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 ⊙ 回车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4:部分诗歌

◎亚瑟



白露

那是哪一年
在阿姆斯特丹常见的阴雨中
我用中文做了一首诗
《阿姆斯特丹的春天》
当时月光闪着白露的白
在干燥的屋檐下
我反复念它
声音反复穿越
连绵的雨丝
这声音极象我的少年
和老年
模糊的内容
醒来不见
只剩一个标题
转眼就成秋天
阿姆斯特丹在眼前摇啊摇
多少春天多少暮色
都已乘船离开




瞬间的音乐

这个白露的秋天啊

一片叶子从树上搬家
摇摇摆摆的花
守着枯萎
我还留在阿姆斯特丹
等我的旧情人

有多少地方
轻易就能到达?
哪片码头
因为鱼群改变姿势?
阿姆斯特丹
那样稀薄,隐秘,由来已久
象我的内心生活
从来都保持缄默

音乐
从寂静里渗出来
一点一点
占据这个冰冷秋天的下午
占据我,和这屋子里的阴影
及高光的部分
而我和门德尔松
瞬间就达成了默契:

对于码头,对于岸
移到哪里不是孤苦伶仃?


下午

这空旷的下午
只剩下一个影子
它伸出细长的千臂万臂
令人无处藏身
夏天的雨季即将结束
空气中发出热腾腾的霉味
呛人的湿木腥味
最初来自身下的座椅
后来桌子、床
床头的书页
一切被油漆、纸张
遮蔽的地方
都露出破绽
从我嘴边掉落的几粒芝麻
奇迹般地开花
我听见微小的生物
正哼着劳动的号子
而我与这个下午
在寂静中
迅速返潮

香樟树

当我想起香樟树,就会想起
一个女孩初嫁的样子
就会想起你,在水乡漫步
那时天空飘着小雨
瘦瘦的雨点在水面画圈圈
你举着镜头,围着我
画圈圈

岸边。乌蓬船。
一只挨一只
偶尔鹧鸪三两只停在船舷
你附在我的耳边说
真想为我一辈子
摇撸,打鱼……
那时天空中有燕子低飞
青石板的石头房白得发亮
而河岸两边的香樟树
正散发清香……
香樟树的清香,为一个
出嫁的女子而释放

多年后我们天水一方
当我想起香樟树
就会想起它的清香,想起出嫁女子
酒红的脸,就会想起你
和那句永无兑现的诺言




幸福的一种释义

与你面对面。四周
看不到风景,没有一棵树一朵花
装饰我们共有的下午
转身即是空洞。没有一件实物
记录这个时间

一个人死去
话题占据大部分
你说他一生有幸福的婚姻
而子女个个不幸
他喜欢收集楹联
喜欢你,和你的孩子
他的老伴整天哭,象小姑娘
一样,嘤嘤地哭
我们说到佛,说到缘分
及佛前那盏孤独的莲灯
说起来生我们会
变成什么人……
我们的嘴唇,轻轻碰及
某个敏感的话题

有些话险些脱口,接下来的
沉默,充满无可奈何
而我们的肩头无比清晰地
靠在一起
看夏天的夕阳很美
这让我感觉最长久的幸福
就应该是这样的
你偶尔侧过头对我微笑
那样子好看极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