子里。我
走进伦敦的秋天。光是如此奢侈。
从光的任何方向,风都没有停止呼吸。
人们也不再抱怨。落叶在雨水中
加深颜色,比秋日更接近我的脾性。

比记忆,更加远离事实的琴弦。
一条溪水从林子的前方穿过,栖息
在岸边的鸟儿不断地在水中瞥见自己。
而我在它们眼中看到的已不是
过去的我了。这未必不是个好消息。

也许我已能消化往事,并真的懂得
以柔克刚的古训。我们绕着溪水散步,
与草地上赛跑的兔子,以及
竖着毛茸茸舰旗的松鼠打招呼。
有时候,你又何尝不是一只怯怯的

小动物。对于哪怕是善意的举动,
也会本能地迟疑。只有当我蹲下身子,
接住其探询的目光,轻柔而耐心地
示意着,它才小心翼翼地轻吻我的手。
而这一瞬间,是多么令人怦然心动。


(3)

黄昏将近,阴沉一个下午的
天空忍不住抽泣。泪水模糊了
其微皱的鼻翼和布满雀斑的脸。
本地人对此习以为常,
熟练地从耳朵里掏出黑伞。

要不就像我一样,笨拙地用手
遮在头顶。像是给青蛙戴上
一顶帽子。而青蛙并不介意下雨,
它生来就穿着一套防水服。
是人类把生活过得越来越复杂。

有时候, 人的内心犹如一盏灯
被自己发出的光灼伤。好像
事先协商好了似的 ----
新生事物需要更新的发明抵消
其副作用。日常经验已不够用。

我竖起鼹鼠的耳朵,躬身
钻入地下,在下降途中用鱼鳃呼吸。
地铁交响乐演奏时好似一座迷宫。
我试图逃避地上的堵车,
却在地下迷路。纵横交错的地铁线

像捕鲸人的网, 把我和陌生人
紧紧地捆在一起,开闸时又费力地
把我咳出地面。天空依然抽抽嗒嗒,
时间没在地下停止,而是
在伦敦的冷雾中折了一个空翻。


      (4)

漆黑的舞台上,他们被一束光追逐。
攥紧双拳的嗓子吊悬于半空,
重现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悲剧。
我坐在台下,在剧中人的
悲欢离合中成长,在历史的缝隙中

飞进飞出。时间的荒草坡上,
生命像一阵风吹过,或像暴风雨,
无论如何也斗不过一个“荒”字。
言词,最终如舌头一般僵硬。
还要说下去。不是对自己,

而是众人的恐惧与迷惑。也不是
关于现在,“现在”根本就抓不住,
它从指缝间倏忽而去,瞬间
就变成过去。于是过去才真实,
确定和豁达,具有可塑性。

曾经有多少悲剧,使人感到置身其外
的幸运?然而,又如何避免
不跳错同样的华尔兹?命运的魔杖
远离文字时,失去其神秘性。
大智若愚才能松开生活的紧箍咒。

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不会认清自己,
也不会有在死角找到出口的喜悦。
当灯光熄灭,帷幕徐徐拉开,
潮水一直涨到我的眼睛里,
随时会因为剧情的跌宕倾泻而出。
          
11/200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