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 ⊙ 回车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5:部分诗歌

◎亚瑟





无题

2005年的夏天
我经常坐在窗边
栀子花开
时钟准点
世界每天都发生变化
一些意义空洞的词语
从深夜的隧道里摸上来
就像每一个夜晚
天空都会黯然发黑
这并不像另一首诗里描述的那样
黑色的屋顶
两只萤虫躁动不安
甚至没有乌云和鸟
突然飞起
午夜尚早
我接了一个远方的电话
月亮没有出现
体内也没有潮汐



■早安

早安
下雨了
像另一种忧伤
淹没旧事物
我的年轻时光
漂在水上


■百合

根长在水里
纯色的玻璃适合目光穿透
一个人面色红润
呼吸均匀
仿佛睡在杯中



■虚无



一个人的七月
顶在烈日下
草色青青
带给小动物清凉
我坐在南坡的石头上
看眼前的世界充满无辜
和冷漠的山水

随便的
一阵风
将我送入虚无
烟花老去
故人西辞
我听见有人
站在琴弓上跳舞




■大提琴

我光着的脚趾
动了动
在此之前
所有轻快的词语
先我背叛

木质的声音嵌入墙壁
水一样的悲伤
淹没我

这个夏天
我总能听见
有人拉埃尔加的
协奏曲
哀恸的声音直白到莽撞
天空中的雨
变成雪花
飘下来


■一张照片

站在暖融融的光影下
有人喊
燕子,燕子
她一抬头
阳光偷偷滑进
闪光波纹绸的小伞
摇曳不定的亮斑
映在
白皙的脸上

她笑盈盈

某年某月
她身后的湖
风吹水动



■两只雏鸟

穿灰色礼服的小东西
它们那么小
婴儿的眼睛
三角形的嘴巴
饥饿的暴力
撞击时钟
有一天
它们会依赖人类的粮食
丰满羽翼
但我还不能表达
对翅膀的仰望
甚至
连想象也不能

所有的诞生大致如此

我以巨大的身份
与它们独处
像我的哺乳期
在温暖的季节里忙碌



■一些植物叫做花草

不鲜艳的美人
被遗弃在丑的泥土里
还有脏
现在
丑是美的一半了



■恶冰雹

恶冰雹,敲打窗玻璃
敲打越来越昏暗的
黄昏,阳城北路
一半埋入记忆,一半
被雨水浮起
我忘了,自己
漂浮在哪里

五月,天上下石头
灾年的迹象越来越重
没有好消息愿意翻山越岭
旅游车队经年不断
报纸上被冰雹砸烂的广告牌
歪歪斜斜地悬在空中
许多人沉默
慢悠悠的归途者
堵在一场事件中间

被围困是迟早的事
慢不下来的时间
越来越显示凶悍
这最后的行凶者总是在东边作案
又躲到了西边
有人长久地躺在病床上
已经判若两人
更多的受害者
也学会了不反抗

天下太平
我无力解释悲观
对面的窗台至今无人关窗
开花的植物苦苦挣扎
花瓣支离破碎地散作一地
谁来拯救鲜艳
软弱不是理由,也不是
期待的结果

冰雹带来狂风暴雨
人们躲在家里暗自庆幸
我顾不上花朵的无辜
像傻子一样坚持窃喜
可以相信的东西越来越少
随意吐出的谎言
黑蘑菇一样疯长

我听见不现实的呼救
有人守在北方平原的窗口上
抬头望着天空
镜片下反射弱光
光滑的水
倒影市街的喧哗
那些内心里按不下去
浮不上来的
不真实的雨后、黄昏
再无人提及



空信封

有一封信,每月按时到达
牛皮纸信封,碳素笔迹
来自陌生的城市
上面书写我的
地址姓名

有人写下信封上的字
和内容空白的信
对于神秘的事故,以及
菩萨的天算
无人可置一词

这是唯一的证据
一个信封上通常盖有两个邮戳
红色或黑色,J城或Y城
冬天飘着大雪
春季阴雨绵绵……
一些人和事努力活着

而我不善于遗忘
对于下一个雨天到来之前
无人和我谈起山腰的茶馆
满坡的山茶花以及
黑白分明的棋子
我都耿耿于怀

因此软弱
拖着疲惫的双脚
穿过喧闹的市街
爱与悲
找不到可以容纳的窗口

我取回所有的信
从此私藏这段浪漫主义的感情
我用手指反复抚摸
信封上的名字
把它们装进一个
带锁的
木质抽屉

我流着泪说,亲爱的
必须顺从一次彻底的拒绝
我全部的爱情
都在于此


■让我们荡起双桨

阳光照例洒在水面上
小船轻轻推开波浪
许多事情都已经发生过了

北方下过大风雪
朔方路上一排丁香花树
经历过最大的风沙
年纪轻轻的孩子
已学会用几种语言朗读童话

谁也没能维持原样
眼前的河水一边流动
一边遗失光阴
我坐在她的对面
看见她脸上纤细的皱纹
艰难在爬
许多年里
我们各自生活在这里那里
经历不同的风雨交加

班上最矮的小个子已经发福
我叫错了他的名字
我叫错了几个人的名字
最调皮的男生也已经长大
学会了沉稳
而有些人
只剩下名字了

让我们荡起双桨
水中倒映着绿树白帆
……
我的声音远得听不见
迎面吹来凉爽的风


■惊蛰

惊蛰的雨开始旅行
小动物们渐渐苏醒

在此之前
整个世界被人忽视

许多事已无法挽回,有人打手机
发短信,坐火车旅行

我仍习惯熬夜、阅读和写信
听些舒缓的音乐

偶尔怀念春光和年代久远的情事
看窗外细雨纷纷


■恨

樟叶儿轻轻摇晃一下
我几乎站立不住
有些滋味,哪怕小到风


■一个人悲伤地过日子

在春天,在你不能允诺的舌尖
我坠落,最轻的羽毛
将我托起,直到
所有的欲望被我吐出
身体里
空得什么也没有

这个荒谬的世界
让我沉入忧伤
一直下沉
直到有一天凌晨
我突然醒来

我以为我已经空了
可是我错了
被我从体内推开的
散入空气中的
遥远往事
沿着眼前支离破碎的阳光
一点点恢复成形

我泪流满面
我们毫无前途的爱情
在时间的推移中
如门前的一棵树
在春天
万念俱灰地生长



■称得上完美的事

不是在梦里
就在忘却中
或者死亡
它们来不及有色彩
就消失了

素不相识的人
各有传统
富有渊源和禀赋
有的恪守信条
有的不能坚持幸福

无法确定的事情太多
我突然厌倦了人

我想起李秋君与张大千
张爱玲与胡兰成
诸如此类
这里的女人一生
也没有碰到过金子
……

外面春光美
一定吹着小风
我的屋子
因为玻璃挡着
风始终吹不进来


■姐姐

当啤酒花开的时候
你在咸阳的酒肆
寻欢作饮
敦煌的马车绝尘而去
九腔十八调的歌声
破空而来

花朵的姐姐
弹一曲悲怆的琵琶

天转阴,乌云靠近


■ 可是,风一直在吹

新年,下过两场大雪
死亡照旧发生
有些灾难无法覆盖
持续不断的坏消息终于刺破
关于暖冬的谣言

梧桐树上没有什么可以再落下来
可是,风一直在吹

谁也不能保持赏雪的心情
还有度假。
向南走,有恐惧的蓝
澳门的亲戚赶着回家
我在西南的小城里洁身自好
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
偶尔说些荒唐的梦话
偶尔回到旧时光


■ 古尔邦节

从日子中看见日子
看不见的阴影部分
越来越少
越来越透明的光阴
光线越来越强
积雪化了十次
丁香开了十回
经历的事情对对错错
那一年
风华正茂,儿女情长
我专心种植花草,勤于修剪
用破几个鲜艳的围裙
更换多次茶杯瓷碗
消耗掉多板邦迪牌创口帖
最后一切在平淡中
平淡下去
一个虚度光阴的
外族女人
不戴面纱
揉不出白面的馒头
偶尔哼些熟悉的老歌
接一个远方的电话,说:
今天是古尔邦节
放假一天


■冬日阳光的下午

温暖的下午时光
拖着毛茸茸的大尾巴
和一些陈年往事
经过我的阳台
披着时间之衣的鬼
躲在镜子深处
我刚一转身
它就消失了

完全不能天随人愿
空白处那么满的东西
溢得到处都是
我藏在日子深处
用固执和坚持来搪塞

翻出一本陈旧的电话簿
程柳朱黄的名字
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
他们再无露面

我冲着门说:请进
会是谁呢?


■ 冬至

冬至未到
大街上就多了许多冤魂
它们呲牙咧嘴
一副无处申诉的样子

总有人保持沉默,
总有衣袋里藏刀子的人
今天轮到谁短命

我经过觉园的门口
念弥陀的声音
低回而升
一直弥漫
无数棕色影子
一瘸一拐
正沿着噩梦返回


■ 突然想起一只草履虫

关掉灯,拉紧窗帘
一切在我之外
窗外,是一只鸟及其追猎者
咳嗽。高烧
我努力咳出那片生病的肺叶
连同阴晦的生活

我始终不能更健康
不能让高烧的身体随时带着欲望飞
我的听觉显出病态
我突然想起一只草履虫
贴近地面,在沿阶的石缝,在草丛
在湿地,以一种特殊的身份
成为我的同类

我将什么藏在了内心深处?
我不说。草履虫也将守口如瓶


■ 据说

冬月寒冷,
她走下空荡荡的台阶。
哪一个方向才是方向?
天空中一只鸟儿无处归巢。

一些事情纠缠成结
火车过站不停
三月或不确定的三月
山谷里
桃花将开
阳光掉进湖水
错落的言辞
随着水烟飘起


■ 木棉花

木棉花长在又高又直的树顶
象一个人的眼睛
使我心跳加快。
那一年我途经深圳
却看见它的白
那么冷静
那么柔软。
我希望我的爱人
象木棉花一样
火热的激情之后
还能取出一颗棉花的内心。
当日子归于平淡
我们可以
无比平静地坐在树下喝茶
看一阵微风吹过


■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在黑夜的黑被阳光擦亮以后
每一个清晨都空虚着身子
无法填满的容器
始终找不到填充之物
日子平乏
疲劳而节奏缓慢
它迟疑的脚步
代表着矜持、恐惧和
无边无际的飘移
如巨大的云
盖过我的头顶
1999或2004
我曾试图逃离
多年来
它已经追随我从南方到了北方
又从北方到了南方



■火车到很远的地方去

亲爱的,我不在冬天
冬天掩埋
唯一的金子
我在梦里
等你。看见你来
竖着宽大的衣领
对我张开双臂,眼睛含泪
你说:亲爱的,你来了

你就是你的样子
在我的梦里
火车到很远的地方去
沿途经过街道、树、村庄
与灰色教堂的尖顶
象刻意安插的背景

相逢是上天安排的
比如天空为一场雨
准备了阴郁
所以别说出忌讳,或者
恐惧……
亲爱的,火车一直朝前开
我不愿醒

■ 我去宋朝

我想去宋朝
去薄暮轻阴的船渡石桥
去穿软的纱,配硬的剑
去抚一把瑶琴
去之乎者也地
博取功名

我想去宋朝
去做梦
去相信爱情
去爱上一个人
雨疏风骤时
为他写一大堆
绿肥红瘦的诗

我想去宋朝
去等
我传奇中的
那个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