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岸 ⊙ 光阴密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秋风来临之前(10首)

◎芦苇岸




   ·芦苇岸

《秋风来临之前》

我必须在秋风来临之前
把阳光请进卧室  把雨露
存储起来。在乡村
在我走过的地方
我的脚印泊着的浅浅的水洼
收藏天空,还有飘忽的云朵
这是六月  气候温润
闷热的午后  雷声不会太远
在我们有气无力的时候
板着面孔,用她闪电的语言
击中我们粗砺的生活

哦,乡村。大地上的事情
夹带青草的气息  贴着地面
一家一家  发放黎明的通知
发放青虫们夜里的呓语

而我站在高坎上  把大地的秀色
一遍遍朗诵——
我手里的册页抖动着发亮的光阴
像远处苇叶下泖水的涟漪
像涟漪上悠悠晃过的小船
摇橹的人在大声回应着:

“我们哪里也不去,
我们一直往北……”


《和家明在小酒馆》

从一天的烦琐里抽身出来
我们离自己就近了
在吁吁喘息的小酒馆
冬天巫师一样寒冷
白昼消弭   黑暗降临
万物逐渐陷入被加热的过程

我们吃得进什么呢
抑或   我们能有什么可吃呢
除了醉酒的夜晚
除了清冷的嘈杂
除了一堆在心窝焐热的话语

我们在黄酒中雄浑
在江南的的醇厚里男人
在蹒跚的吕公路
在老牌的平湖师范隔壁
在弘一法师纪念馆不远处
我们坐着  像时间的两句谶言


《月亮下雪的夜晚》

月亮下雪的夜晚,世界进入冬眠
一双眼睛顶着光在黑暗中走动
一只鸟逆光飞扑,一树叶子枯落
一个年老的孩子,在月光抓不着的
地方 ,享用着日子的苦寒。


《声音被墙壁弹了回来》

我开口说话  声音被墙壁弹了回来
这是干嘛?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我把声音削得尖尖的
增加它前冲的力度
但——还是被弹了回来
我气沉丹田  使上了迫击炮  增加当量
又一次无功而返
现在  我不敢开口了  也不能开口了
因为我的脑袋已被弹回来的声音
伤得千疮百孔


《夜里走失的孩子》

夜里走失的孩子
你的心跳,一半挂在树梢
一半握在我的手里
我攥紧手电的光线
作一些海浪似的冲刺
孩子,你是被浪尖推到岸边的沙砾吗?
为什么我的脚印
总是留不住一滴海水?


《我们向树靠拢》

像树根长出的幼芽
我们都寻找自己的依靠
寻找母亲的最滋润的幻想
我们向树靠拢
谈天说地   谈经论道
谈情说爱  但无论谈论什么
我们总谈论不了
树所给予的幸福
所给予的在我们筋脉里
游走的枝桠
哦,我们的来世就活在
树的内部


《73年的一个下午》

他患上脱肛症;他看着落日
想象底部的伤口  在两峰间
血一滴一滴地流出来……

田里稻谷金黄  秋天的色泽
被暑气蒸熟了
刚刚在饥饿中逃过一劫

大头蝇绿着自己的声音
静静地伏在粪便上
饿嘴狗舌头垂坠
对脱肛的后果虎视眈眈

在简易的国道线上
扬尘让乡村找到了方向
解放牌汽车喷着油烟
空气干得可以擦燃!

给土地下跪  裤脚上
泥浆缓缓滑落  淤覆了石砂
哦,可怜的父亲
你的孩子命如草芥?

他稚嫩的肠子和小小年纪
怎能抵挡谷糠的填塞
抵挡饥年对成长的刻薄
“救不活了,趁早埋掉吧!”

一筹莫展,啊,父亲
你怀里的生命慢慢软下去
遥远的县城医院
遥远着73年的救死扶伤

“兄弟,我借你十元钱,
有路莫愁不来车……”
一片惊愕中  张姓大娘的
天蓝色阴丹布上衣让沉闷的下午
终于透过一口气来


《从新埭到乍浦的班车》

在雨里  不停地喘息
吐出的黑烟  带走了内心多少恻隐

3点30分,眼波荡漾
杯子里的水也跟着晃起来
抖动的手挥了一下 一下……
一些肺腑之言被扬起的污水
堵在唇齿之间

像一头出栏的牛犊
让你抓不住缰绳  你什么也没抓住
除了喉咙漫过的一阵酸楚
使你短暂休克

哦,这是一辆开往
乍浦的末班车  刚刚从跟前驶过
刚刚被雨水使用过的雨刮器
不知道还在不在正常运转

只有一本书还保持着晴天
一些发芽的文字
叶子磕着快要退温的睡眠

从冬天驶出去  驶往春天里
必须经过青阳汇  鱼圻塘
走马  最后到达长安桥
必须在颠簸中准备好
通往海上的船票  准备好——

春天里  百花开
和一句两句喊给海听的歌谣!


《生长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他生长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他结着自己的果实
他红着成熟的红
他香着丰收的香
蜜蜂和蝴蝶  无限繁殖
白云蘸着天空碧蓝的水
擦洗他旷世的孤独
每个清晨  不管刮风还是下雨
不管飞雪让大地出现多少盲音
胡子总得刮  剃须刀
吵嚷着让一张脸放光
让一张脸还原果实的样子


《小麻雀》

因为小麻雀的问好
我才注意起窗外那棵树
剪纸一样的枝桠
白描一样的身板……
而麻雀尖利的小爪
嵌入我的目光
它的头在唧唧的叫声中
频频转动,像磨
快过我诗歌中的速度
它在靠近我,用它
细若游丝的呼吸
我该怎样写下句?
我把空气握在手里
不握空气握什么
小麻雀
你就多呆一会儿吧
对于这个清晨的情景
我向你保证
决不走漏一点儿风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