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7.7诗歌

◎君儿



 2017.7诗歌64首
 
《伊沙的觉》
 
 
伊沙告诉我们
他的觉是分段睡的
先睡一小觉
然后醒来
抽一支烟
在寂静的宾馆大堂
或者一个人的房间
他是守候诗神降临的孩子
然后再度睡去
不忘用他第六超感的手
抓住闪电,流云
和星辰
在夜里赐他的梦
 
 
《如果去东北就不会有我了》
 
 
美籍华人陈铭华
在首尔给我讲他的身世
他的父亲是国民党军官
快解放时被派去东北打仗
但他父亲所在的部队都不愿意去
于是留在了越南按兵不动
事实证明去了就不会回来了
“也就不会有我了”
 
 
 
《洪君植》
 
 
他捧着刚装了起搏器的心脏
对大家说
你们不要为我担心
我死不了
我要是死了
你们怎么办
 
 
 
 
 
《丢帽记》
 
 
 
两次去韩国
丟了两顶新买的帽子
一蓝一红
 
 
《关系》
 
 
韩国的大街小巷
都有中国的汉字
 
唯一的美国大使馆
坐落在首尔的心脏
 
 
 
《伊沙语录》
 
 
1
诗人
怎么可以
站在文明的
对立面
 
2
 
为什么我能写口语诗
因为我说话
就好玩
 
 
3
全世界人民
都有一个
美国梦
 
4
 
吴雨伦从我们身上
继承的是这一代人少见的
忧国忧民
 
5
 
可以计算一下
你的成名里
有多少是凭干净的文本
有多少是可耻地花了纳税人的钱
 
6
以为万人迷
实则没人鸟
 
 
7
从专制环境下走出来的写作者
反而毫发无损
 
8
对我歌功颂德
所以不能送入决赛
 
9
只有他看出
好人或许同时
也是坏人
 
10
当你开始装B
所有人反而不会再屌你
 
11
我要喝一杯
韩国啤酒
 
12
医生
和妓女
过不去了
 
13
当社会高度发达
将没有人再做
那一行业
 
14
每当咖啡上桌
长安诗歌节
自然开始
 
15
马非在桌子底下
用脚踢我
担心我对某些人拍案而起
 
16
君儿已l0年
没有绯闻
 
17
左右有超乎于常人的
灵异感觉
 
18
需要对洪君植
刮目相看
 
19
你想什么都沾一点
结果百无一成
 
20
这是一个纯粹的酒徒
因为他根本不吃东西
 
21
不要以为天下人
不知道

 
22
越深味口语诗
越不会概念化
 
 
 
《伊沙不记仇》
 
伊沙说他是一个
不记仇的人
他对诗那么好
对同道朋友那么厚道
但印象里
为什么总觉得他快意恩仇
想骂就骂
终于觉悟,所有
所有
皆因诗
有诗便为友
无诗就是路人甲
甚至仇人乙
 
 
《韩国的雨》
 
 
我们在雨中打车
我们参观博物馆里的陶瓷
佛像和历史
我们到明洞买化妆品
我们到小饭馆吃牛肉汤面和海鲜拌饭
我们在咖啡店读诗
我们四天辗转几千里
箱子里是衣服和诗
 
 
《回国之路》
 
 
从清凉的首尔街头
回到人头攒动的
首都车站
头有点晕哦
有点眩
 
 
 
《致伊沙》
 
 
平生荣获的
两次诗歌大奖
都是伊沙所颁
(与他直接相关)
士为知己者死
我为这份光荣
须写到双手
再拿不动笔
为止
 
 
 
《现在进行时》
 
 
我怎敢不谦卑
在与大师同行的路上
 
 
 
《外国人不解释》
 
 
在2016年新诗典
新马泰行中
导游安排我们
看一个色情表演
蒋涛不看
因为前不久他刚看过
维马丁也不看
“没理由
人家外国人
活在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
解释理由的国家”
伊沙说
 
 
 
 
《首尔人民敲鼓游行》
 
 
首尔街头
几个中国诗人
遭逢韩国人民游行
他们中
几个人上前围观
几个人返回宾馆
各有理由
我背着一卷卷打印的诗稿
立在街头
左顾右盼
有些踌躇
跑去参观的话
肩头太重
又怕路盲的自己
找不回宾馆
遂决定返身而回
一念之间
路分左右
大事已了
 
 
《再到首尔》
 
大巴从仁川机场
开赴首尔
又看到了韩国古代剪影
一样的松树
车载电视上播着韩剧
一个个漂亮的女性
抹着鲜红的嘴唇
 
 
 
《明洞》
 
一个漂亮的女性
手拿优惠品站在店门口
一开口,吓我一跳
不是花香鸟语的韩语
而是
“大姐
进屋里看看”
 
 
 
 
《发展》
 
 
以前是海的地方
现在盖成了楼
 
 
《海鲈》
 
我们打上来
一条两斤来沉的大海鲈
船长把它冼净剁了
做我们的午餐
只是它不该满身致命创伤
还一开一合地动着鳃
 
 
《梦》
 
 
 
夜晚
梳子摔断
断了齿的梳子上
一头牛弯下角来
落下两滴
硕大的泪珠
 
 
 
 
《丫》
 
 
有的人
没有能力自我反省
和自我矫正
所以天长地久
他们把自己
培养成了一条条彩色斑斓的毒蛇
一些特定时代
此物尤多
 
 
 
《蒙昧是怎么发生的》
 
 
 
大学同学在我的诗下
发言说
“一个希望中国被殖民300年的人”
本来我已把她拉入诗歌群
只好又麻烦自己将其移走
是啊,多少人
他们不配
 
 
 
 
《屏蔽》
 
 
一位先生死了
微博先看到的是
删贴的消息
人们用空椅子代替
用蜡烛代替
用照片,用诗
用新约里的字句
病痛与爱所接纳的他
鄙陋绵绵的尘世
死亡何须惧哉
敏感词怎会屏蔽
一生的行迹
 
 
《心灵鸡汤对写作的人用处不大》
 
 
我就职的报社
某晚发的最后一条微博是
“有一种心态叫放下
有一种境界叫舍得
有一种智慧叫低调
有一种成功叫坚持
——晚安”
我随口接了一句
有一种诗人叫
——不写
 
 
 
《诗人是那永不被招安的一群》
 
 
有诗人说我们生活在
国泰民安的当下
思之不对,但又不能反驳
翻开史书,一些词时不时
入目
民相食
百姓易子而食
杀其妻分食其肉
白骨露于野
比起来,我们要幸福得多
只是诗人从不为国泰民安
写或不写
诗人存在是因为他自己
有话要说
但是谁又告诉过你
国曾真泰
民确曾安
 
 
 
 
《女子力》
 
 
儿子教我
要多点女子力
(女性魅力)
要学学日本女人
离开时就说
“我走了”
回来时不管家里
有没有人
都说一声
“我回来啦”
我不以为然
觉得多此一举
可没想到
回家时仍丝毫不差地
对着迎面的冰箱
说了句
“我回来啦”
 
 
 
《夜不闭户》
 
 
半夜从老家炕上醒来
下地,出门,撒尿
发现屋门是半敞的
院门也敞着
一家4口人睡在水边的房子里
老柳树
中天的明月
满院的月华
和妈妈刚种的新一茬大葱
它们都一无遮拦
夜不闭户
 
 
 
 
《人类的起源》
 
 
某一天
当我用太阳和地球之间
为什么距离如此巧和
正好够人类和万物生生不息
的老生常谈问胡桐晓
他当即回敬我——
存在决定原因
 
 
 
《武装押运车开到我脚边》
 
 
 
四个持枪保安
往银行押钱
我退到一边
四个大铁箱
能装多少钱
我在心里算了算
一个保安瞪了我一眼
我赶紧假意低头
看手机朋友圈
 
 
 
 
《黄瓜经》
 
 
黄瓜
西红柿
茄子
辣椒
土豆
白菜
......
日日念着它们的名字
如同念经
日日想着它们的做法
如同超度
 
 
 
《人间》
 
 
故乡只剩下那一床明月
亘古如初
 
总见头发落
未见头发生
 
点两下桌面
我仍是我
 
我知道再有一个“契机”
那样的时代还会来临
因为政治和人性从未改变
 
那些鱼张着大口
叫出了一个汉字
“啊”
 
 
《海边》
 
 
我叫不出海上
那白羽黑喙鸟的名字
它清脆的叫声划过海面
空间浩大
腾出位置让几只白鸟
飞临其中
 
 
 
《养一个妈妈在家中》
 
 
把她放在家中
她就像陀螺一样开始转动
擦地,买菜,做饭,洗碗
她每天的劳动大同小异
她也没奢望改变
 
是的,每个人都有一个母亲
即使那些从没见过母亲的人
 
但是只要有可能
就养一个母亲在家中吧
从此,她就像陀螺一样转动
洗碗,做饭,买菜,擦地
每天的劳动基本相同
她也没想过明天会有改变
 
她回答我们的门铃
找出你的衣服和多年遗落之物
所以何不养一个妈妈在家中
 
妈妈的老家在农村
她回到了农村的老家
养一个妈妈在村庄
也就是让妈妈打马归田
 
 
 
《麻雀前身》
 
中午
麻雀也要午休了
钻到它的空调管洞里
用的是最原始的办法
进去时头先进
出来时尾先出
记得初次见到
这些小区里的飞仙们
如此进出“家门”时
我惊呆了
无声而笑
想着我或许也有一个
这样的前生
  
 
《香疤》
 
 
每次为醒脑燃香
都会在木书桌上
烫出一道黑疤
现在已经有四个了
说明我多不在行
漆黑的香疤像一条条鞭子
漆黑的香疤也许就是
一条条鞭子
 
 
 
《痛苦》
 
 
有的人被痛苦
夺去了生命
可痛苦并没有形状
他们死于无形的手
可这手并不曾
现身在世上
 
 
《米缸里》
 
 
白米
生出了
黑虫
 
 
《韩国问路》
 
问路韩国老人
他让我们下穿地道
问路韩国警察
他摇了摇头
中国诗人乌城
美国诗人冯桢炯
分别启动两套
手机定位系统
终于找到我们住的
景福宫边
小巷宜必思
 
 
《赴韩路上》
 
赶往火车站的路上
暴雨如注
一会半身已湿透
母亲说过
龙行雨虎行风
天公用这么多水
为我壮行
我的鞋子最先
轻吟漫舞
 
 
《韩币很美》
 
将赴韩国
去银行换韩币
正面是着传统服装
美丽的高丽女性
背面是一株梅花
一种温婉
柔媚迷漫
开来
用这样的钱
需买值得的东西
 
 
《女酒徒》
 
我把廖婉凝为我
画的像
丢在了宾馆房间
我把在韩国颁我的
亚洲诗人奖奖牌
丢在了会场
(均被大家找到)
引用伊沙的评价
君儿一喝酒
由暗骚变成了明骚
 
 
 
《首尔宜必思》
 
 
我长跪不起
为生命恩赐给我的
所有苦难和幸运
 
 
《韩糖》
 
 
去年从韩国购来的海菜
被妈妈扔了
去年从韩国买来的糖
我一直吃着
想起来就扔嘴里两粒
它们一直吃不没
一大罐子糖
似青春永驻的美人
引我再去那个生产它们的
国家
 
 
《你说》
 
从土里出的
从水里出的
人以此为食
诗人只是比他们
会写几句诗
 
 
《扣书》
 
 
 
100本书可以从国外寄来
但100本书不可以从国内取出
他们应该打开来看一看
那是一首首诗歌作品
对国家政权和国防安全都不会
产生任何危害
 
 
《我的成长》
 
 
听着儿子的批评
一点点长大
 
 
 
《觉悟》
 
 
煮水时,我是个孩子21岁还担心他会渴的母亲
扫地时,我是个让厨房生了无数寄生虫的主妇
切菜时,我发愁着营养和色香味够不够用
即将起程,我挂虑着吃喝拉撒的一个个细节
 
如果烦恼即菩提
如果觉悟即在每日的水米油盐与做工中
那现在我便是一个已经成圣的人
 
 
《我的度数》
 
 
一家人盘踞
三个居室
保持三种室温
儿子,空调温度24度
丈夫,空调温度19度
我,始终和大气的温度保持一致
28度到38度之间
所以天气预报是多少度
我就是多少度的
 
 
 
《海边笨蛋》
 
 
 
大概是2005年
伊沙,徐江,唐欣,李伟
参加东北一个诗会回来
在新港下船
我接着他们来到我六楼的家中
在书房打地铺
伊沙裤子脏了
问我能不能用洗衣机洗一下
虽已活了37岁
但当时我还不会使用洗衣机
(其实现在49了,也还不会)
用手搓洗,用手扇干
原始的工具好象也并没有耽误
伊沙一袭切格瓦拉去电视台发言
 
 
 
 
《人间》
 
 
你要求的自由
已写入核心价值观和国法
但有什么用
 
海,潮涨潮落
从北极到南极
而那一刻,它成了一座湛蓝的坟墓
 
我是当初那个
两节课可以写出老师
一黑板作文题的学生
 
 
《我家的海》
 
 
诗人宋壮壮
头像改了
换成渤海钓鱼图
那高高的水泥海挡
深黄色的渤海水
不是别处
正是东疆湾
离我家不远的海
涨潮落潮
我都在上面蹚过
他悄悄潜入
我家的大海钓鱼
居然上了图
才被我发现
 
 
 
 
《今日之诗》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某某某’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微博上列入不予显示的人与事有多少?
我怀着好奇,以我这一代人特有的经验和敏感而非敏感词
搜索一个事件,回答是同样的“未予显示”
我再搜索对这一事件当时的定性,回答又是“未予显示”
一个个“未予显示”的人,一件件“未予显示”的事
它们是怎样自存于世的,最震惊的还是输入的最后一个查询
它是一个地理名词,举世皆知,居然也同样是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某某某某某’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创世记》
 
 
潮虫爬出来
顺着磁砖急走
上上下下探着路
当被我的鼻息吹拂
它马上意识到危险
迅速逃离到一尺以外的
安全区域
然后穿越一袋用了大半下的牙膏
隐身在磁砖与磁砖
中间的
缝隙
 
 
 
《居士》
 
 
五台山
一位潜修的年轻居士
写诗
发私信
请我给看看
热爱文学的居士青年
写着赞颂佛陀的诗篇
我说多读读新诗典
写到满意时
可以投稿试试
说过之后
感到了内心的矛盾
两种修行之路
指向似乎完全不同
它们有可能在某一处
某一点
曲径通幽吗
 
 
 
《回首》
 
 
猛然想起
去年此时也是热火朝天
也是你腋下生痈
疼得大叫
人从生到死
要遭多少罪
才算功德圆满
我不敢想
你最好也别想
 
 
《三伏贴》
 
 
蝉鸣的罩子
低气压的罩子
空调的排气加进来的罩子
汽车行驶贡献出的罩子
马路在修
高楼在起
人来人往
罩子不等
傍晚我到阳台
点燃一支香烟
尼古丁的罩子
火焰的罩子
回到书房电脑前
头顶四周书籍的罩子
文件夹里一首首
诗歌的罩子
 
 
 
《发现》
 
 
女人歧视女人
男人歧视男人
残疾人有时也
歧视残疾人
如此才好玩啊
才产生我们的
婆娑世界
以怨对怨
生生不息
 
 
 
 
《技术弄人》
 
 
一个抱着手机
从楼下上来
 
一个抱着手机
从楼上下来
 
两个人差一点
就撞了个满怀
 
嗬,像我这样一个土猪
都成手机控了吗
 
 
 
《韩团》
 
 
 
我“领导”的赴韩诗人团
由10几人锐减到7、8人
由7、8人缩减到5、6人
层出不穷的签证材料
难倒了秉性自由的诗人
我这个从未说过脏话的“淑女”
平生第一遭会说“太他娘的麻烦了”
 
 
 
 
《扎了根的东西是消灭不了的》
 
 
对面院子里的野椿树
第一年被风雨折断
第二年又长出来了,后遭砍
第三年又长出,且同时长了几棵,再遭砍
第四年,又长出,泛滥成一大片
久无人住,到现在还没有人砍
如果砍了
明年又是一片
 
 
 
《一个戳记印在血里》
 
 
儿子抱怨
乡村无甚可观
 
先生也只愿
在乡村打打麻将牌
 
我生在村里
可以三天不洗澡
放心吃土里产的野菜和时鲜
 
露天大小便
 
 
 
《你们是我不能了解的生活》
 
 
 
它沿着房檐快走
然后又向屋顶前进
它绕了一圈
再次来到房檐
它往下看了看
走了几步然后
隐身在我看不见的
烟囱后面
 
 
 
《招安之痛》
 
 
看水浒传看到宋江
带着好汉们下山
接受朝庭招安时
便不敢再往下看了
 
 
 
《自由》
 
 
采访中经常
碰到一个词
叫“网格化管理”
如果你不知道什么叫
网格化管理
你就想像一个狗笼
或鸟笼
竹木或铁编成的栅栏内
才是你的自由之地
如果你不知道什么叫自由
那你不可以逆推
说自由就是有专人盯防
一举一动都在他们掌控中的
狗笼和鸟笼
 
 
 
《笨女简历》
 
 
30岁写诗
36岁会使用吹风机
46岁学习做饭
49岁拥有第一台电扇
往下再活
我会的事越来越多
直到重新成为一个孩子
捡起一枚地上的石子
触向水中那另一个我
 
 
《洋葱和大葱》
 
 
想做菜谱上的
农家三杯鸡
发现差一个辅料
让儿子去买
告诉它洋葱也叫
葱头,是圆的
二十分钟后
儿子回家
手里拎了两根大葱
我说洋葱是一切
就辣眼的那种
他说他也纳闷

售货员给的就是
这种
 
 
 
《你给我讲听来的邻国故事》
 
 
“孩子的世界不一定是纯洁的
也可能有你想像不到的腐朽,罪恶”
他们从小就有各种各样的圈子
非其圈子的人
不能譖越”
 
“比如把女同学带到厕所
扒光衣服,在她身上写淫秽字
然后拍照”
 
“从此,这个女同学将有3年
阴影下的日子
更可怕的,受害的她由于被强迫
转而去加害另一个学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