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兰 ⊙ 爱的千山万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白兰七日日本探秘之旅之二

◎白兰



之二:追啊,我们年轻,我们地大物博
 
七天的探秘之旅,古都和现代,都市和僻壤,盛大的皇宫和古朴的寺院,悠闲自在的梅花鹿公园和熙熙攘攘的忍野村庄,高山古街的神秘和沸腾的红灯区,安静敞亮的榻榻米日本民宿和高山大酒店的典雅辉煌……时光交错,我像一只溜溜球,一会儿被弹到这里,一会被弹到那里。
 
这种变化多端,丰富深邃的旅行,最适宜诗人的头脑了,它极大的张力冲击着我的想象力,同时又源源不断地弥补着我对这个异域的认知的匮乏。
 
在接受着扑面而来的各种信息的同时,我也在梳理和辨认着它们的表层和内核,我喜欢透视它隐秘的部分。
 
我首先发现了日本严重的老龄化。
 
2018年6月24日的东京时间22点多,我所乘坐的国际航班,降落到名古屋空港机场 。这里有个一小插曲,本来飞机应该是东京时间21点多抵达名古屋,在北京机场正要关闭机舱起飞时,一个老人的血压突然升高,决定出机舱不去日本了,她出了机舱,飞机上所有的行李都得卸下,安检出那位旅客的行李,这样一折腾,飞机就整整延误了一个小时。
 
飞机在延误了一个小时抵达名古屋空港机场时,取行李过安检入境,时间大概也就到了夜里11点多。在这期间,我发现机场工作人员里,好几个60多岁的人,还发现了一个70多岁的老人。夜这么深了,机场的工作人员当中,竟然出现老者,那一定不是临时工,因为他们操作娴熟,一定是在从事着自己一份儿正规的职业,轮流值班轮到他们当班了。
 
接下来的许多场所:比如饭店的服务人员,我都发现了不同年龄的老者。26日晚我们在奈良的浦郡地区下榻“海阳阁”日本民宿时,给我们一一准备晚餐的,是几位老者。其中一位都79岁了,气质优雅,她蹲下摆放各种小盘子小碟子时,腿脚是那样灵活。另外的几位女服务员,年龄大概也在六十多岁。
 
导游说:她是老板的夫人,每天都在一马当先地干着她的那份儿工作。
 
导游还说:在日本,老人按部就班地工作,是很正常的事情,旅游业中,70多岁的老司机们,干得欢着呢。
 
因为,日本人长寿,平均年龄87岁。因为日本进入严重的老龄化年代,许多工作,都得老年人参与。
 
这是喜呢还是忧呢?健康是欢喜的,老了还在拼命工作,总带着点淡淡的忧伤。
 
日本人一辈子都在工作工作,在任何地方,你都不会看见广场舞,是滴,日本没有广场舞,他们挥霍不起大好时光。而在咱国,公园里或者小区广场上,夜幕来临,或是黎明打开,一群群的50岁左右的中老年们,广场舞,溜溜球,太极拳,拉着胡琴唱戏……
 
我还发现了日本的地产物质非常匮乏。 当然这一点,人人都知道,但是当我亲眼目睹,亲身体验的时候,我的拳头暗暗攥了几下。
 
在日本旅游,行走的线路设计和饮食住宿的安排,都非常贴妥。尤其是饮食,他们不仅仅给你丰富的营养搭配,还特别精致特别艺术地给你摆下各种小碟子:饭前的增味汤,饭后的小甜点小杯茶,各种细节的周到,都会让你觉得,你被奉为尊贵的宾客。
 
一份料理摆在面前,我会暗暗数一下食材:每顿饭,不下20种。每天都是这样的待遇,这在其他任何国家的旅行中,都是不曾有过的。
 
但是从这周到的服务中,我发现了一些端倪:日本的蔬菜和水果物产,极度匮乏。
 
我是从它们上的菜肴和水果来判断的。
 
带着这个疑问,我留心了一下沿街的商铺和超市的商品。满大街的高科技商品应有尽有,唯独水果和蔬菜,很难遇见。遇见过两家水果蔬菜店,那价格,啧啧。一个小西瓜,即使在盛产季节,也要80左右的人民币,两根香菜,人民币100多元,一个苹果,近20元人民币……总之,日本的水果蔬菜价格是国内的5到10倍。
 
看一看日本的国土,就不难理解它们的蔬菜和水果为什么那么贵了。日本的国土,才相当于咱国的一个云南省,且有“千岛之国”之称,除了7200多个小岛屿,3091平方公里的水域,占地百分之67的森林,占总面积的71%的山地和丘陵,哎呀,剩下能供使用的土地,少得真是可怜。
其资源匮乏,可想而知了。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地域狭小,物质资源相当匮乏的小岛国,起发达程度,又跃居世界前列,这真值得琢磨。
 
简单追溯一下历史:咱们的清朝时期,慈禧正以她狭隘的眼界和胸怀垂帘听政,封建又腐朽的裹尸布一层一层包裹着高贵们的头脑和这个民族时,而小日本,明治天皇却开始了大刀阔斧地维新,他们的眼界,已经越过亚洲,抵达了欧洲的资本主义大工业。明治维新让日本迅速崛起。崛起了,心也就膨胀了,它们知道自己的国土狭小,物质匮乏,要想长久强大,必须扩张,扩张。扩张就必须做强盗,抢别人家的土地,夺别人家的好东西。于是,当西方的希特勒以闪电式进攻波兰和前苏联时,日本也开始对它的邻国中国,乃至亚洲,点燃起了熊熊战火。
 
八年啊,血债累累。要不是最后美国扔了两颗原子弹,战争的结束时间,肯定不是1945。
 
二战结束,日本同样也是满目疮痍,经济陷入瘫痪。加上日本是挑起战争事端的战败國,它们必須向战胜国支付戰爭賠款,根据统计,战后日本共支付了22.3亿美元的战争赔款。
 
二战一场持久战,日本输得只剩下了裤头。
 
日本这个民族,头脑真是灵光,他们总是能在泥潭中,准确地找到努力的方向:唐朝昌盛时学中国。清朝末期时转头去学欧洲,二战战败后,发现美国比欧洲还先进还强大,就又开始转向学习美国。

这一学,就学到了现在。
 
可是,1945年二战结束后,中国在干什么呢?日本一投降,内战立马打响,连一个休生养息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三年啊!三年之后,总该静下心来建设家园了吧?还不消停,邻国的内战开始了,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帮人家打兄弟架去了。帮人家打架回来之后,开始清理自家门户,名其曰:清理内部的阶级敌人。好嘛,凡是有才华有头脑不听话的,管你有用没用,都是我的敌人。是敌人,就得铲除你!给你一顶大帽子,压你一辈子不得翻身,压你子孙三代都不得翻身。更邪门的是,1966年到1976年 ,十年啊,大家都知道这十年咱国在干什么,我就不唠叨了。
 
一差就差了一个世纪,人家闷着头学习学习再学习,咱在斗啊斗啊斗得其乐无穷。
 
还真要感谢中国出了一个邓小平,要不是他大刀阔斧打开国门,让中国人眼界放宽,干点儿正经事儿,现在的中国,肯定还在泥潭里。
 
走在日本不大的国土上,我总在自豪咱国的辽阔和地产丰富,我总在自豪咱国走到哪里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想,如果咱也从1900就开始发愤图强,改革开放,那咱们,可不是一个小小的日本国就能比下去的。
 
历史没有假设,现在开始还不算太晚。

追啊,咱们年轻,咱们地产丰富,如果我们的国民经济上去了,如果我们的科技领先了,如果我们的国民素质提高了,如果我们的环境搞好了……那……不用我设想了,你懂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