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实 ⊙ 空洞盒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敘亊的述说手法——谈2017年澳門文学奖新诗组得奖作品

◎秀实



[敘亊的述说手法——谈2017年澳門文学奖新诗组得奖作品]
 
秀实
 
 
  澳門新诗呈现出很強烈的地域性来。其最为明显的是,一种敘亊的述说手法。
  所有的文学作品无不在述说。诗人以其独特的文字通过述说方式,向读者(包括诗人自己)呈现出一个其可信的〝真相〞来。在澳門写诗,最大的困扰是,〝世相〞的太过強烈的植根于每个人的心里。葡萄牙殖民地,东方賭城,合法溫柔乡三者交互築构而成的一个空间。明亮中的灯火与阴暗中的喘息,让你逃不出这个小城来。澳門诗人要把诗歌写好,其潛藏最基本的困难是,撥开这纷纭的世相,寻出背后的真相来。否则其诗歌,便一味疲于奔病地捕捉那无尽的声色喧鬧或黯黑冷漠。我看到不少诗人意识到这一境況,刻意地避开那些巨大的壁垒,而走进一些弯曲阴暗的巷道里去。而我得说,那样仍是不足夠的。因为其结果仍是〝走不出来〞。古巴评论家卡尔维洛LTALO CALVINO以〝迷宮〞一词形容当下现代人生存境況,他指出城市人的空间是由弯曲纠缠的窄巷与掘头巷组成,他们疲于奔命最终卻找不到出口。他所倡议的〝空間诗学〞,正正道出了这一原委来。
  敘亊的述说手法常与历史一词相关。澳門是有〝大历史〞的。维基百科有这么一段:〝明朝中叶的1557年开始被葡萄牙人租借,但明朝设置官府管理。直至1887年,葡萄牙与清朝签订有效期为四十年的中葡和好通商条约(至1928年期滿失效)後,澳門成为葡萄牙殖民地。1980年代,葡萄牙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同探讨澳門前途問题,其后于1987年签署中萄联合声明,葡萄牙根据声明于1999年12月20日將澳門主权移交中国,实行一国兩制。〞這150余字濃缩了澳門与众不同的历史光影。诗人书写的对象容易触及这有故亊的客观亊物,于是一种敘亊的述说手法便常在不自觉中出现。
    优秀奖《記錄‧歷史存在的一瞬》竟追溯至公元前6000年。诗人在注释中作出引证:〝经过多次对澳門路环島黑沙遗址的考古发掘,发现彩陶、白陶、石錛、石英环玦和轳辘等,证明澳門地区的史前文化是与广东省珠江三角同属于一个区域文化体系。〞这反映了诗人看待诗歌创作的严谨态度。诗作的时间跨度极寬广,实在不利于敘亊的述说手法。诗以〝序诗〞〝公元前6000〞〝公元1553〞〝公元1639〞〝公元1787〞〝公元1849〞〝公元1961〞〝公元1999〞〝结语下的新序章〞分为九节。皆浮光掠影的描绘。但某些细微的処理仍可见,如结语就有重新啟碇的祝愿!
  冠军《野蛮便利店》是一首散文诗。我为散文诗下最新的定义是:和其它文类一样, 散文诗仍是兩腿走路, 只是它另有一双腿踏在原先的兩腿上。散文诗作为诗歌品类之一,以段落的形式呈现。其特色是有利于敘亊。而其敘亊的脈络是板块结构,与散文体的線性结构有異。这在不同的板块间才容易出现我们对诗歌语言所要求的〝意象语〞来。此诗〝分店101〞各段落间即是板块的缝合而非一种順势的脈络。其一明显的区別是,某些地方板块并无明显的顺序。像第12与13节:
  
我们习惯把手伸到便利店货架的最后,堵着巴士的入口,死坐在二人座椅的最外头;我们从不为他人按着大门和电梯口;不为乞丐不为爱久留;
    
我们白天堵着马路黄昏用垃圾午夜用鸡巴堵着城巿的嘴,在裸聊中用电子货币打赏二次元的巨胸妓女;在无人便利店作战,我们戴着希望的面具交换毒品我们通宵抢购成人玩具。
 
   整首作品充滿嘲讽与愤慨。诗人对这个城市的定调是〝澳門是一座孤独的无头石窟,忘記善良为何物〞。隨后诗人回归到自身的书写,说〝奧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洪水后写诗是野蛮的〞。集中營的屠殺与洪水的惩罚,是因人类行恶而出现。面对这种种,诗歌便显得軟弱无力,故而在某种情況上说,在这个时代仍然在写诗,也是野蛮的。它只是代表一种言说,一种袖手旁观。善良之于行为是利人,进入便利店的人无不寻找自利。此诗自有其明确的主题。
  亚军《消失的声音》更标明是敘亊诗。诗歌写三种声音:鸡鸣﹑蟬叫与狗吠。诗人通过对一些琐碎旧亊的回忆与复述,进行一次古今对接,并思考个人存在的処境。〝鸡鸣〞有〝黎明早已沒有鸡 / 窗外只有奔往市中心的汽车声〞的失落。〝蟬叫〞句子特佳,意象稠濃,有〝回家的路白茫茫 / 前方的麥穗,也连接著麥穗〞,诗人藉其对巨大亊件的反思,寻找迷宮中的前路。〝狗吠〞收结的〝我便是那条狗,你知道的 / 我便是那具屍体〞让全诗有了不一样的读法。在诗里,三种动物始于写实而最终都成为象征。这是敘亊诗之必要。
  敘亊的述说手法还有一个特征是,长篇的倾向。冠军《野蛮便利店》2086字,亚军《消失的自然声音》1503字,季军《忧郁之前,我们回收了整个城市》416字,优秀《雨录》440字,《伪墓志铭》为图象诗,不统计字数,《手机杂想二十四节》4263字,《给诗人陶里的信》593字,《纪录・历史存在的一瞬》2867字。其情況与现在大陆流行的微诗,台湾流行的截句与汉徘,大異其趣。当中,图象诗《伪墓志铭》因其別树一帜,值得谈谈。图象诗的精髄是以相等的文字堆构形狀,有类于传统民间玩具积木。在外形上与某物相似。這是一种文字之趣。随著电脑发达,后来更有制作成FLASH动画的诗作。其文字不停在熒幕上挪动,利用文字產生画面的效果。当然玩弄文字至此,已是捨本逐末,走火入魔的了。台湾诗人评论家張错在《西洋文学朮语手冊・具象诗》中说:〝利用文字本身所构成的图象,而不是意象,呈现出其意义……因为具象诗诉诸视觉,往往不能诵读,而需用心眼把图象捕捉拼湊起来。〞(页63)此诗模擬一个十字架墓碑。书写于其上的,当然是墓志铭了。但与一般图象诗不同的是,诗歌的文字以类似印刷上的〝反白〞,更确切的是,以篆印中的〝阴文〞来処理。旨意明言在其中:
 
  澳門首家線上赌场上線了!
  最后一家实体书店结业了!
  1999.12.20-2017.8.23.澳門
 
  对比異常的震撼。当然,這是实体书店的墓碑。前一句纪录了它的死因。令诗人为之悲痛。图象诗而有如此艺朮果效,实属上乘佳作。
  八篇莸奖诗作,均有其亮眼之処。既具澳門诗歌地域色彩,也兼有诗歌的不同品类。从这几篇诗里,我读到诗人对存在的迷茫。但我得说,迷茫其为生命的本质。诗人得进入其中,让生命体能确切地存在。相较于其它城市,澳門诗人面对的就是个迷宮,他们宜于实踐空间诗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