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伟驰 ⊙ 剪 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飞机猛地下沉时

◎周伟驰





1


一个怀疑春天的人坐在他的地下室里。
烟囱飘出马铃薯和块茎植物的气味。


蚯蚓对蝉说:“你的前身是我所熟悉的
现在,你的翅翼振动,音响嘹亮,令我诧异。”


蛹说:“这又算得了什么。看看我的三段论
像捆绑式人造卫星发射,节节脱落,自我分离中完成。”


2


神秘主义者的冰雕现出花园的样态
旋转、扩大,晕红中容有慵倦的情致。


“确然,四十岁贵妇人已达到黄金律的中点
自矜、从容,面对诱惑能做到自律。”


贵妇人说:“雪地花园一旦开放到败坏前的那一瞬
就须凝固、封闭,这样才能完美地向外界呈现。”


3


他的生活像一篇关于先验演绎的标准论文,
论证衔着论证,每一页都充满了脚注和引文。


“但是,我最终发现,除了形式逻辑
只有标点符号永存。凡有文字之处


都飘着肉体的气息,由经验喂养大
终有一死,容易败坏,处处显露出疯狂的前兆。”


4


“脱离了母语的诗人就像一只被砍断了的手
要拉出帕格尼尼怪异的琴韵。”


天色暗了,北纬四十八度的天空掠过海鸥
“他们说的是外邦语言,和本地文本一致。”


“不然。毋宁说他们在与失语症调情
病人张开口,医生吐出词。”


5


“宛如琴弓,在琴弦的轻颤中奏出和声
要成就自己,就得有异己,不粘胶乃是前定。”


“但是,当语词偷渡越境,出现滑音
如何辨认他的身份?暮色边界上的陌生人?”


问:“他乡与故乡,哪个是形容词,哪个是名词?”
飞机猛地下沉时,响起蚱蜢的回声。


               1996.10.4 温哥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9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