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孝稽 ⊙ 在温州,登池上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桑美”时刻(十二首)

◎王孝稽



题记:五十年一遇的超强台风“桑美”在浙江苍南马站登陆,浙闽两省遭受直接袭击,造成大量房屋倒塌,人员伤亡……含着泪水记下这一时刻……


《十七时二十五分》

就这一时刻,多少亲人失去亲人
多少家园失去家园。
多少海水、多少狂风、多少暴雨
失去人间怜悯。南方之南这块土地
这块生命,这块注定年年被偷袭的
土地。生命。
这一时刻,拱手让给了“桑美”。

被统治、管辖、蹂躏,奔跑中的生命
逃脱不了的袭击,逃脱不了的绊倒
有些生命,选择抱住,一棵大树,一支粗胳膊
有些生命,选择带走,身边的物什,亲人,魂灵
有些生命选择一摊海水、一堆废墟。
历尽苦难的人么,注定在奔跑中输给了“桑美”
输给了“桑美”的速度和撕心裂肺

在这个本不该入睡的时刻,贫困的人们
开始在动荡的屋里做梦,有些魂灵
就此开始升空,多么安静,多么苍茫
恐惧、悲伤、绝望,在南方之南
拿走无脏六腑,开始默不作声,无限延续
每个角落,整个秋季,一些人的一生一世

这一时刻,被“桑美”定格在
公元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十七时二十五分
一些生命披上血衣,在狂风暴雨中寻找来世


《废墟上寻找课本的女孩》

几本残缺不全的课本,越来越重
在女孩满是泥土的双手里
死死地拽着。
左边倒塌的房屋还留着一半
她对身后那座突然间变为废墟的瓦房
熟悉不过了,之前还坐在楼道里
翻看着她上学期的课本
如今,不敢逗留,谁也不敢逗留
那堆废墟,曾压着的
是让她喘不过气来的课本
刚刚折起的书角,已经找不到了
刚刚做过的暑期习题字迹也已模糊不清了
她不知该如何向她的老师交待
她的眼前一片茫然,她手里拽着的
仅仅是一捧废墟
她的脚下压着的另一些课本
是否还会有她歪歪斜斜的签名
想着想着,他感到了一些欣慰


《面对倒塌的房子》

我们还会有一间房子,面朝大海
我们还会面向已经死去的祖辈
在倒塌的房子前,重新垒起
一座漂亮的砖瓦房,米字格的门窗

还会有温暖的房屋
还会有一堆杂物,敞开的门窗
和暴风雨卷来的石块
垒起的围墙。还会有淡定的神情

还会有厚厚的废墟
覆盖着的常年疼痛,面对一次次
不期而遇的灾害,还会有
老房屋的影子和感情,在内心里挤来挤去
还会有暗淡的时光
难以从某些人的身体内挤出


《回家的渔民》

“他爹回家了”,渔民的妻子紧紧抓着
他破损的衣服,喊着
是那回音让世界一下子停滞不前
让岁月一下子找到残忍的表情

与往常不同的是
他今天没有捕捞到海鲜
他是被另一个渔民包在渔网里扛回
与妻儿团聚。

昨夜,他,一个从来没有生过疾病的
粗壮男人,冒着这么大的风雨
背着他的爱人,他第一次撒谎了
把一生的赌注埋在了一条渔船

他到了彼岸,甚至更远的地方
与风雨赛跑,与渔船赛跑
那一夜,他扛着的是一片大海

渔民的妻子听到了那声巨响
天已经塌下来了,那么多的声音
一下子推开了渔村的木门
不会衰老的时间,该在这模糊不清的
面容前,停留几秒钟
让渔民的妻儿辨认出他们亲人的面容


《怀念“桑美”》

她已离开多日,头顶的太阳还是没有变心
把这个世界照得,让灾民
莫名的燥。
她风风雨雨地闯入,风风雨雨地离开
我亲爱祖国的南方,一块异乡的海边

一夜间,她是如此莫名的
蜷缩在很多人的体内,连着灾民的脉管
连着这个世界莫名的“憎恨”

南方某个角落木然的被动荡了一下
在场的人们默默地祈祷
黄褐色的海水,容纳不下
莫名的“桑美”

折腾了好一阵子,才化作天边淡淡的云朵
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很少谈论
流离失所,很少谈论呼风唤雨
从一个省到邻边一个省,怜悯和悲痛
再扩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星球
在灾难时刻,我们无法预见更多
心头的创伤只能以沉默来敷衍
然后尽可能地恢复平静


《一位失望而归的妇女》

带上一生的情,一生的爱
在海滩一堆人群里,挤向另一堆尸首
寻找他的爱人
在那里我遇见了一双窘迫的眼睛
下一个站口该是她爱人的归宿
在那里,谁都愿意为她找回
从她的手里滑落的疼痛

但她失望了,她已整整三天
呆在那里数着一具具尸首
却没有找到属于她的那一具
三天来,她一直隐隐的用手背
时不时地擦着青肿的眼眶
她的哭声在那片嘈杂的人群里
显得过小。


《公路上的死猫》

第七辆汽车轧了过去和第二辆
汽车轧了过去,没有什么实质的不同
公路上的肉酱越来越模糊
车轮上带走的血渍越走越远

几分钟前一条活蹦乱跳的生命,因一场大水
被同是避难的一辆小汽车的轮子拦下
小小的猫儿,刚离开母亲不久
生命中第一次遇到灾难
学会了逃生
它也许正为自己的能力,兴奋着
刚逃脱一场大水,谁也料不到
却闯入了一条公路,就此一条生命
静静地趴在公路上,听着
一辆又一辆车子从身上辗过的断裂声
泥浆、血液和滴漏的汽油
搅成一块毛茸茸的黑斑

毛茸茸的黑斑下,那颗隐匿的心
还在担心
生命比时间走得更快



《渔港速写》

岸边低矮的村庄,已化作一片废墟
高大的渔船,都已沉入海底
看上去周边的一切是那么的平静
打捞尸首的船艇,捞上这些
暂时没有了户口的尸首
遇难的渔民是想象不到今天
打捞作业的难度
他们只是一条条死去的鱼儿
却很难粘上渔网


《等待尸首的码头》

“曾经等待收获的码头,却成了
等待尸首的地方”
一位摄影家在博客上如是说
握别这种不幸,时光
已让我们渐渐老去

焦虑的码头,站着、蹲着、趴着
一群流离失所的亲人
这种气息, 一直在霉变
南方夏季的燥热,使他们腐烂得很快
一个码头,一个南方
在不断得升温,前面漂浮的一块块甲板
述说着一个个船废人亡的惨烈遭遇

一排排杂乱的人们,等待着他们的
亲人。他们心中的疼痛
就是一艘艘打捞尸首的船艇
碰到码头的沉闷的声响
最终,谁也不愿意相信
船艇上载的就是他们的亲人



《葬词》

很多人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
失去重量的尸首
前面,有人提着灰烬
驶入人生最黑暗的沉船
眼皮底下沉重的沙埕港,沙堆里的
每一粒沙子都是如此炽热
——有悲悯之心的人们
用这些沙子,为这些亡灵
找回一分钟的瞌睡吧


《速度》

一切要放慢
这个孩子有些痴呆,什么叫做速度
老师不是说过,速度等于路程除以时间
一家九口人,怎么会一下子
只剩下了自己孤身一人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婶婶、堂弟、堂姐
怎么忍心撇下自己
难道死亡的速度,不等于
死亡的路程除以死亡的时间
昨夜的速度,一个噩耗
它的记忆,是个会流血的龙头
房屋、树木、亲人
都在里面流血的龙头
这一切,必须慢下来



《老家的台风》

“桑美”经过我的老家
台风68米/秒的速度和方向,再次警告
我的妻女、父母、兄弟、姐妹和乡亲们
在台风期间,必将迎来一场灭顶之灾
他们心头的房屋、树木和亲人一样不分南北倒下
让我难以想象的是,68米/秒的速度
如何把家乡的汽车跟蚊子一样贴在墙上
让我担忧一整夜的是,老家的乡亲
如何逃过飞行的瓦砾、玻璃,倒塌的砖墙
依然站在那块故土,用孤独的叫声
呼唤着人间至真的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