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7.6诗歌

◎君儿



2017.6诗歌39首

《院内出海》
 
 
 
不住在海边
你不会看懂这几个字
一个小小院落
一方硕大之海
它们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但的确是这样的
进得这个院子
你就可以来到海上
渔民叫海为田
在水和浪做的田上
你就可以用网而不是用镰
打捞你的梦寐
和心愿
 
 
 
《给一位死去的诗人投票》
 
 
我给一个死去的人投票
那么年轻,就死于绝望
这世界上的孬事真多啊
有时猝不及防就把人撂倒在地上
今夜城里最高的建筑闪闪发亮
今夜我干得最迷人的事是给一个
死了的诗歌青年投出一票
 
 
 
《谁能证明我出生》
 
 
老的户口本被先生
多处误报填错
我去办新的户口本
出生地一栏为河东
实为宝坻一个叫
运家庄的村子
为了证实我找出18岁时
村里给我发的第一个身份证
警察说这个无法证明
你就是村里生的
只能证明你办证时在村里
我说能让村里开个证明
让村人证明我生在村里吗
警察说这个也不可能
不能让人强行证明
你可以拿出当时的出生证
或医院开的证明
我说1968年我妈把我
生在炕头上
没有医院证明
警察说那就根本不可能
给你改河东
 
 
 
《急救室女犯》
 
 
女人躺在急救室
贴着地面的
担架样的窄床上
头发耷拉在床边
特警2名站在急救室大门口
女人的手和腿都被绿带子
捆在床上
过一会她就大吼大叫
:救命啊
:给整一点饭呗
:大哥,给口水喝啊
:求求你了
:李海洋,李海洋
从下午到深夜
再到凌晨
她的叫声没有影响
一个大夫
一个就医者
完成他们各自的行动
警察来了一拨又一拨
我很想听清他们之间到底
交流了什么
 
 
 
《同学群》
 
 
他们好像在为
孩子的什么活动投票
每天数字都在翻新
从3000多点
到10000多点
每人投票后都报一个数字出来
显得神秘
和有成就感
有一天,我看到
其中的一位说
“已超第二名孙子
300多票了”
 
 
 
 
《晚一步到达》
 
 
近来觉悟我所做所知
都是晚一步的
当大家谈论后现代时
我刚完成从农民到城里人的进化
 
当人民都已看上《人民的名义》
和《水浒传》时
我刚知道《大秦帝国》
 
在磨铁读诗会
南人读诗读到摩拜
我还以为地球上出现了一个
面积狭小但崭新的国家
 
 
 
《先锋之路》
 
 
连某些字眼都不敢用
怎么能写出深度好诗
15年前你说
 
诗歌是超低空飞行
怎么纬度一高诗句就长
12年前兄长告诉我
 
割不掉新诗的尾巴
走不出村儿
就算不上纯正的先锋诗人
 
我的兄长和朋友们比我更期待看见
一个不一样的,自由起落的新式飞行器
它是更本色与绝决的我
 
 
 
《邻国之音》
 
 
 
煽动的
激昂的
带着哭腔的
广播
万众一致
群情涌动
机器人一样的
搜得斯内
离我们不远
其实不能再近了
领袖示意
鼓掌者可以停了
孩子们似乎没看见
谁也不想成为
第一个
停下鼓掌的人
 
 
 
《儿子说我早晚会把自己点着》
 
 
中午伊沙留言
让我修改《梦》第四卷的评论
晚上刚读完重庆诗人
梦里的上典作品《醒了》
口渴的我把电水壶
直接坐在了煤气灶上
当浓烟滚滚,大火熊熊
我才抬头发现水壶塑料底坐
已完全焦化在煤气灶上
四周火苗乱窜
我拿不准能不能直接浇水
在它们上面
 
 
 
 
《大乘诗人》
 
 
泰国佛寺
给佛贴过金后
伊沙问我
大乘和小乘的分别
我记得当时说
修小乘佛教的
被叫作自了汉
通过次第修行
最高可得阿罗汉果位
大乘佛教讲自觉觉他
是佛真正看重的
伊沙反映真快
那新诗典诗人是
小乘诗人
我在心里小声嘀咕
但有一个大乘诗人
是主持人
伊沙
 
 
 
 
《梦》
 
 
 
还没去韩国
我做了一个梦
我作为团长
带着大家到一个地方
因为不认路
我拿着写有地址的卡片
问韩国路人
一个男人从斜刺里出来
让我们跟他走
我们走了很长时间
到了一个像车库一样的地方
一群黑衣人开始向我们靠近
我一看事情不好
大呼大家快跑
最后我被抓住
这些人对这个捕获物
开始动用酷刑
一片一片割肉下酒
梦里,我感到时日不再
但我看不到
自己的痛苦
 
 
 
 
《另一种生活》
 
 
好多次做梦
我都堪称一个女英雄
为了自己热爱的人
为了自认值得的事
甘愿断后,被敌人擒拿
然后是我能想像出来的
各种刑讯和凌辱
甚至捐躯以殉
把死了的自己都快感动哭了
而在现实中
我是一个多么怯懦的人
 
 
 
《浔阳》
 
 
有些地方
那么有名
可我从没去过
有些地方
从古到今
好像哪个诗人
都没写过
可我一去再去
是何道理
死前一定要
一一走过
才是放心
 
 
 
 
 
 
《佛前许愿》
 
 
 
药师佛的大殿
空空无人
我倒身下拜
起身往功能箱里投钱
儿子也伏身下拜
问我该许什么愿
我张口说道
你就许
愿天下苍生
无灾无难,没有病患
儿子拜完告诉我
当时他只想着苍生
忘记了自己
也有病痛
 
 
《山中》
 
 
走在山中
我成了一个信神者
这些美妙的石头
蓊郁的树木
罩着我们的阳光
和雨水
阴晴变幻的天色
神使我此刻走在山路
内心有无限安乐
和满足
我在直流而下的溪水里
接了两瓶冷泉喝
哈,爽
从头到尾的凉啊
神,你的名字叫什么
那导游图上说的
第四纪冰河期可是
你的创意
 
 
 
《下山》
 
 
 
傍晚时下山
小松鼠一个个从树上下来
捡吃游人抛落的食物
它们把整个山道搜了一遍
我们放慢脚步
看着它们抱着双手
双手抱着不知为何的食物
一会探头
一会隐身
山头,雨后的亮云堆涌
清凉的空气里有草木的香味
小松鼠似毫不察觉
只是见人靠近
才迅速跑上树干
或藏在石头与石头之间
 
 
 
 
《致大师》
 
 
把一本喜爱的诗集
看得散了页
第二遍、第三遍读时
随手抓起哪首
便读哪首
一本书再不是以页码
顺序装订
而以我的时间,我的心情
和我的手
 
 
 
《问答》
 
 
 
我问儿子
身体如何
“只要醒来的早上
还是活着的
就没事啊”
儿子回答我
 
 
 
《人间》
 
 
昨夜凌晨的雨
使今天的晚霞无比绚丽
 
同是经历了那样一个
非人的岁月
有的人活了下来
有的人却死了
 
喝茶之夜,脑子一直清醒
一些念头在心中聚散
来了也就来了
走了我也并不留意
 
风雨如晦
我夹在耳朵上的烟
丢了
 
最痛恨的招安
是小吏所为
 
 
 
 
 
 
《无花果》
 
 
“为什么叫无花果呢
多土
农民”
 
是啊,我就是个农民
但给自己起这个诗名时
已经是一个大学生
从没见过一棵无花果树
 
 
 
 
 
《诗歌面前》
 
 
人人平等
原来这还是需要普及的常识
如果连这个常识都不懂
你写诗是为了干什么
只为博得虚名吗
 
 
 
 
《距离》
 
 
有些词
让我说
我说不出口
你一口一个
那么顺溜
有些事
让我做
我也做不出来
你不仅做
而且还说
 
 
 
 
《胡桐晓》
 
 
1
胡桐晓要去
欧洲五国了
法、德、意、瑞士
梵蒂冈
他问我去过哪些国家
我说泰、新、马、韩
缅甸
“这下你不敢和我
吹牛了吧”
 
2
散步时
遇到红灯或他觉得
危险的地方
他会主动伸过手来
我大把抓住
令他困惑不已
“咱就不能温柔一点
别永远女汉子啊”
 
3
我担心他嗓子发炎的
老毛病出门会犯
他担心我这个脑子不灵
又一根筋的人
在险象丛生的城市里穿梭
随时会挂了
 
4
我在阳台
用烟丝卷了两支烟卷抽
在给胡桐晓倒水时
被他闻了出来
我心虚地蹲在地上
在他追问下
只交待说抽了一支
 
5
他说我做的面汤
有放了三天的效果
但仔细研究里面的内容
还是很感动的
这不能细想
每一样其实都为了给他
增加营养
 
6
胡桐晓要去一个公共食堂就餐
问我去不去
我不想去,在家吃点什么都可以
他说给我打来菜包子
我说就能吃两个
 
7
他在屋里独自大笑
那是看日本动漫看美了
读屏一代
书籍蒙着一层灰
但莫比乌斯环却是胡桐晓
第一个讲给我知道
 
8
胡桐晓交上的照片不合格
他打车好多地方才拍的照
我带他去门口的照像点
我说没有我他什么也干不好
他生气地质问我
干不好什么了
 
9
今天,我的老朋友
翻毛鸽子蜷身在我的花柜
在阳台吸烟时无意中发现
吓出惊魂的一瞬间
我叫胡桐晓来看
他问我能摸一下吗
 
 
《我怎么总是进厕所时才灵感来袭》
 
出了厕所又全部忘记
总不能一个劲往厕所跑
那里面光光亮亮
不像是有诗曾经光临
 
 
 
《换算》
 
 
有一年
一个地产公司
组织看房者
去北京看房
免费坐动车
免费午餐
临回还免费发赠品
好像是一盒月饼
从此以后
来自密云
来自香河
来自北京周边的所有
房产项目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阵线越拉越长
我不堪其挠
这么多年的电话费
估计也近千了
从此我成了一个
最不礼貌的接听者
只要听到他们一声
商业气十足的
“你好”
绝对来不及再说
第三个字
我已将电话
挂掉
 
 
 
 
《哲学课》
 
 
 
人生
一肚子高尔夫球
沙子
与啤酒
 
 
 
《乡村》
 
 
 
那一次
妈妈被等着上工的
男劳力按住
扒了裤子
妈妈赶紧蹲在地上
跟着妈妈上工的我
看到妈妈
露出白花花的屁股
 
现在当年那些男劳力
多已作古
古稀的妈妈身上
仍是白白的
 
 
 
 
 
《急救室一角》
 
 
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十来岁的女孩
铺床而居
墙上他写了一行字
六四精神永不灭
夜里他掏出20元
央求就医的男士带着女儿去吃饭
 
 
 
 
《我们读诗时》
 
 
皂荚树在听
蓝樱花在听
 
 
《战友》
 
 
新诗典重庆告别场
伊沙说起一个爱在
诗中布道的诗人
一时叫不上道的出处
旁边的唐欣脱口而出
——“钱穆”
——“对,钱穆”
 
 
 
 
《重来重庆》
 
1
那是江鸟吗
白色的
有时单只飞过
有时两两而飞
有一条宽阔的水面
是这座城市的灵魂
 
2
我们读诗的院子
有蓝花樱和皂荚树
这个我一辈子
也不会忘记
 
 
3
窗外有中国银行
有银杏与棕榈
有一栋定江山的
房产广告
我们的车还差一秒
就与另一辆飘车相撞
但见面的高兴
使我们忘记了惊慌
 
4
嘉陵江和长江
抱在一起
它们尽量空着
所以容纳了那么多
夜色和楼宇
 
5
床离窗户3米
沙发离窗户半米
早起赶飞机的我
此时有些困意
蜷缩在沙发上
让窗外的高楼和绿树
看着我入睡
 
6
一只苍蝇
把自己倒挂在
32000尺的高空
尽管有翅膀
谁能说这不是一只
有想法又敢于去
行动的
昆虫
 
7
每一次
从天上返回人间
都疼得流下眼泪
这缘于一只被水
洞穿过的耳孔
 
 
 
《黑天鹅的歌唱》
 
 
一低头
一扬头
发出一声声无法描摹的
轻吟
在影视城
模拟的朝天门
黑天鹅的歌声
点燃静静的水面
 
 
《品牌》
 
 
你是不是伊沙
江睿问唐欣
我不是
唐欣说
唐欣指了指前面
穿黄色典服的伊沙
他是新诗典
江睿说
 
 
《奇想》
 
 
红茶和绿茶
泡在一起
是什么滋味
好奇的我
在重庆宾馆试了试
 
 
《飞速》
 
 
空中的湖泊
被白云环绕
空中的飞鸟
时速800公里
 
 
《空中错机》
 
 
第一次看到
万米高空
两支飞机错身
只见一只飞机绝不像
人间马路上
汽车与汽车的相缝
而是螃蟹一样
横着从我们的机器
下面飘出
越飘越远
我不敢相信那不是
一片巨大的铁树叶
被狂风从人间
罚到了天上
 
 
《飞翔之翼》
 
发现
每次坐飞机
我都在翅膀上
几乎从无例外
也许是因为
经济仓
也许是它知道
我心里有个
从未实现的
飞翔的梦想
飞机翅膀逆风的一侧
装着机关
可以打开
可以合上
我喜欢这样的飞翔
 
 
《地面机械师》
 
 
飞机要动了
我看见两名机械师
穿着和交警一样的
橙色背心
撤离到安全距离外
相比于我们乘坐的庞然大物
他们显得那样渺小
对飞机做着可以开走的手势
然后两个人同时
举起右手轻轻挥舞
第一次发现
橙色原来那么安全
那么美艳
 
 
 
 
《重庆》
 
 
 
洗了重庆的水后
想做4天重庆人
 
江水隐藏在城市中央
应该很快又就与它会面
 
临行前一天
拼命吃起了辣子
 
18年时光终于流成了
一条有船有鱼的水
 
领导的笔落在了会议桌上
诗人的笔夹进写诗的本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