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7.5诗歌

◎君儿



2017.5诗歌81首

 
《我挺服小冰的》
 
 
机器人小冰出了一本诗集
诗歌网站请我发表点意见
据说,这位“少女诗人”
用了100个小时
学习了自1920年代以来
近100年间519位中国诗人的
数万首作品
才学习到了语言的使用和
意象的捕捉能力
my GOD
读了100年间519位诗人
数万首成色不一的作品
而没有疯
这才是一部机器让我
佩服的能力
 
 
 
《不值》
 
 
 
今天
一则美国家庭普遍
拿不出400美金应急钱的消息
就打击了我
我奔波在采访路上
顶着太阳走
突然觉得自己活得
有点浪费
有点不值
 
 
 
《撕钱》
 
 
老大夫要一桶纯净水
付钱时
从抽屉取出一沓钱
抽出三张五元
三张一元
放在办公桌上
办公桌中间部分是像操场
塑胶一样的地方
钱粘上后怎么也抓不起来
老大夫费力拿钱在手
一下把底下的五元撕了个口
随后又甘脆撕碎
扛桶装水的师傅直可惜
老大夫刚才刚教病人
不能生气
 
 
 
《我的兄长们》
 
 
我的长安兄长
第一时间
把一个好消息用微信发给我
 
我的本城兄长
把同一个好消息
在半分钟内也微信发来给我
 
我的纽约兄长
几乎是同时把这条微信
跨越整个太平洋发给了我
 
 
 
《带拉锁的裤子》
 
 
 
有时
我竟像男的
忘了把拉锁
拉上来
于是门户洞开
遭人嘲笑
所以我买裤子
尽量选择不带拉锁的
最好装个松紧带就行
这样至少在表面上
看着还像个
淑女
 
 
 
 
《我为什么不爱看电视》
 
 
我偶尔
也会生气
“妈妈你总看垃圾剧”
妈妈也很生气
“看什么呢
看中央台
得不得
得不得
光说进步话
一点用也没有
看来妈妈和我一样
是政治观念淡薄得
没救了
 
 
《观一部时间纪录片》
 
 
紫色的
绿色的
蓝色的
黑色的
白色的
太阳洗过的星星
曾经也是我们的
家园
 
 
《太阳计时》
 
 
妈妈仍保留着
先民的古老习惯
日出而起
日入不久便睡
不管失眠怎么折磨
她到“点”即起
这个“点”就是
太阳初升,照耀
大地的时刻
所以从来不用
给妈妈卡一块表
她有自己的计时器
 
 
 
《写诗写得满头大汗》
 
 
上跑步机跑步
突然想起一首诗
赶紧下来写在本子上
重新上跑步机
不想又一首诗灵感来袭
赶紧又下来写
两首诗写完
我满头大汗
就像是写诗写的
 
 
 
 
《不死花》
 
 
我养的花
都随了我的性气
忍饥耐渴
多少年了
每次都是在我终于
想起它们时
才能喝到几口水
都是在我觉得于心有愧时
才勉强吃上几滴营养
它们坚持到现在
还能站在花盆里
还能翠色不减
甚至偶尔开花给我看
真不容易
 
 
 
《妈妈的生死观》
 
 
“人都乐意活着
都不乐意死
一死还害怕
一天一天总是这样
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你爸爸60就死了
小冷子(家乡一老年妇女)
都80了
比你爸爸多活了20年
人活百岁为老
你爸爸就是累死的”
 
 
 
《钱包里的400元》
 
 
钱包里有400元
不知去向
早上醒来
我的第一个意识
不是回味或美
或不美的梦
而是突然惊觉
钱包里的400元
去哪旅行了呢
 
 
 
《令箭荷花》
 
 
 
孩子的姑姑
打来电话
告诉我开了
13朵令箭荷花
从河北平泉
得来这种植物
养了10多年
才知它有
这么好听的名字
开这么美的花
 
 
 
《王者》
 
 
最后的毁灭
不是爆炸
竟然是膨胀
 
 
 
《惊鸿》
 
 
下午的轻轨中
一个乘客
脸是男人的
帽子是男人的
衣服是男人的
裤子是男人的
唯一一双小脚小鞋
(带着一点细跟)
是女人的
初见之下
吓我一跳
 
 
 
 
《虚与委蛇》
 
 
电视上又在演古装戏
一个小姐在与另一个小姐说话
“虚与委蛇(YI)”
她背成了“虚与委蛇(SHE)”
这让只是偶尔经过的我
又停下来看了一眼她的容貌
 
 
 
《生活观》
 
 
一想到宇宙这么大
而我们这么渺小
我就有些心灰意懒
 
可一想到我们这么渺小
尚能自己支配自己的活法
而且有不受限制的思想
就又有信心了
 
 
 
《成就感》
 
 
儿子说每次和我聊完天
他都很有成就感
因为我太傻
 
 
 
《无赖》
 
 
 
母亲也不爱做饭
不爱刷碗
但为了我她也没办法
只能做饭只能刷碗
当母亲命令我干活
我就无赖地对母亲说
你让我天天做饭刷碗
谁给家里挣钱
 
 
 
《母亲》
 
 
20岁,长女死
44岁,大儿死
47岁,二女死
57岁,丈夫死
现在,只剩我和小弟
这么多年,我只知道自己
失去了大弟和姐姐
却从不考虑作为母亲和妻子
你都经历了什么样的
丧失
 
 
 
《反动经验》
 
 
母亲大人
看完家庭伦理节目
大发感慨
一会前妻
一会后妻的
真是吃饱了撑的
过去推碾子拉磨
才有饭吃
锥鞋底纳鞋帮
千针万线
才有鞋穿
 
 
 
《母亲节》
 
 
一生给妈妈写了这么多诗
可惜她一首也听不到
一个是她不识字不关心诗
一个是我不好意思念给她听
 
 
 
《写诗有多少旁门》
 
 
有人写诗
爱用“入门”
他以为真能造一个知识殿堂么
要瞎子来攀
 
有人写诗
爱用“引”“赋”
(本人也用过)
以为这样就接通了古今
其实距离还是挺远的
 
刚看到有人写诗居然
还用“经”
这就有点玄了
佛说了浩繁的实修体验
本不为作文字观
 
 
 
《职业“道德”》
 
 
蔬菜大棚里
偷偷种了罂粟
他说这个
你可不能往外报
我说哪会呢
我只报道正能量
 
 
 
 
《数钱数到手起泡》
 
 
一个包工头
陪老板们打牌
他的工作不是上牌桌
而是帮助数钱
一堆一堆流水的钱
码成了山
数到半夜2点时
他记得他的食指上
被钱硬生生
磨出
一个血泡
 
 
 
《生活其实毫无诗意》
 
 
 
一主顾要买1千斤黄瓜
到农民大棚去订
看到黄瓜还一点点小
而他三天后就要
农民信心满满地说
3天后你派车来拉
主顾将信将疑
3天后派来了卡车
所有的黄瓜都已一尺来长
直直地吊在瓜架之下
原来农民给每根黄瓜
都抹了药
类似于人吃的激素
瓜是中空的
细品会有一点苦
听人讲后我上网查找
知道这种药有学名叫
“氯吡脲”
 
 
 
《化学的上帝》
 
 
原来差不多所有的疏菜和水果
都使用了膨大剂
就像以前差不多所有的面粉
都掺了增白剂
之前农人会使用化肥,除草剂
从食物到武器
化学才是主宰我们生活的崭新的上帝
 
 
 
《两只狗》
 
 
路过两狗
一个拴在木桩
一个散养
拴着的狗冲我吠叫
散养的狗也吠
返回时
我捡了一根木棍在手
拴着的狗仍然狂吠
散养的狗两条前腿
匍匐在地
头跟着贴在腿上
我这才发现
它的一条后腿
已被打断
 
 
 
 
《回家》
 
 
南岳广济禅寺
法师和义工们站在门口
对只来一晚又一天的诗人们说
“欢迎回家”
 
 
四川江油李白纪念堂
诗人蒋雪峰对来参加李白诗歌奖
颁奖礼的诗人们说
“欢迎回家”
 
 
 
 
《李白听见了》
 
 
 
李白衣冠冢前
我们祭拜
就在浩波领祭
读完那首祭李白
现代诗后
一道绚丽的彩虹出现在
冢上的天空
圆满,巨大
应是李白已经听到
 
 
 
《同行》
 
 
十五棵大大小小的树
环拱着李白衣冠冢
这些树最年长的
应该已经百岁了吧
100年的时光里
你们都成了李白的同行
像我们此刻
洒酒,焚香
念诗,鞠躬
一个诗人本来已经走了
但又回来与你照像
 
 
《青莲世界》
 
 
发出清辉时
我才按下手机快门
月亮,星星
和李白
闪闪发光
那是一种蓝色的银光
光在青莲小镇
小镇在江油
江油是四川
巴蜀国一座小城
油菜和香樟树
长得茂盛
处处可见
 
 
 
《临别江油雪峰说》
 
 
 
搞这样的活动
如果没有一颗赤子之心
是坚持不下来的
八十年代
诗人还得到尊重
商品社会
诗人称号甚至成了笑谈
我们是人群中的小众
因为新诗典
大家聚在江油
伊沙,老蒲和我
都是五十岁的人了
我们一见如故
都想为诗歌
多做点事
 
 
 
 
《青林口古镇》
 
 
 
一匹马站在溪水岸边
两个老人坐在街边旧藤椅
一个爷爷翻拣着玉米
木头大门,雕花窗棂
红军桥上抗日宣传的标语
刻在当年捐资建桥人的名单上
那么多人名一下子被覆盖
或被刷成油漆红
 
 
 
《听雪峰讲起一个著名的知识分子诗人》
 
 
 
先是在茶楼喝茶
结果他要酒
 
啤酒上来了
他喝了几口说酒不好喝
 
匆匆转移到另一家酒楼
结果他又没喝几口
 
此地有新红颜没有
 
 
 
 
《一个叫李白的邻居》
 
 
 
西娃说
李白一直就是她的
一个邻居
住在她家隔壁
邻居嘛 
太熟悉了
有什么好写的
 
 
 
 
《候机》
 
 
绵阳机场
来早了2个小时
我站在机场候机厅
玻璃大门前
数飞机
铁鸟下滑,着陆
铁鸟升起,飞走
我的心与之应和
也是时起时落的
 
 
《日晕》
 
 
绵阳机场
我登上玄梯
可不忍心进舱
还想找那个
祭李白时
出现的日晕
 
 
 
《天上耳痛》
 
 
 
飞机在1万米上
我的耳朵没感觉
飞机下降到3000米以下
我的耳朵没感觉
独独在3000到6000之间
耳朵剧痛不止
疼到落下眼泪
看来3000到6000米之间
藏着我的痛苦
 
 
 
《天堂》
 
 
飞机到达8000多米高度时
机上的屏幕显示
外面的温度—37℃
地面的温度26℃
天堂原来近乎于冰天雪地
 
 
 
 
《诗会后听蒲永见谈心得》
 
 
1
去年我们吃李白诗酒宴
今年我们吃四川火锅
每年变幻形式
常办常新
 
2
江油诗人发诗
不署江油
只注四川
怕里面有感情因素
结果伊沙挑上的诗
除了一个以外
全是江油的
 
 
《白云之间》
 
 
白云和白云之间
飞行的天使是飞机
 
白云和地面之间
飞行的天使是雾霾和烟尘
 
白云和广宇之间
飞行的天使是航天器和流星
 
自然也可能是佛陀
上帝,或安拉
 
 
 
《云中静坐》
 
 
除非遇到不稳定气流
人在飞机上
近乎于一动不动
从天津到成都
1530公里
其实我只是静坐了
2个小时
 
我坐在一万米高空
屁股对着大地
真有点不好意思
 
人在高处看人间
不过是数不清的山川
覆盖着地面
 
《圣WG》
 
 
过去41年了
在某些场合
仍然是禁忌
 
 
《通牒》
 
 
爬千佛山
因在山路上
冒险
又被儿子
下了通牒
以后再也
不与我爬山
想起30年前
我从山顶
一路冲下山去
另有一次只身
吊在悬崖边
被陌生人
组成救援小组
及时救下
“你要什么时候
才懂事呢”
儿子问得我
哑口不言
 
 
《绿卡传奇》
 
 
在儿子所在的
中外合办大学
出国求学并
准备移民的同学
非常羡慕另一个
真实故事里的主人公
他们是赴某国留学生
因为宿舍中一名学生
被当地黑人强暴
为平息事态
不仅受害者而且是
整个宿舍的同学
都给发了他们求之不得
寤寐思之的绿卡
“靠,这样的好事
没让我赶上”
这两句话是本诗作者
凭空想象
 
 
《都市边缘》
 
 
这些鹅
保持侧头姿势
研究来到水岸
的我
水面开着白莲
和红莲
四只大鸡率领
四只小鸡
奔跑在回鸡棚的
十米短路上
不远处有狗叫
和羊啼
两条鲤鱼从水里跳出
一丛丛芦苇
把漾起的涟漪
悄悄平复
 
 
 
《昌明河畔》
 
 
 
昌明河水一直在流
带着塑料,树叶和鸟鸣
 
 
《换算》
 
 
1999年
去重庆采访
一天的任务结束后
订了漂流长江的船
时间还富裕
我打车到重庆城里
停在一家书店
行礼箱在出租车上
我说待会你来接我
进了书店直奔文学架前
意外发现绿原先生
译的里尔克诗选
大喜过望 掏钱买下
不知过了多久
出租车已等在门外
到了码头 取下箱子
我才有点傻眼
本来以为十几块的车费
司机报出的却是近百元
原来读诗的时间
已全部换算成钱
 
 
 
《书呆》
 
 
友问
他既已成佛
为什么还会背疼
为什么还要涅槃
而不是把自己治好
永驻世间
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
我说我这里有书
你想看吗
 
 
《挺住》
 
 
指甲中央
起了一个个竖纹
这许是身体内部
病变的前兆
上有古稀老母
下有还上学的儿子
所以身体发肤再不济
也得给我挺住
 
 
 
《向隅而泣》
 
 
儿子在大学
得病发烧那晚
我对着墙角
向隅而泣
已经给他找了大夫
药已经在路上
一切前期问题
都已经解决
我才放心大哭
哭到最后已失去目的
变成了喃喃自语
佛祖保佑,保佑
千万保佑啊
 
 
《变形记》
 
 
那时每一条河流
都是神的名字
每一只小鸟都可能有
半人半神的前生
 
 
 
《错觉》
 
 
早上沿着海滨高速
我们坐车从南向北
一辆辆加长大货车
拉着上下两排崭新的轿车
也是从南向北
 
晚上,沿着海滨高速
我们坐车从北向南
一辆辆加长大货车
拉着上下两排崭新的轿车
也是从北向南
 
“它们这么来来回回的
是想干什么”
 
 
 
《百草枯》
 
 
满院的杂草
他们说用一用百草枯
我劝母亲不能用
能毒死草的农药
定能毒死树木
 
 
 
《温暖》
 
 
 
半年没人住的老屋
我,丈夫,妈妈
打开院门
开始拔草,割韭菜,挖坑
栽倭瓜
晚上,进屋,开灯
一屋顶黑豆粒一样的苍蝇
挂在上面
它们竟然知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温暖
 
 
 
《北斗七星》
 
 
今天
月芽儿比昨天
宽了一点
蛙声一片
繁星满天
树死了两棵
北斗星从西北方向
移到了院落上方
 
 
 
 
《画字》
 
 
 
正午的阳光
在我的背上画着字
我不自觉地
跟着它读出了声——
我是光,你是什么
我他妈早厌倦了灼热,你呢
 
 
 
《国家》
 
 
经过漫长的服役
到老了
才按月支付给你
等死钱
 
 
 
 
《血型》
 
 
一种血型是怎样
把好端端一个人
撕成两半的
喋喋不休地自我相扑
这样呢还是那样呢
以前我还不太信
看到你后
我想我是信了
 
 
 
《信仰的力量》
 
 
“人民有信仰
民族有希望
国家有力量”
 
我看到工人
在往人行天桥上
钉上述内容的广告牌
 
正午的阳光强烈
也不知它信仰什么
乌泱乌泱的人民
乌泱乌泱的的汽车
每天流水一样从
桥上和桥下通过
 
 
 
 
《文化观念》
 
 
 
有了文化观念后
我能整天整天地困在家里
既不归山
也不上访
从根到梢都成了良民
 
有了文化观念后
我开始不喜猪肉
拒绝听懂男士的双关语
人前尽量保持端庄
关于端庄这个问题
骨子里也许是
也许不是
 
有了文化观念后
我发现我也听不懂
雀鸟虫鱼的语言了
它们偶尔来到我的屋里
偶尔飞落我的桌前
有时还会偷偷来读我的书
 
但我已没法和它们交流
听不懂它们的欢乐和担心
更不知它们对我和世界
有什么预言和建议
 
 
 
《棉垫》
 
 
今年
腰开始疼
妈给我
做了个棉垫
我试了试
太软
当坐垫正好
妈说给我再做
一个硬点的
有娘在世
真觉得自己
有点奢侈
 
 
 
 
《碧海青天》
 
 
夜里
我看到了碧海青天
除此
乾坤寂寂
眼前只我一人
一地铺
而矣
 
 
 
《英雄》
 
 
 
我转了柳杨发给我看的诗
我的一个渔民诗人粉丝
在贴下留言道——
李柳杨比你的偶像伊沙强多啦
伊沙不像土匪流氓更不是英雄好汉
长远的文学史上恐怕
很难留下他一粒细沙
我抬手刚想把他删了
转念一想作个反面教材
时时提醒自己怎样像伊沙
那样写出让其难受咯牙的诗
也不错
 
 
 
《人间》
 
 
被腰斩的青草
味道很香
 
 
切下的指甲复元了
儿子和狗都洗了脸
 
 
听着楞严咒唱诵
想着现代诗
 
 
 
《东戴河》
 
 
坐8小时车
就为看一眼
大海的尽头
那无尽的蓝色
 
 
 
《天使牧场》
 
 
参观一个蓄牧场
碰到了一个词
你们知道的
那是——天使
可以想像我看见了什么
所以对着你们
白毛衣天使
请允许我发誓
今生今世
不会再去碰你们的翅膀
准确说是你们的四蹄
 
 
 
《乡村》
 
 
打谷场的蜻蜓
深入黑暗的夜路
吓坏的小女孩
记工分的土路
 
白天蓖麻树上的两条蛇
瞳孔里被吓傻了的妖魔
 
 
 
《亲人之间》
 
 
亲人之间
思念的方式
原来是互相攻击
嘲弄
挖苦
打趣
最后,挑不动毛病了
才不得不说
“想妈咪了”
 
 
 
 
 
《麻雀同意》
 
 
我把那么多桃核
杏核
埋进地里
长出来的不及1/100
另有一些长出来的
被母亲嫌碍事砍掉
能剩下来的
微乎其微
一两棵而矣
看来麻雀同意我的说法
它们聚集在老柳树上
七嘴八舌地
讨论,决议
一直持续到傍晚
 
 
 
 
《被老家的苍蝇打败》
 
 
 
我打开窗户
让所有非我族类者
尽情而入
甚至把我的脸当成机场
 
抱着重新做一回农民的愿望回家
抱头鼠窜地我又逃回城里
 
 
 
《野菜水饺》
 
 
把院里的野菜掐下
用热水焯了
在凉水桶里泡一晚
第二天做馅
包野菜水饺
妈妈擀皮我包
非常大的馅
上锅蒸熟
多少年没有
痛快地吃野菜了
有点吃一次
少一次的感觉
四月初和妈妈
去城边挖野菜
一根没能挖到
没想到它们全集合到
老家的院子里
等我们来取
 
 
 
《幸福的孩子》
 
 
 
感觉昨天
才被满树海棠花
照瞎双眼
今天它们就开始迎风飘洒
这些对美一无所知的孩子
看起来潇洒极了
 
 
 
《早起》
 
 
城市之上
一道白云,一片蔚蓝
 
汽车还没有成河
空气里有稀微的花香
 
鸟儿在低处鸣叫
脚手架对准天堂
 
城中上帝没有叫“停”
也没有说“放”
 
 
《假死》
 
 
 
晚上11点我最喜欢的睡觉时间到了
他们说这就等于死一次
我每天都死8小时才重新从被窝爬出
没有死成白痴也应该算作一个奇迹
 
 
《超度》
 
 
你说已去沈阳寺院
为他的灵魂做了超度
现在吃饭有滋味了
据说自杀而死的人
要再死七次
所以我也很欣慰
他不用再经受生前
和死后的所有痛苦
 
 
《谁比谁老》
 
 
 
在医院采访 我看到
七十岁大爷照看着九十岁父亲
 
 
我看到值了一夜班的七十岁大爷
比躺在床上的九十岁大爷还显老
 
 
 
《满月》
 
 
满月挂在
高楼的腰部
这个沉默的隐修者
见过很多我喜欢的
山川和人物
每次和它不期而遇
我都对供养它的
银河系神明
暗暗道声感谢
 
 
 
 
《海河》
 
 
傍晚,夕阳在天
当两辆公交车驶到并排
从另一辆车窗玻璃
映出的河面
万千细碎的白鸟在起舞
 
 
《轻轨客》
 
 
满车厢的乘客
有两两一拨
有三四个一拨
也有许多单个的
但也都可算入
摆弄手机一拨的
特类唯我
立在车窗前
把头转来转去
尝试以所有的角度
看天空,静水和树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