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7.8诗歌

◎君儿



2017.8诗歌
 
《以鸟声唤我者》
 
 
走近楼洞电子门
忽闻身后一声清脆的鸟鸣我转身
它又隐身在白腊亦或海棠枝叶间
只好一笑,开门上楼
 
 
 
《身份认证》
 
 
它提醒我填
身份证号码
银行帐号
信用卡号码
保险单号码
所得税号码
车牌号
我在others(其他)处写
诗歌号码
君儿
 
——生于中国
——也必将死于中国
 
 
 
《“你们是大爷啊”》
 
 
据说当年东北农村
一个要被做绝育手术的男劳力
给来抓他的计划生育干部跪地
磕头如捣蒜
但结局我们都知道
他还是被做了
 
 
 
《奇遇》
 
 
8月2日
儿飞欧洲
妈摔断股骨
我荣获磨铁
月度最佳
女诗人
 
 
 
《韩国女孩》
 
 
梦中的韩国女孩
带我们参观
她病了
我把包里的衣服
给她穿
她说病好了还给我
我诧异地望着她
就好象我们中间
没隔着大洋
海水没有吞没过我们的
政治偏见
 
 
 
《小二》
 
 
排行第三
但我一直被称为二姐
二姑
二巴尼亚
(村人根据阿尔巴尼亚
发明的叫法)
父亲生前叫我
小二
小二,小二
也许父亲知道
一个生活的白痴
不配有更好听的名字
 
 
 
《外国的生活》
 
 
国外游一圈
胡桐晓感慨法国的
大理石建筑
教堂的穹顶
高高的杉树路
仿佛亘古如斯的大地蓝天
法国人月初进咖啡馆
月末啃干面包
有钱只为旅游,度假
慢悠悠的节奏
生而为人的
散漫和自由
 
 
 
《儿子听来的法国》
 
 
春天罢工
夏天度假
秋天罢工
冬天生孩子
 
 
 
《意大利的温州邦》
 
 
在意大利
有个温州邦
超团结的中国人
一人有难
有人出钱
有人出力
所以,外国人
不大敢欺负
这不是在谈黑手党
这确实是在谈
我们的同胞
 
 
 
《听说法国人买车几乎不怎么花钱》
 
 
从欧洲回来
胡桐晓说起
法国人乱停车
看到一个空儿
也许顶顶前面的车
拱拱后面的车
然后卧进空儿里
 
胡先生马上反应道
这要在中国
前面的找你
后面的找你
警察也找你
 
 
 
《攀比》
 
 
去欧洲四国旅游
儿子给自己买了
80欧的夹克
70欧的西服
50欧的鞋子
然后他取出一小瓶香水
20欧,给我
他说是从香奈尔专供商
直买的
外观很美
闻着很香
但我清楚地“看见”
自己一念中迅速用
20比了比50,70
和80
看见自己在接下来的
一念里
安慰自己道
你给自己买过好几件
接近千八百元的贵衣服
给儿子买的
远不及
 
 
 
《一株葡萄长在下水道》
 
 
脏污的井盖下
它生机旺盛
郁郁葱葱
这是多让人费解
和惊奇的事
一株葡萄
在脏污的下水道
就快钻出井盖
看上去生机勃勃
郁郁葱葱
 
 
 
《最后的疯狂》
 
 
与前妻离异后
他“领”回来一个
东北女人
年轻,漂亮
他把姐姐
给他住的房子
卖了
以女方的名字
重新买了婚房
结婚前夕
一天夜里
两人吵了起来
最后动了刀子
她得到了他
所有的财产
他入了狱
 
 
 
《是概率支配着我们的命运》
 
 
根据概率
医院永远不会
没有病人
所以人间灾难
每天发生
我扇自己的乌鸦嘴
也没用
概率它依然
支配着
我们的命运
 
 
 
《节育环》
 
 
40后的妈妈
生下70后的小弟
后被强制安上
节育环
直到2Ol4
她70岁之年
沤烂发炎
才住院取出
她以为这小小金属环
会化进血肉
没想到取出这部
国家机器
还要再付
5000元
 
 
 
《麻醉师》
 
 
女麻醉师
有一双纤巧秀丽的手
她给我讲麻醉注意事项时
我总忍不住看她的手指
等她一条一条讲完
收笼病历夹
我又忍不住看了一眼
 
 
 
《神秘》
 
 
胳膊也绑上了
嘴也堵上了
给我推重症病房了
把我要憋死了
 
母亲叙述她手术后经历
我们都不太相信
 
 
 
《遗言》
 
 
病床上母亲
说她不希望
我和弟弟为她
铺张浪费
花钱出殡
唯一的要求是
“给我买一身
漂亮的寿衣”
 
 
 
《曲乐悠扬》
 
 
医院骨科病房
呼叫护士的铃声
是梁祝
 
“碧草青青花盛开
彩蝶双双久徘徊”
 
 
 
《轮到手术钱不够》
 
 
18万手术费
凑不齐的他们
只好往后靠
重新排队
一个让人治不起病
做不成手术的国家
是一个好国家吗
 
 
 
《天使病房》
 
 
晚上9点30分
病室熄灯了
就着厕内灯光
写今日最后一首诗
此刻它是武器
 
 
 
 
《透过监护室的窗》
 
 
母亲躺在
重症监护室
麻药劲儿未过
说话还不清楚
透过林立的
医疗器材
她安静 温柔得
像个小姑娘
这在我49岁的生命中
还是第一次经历
 
 
 
《妈妈》
 
 
妈妈躺在病床上
一会叫腿疼
一会叫花了这么多钱
她说我死了
不要发送了
我和你爸爸
没见过钱
花这么多钱治病
心疼
你们乐意买棺材就买个棺材
不乐意就买个骨灰盒
我得把钱
省出来
 
 
 
《等母亲下手术台》
 
 
医院手术室旁边
设有谈话室了
一窗一椅
没有窗帘
一下子觉得
很像教堂告解室
但我从未因信仰
走进教堂
更不清楚真正的告解室
是什么模样
 
 
 
《奇遇》
 
 
这天
好得让人心疼
谁能想到
你在这么好的
天里
把腿摔了
 
 
 
《神秘》
 
 
妈妈要把牛奶
送给邻居
回家取奶时
水管
正好跑水
她一下捽倒
碰翻煤气灶
洗了洗手
起来继续给邻居
送奶
医生说你要不动
还能养好
你这一走
摔断处又错位了
“我说怎么走不回去了”
“断了腿你是怎么走的”
我和妈妈被医生一问
面面相觑
 
 
 
《天堂》
 
 
雪白的
疼痛
蜷在床上
摊开它的
黑手掌
 
 
 
《父与子》
 
 
医院里
父亲和儿子
打起来了
护士和骨二病人家属
全跑了过来
白发的父亲
口齿不清
指点着儿子嗷嗷乱叫
我感觉他们之间不可能
沟通好了
护士把父亲和儿子
关在一起
结果咆哮从门缝
把观闲的我们轰远
 
 
 
《骨头不管嘴的事》
 
 
一只脚失去了
一段骨头失去了
一条腿失去了
 
骨科病房
我为妈妈去问
能否吃鱼吃肉
 
小护士没好气地说
我们这是骨科
不管你吃啥不吃啥
 
 
 
《表达欲》
 
 
一个女人
跟重症病房
另一个女人
通话
说着说着
里外两个人都哭了起来
 
然后又劝
劝着劝着
完全忘了时间
握电话的麻醉师
手已打颤
 
 
 
 
《妈妈的旅游》
 
 
住最便宜的旅店
爬最高的山
 
 
 
《人间》
 
 
站台名是
八一盐场的地方
现在是红色别墅
 
有这种情况吗
诗还可以
人不行
 
我有闪着寒光的傲气
你们如何能知它的高低
 
一台诗歌朗诵会
热闹刺耳
唯独没有一句诗
 
朗诵者在台上慷慨激昂地歌颂着D
没想到裤子里的东西也同时
把他裤子的拉链顶起
 
一个看起来
比我还老的人
叫了我一声
阿姨
 
56岁
她得了花痴
 
曰光灯照射下的绿植
也会生出青青的叶片
 
今天是美好的
虽然妈妈还躺在病床
但儿子已过凯旋门
 
手机坐在椅子上
自己给自己充着电
 
秋天了
亲人卧床
云彩发亮
 
我说妈妈的脾气
是属张飞的
她正好有两道越来越淡的
扫帚眉
 
 
 
《纹身人》
 
 
公交车上的男人
左胳膊上纹着
古代仕女纹身
绚丽的彩色衣饰
凌厉的眼神
钗鬓簪花
男人穿着露臂背心
纹身吸引着我的目光
目光里是静静的
肉上的女人
至于坐公交车的男子
相比已无足轻重
难道这也是他
设计好的目的
 
 
 
《灭蟑运动》
 
 
灭完了蟑螂
胡先生感叹
它们本来有多优越的
生活环境
(家里三口人
每一个都是懒虫)
可惜它们不知收敛
招致围歼
(从超市和菜市场
买来全套灭蟑药和
用具)
一天之内
成百上千的蟑螂
遭受了末日之灾
 
 
 
《香消玉殒》
 
 
面对今天死去的
这只蟑螂
一个词跳到我嘴边
竟是“香消玉殒”
从古到今
用来形容蟑螂的词里
应无此例
我见到街边上的是
“蟑螂不死
我死”
但既已蹦到面前
那这只蟑螂也许就是
香消玉殒的蟑螂
 
 
 
《古人的枕头》
 
 
他们枕着又高
又硬的瓷枕
是怎么睡着的
 
 
 
《人狗情未了》
 
 
村里的老邻居
得肠癌在医院手术
大夫给换了截狗肠子
换过后没过一两年
狗肠就烂了
他一命乌呼
临死前说
狗肠能顶人肠
那狗不就成人了吗
 
 
 
《母亲》
 
 
做一个母亲
有多不易
我还没有妈妈
体会得深
因儿还未婚
我还没当
哪个女孩的婆婆
我也不像妈妈
曾有3个女儿
不能看女儿
一点点长大
被一个个男人
领回他们的家
 
 
 
《深蓝》
 
 
今天的云
干净而漂亮
是我喜欢的蓝白颜色
但又不同于以往所见
任何一次
然后它慢慢
变成了轻粉
又慢慢变成了
深蓝
 
 
 
《活着的意义》
 
 
为了生命不是
暗夜一片
 
为了欢乐,精神的
与身体的
 
为了认识你啊
与你相逢,默默
珍爱
 
 
 
《国际对话》
 
 
第一次发消息
“在凡尔赛”
 
第二次
“已过凯旋门”
 
第三次
“到了瑞士”
 
“瑞士很美吧”
“很美”
 
 
 
《梦巫》
 
 
好象是我们
还在国外
退房时服务员
说什么也不给我退了
我急得大嚷大叫
无奈走出旅店
见店门口竖着一块招牌
细读是一首诗
有题目
而且分了行
结尾轻讽了一下巫
原来竟是抄录我写在
旅馆押金条上的一首诗
剩下的梦就有意思了
我苦思默想而不解的是
服务员和巫有哪门子
关系
 
 
 
《秋天的人世》
 
 
可能要到秋天了
这几天云彩出奇得美
大团大团地悬在
浅蓝色的天空
你看对面楼顶上
有温柔,浪漫的另一番
人间
 
 
 
《僵尸粉》
 
 
在先后被拉进过的
几个群里
我都是僵尸一员
自始至终绝不发言
有时他们发出了我的照片
有时也提及了我
但僵尸自有僵尸的本分
自始至终
不发一言
尽管僵尸的忍耐已达到
僵尸的极限
但僵尸也会厌倦
突然的某一天
僵尸再不顾及同学同事同志
“同道”的情面
点一下减号
溜出监外
无异于一次诈尸
 
 
 
《好邻》
 
 
在韩国
多么安心
以伊沙为邻
 
 
 
《拥抱礼》
 
 
那年
西北诗会结束
马非取道银川
他的告别仪式
有些隆重
挨个与我们拥抱
抱完伊沙
抱完徐江
也抱了抱我
于是,一路上我都在想念
这个叫拥抱
的东西
 
 
 
《亚洲诗人奖》
 
 
2002年
韩日世界杯足球赛
韩国吹了西班牙的
黑哨
罚下西班牙三位场上球员
我看见劳尔落下眼泪
因此痛恨高丽
恨得牙痒痒
当时哪里知道多年以后
我会两度赴韩
我会从韩国领回亚洲
诗人奖
 
 
 
《无知之爱》
 
 
从韩国回来
一抖带去的包
掉出一大把韩币
百元,十元
是因购何物而得
不知道啊,不知道
两度赴韩
我记住了松树,青瓦台
韩国料理,水泡米饭
剩下的我其实一无所知
原本也是一无所知
 
 
 
《破壁机》
 
 
胡先生看电视广告
买来一台破壁机
今天打了一碗梭鱼汤
让我喝
我鼓了三遍勇气
还是发怯
吃了几颗花椒
吃了两根很咸很咸的海带
才举起碗一饮而下
 
 
 
《变化》
 
 
儿子小时
是往我身上贴
现在大了
抱我都是侧面一揽
 
 
 
《月亮宝宝》
 
 
坐在阳台
看半月升起
云总是来遮
碧海青天中
它像一只闪光的耳朵
也像一个婴儿
 
 
 
《家裸》
 
 
洗完澡
我就成了裸体的了
我裸体打诗
裸体送半个月亮
往西天而去
 
 
 
《转眼》
 
 
儿子实习上班了
天气立秋了
生命随时都在重新开始
一个懒蛋居然不到
清晨6点
就从凉席上睁开了眼睛
写一天里的
第一首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