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正 ⊙ 严正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长诗《U:2011——2013》(节选)

◎严正



                IV. 谈话录 
 
            缉一:中断的记忆
 
我过着平静的日子,在一座南方小城,每天的事物像
地球上的表象。在郊区,我们沿铁轨的方向远行,在
无名的河边捉虾,那些短命的动物为我的生活铺垫着
美丽的背景,我像一个胜利者。我是一个媒体工作者
在早上五点钟,我被一份新鲜出炉的报纸阅读着,我
            听得见那些文字在迷雾的岛屿,还有人
            们渐渐驶入的船只,我的视线开发着那
            片虚空,我闭上眼睛,我是那天空的一
            部分,我没有看见天使,地上只有廉价
            的商场,在一处港湾,只有为生计忙碌
                        的着人们。在中午的餐桌
                        上有政治家的聚会,我在
                        他们的眼里看见工厂里的
                        炸弹,大街上游行的队伍
 
 
我过着平静的日子,我却始终没有选择在诺曼底登录
羞红的脸,是因为我好久没有去教堂礼拜,我的头脑
简单,仍然保持着过去的想法,我看见在太阳下挥汗
的建筑工人和游行的清洁工,我不喜欢这儿,但是回
不到原来的地方,我焦急着,我也坐上公交车,在陌
            生的人们之间漫游着,在游乐场,在公
            园大笑的女人,我是一个读者,但我更
            像一个观众。我开始讨厌起女人的子宫
            家是我出发的地方,但是妈妈并没有告
            诉我沿途风景的切线上并没有我需要的
                        黎明的公社。我看见太阳
                        落山之后的城市,混入叶
                        丛里的人,广场上寒冷刺
                        骨的雕像像伟大的洞察者
 
 
我过着平静的日子,从结尾到另一个结尾,我信奉着
上帝,然而我在印有伟人头像的纸张上并没有找到这
些文字,那些在印刷之中的数字和文字,日期和套子
一场战争刚刚结束,预示着另外的一场战争才刚刚开
始,现实要说明的是,我不喜欢战争,就像我爱躲在
            房间仿佛要和一场雨进行较量。我已经
            准备好了,在醒来的每一天凝视这个世
            界的肚脐眼,这种狂热使我增加不少快
            意,我迈着政治的猫步,写着关于政治
            的诗歌,我坐在政治的椅子上,我像一
                        滴太阳的眼泪。我听到盛
                        夏的声音,在七月十四日
                        有人穿过河流,有人睁大
                        眼睛,在一座死亡的医院

            缉二:什么也没有,但存在过 
 
第二天,人很安静。一遍一遍
猜想终日生活在忧郁里,像火车坐在轨道上
是不是装着中年的七点钟
是不是装着你身体的说明书,说明了
七点钟的肉体
呆在一分钟里,赶出它的烈性和兴奋
如果现在发现一些头疼的问题:
桌子上梨子集体主义的伤感
电视机里我守卫着流动的音调
我自言自语,今天我做了一些什么事?
挤公交,啤酒和玻璃门,张江地铁站,从
门缝朝里眺望,发呆和
打喷嚏,我的热度不是出于我的本意,不懂得
阴郁的汉字和非理性
我指着他们喔哦咿呀,我肉体的堕落
说酒话,给它[肉体]催眠
让它生长在零度以下的睡眠(肉体睡着了
它就会丢下我)。
毋庸置疑,我,我的自我松弛,空荡荡的瓮
我写诗,呕吐,写镜子里的纷乱
写杜冷丁,履历表,世界边缘的悲情剧场
告诉我你满足吗?
这瓮里的迟钝和小慌
触摸它:毛茸茸中还会甩出那句话
“你发芽了吗?你今天开花吗?”
我说:湿漉漉的食油和手
我说十足的现实是那只过油的手。
忘记自己还活着
我会去哪里?一种预感在窥探
失去肉身、黏液和空气带来的恐惧
制造忧伤的个人精神病史
像房间里装满棱镜,这让我的想法变得浑浊
(我在一点一点地解体)
傍晚还会带来无底的空洞,一个清晰的
形体——安息:出了问题?
 
第二天,人很安静。现在谈谈心吧
氛围在38℃,7级
它指向弧形的脸庞,指向
“夜里下雨,心情过于物质,物质
过于心情”。曰:一对新鲜的矛盾
新鲜应该从雨开始,从淋湿出发
到我是温热的软体,今天
我生病,夜晚绷直的神经,雨越下越大
我用几何学描述另一个我:你的
剧情角色变暖了,我现在
挂号寄出你的胃。
今天星期一:像往常一样
镜子被烧了一个洞
“我在镜子里的一棵桃树下等你”
你开始渐渐息肉,“欢迎越界,你的悲伤
由此开始进入雨季”
我——溺水者——伞——口子
桃树下结满红桃
房间开始下沉,声音和鞋
还摆放在雨口,他的存在是一面黑,是
一个人是另外一个人的复身
给你一个兴奋点:
生活总有掉链的时候
他宁愿雨声围以篱笆(此起彼伏)
他还热衷于雨中我是瓦蓝的,能看见
滴在墙上的水和蚯蚓的涎迹。
雨在碘上(碘的痛苦)
雨在我的一句话上(无可救药的忧郁)
雨在我的几何学抒情方式里
长出红色的蕨类植物(它侵蚀着你的睡眠?)
时间开始膨胀,一点点醉意
这样的夜晚:你安静的90度角。
这样的夜晚:对话,不会被允许!

-----------------------------------------

        VI. 水银,水银    
                 
              日食
声音结束了,语言也会随时熄灭。
 
 
在田野的边缘有
回归线上的灼热、花圈制造商、墓地管理者和
墓碑上的讣告等待着我的名字。
 
 
               月食
哲学的雾团正凝聚成一个辞:
有一回有一回——
 
 
黑夜包围了你的窗子
一只蟋蟀涨破了你的耳鼓
像在无尽的正午:蜷缩的农民和呼吸的谷粒
 
 
X:胃如是说:蛙声代表黑夜。
Y:上帝补过的黑是留给失眠者世界的安静。
XY:燃烧的唱片,像电波流过带有黄斑的大海
   我带有体温的曲线像脸,像弥撒。

 
 
              日食
我们在陆地上想象太平洋上的帆沉了
它留下的遗迹由锯齿形的云组成
 
 
小时候这让我感觉很悲伤
我的眼睛会不停地盯着
白铁盘里扭动四肢的小锡兵。
 
 
             月食  
一句话是绿色的,像早晨醒来的皮肤。
 
 
在黄昏时分:
我走着一条毫无踪迹的路
如果我抬起视线:远方是用河流和麦田装点的坟墓。
 
 
X:地平线在鲸吞一个又一个大海。
Y:我在路上采集那些孵化悲伤的罂粟花,我是最早抵达的人。
XY:远处休眠的火山供奉着工厂的烟囱,夹在中间的是肺结核时代
   动脉中的几滴血,像一个个有着生命的湖。
 
 
               日食
缝在满是皱纹的大地上
我只爱我的幸福和太阳
它照着休息的人们
像照着陆地上深耕的幼芽
已经很久了,尽管他们今天已不在人世。
 
 
              月食
我迷恋一句话,但它再也不会恢复原状。
我写过:我曾经幸福
像很多年才发一次光的星星
大部分时间,它是静静的。
 
 
X:我醒来,在阳光里眨眼,这是一天的开始。
Y:从小熟悉的地带,两条河流,一小块狭长的大陆。
XY:我躺在梨树底下,我不知道在漫长的旅行中,我们去了哪里
   我剩下的爱情。

 
 
               日食
一个幻想平衡着另一个幻想
像大海上的孤独。
 
 
我躺着
像男人痉挛的性欲
在地球的大腿之间,像海平线吞食着一整片海景。
 
 
               月食
在一首诗的尽头,总能看到黄昏
你的肩膀落下六点钟的太阳
像一个国家的旗帜
而我的指甲还释放着你手的热量
像你开始时那样。
 
 
X:在阳光之下,我们谈论着爱情和流亡。
Y:我们的眼睛不断地调和着信仰的颜色。
XY:它们在我们的体内,像渐渐成熟的种子,像我们还将继续活下去。
   
 
               日食
生活的边缘是一场雨接着另外的一场雨
雨的边缘时我们确确实实地存在
 
 
我的阳台摆放着庄稼
有吐红珠、吊兰、菫菫花
我感谢纯情的土地:让我在有限的世界里贻误着光阴。
 
 
               月食
傍晚的鸟飞过重重港口
在中年风的上游
我等待宣判
诗人穿通黑夜的眼睛
将你创伤的截面照亮
 
 
X:世纪接着世纪。
Y:在我们的国家,太阳西沉
XY:此时汇合的人们像一排太平洋的牙齿,在更长久的时辰里研究死亡。   
 
 
              日食
没有任何记忆:
一个凶年
一个太阳
一分钟默哀
我们像孤独的火苗,双脚紧紧跺着大地。
 
 
             月食
夜际。
 
 
在安静的地心
我们白天的语言像隆冬的火苗在难以描述的夜晚圆寂。
 
 
X:你不再做梦,你正等着被梦梦见。
Y:你站在这个世界的尽头给我写信:
XY:你写在那里的夏季很短暂,有太阳底下蠕动的人们,还有握在掌心的麦粒。
 
 
              日食
小耶稣
在云端
万物在向上生长
 
 
我逗留在呼吸的海滨
像太阳照在慢慢苏醒的大地。
 
 
              月食
一到晚上就下雨。很高,很黑,树。
我读了一遍又一遍:
 
 
我在文本里接待的那个人死了
他留下的风景是
一丛凋零的灌木,一个脚注;我的嗓音和我。
 
 
X:在今天与明天之间,组成一个表面。
Y:请不要犁开它,割破它的热。
XY:我要在这个表面(绝对不是镜面)生出胚芽,生长怀念的铁锈
   和一只隐形的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