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虹 ⊙ 成长的失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CAPRI

◎辛虹



       CAPRI

(1)

从渡轮上望过去,那些
白色的房子点缀在绿荫荫的
向海的山坡上。样子像
安静地,埋头吃草的羊群。
那种非常优雅,而温暖的白,

在我们的距离不断拉近时,
竟带着一点红晕和淡黄的绒毛。
走进陡坡上的镇子,才发现
绿荫下的房子排列得紧紧密密,
却又不显得凌乱和压抑。

几乎每家都有独立的庭院和植物。
所谓的路,是夹在高高院墙之间的
狭长而蜿蜒的空隙而已。
当我们的车子紧贴着墙皮盘旋而上,
不断地擦过另一辆车的耳边时,

我的心被攥得紧紧的。
这本不是你的风格,你不仅需要
距离和空间,你更喜欢独处。
但这里有一种原初的生活弧度,
视野的落差,和关起门后的安然,

以及等待我们去发现的细微之美。
远处的山峰,像咧嘴笑的刚下课的孩子,
目光越过斜坡上将次的屋顶,落在
玩具般荡漾在港湾中的小船。偶尔,
你的兴奋,像从船上跳回水里的鱼。


      (2)

早晨的浓雾像一堵墙,
把我和周围的事物隔绝开来。
好像说,我们不是碰巧来到这里。
也不是这岛上特有的风情。
我仰面躺下,像一堆被卸下的铠甲,

忘记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有那么一阵子,你比雾气更接近
我的迷惑。你像撒入水里的盐,
而我是鱼儿撑起的帆。当然,
这浓雾不是肉体的陷阱,

不需要我们拧紧欲望的瓶塞。
当你辨别不出周围的情境,
白天的雾和黑夜是一样的概念,
甚至比黑夜更加凶险。因为
再打开多少灯也不会更亮,

本身的日光变成欺骗性的安慰,
引诱人们做出冒险的举动。
据说冬天时,这里大部分时间
埋没在浓雾中,快到正午时
人们才开始一天的生活。

如果风暴来临,它就会变成一座
真正的孤岛。我对你说,
即使如此,我也不想再担心什么。
我要像岛上的居民一样,
让所有的事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3)

我们两个人中,你更加狂热运动。
而我只是喜好而已。一旦跑步
成为每天的必修课,
我便不由地产生抗拒心。
自始自终,你都不是我的偶然性。

我也不愿像风那样拖住你的后腿。
但,这个岛上的山一定要爬。
你像平常一样,在我起床之前
已把四周的地形摸好。
一路上,我像加了弹簧的蝴蝶

沾花惹草,试图与插在海中的
巨石合影。你弯腰拾起一片树叶,
为没有来过此地的人惋惜。
为那些来过,却没有选对季节的人
深深叹气。他们看到的

和我们眼里的舒展是一回事吗?
一切因为无人,而显得神秘自在。
好像那座紧贴在孤崖上的粉红色的房子。
如果,风不懂得放弃,
风就不会如此自由地吹。我没有被吹倒,

更多了深入的理由。你常常
对未知犹豫,却让步于我的不言弃。
脑袋一向是远足的高手,而身体是
贯彻始终的信奉者。尽管没织过的云
不会下雨。尽管我没给生活留下退路。


       (4)

帆船离开岸边时,我看见
云朵的尾巴突然翘起,藏在
雾中的山峰渐渐露出脸来。
一直潜伏在身上的紧迫感,
被海风吹得无影无踪。

海水是这样的碧蓝,甚至
海鸟的叫声也染蓝了,连同我
对事实和真相的思考。并因本身
并无结论,而显得更轻了。
面对浩淼的自然,我不会再问,

美妙的感觉都是瞬间的吗?
我们是否是自己困境的缔造者?
语言,在此时显得如此无用。
你揽住我的肩,像树熊抱着枝干
一样紧。一些原本复杂的感觉,

融化在简单的手势中。而这样的时刻
不是每天都会有。我也在
渔民们修补破碎渔网的耐心中
感受因为简单而快乐的道理。
岸边的悬崖上,有人在刀削般的

崖缝间垂钓。他如何爬上爬下,
并在鱼儿上钩时也保持身体的平衡,
对我至今仍是个谜。自由
就像水中晃动的波纹,在向周围传递
的过程中,感受着海阔天空。

11/18/04

Capri is one of the famous Italian islands.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