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岸 ⊙ 光阴密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雪里走过冬天(组诗)

◎芦苇岸



      
    ·芦苇岸


《雪终于下了起来》

雪终于下了起来。零下4度
冬天把温暖赶进屋里
无家可归的人滞留在社会问题中

第一片雪花被一声惊叫发现
几张贴在玻璃上的脸顿时通红
这与寒冷无关。像反季节蔬菜
貂裘时装提前进入冬眠
暴露的细皮嫩肉下热血沸腾

那么多飘舞的薄片儿  唾沫样乱飞
总让人生疑:天庭舌战正酣?

人间  一些人顶着诽谤  瑟瑟发抖
渴望一场大雪:昂贵的想象
在报纸的头版头条准时出现
并被一些兴奋的声音争相传阅

雪终于下了起来。北极熊的毛
在空中发泄着兽性
把寒潮留下  把美丽带走


《冻僵的枝条》

一棵被寒冷砍伤的树
无力地  将阴沉的天幕挑在头上
碎裂的声音在大地的低处此起彼伏
冻僵的枝条紧紧握住
透明的风度和刺骨的呐喊
在十二月的追逼下  我不得不撒谎
用自然法则虚饰内心的惊恐
看着那些横陈地面的尸体
我悄悄地将伸出的双手缩了回来


《跨过一条冬天的河》

如果是在夏天  我会看到
自己的影子被一片云轻松地送过河去
我不用跨步  我可以把体力
储备起来以对付热浪的熏蒸
可是现在  河躲进了自己的躯壳
卷走了热情  拉紧厚实的玻璃门
“一个人不能两次跳进同一条河”
我伫立岸边,观望中,顶谢鬓白!
叹气间  一股热气自口中升起
白茫茫地  叠加在河的上面
这个冬天  这条河
让我清晰地听见了体内的涛声


《抱病而归的冬天》

从菜市场回来的路上  我遇见了她
东施的袍子。我晃了晃手里的油瓶
暗示她今天人们不会在意秀色

她继续保持寻常习惯  只瞅了一眼
路旁枯树上残存的叶子  寒风中
一层哀怨轻轻地蒙住了她的双眼
腰部以上  疼痛加剧了旁观者的厌恶

我需要使多大的劲才能摇响油香?
好让它们唤醒一个人骨髓里的冬眠
事实上  它们并不存在
昨夜  西施冒着严寒  在镇东头的
市民剧场表演了一场俗艳的热舞
看不出有任何生病的迹象

经过包家桥  我看见有人举起相机
对准东施  不  应该是东施的袍子

2002.12.27-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