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正 ⊙ 严正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折腾与车削》

◎严正



夏天剩下的东西,我知道。
和我说一说:铁轨
建筑物的风格、热度、空气的
屑粒以及维特根斯坦的时间
灯丝游走的时间,穿着
去年的衣服的时间。
发生的(有时)
三天,三夜。我的脑子满世界跑
在噪杂中记忆的朽牙
履历的简史和肿瘤的句子
一生的诗。我希望将手指插进
被火车碾碎的玻璃
仿佛溃疡仿佛监禁——
仿佛,我是谁?
太阳六点钟升起,安静回归于
今天的头盔(一个个
半圆的肚子),那清晨
你活着吗?
你活着,我碰到你
说一些诗人是无用之物的话
无疑是那鞍状肥胖的伞菌
那精液的细滴和叛逆的血
历史的一桶灰。
预言总能按时抵达
密尔顿,但丁
一个人一束火花,同我们一样的球
劈开(面孔抛锚了)——
镜子里的骨灰脸,我看见
我说:你好,我认识你
在课本上,在木桩上
手和创伤
窗户和叶子
废报纸里愚钝的眼睛
和一个打盹的脑袋
你是报纸的反对派,你是你
圆镜内的纷乱
你蹲着,被自己的影子支撑着。
如果被吃掉的话题膨胀了
如果戴上帽子滑到中年
“用剃须刀去刮他的脸,
犁开他的热度。”
拿着尖尖的遮阳伞,他和他们。
半路上
榆树旁,大地表面上的人
刚刚被轧扁的蟾蜍
飞鸟和午后的墓园
圆圈和圆圈
单细胞和单细胞
唾液,和收音机里昏睡的姓名。
呃,今天星期一,今天热吗
墙上的乳房还是挂不住了
我指着它们喔哦咿呀
我---肉体堕落
说酒话,给它[肉体]催眠
(肉体睡着了
它就丢掉了我。)
我,我的自我的解体
我呕吐,写镜子里的混乱
写杜冷丁,履历表
幻想这个世界边缘的悲情剧场
告诉我,你满意了没有
我说阳光下鳄鱼流下眼泪
我说湿漉漉的食油
和一只过于现实的手。
醒:光线,撕破脸皮
最大的欲望腌制在最小的胃里
那些感伤的言辞
在钥匙的另一边重复的忧虑
它---我,再凌乱一些:
降水概率23%,红色代表枯水期
你的小腹爬过干渴的蛇
夜晚蜘蛛似的向我靠近。
水洼,字母和棍棒
蝙蝠——我——灵感
陌生?生活中小小的事故
闭上眼睛,有些黑
棱角。尖。
我是沼泽地里红色的掮客
我是…
感情再丰富些
昨天的口子开在今天的脸上
你希望看到什么呢
晚上九点钟
白球瞄准黑球
你瞥见卡在喉咙里的鱼刺
在卵形的范围里,你乱了没有?
被黑乎乎的烦躁缠着
是痂,是性骚扰
那渐渐耗尽了的软与耐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