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岸 ⊙ 光阴密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像阳光一样飞翔(外2首)

◎芦苇岸




    ·芦苇岸


《你是一株风中的芦苇》

在生活潮湿的低处
你借助风力  借助向上的虚构
穿梭在一张网的走向里
渐渐隆起的地表  在缓坡处
缓缓地绿着  像一次回头
被节制的意念强行抓回

扭动  反叛的杂种  你
顺着倒立的河流深入!
大地的血液漫无边际
在一次又一次的颠覆中
你看到去年的那一朵小浪花
还羞涩地开在生存的悬崖上

你是一株风中的芦苇
刺痛了一个人的非分之想
在他的眼中  河流撕裂
铺满阳光和乱云的旷野  而你
撕裂河流的伤——黑鱼一样
在正午发出凶猛的嘬食声

从一地到另一地  浩荡
就像一列火车的呼啸在空中
冒着白烟  然后  消散……
你呼啸过一群人的头
在冬天戴瓜皮小帽  搓着双手
贼眉鼠眼  这些生活的祖宗!

用欲望挫败了多少艰辛  多少
在睡梦中积攒的财富——
为子孙妻妾成群  安田置地
为自己入土为安备足厚棺
打开脉搏  然后  让悲苦的
魂灵抱紧一撮泥土长眠

大平原深处  脊梁抵着天
在日子的缝隙中拉满命远的弓
又像一整批下线的刷子
在天地交集的一片灰蒙中
刷落纷乱的记忆和泛黄的许诺

你是一株风中的芦苇
把一座村庄提到另一座村庄
把一座城市带到另一座城市
你行进的速度撕裂早晨的光亮
往事痉挛着  紧随其后
现实的仪仗队分列两边

啊!终于可以放纵一笑了
面对苍天的垂首  思想者
你看到的大智慧隐于市井之中
那些徙途上辗转的高谈阔论
以及没有律宗的歌唱
是蔑视贫穷的另一种风景

雾起  能见度低到没有方向
距离让一场战争失去发言
大地之上  你的冷静
调整着生活的秩序  万物的
高音部分总在不断地提升
向下滑动的物理的光线

一株风中的芦苇  一条
扛着日照行走的自上而下的河
2002.11.30

《夜,从一首诗开始》

从单位退下  像退居二线的
一把手  心里空空落落
耳鸣和头昏脑胀
蛮不讲理地瓜分着你的身体
结局呼唤一首诗的出场

你靠在卫生间的门上
默读着一个人的才气
对着马桶和浴缸
这是你三十岁才确立的财富
它们让你的生活多了份安宁

灰暗从傍晚的玻璃上飞来
打着你沉鱼落雁的脸
但这并不影响你的阅读
你的心被别人的性灵紧紧攫住
是啊,你无法拯救众生
但你可以同情命远    如果
风向的坚决还能让你着迷

夜,渐渐把你举起
从窗缝里挤进的田园气息
在你的凝思中弥散
秋天金黄的伤口痛着你的忧郁

时间像猫头鹰一样
在高处不动声色
你听到自己的心跳撞击着
生活沧桑的面孔
只有一把桃木椅可以安顿呼吸
春天的桃花开在时间的枝头
手扬起  从发梢穿过
黑暗子宫一样深邃
你站起身  抬高思想的海拔
一浪一浪的夜色嘶咬着
岿然不动的内视
你感到脚底的沉重

像一个时代的喘息
在次第长大的灯火中
影子裹着青灰色的外套
摆出亡命徒的姿势
把你重重地摔回到现实

一股焦糊的药味从厨房飘出
它们懂得怎样将一颗
健康的头颅覆盖  才能
使一些饥饿的眼睛得到满足

从一首诗开始  腐烂
从一棵白菜的卷心开始
冬天裹紧秋天  黑暗
裹紧了浮躁和尸血的流动
以及空气中上蹿下跳的不安

一万年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
在生存的红绿灯下
你总是忙于刹车  忙于
寻找突破的方向和动力
当你终于从一首诗里抽出
目光  你看到清冷的家具们
保持着一贯的距离  保持着
对日常生活坚决的敬畏

2002.11.20

(《芳草》文学月刊2004年2期)


《像阳光一样飞翔》

这个中午  阳光像一个调皮的
孩子 行走在泖河的两岸
而我的肉体像被晾晒的
干鱼  只有芦苇  这风中的精神
像阳光一样地飞翔

我能够从容地从一个蟹洞里
横出  全因那泖水抛洒的诱饵
春天里  它们从海上漂来
就在一个小时前  浅浅的河床上
鱼还在骄傲地闪亮自己的白肚皮

红菱花开了  河岸上
一群嗷嗷待乳的小水獭  还在
等待着我给它们喂养童话
可我的斗笠丢了  还有苇叶编织的
鱼篓——它们曾带大了我的乳名

只好把心里的秘密一一展开
幸好云朵让阳光有了喘息的机会
在一阵从未有过的宁静中
泖水背着我的倒影  我的魂
悄悄地向着转暗的栖所——

逃逸。你问我要到那里去?
我无法言说  水藻以朋友的身份
生长陷阱  多么可爱啊!
我不能不赞美  不能不虔诚
如果一生只有一次心灵的旅行

但是  我拒绝泖水流入我的血液
因为它缺少足量的盐份
那些青草上活着的风铃
已在一只工蜂的愤怒中死亡
而且  死得毫无份量

这个中午  鹧鸪反复而深情的
鸣叫  让我看到我名字的背后
诗歌一样摇曳着茂盛的芦苇
诗歌一样地抬高尊严的头颅
一些笑声一些快乐在苇丛中肥美着

啊  秋天了  泖河像母亲一样消瘦
昨天  我还喝令河水听我朗诵诗篇
转眼  水葫芦就吃掉了美妙的意境
我愕然……考虑命运该怎样撤退
才能躲避阴谋的暗算

踩着一个词入水  访问悲伤中的蚌
它紧闭的双唇坚硬着一场风暴
如果我进入  我不知道泖水
将会以怎样的姿态流淌
是否有一枚漂浮的苇叶舒展?

我孕育自己在疼痛中  犹如
一条河孕育天空和大地
云你来吧雨你来吧风你来吧
阳光已把我定格成一个飞势!
我不经意的回头便唤醒泖河固有的

旋涡  像一群狮子的咆哮
潮涨潮落间   龙虾  螺丝  小小的
鰟鮍鱼  都在泥沙俱下中隐遁
只有河岸上苇穗执着的守望
刺向天空并擦亮了阳光

2002.10.18-19

(此诗曾发表于2002《人民文学》副刊,多次被朗诵)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