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呓 ⊙ 辨认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蝴蝶》一组

◎梦呓



《仿佛》

当我从屋子里走出来,
山前的林木间漫溢着阳光,
黄色火焰羊绒毯般铺在小路上,
在远处,山峰耸起他青色的脊背,
仿佛一面巨大的镜子。
我久久的面对着这幅画,有东西正在涌上来。
我向四下望望,
仿佛突然间,只余下白茫茫的一片。
哦,太阳下交叉着七重阴影?
有33个宇宙正跳出眼球?
作饭时我向你提起这一切,你沉默着
切菜刀落在砧板上,依旧发出当当的响声。
这时节,如果是躺在沙发椅上听着音乐,
那么只需闭起眼睛,我们就能飘浮在空中。
那么这一切就会变得不那么重要。
可是我睁着眼睛,发现有我才有一切。
可是说话时的我去了哪里?
它小跑着溜向我,
翅膀上抓着一顶滑稽的花帽。
发生的事情必然发生?
可我无法分辨它将到达的时间和地点。
噢,如果起了风,请停止讨论,
如果可以,我得努力化成一只蝴蝶。

11.2.2006


《讴歌》

正午,我透过门窗
观察那蝴蝶:
它扇动轻薄双翼
在空中皱起水纹。

哦,生活和诗歌多么美。
当微风吹动
黄色光线照进岁月
我讴歌这迟疑的刹那。

11.18


《信念》

----在镜子中,我望见
自己衰老的面容。

哦,当你开口说话
天空聚集乌云,
闪电像锥子扎进心胸,
冰块也塞入喉咙!

我看到树木开裂,
小湖露出它惨白的肌肤,
一群兀鹫盘旋俯冲
啄走腐败的新肉。

哦,回忆那些幸福往事
今天于我已是痛苦。
我虽清楚痉挛和悔恨
但不会背负耻辱。

哦,我曾问过钟摆
如何保持平衡。
它说感情小于原则
摇动大于安宁。

11.22.2006

后注:对于此事,我之感情或许过重以至丧失分寸,后经考虑,这未尝不是诗歌的一种内在要求,故对有所过激的词语仍旧保留。

《等待着。。》

我僵硬的躺在床上,
等待着花儿归来。
大概已经12点,
却没有一个电话或短信。

四只柱子站立的房间,
窗帘抹去星光,
干硬的寒风托着我,
一动不动。

在阴影中,我赤着身体
仰望头顶,
烧焦的天花板,
渗出一滴暗红的血。

它黑暗的瞳孔中,
我望到令人恐惧的游泳:
它们滑腻、冷冰冰,
又坚决、稳定。

窗外传来沙沙的响声。
我侧耳倾听:
某个人穿过落叶,
有的地方变成一盏盏灯。

听!老鼠偷偷穿行,
一路碰倒了头发和衣服,
倾倒的墨水瓶
在小声的说着什么……

2006.11.25草稿,11.29日完成。


《星期一》

今天是周几?
哦,永远是星期一。

“在那远方的山谷中,
你看到有一只老鼠披着镜子在穿行吗?
(也许梳子落到上面会被弹开?)
它两只小眼睛透出一股机灵劲。。”
“哦,我要做方案
请不要打扰我”
“哦,你看,夜晚来临
星星落在你身上是多么美
有风摇动。。。。。”
“哦,我现在忙着呢”
“哦,我认为生活实在疲惫,
我有些怀念歌德或者是
崇高的但丁(就他吧?)
来,吃个橘子。。。”

“需要做些什么?
填好申请书
再附上一份履历表。
尽管人生漫长
但履历表最好简短。”

“填填写写,彷佛从未和自己交谈过,
永远和自己只有一臂之隔。”

“反正,还有什么好听的?
碎纸机嘈杂的声音。”

06.1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