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岸 ⊙ 光阴密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尘 杂(部分)

◎芦苇岸




                  芦苇岸


    冬天不是这样的

词的笛身上的六个小圆孔
它们幽深地暗着  挨个排开;吹奏:
春天抬头了  远处  天地唇齿
惊雷终于没有响起来
细雨也没有往下落  但见
河水闪了一下  又闪了一下
岸上的荒草吹动  一根枯枝
被卷进了水里……水还是那样安静
四下灰蒙蒙的
几只燕子斜着飞过这边……

    祭

女人推开柴门,吱呀;河上的风
闪进屋来,一条小狗唆地窜了出去。
河滩上,女人摆开碗筷,将怀里的瓶子酒
摇了摇,用力咬开瓶盖儿……
火柴终于划着了,纸钱
被火咬着,红,黑,白……化开。
撩起衣襟抹过眼,怔怔望着流水的方向
她重重地跪了下去,带起一阵小风……
“哇,哇——”屋里的婴儿惊醒了
哭声在平原上洇开。河面起涟漪。

    音  响

她笑着,孩子笑着,而板凳是严肃的
OK机旧了,它的左边是
落地扇,长着老头儿的身板,一直没动
孩子说,去年他就知道什么是金属
唱歌的时候,他把话筒拆了
他很仔细,要看看声音怎样走路
她笑着,手里的饺子皮掉了一块
砧板上的馅儿泊着一只苍蝇
……满屋子都是回声……

    室内剧

妈妈在卫生间,门虚掩……
水声是欢快的,吊灯流着软糖般的汁液
窗外,黄昏已经逼近电线杆了
窗帘缓缓降下,上面有海、小鲸鱼
水手的模样有些模糊,只有帆
高高的,很夸张,好像提着大海
如果大海有辫子的话。好像是起风了
海抖了抖,浪头反卷,不好判断
是高兴还是愤怒?……三米外
孩子静悄悄的,帽子歪戴了。

    人工降雨

人们都往屋外走,有些嘈杂
人们都往高处走,鞋后跟带起草屑
男人的脖子上都架着自家孩子
女人们走得慢,手里织着毛衣
长长的线头,在风里飘
看不出这优雅来自人的心情
还是来自对天气施加的手术  
连续多日  他们骂天气预报员
现在不骂了,都在屋外走
他们好像越走越有劲头……

    看一本发黄的书走神

一个走远的人,将戈壁滩甩在身后
他的衣服“破得像群狼”,比他还沉默
……远处的胡杨树停止了咳嗽;
……一只蜥蜴拱翻了一粒石子;
这个人继续走着,他的脚印蜿蜒
偏北方,一个马鞍型山坡,他逐渐地小
一团阴影刚好掉下来,巨大的覆盖
巨大的凉。他摘下帽子,扇着风

    南古牌

喝酒的时候,岳父说:老牌子可靠
最简单的瓶装酒,2.5元的价格,山东产
38度。南方人,不大喜欢酒性躁
喝了一半,他突然笑了——
顿顿喝,你也不写首诗?那个李白
瞧,写出了“床前明月光”呢!
要是把喝的酒返成高粱,在这个平原上
会是什么样子呢?要是风一吹
要是高粱红,要是坐在飞机上
从山东那边慢慢飞过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饲料袋

家里没养猪,我们都是城镇户口
但有两条饲料袋,装着白棉花
袋子上写着:乳猪料;净重40千克
棉花是儿子生下来时备的,想做条
小被褥,却一直没做;妻子说:
多好的棉花啊,要是留给将来……
我每次在电脑前打字,孩子就在上面爬
嘴里喊着骑马马……多么安全!


    堵漏的方式之一

屋漏偏遭连夜雨。好几年了
家里的盆盆罐罐都成了雨夜的歌星
可我不解风情,恩将仇报了。
我先将泥师送上屋顶,然后送上
粘稠的水泥、滚烫的沥青,及仰望
左一点,右一点,厚一点,薄一点
活着真好,活着就是一门手艺
我很想一直不停地堵下去,可担心
如果生活之漏也被堵得死死的
那么,人们是不是还会流下泪水?

    麻雀的歌唱范围

卧室墙上开的空调排湿孔,空着
妻子怀上儿子时,一对麻雀住了进去
每天早晨,叽叽声悦耳,后来
重奏变成了合唱,毛茸茸的
为了制止它们把粪便拉到我们的床沿上
我用化学胶布封住了内墙一头
好家伙,这下它们乐开花了
常常吊着嗓子,把胶布弄得嘭嘭轻响
也常常,儿子突然从被窝儿里钻出来
出神地盯着雀巢的动静,又突然
爬过我们的身子,拧响床头的录音机
听:“春风送来鸟语花香……”

          2006年春节,于新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