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 ⊙ 回车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6:部分诗歌

◎亚瑟



■ 月影


用繁复的手法为你泡茶,用耗尽光阴的
孤注一掷为你泡茶。去年夏天
月影在杯中凌乱,亲爱的
你的香是一屡茶烟的香。

那个带天井的庭院,永远宁静了
我已无法将自己和我的生活
联系在一起。你一直跑过月亮的窗口
伸一次头,喊我一声


2006年6月12日

■ 姿态


你说,六月里栀子最美。因为
它开得纵情,而不露声色
山里风很大,茶槐树的果实落了一地
我们躲在树下,像栀子那样开花,憔悴,让头发被风

吹扬起来。你抽烟,被你坐过的那块石头
现在仍是一块石头。在泉边,蝴蝶振翅
漏掉许多欢乐的花粉,若干年后
你抽烟的姿态,仿佛花粉,或者骨灰。


2006年6月13日

■ 玉器

有人从很远的地方来,五点或六点
黄昏的夹竹桃被风吹得迷乱
祝你生日快乐。他略显疲惫和忧伤
将一块雕花的玉戴在我手上

他说:只有天上降下的雨花,才配你
那块玉,比白还要白,像他的爱情
而我惧怕一切白的事物,如同一部悲剧正在上演
它的冰凉,和誓言,我无法用语言描述

2006年6月14日

■ 普洱

我不知道这阵风最终会刮向哪里
半山腰的雨轩茶馆,喝茶的人越来越少
我十指轻轻地交融:“想喝什么?”
你用眼睛说,普洱。而我,只是一只怕冷的杯子

我说,那风是顺风。别管茶水,会不会溢到棋盘上
这与普洱无关,就像你来看我,与棋无关
我们举杯,百年的樟叶已经香烂如泥
整个夏天的风暴正漫过我们的牙齿

2006年6月15日

■ 敌意

活着其实单纯,固执地怀念一个人
算不算堕入地狱?从每一顿早餐开始
我在心碎的路上无法停止,直到双脚触到
冰凉的诗意。这个夏天,我的悲喜过于泾渭分明

你说,人的一生一半是永远的秘密。我活在
另一半,包括我的身体,和身体里发芽的敌意
我始终不能忘记,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栀子花开一次,我就绝望一次

2006年6月16日

■ 富饶

黄昏停在树梢,我看见天空静止
一整块玻璃将街道隔在外面。
整个世界,其实是两个世界
像现在这样,我们坐在里边,陌生人在外边

有时天空也会空洞,你根本看不见
一片叶子。但富饶的事件,正隐于其中。
有些幸福,你看不见。所以,仅仅献身于灵智
是不够的,仅仅沉湎想象,或默对训条,也是不够的

2006年6月17日

■ 原谅

每一个故事从开始就等待结束
那晚光线很暗,远处看不见峰峦
湖水在脚下拍打沙岸,我趴在宽阔的背上走了很远
你可以想象天空的颜色,可以是脚踝,也可以是青鸟

你说,青鸟的飞行曲线是一道谶语……
神秘的事故正发生于此。多年以后,我原谅
菩萨的误算。靠近滇西的小县城
湖水深邃,天空高远,一些爱在其中

2006年6月18日

■ 玉米

从小镇上回来,你将一颗单眼的天珠戴在
我的颈项间。你让我相信
那是一切的眼睛,那是天神和菩萨在庇佑
而当时,我坐于院内,正急于将一本书翻到结尾

结果和圆满是一回事,对此我深信不疑
那个夜晚,我们没有点灯。远处的山坡
彩色的经幡迎风飘舞。而桌上,半截玉米正散发
食物的香气,漫过我们柔软的躯体……

2006年6月19日

■ 晨曦

山坡安静,比山坡安静的是下面的村庄
一屡炊烟轻易穿破了冷。香格里拉
在光芒到来之前,已经过很长的黑暗
山顶上那束蓝光,根本不属于人世

光明就这样发生。你站在我身边
你说你看见了晨曦最性感的部分
我的手掌越来越暖和,对山的缺口正在交接时光
头顶上的天空,正露出时间的本性

2006年6月20日

■寂静

冬天之前,准备好棉花、粮食和刀子
有人坐在树下老去。深秋的一枚浆果被留下过冬
仿佛一些记忆被留下来,温暖自己。当黑夜
降临旷日持久的生活,我在自己的屋檐下

继续沉默和分担。靠着简单的信仰
我已活到中年。“一千个人在伐着罪恶的枝桠
只有一个人在猛砍罪恶之根“。我因此
生活在寂静里面,不敢脆弱,也不敢悲伤。



■微笑

洱海不是海,离我越来越远的码头
其实也不是岸。我站上轮船的甲板
以为眼前的流水,会流回来
那是05年,春天刚过,夏天还没有到来

你从背后环抱我,光阴随便在我们身边滞留
我的左边是风,右边也是风
在蓝色的天空下,你灿烂的微笑如天边的彩虹
白色的水鸟低低飞翔,遥远的山坡花正盛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