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岸 ⊙ 光阴密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新埭:地域与诗(组诗)

◎芦苇岸




     ·芦苇岸

《一段并不漫长的旅程》

没想到    居然能从电话里拖出诗人伊甸
也把一点钟的我拖到了三点
把新埭拖到了嘉兴的某条大街

深秋的阳光压弯了高傲的枝条
与我同行的爱人却患着感冒
她的左眼总要流出泪水
止都止不住    像极了我的心情

我们被渐渐浓烈的城市气息熏醉
2路公交为两个乡下人客气地打了个顿号
我感到双脚在陌生的地表踏出了颤栗
抬眼望见江南大厦板着面孔
止步于底层的超市    我却突然想要抒情
在这个异乡之都    微笑的雇员们第一次
让我拥有了那么多的货真价实

有时候    受制于方向的骗术
功劳在于能够教人懂得怎样画地为牢
我像一年四季在一块稻田中反复
心里终于塌实多了

因为要等待的人安装了指南针
他在城市的上空划着独桨
他来了    身后跟着娇小的妻子
笑眯眯的    看不到任何喘息的痕迹

我补给他泥土的血液
他匀给我钢铁的意志
还有匆忙备份的主题
但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去戴梦得喝喜酒
之后    还得连夜赶回新埭
赶回那我用三十年光阴筑就的巢穴

《恍惚中我这样言说》

噬一块面饼走进从天而降的神话
清晨    上班路上    我突然失踪
千叶    昨夜我读了你的《白日梦》

是从一串铃声开始    穿透天幕
成弧行的游走像天女散花
我笨拙的脑袋被隔在了声音之外
黑熊一样的做作    意犹未尽
旧时光中的朴素一闪而过!

尘埃与雨滴中的翠色
和温室的距离横亘着黑白时代
绿豆苗一样的小手拍着欢笑
词    水    春天的身段    孩子们
学着大人的样子嘿嘿笑着……

在一首诗中缓慢地行进
犹如在新埭的某条泥路上
我用双脚膜拜大地    壮实的后生
是听到了地球的心跳    还是
听到心上人在娘家焦急的等待

为生活的继续寻找各种理由
单调的声音像无数枚铁钉
扎在空旷的脉搏上    总是在
心率加快中打捞一些过剩的幸福
安慰悲伤中的孩子    安慰
在诗歌中站立起来的心情

假如新埭一夜之间销声匿迹
假如塬上的风突然折断羽翼
我能否依靠现实的面饼走出虚无
并准确地发出未被中和的声音?

《在玛桥和新埭之间》

薛荣    玛桥我去过    好啊
像日子细密的呼吸    多么均匀
汽车的眼不用拐弯
我找到了原野上冒着热气的乡音
桑树枝梢挑着的小康生活
被一丛丛芦苇掩盖的清流
悄悄地冲淡了    冲淡了啊……

这天    阳光蹲在我的两肩上
玛桥中学的操场    草长的速度
慢了下来    一些人拍了拍我的背
走远    然后    又踅了回来
天空那个蓝啊!    

撒播在风中的脚步声
在瓷质的泥巴上闪闪发亮
你躲在书斋里的面孔
是不是正被一张中空的草叶抬高
你目光追逐的那些往事
正沿着一条逼仄的小巷狂奔

尽管你一再警告它们慢下来
就像我在新埭多次背对黄昏沉默
有时候还丧心病狂地骂娘
你用笔刺杀过多少英雄豪杰
是他们喝尽了你的墨水?血水?

在蚕丝一样的细节中挣扎
把灵魂安放在悬念重重的路上
我回家了    在疲乏的醉态中
一脚绊在了纪念碑的方砖上——
和玛桥一样    新埭曾经生产砖泥

《紧贴青纱帐的飞……》

燕赵大地扑翅而起的铜雀
罗箫  你看见它们飞往江南了吗
入秋了  天高云淡  连风也那样
缓慢  缓慢得让我的眼睛都空了

我知道是什么爱在秋天徘徊
飞越千山万水  为一次精神的聚会
你迟到了  准备的发言稿
比诗歌的生命还要漫长……
如果不是我们耳朵的忠实倾听
真可就要曲高和寡了

但你却记着一个叫新埭的地方
你往那儿打电话  听到了
秋天的尾声和一个人响亮的回答
你听得见不息的潮声和荡漾的水韵吗
你听得见一个人血液的奔流
和他呼吸的浊重吗——

是的  我们都面临着冬天的入侵
寒冷在屈指可数的日子中尖锐
你铜质的信念会被击倒吗
我知道你从身上挖掘的年轻
正像中原的青纱帐一样疯长

同样疯长的  还有我在新埭的守望
我面朝北方  击水为浪
如果我转过身来(现实一种)
我不知道等待我的是沃野还是河殇

《打量自己的生活》

泽钟  福建那沓下雨了?
你传递的潮湿膨胀了我的脑袋
云和花朵  还有咸腥的海风
像速度一样钻入我的心里
我的笔长满了羽毛  我要飞了

我们曾经共有一枚硬币
我们在上面刻字  戏水  种植面包
我们把天空压在山坳上  喊山
我们用结实的玉米棒子敲打朝阳
我们沿着炊烟的盘旋回家

你是否还记得  我掬一捧水仰天长啸
我绕着山涧奔跑  九十九道弯
九十九条滩  九十九个无常  和
九十九种苦难  我把它们都安慰了
我看着自己的脚趾头啊!

在冬天出走的人  头上长满霜
你叫我把诗发表在你裸露的背上
你指着冒热气的小小溪流  声音沙哑
“兄弟,只能以这种方式付你稿酬啊!”

我让它奔跑在我的血液里
我用它滋润我干硬的骨头
我以它流动的姿态行走在水乡的水上
比如今夜  我一手搭在新埭的肩上
异常镇静地对自己说——

生活很美好  一生的诗意
存在于对自己不断的打量之中

《行走的方言与村庄》

修宾  我们在陕南的方言里坐得
太久了  荞麦喂大的尊严和倔强
米酒泡大的硬汉形象  在苍茫的
天底下  摇摇晃晃地走来……

该起身了  去迎接你的乡情
都知道她孕育了100%的黄土文明
怀揣一卷经书  云游四海
借我杯盏神仙一回
我们相识的时候  黄土黄了

是什么在歌颂呢  山丹丹花开
我粗大的喉结复制不了的大美
你挥手之间便带到了江之南

把西部的雄浑倾倒在海上
新埭以远  你日升月落的心跳
溅起的浪花覆盖了谁的村庄
冬天靠窗的火炉边  我们
煨了一壶酒  话着桑麻……

热血从脚底上升  炊烟在体内
展开  只有在此时  那些个幸福
才会在笔端停留  然后默默走开

可我们怎会满足  几千里以外的
岩石上  还裸露着我们的根
我们搬运得了自己的肉身  却
搬运不了记忆中那些平常的事物
如果我在新埭长成一根杂草
你会在它的头上摘到火红的魂

《今夜,我们在诗中逗留》

来  忽必烈  咱们握握手
感受一下彼此留在解放路的体温
但终究没有伸出手来
或许我们都矜持地认为
今晚寒冷的夜色决不是我们最后的相见

我和爱人浪漫过一条小河
小桥流水
夜的反光打在天空低沉的脸上
老天爷  是什么东西搁在了我心里

你确实弯下了腰
对一辆老式的永久牌自行车
只有这些生活中的硬物
才能让你心动
你在我们的回望中解开了车锁
然后  孤零零地离去……

今晚我们谈论了些什么
只有我爱人偶尔的介入真实而清晰
这日子  富裕得令人想入非非
一不小心就骑到了精神的脖子上
可你分明是被中国制造驮走的呀
我们也因为一阵冷风缩紧了脖子
一头钻进了开往新埭的出租车

《白菜依然绿着》

很难想象  在深圳那钢筋建构的
速度里  青春是怎样地蔓延
大草  除了诗歌和烈酒
你还能不能将智慧拔高

我是在新埭枕着水乡的脉搏参与命题
这不能怪我  我做过考官
现在依然道貌岸然地严肃着
今天气温偏低  墙上的时间开始受冻
假如冬天提前破窗而入
就应该是我和你去北京房山看
暖暖的冬阳下——白菜顶着雪

找不到你信箱的密码  该死的愚蠢
让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你委托手机大度地说了声没关系
此时  在新埭和深圳之间
雪落了一地  而白菜依然绿着
一只七星瓢虫把斑斓寄存在上面
你要相信  新埭有的是旷野  和
不可胜数的鱼米……

你那摄像机的镜头对准我了吗
空中飞行的闪电  速度惊人
我需要仰视才能把自己看清
我看见那高高在上的河反射我的光芒

——昏暗的天底下  右手执镰
左手挎篮  上着短衣  下套长靴
忙碌在无边的绿色之间
风吹来  我抬头大把抹着额角的汗

《和一条船的耳语》

相拥一条船  水泥  钢筋和马达
冯金斌  你是怎样把血注入船体
在诗人眼里  船是个好东西
好东西在水上的感觉多美啊
——可现实却他妈不是那玩意儿

这些年  你总是徒劳地裁剪夜晚
是不是想要为被污染了的天空
寻找星星  月牙  和黎明?
你一厢情愿的献血姿势  除了
国权和我  还有能够感动谁
这有什么用呢  我们一样卑微

只是我们丧失了深入大地的能力
有时候  谴责代替不了物质
但我们隔三差五会想起你的谷子
想起比背着太阳赤脚下田  然后
站在船上  看一条和东张西望

这年头  常被人想起多么幸福
想你在金山排队装砖  或  沙子
想你与工头红着脖子讨价还价
想你在阴暗溽臭的船舱里爬格子
为满足发表的虚荣写信巴结编辑
想你思念老婆孩子一声叹息——

够了  我在新埭为你筹建了码头
如果不嫌弃  如果生活还在继续
就下船来  喝口茶  奢侈一点
就喝啤酒  或者  谈谈我们的诗
间或沿着机耕路吼一吼嗓子
并指着一地庄稼说:该起镰了

《灵魂的靠岸》

站在珍藏的泪珠上眺望故乡
数枚鸟蛋正把高原妊娠  罗漠
一行行文字的厚度攀越海拔
你从空气的回流中触摸到了
一个人一生的漂泊吗

居无定所  灵魂的靠岸
在无尽的暗示下面反而不知所措
曾经和你的微笑一起大喊
故乡的名字  大喊那些
生活夹缝中隐忍的命运
突然间  方向的逆转  让我
成了背叛苦难的孤寡
成了远走他乡的匆匆过客

常常谴责自己  多想
在你赠送的精神之河上加速
可前脚跨步  后脚就有气无力
我们在山路上矫健的膂力
正日渐地离我而去
如今  我在新埭密如血管的
河浜饱食终日  游荡  无所事事

多少次以困兽般的狂啸
给空乏的宁静些许骚动
只有当潮水袭来的时候
望着河面漂浮的水草  旋涡
和倒影在水中的教堂尖顶
我才听得见岸上唱诗班的大音

2002.10-11.15

(注:这组诗的前6首分别发表于〈西湖〉、〈文学港〉、〈诗选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