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 ⊙ 回车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雨夜叙述(组诗)

◎亚瑟



雨夜叙述(组诗)

1、一棵树是一个幸福的意象

现在我们离得很远,
城市的门与门之间隔着
海洋、珊瑚、水莲、断桥,
以及大片大片幽蓝的光束……
而我裹着树皮,
在一个忧伤长及脚面的雨夜,
想象一个幸福的意象,
飞扬的长发正掠过燃烧的群山……

这不包括我用眼睛看到的,
比如偶尔长在你左边的那棵,
落在树上的黄昏与一个挣脱泥土的女鬼,
正制造着瞬间巧合的梦境。

谎言也是幸福的吗?
它类似承诺以季节风的形状,
飘过来又忽过去。
一根针尖的雨水轻易就沦陷了天空,
谁也无法医治。

2、一只静物花瓶

始终未能将它搬到画布上,
以及它身体里面开得鲜艳的花朵。
2003年就这样迷失在
若隐若现的光芒里。

阳光是从五楼的窗户射进来的,
一只紫蝴蝶飞来飞去,
将空气中唯美的言辞
忙碌传送……
她胸口上的小口袋,装得下
这个世界最稠密的呼吸。

现在是午夜时刻。习惯失眠的人
比一张棉质的画布更安静。
在它光影聚集的表面,它温暖的中心,
多少熟悉被保留在那里。
那只扬州产的油画笔,
一直无法呈现出事件安静的样子,
鼓噪的夏蝉也终于摆脱了声音。
剩下水,剩下雨水,
蔓延出纯粹而单调的意境。
一个湿羽的女人,
陷在泥水里,越来越深,越来
越深……

3、那一刻,我感到恍惚而温暖

你和遥远一起到来,
文字拥挤的现场和已经说过的话,
都已落入黑夜……
而欲望深层被囚禁的言辞,
纷纷起义,它们脱掉痛苦的囚衣,
在雨水中留下了投影。

分辨自己永远是最难的事,
为什么你一喊我的名字
我就藏不住自己?

谁该把谁关在门外?
或者关闭自己?
大路上走来那个妄想的我,
始终在雨水中无处停泊。

现在,我面对白墙猜想,
温暖的地衣正大面积疯长。
谁都没理由病着。
请你,别一直拉着那条并不存在的虚线,
别挡着阳光温柔地蔓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