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诗歌:每一个季节都留在原地,返身即可进入(若干)

◎术香





 
冬天在一幅画里
 
我反反复复说过冬天,
在一幅画里,
画中空白部分,
空无一物,
那是冬天的居所。
 
菊花黄灿灿地开着,
一朵一个笑脸,
有风吹过,
笑脸与笑脸之间,
也有冬天。
 
风往深处吹,
吹不着冬天,
往远处吹,
吹不着冬天。
冬天隐藏,
日月星辰,山山水水,
片片雪花,点点霜痕,
藏得深远。
 
一幅画挂在空中,
被风吹着,
被风吹破,
仍然没有冬天。
 
 
石头满天
 
仅是一阵细风,
吹过,吹起沙尘,吹起草屑,
天空却布满石块。
大大小小的石块,
或圆,或长,或方,
白石头呀青石头呀,
花朵一样浮于空中。
 
石头往下落,
往上升。石头的眼睛,
石头的手脚,
释放强光,
刺伤看它们的人。
 
人们闭上眼睛,
伸手去够石头,
石头上升,人也上升,
一块石头下面,
坠着一个人、多个人,
人们争抢石头,
说摸着的石头是自己的。
被许多只手摸着,
石头上下颠翻,
翻转着人的手,
手从人体上脱落,
跟着石头飞。
 
石头越来越多,
石头碰石头,石头挤石头,
手夹在中间,血溅满石缝儿。
 
 
生命经过什么
 
一些人从身边走过,
点头,打招呼,嘘寒问暖,
言语和动作,空气一样飘散。
 
石头还在路边,
树也在,草也在,
它们悠闲地望着天空,
或望着远方,
仿佛专注于什么。
 
我坐在石头上,
想跟石头说话。
石头冰凉,
凉得只有气息没有言语。
 
又一些人从身边走过,
有人像我一样,
坐在石头上,静默。
有人站在树下,
捡几片落叶,
吹吹叶子上的灰尘,
闭上眼睛。
 
生命经过什么,
人间不会一一收纳。
 
 
一头呆牛
 
一头黄牛站在小径中间,
时而低头吃草,
时而静卧发呆。
 
有人吆喝它走开,
它不动;
有人举树枝赶它,
它甩甩尾巴,还是不动。
有人蹲下来,
梳理牛的皮毛,
牛立起来似乎蹄子动了动,
但仍是不走开。
 
人们踩着路沿儿,
尽量不挨着牛走。
一群羊过来,
牧羊人一声鞭响,
羊从牛肚子下拱过,
牛卧下,羊从它脊背上踩过。
 
牛不动,也不叫,
天空卷起黑云,
响起雷声,划过闪电,
下起大雨。
牛傻傻地立在原地,
没有走开的意思。
 
 
吹不走刀子
 
飘雪的日子,
有时也会看到刀子,
明晃晃地插进雪花,
穿过雪花。
刀子插得越多,
雪花的棱角越多,
八角,十角,或多角。
雪花落在树上,
枝条呻吟,
落在石头上,石头呻吟。
 
雪花落满大地,
厚厚的雪,厚厚的刀尖、刀柄,
压着疼痛,听不到呻吟。
人们在雪地上行走,
鲜血灌满脚印,
进和退都走不出雪花,
走不出刀子。
有人弯腰握住刀柄,
试图拔出一把刀,
但刀柄上又落满雪花,
又一些刀子伸出来,
吞没了刀柄,
吞没人的手及手臂。
 
雪继续飘落,
风吹走一些雪花的棱角,
吹不走刀子。
 
 
狂风过后
 
狂风刮过之后,
一些影子仍乱作一团。
山影、树影,
一列列,一片片,一排排,
左右晃着,相互扯拽,
颜色及味道,都难分清。
 
山影压着树影,
树影挡着山影,
飞鸟的影子,花草的影子,
牛羊的影子,还有人的影子,
千千万万的影子参与进来。
影子遍地,
影子咬着影子,影子踩着影子,
影子喝斥影子。
谁是谁的影子,谁爱谁的影子,
影子笑话讥讽影子,
影子痛骂诅咒影子。
影子把影子推下悬崖,
影子把影子抛向空中,
影子把影子含进口里,
影子把影子揉进血脉。
 
许多局外人站在影子之外,
往影子里泼水,
每一滴水变成一个笼子,
笼子偌大,分类装入影子,
装进所有的影子,
笼子仍是空的。
 
影子再乱,再乱,
我们已看不见,听不见。
 
 
山楂树想把这些说出来
 
山楂红鲜光亮,
没有虫蛀。
谁来谁摘,谁来谁吃。
 
山楂越来越少,
却越来越红,红得发紫。
走过吃过的人说,
这棵树的山楂真好吃,
明年还来。
 
这一棵从开花时就打了药的山楂树。
药在花里,粘稠白腻,
药期无限,毒性渐强,
害虫见药即死,
虫卵见药即死。
风来了,雨来了,
死了的虫卵不能新生,
新来的虫子飞来即死。
药在花粒里,药在果核里,
药在果肉里。
药催着果子长,果子疯长,
果子不想长时,
药,就让果子往死里红。
 
山楂树想把这些说出来,
但说不出来。
 
 
遥远的山顶
 
我喜欢每一片草地,
绿草、枯草,
无所谓,只要草在,
我便可静坐。
 
草里有虫子,
还有蛇。
虫飞虫的,蛇爬蛇的,
我只是坐着,
不动,不语。
 
没有谁站在我身后,
没有谁坐在我旁边。
 
而遥远的山顶,
雪一直在下。
覆盖草丛,覆盖足迹,
覆盖半世光阴。
 
 
哀伤的眼神
 
我写着草时,
一些草被人割下,
用绳子捆着,
搁到驴背上。
 
草望着我。
割下的,长着的,
草都望着我。
我伸手摸摸它们,
草籽粘到我手背上,
草汁滴到我指尖。
草的心情,草的语言,
我洞察了,我听懂了。
但我又能怎样?
我赞美过草,怜悯过草,
可这都是空的,虚的。
人把草割了,驴把草驮下山,
风把草吹黄,吹干,
我都挡不住。
 
我闭上眼睛,
任草哀伤的眼神,
箭一样射向我。
 
 
除了声音
 
狗望着路对面,
汪汪叫着,
那边也有狗在叫。
 
汽车时多时少,
狗能看见狗时,
两条狗都叫,
狗望不见狗时,
这边叫两声,
那边也叫两声。
 
这边,狗被拴在电线杆上,
补鞋师傅在忙,
嫌狗乱,狠狠拍打狗,
扔给它一块馒头。
狗安静片刻。
 
那边,狗被拴在杨树上,
修自行车的人闲时想逗狗玩,
狗只顾向这边张望,
不看主人一眼。
 
两条狗天天如此。
望一望,叫一叫,
长大了,长胖了,
长老了,长傻了。
除了声音,
或许不会有任何交集。
 
 
扔石头
 
有人坐在山崖,
往山谷里扔石头。
一块一块扔,
从太阳升起到太阳落山,
一直在扔。
鸟儿在树枝看他,
看累了,看瞌睡了,
看得乏味到扑扑扑飞去。
 
有野兔慢慢走来,
停在他身边。
看一眼石头,看一眼他,
不明白石头跟他有什么仇。
 
扔石头,扔石头,
此人口里念念有词。
石头是一个个痛苦的日子,
石头是一个个无奈的时段,
或者,石头是悔恨,
是思念,是天涯无际。
把这些扔出去,
做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做一个乏味的人,
与人间两清。
 
 
返身的结局
 
每一个季节都留在原地,
返身即可进入。
 
闪电划过,人为地将暗夜涂亮,
美人蕉开过一次黄花,
亮光盖过光亮,
红色因子跃跃欲试,
命中火热遮掩万千色彩。
 
一切藏在暗处,
举手投足,
春天的笑脸,夏日的睡裙,
交叠拥抱回头之客。
鲜花皆含刺芒,
蝙蝠将一粒白盐吐出,
伤口裂开又合上,
河流涨过堤岸,
锯齿草一条条延伸,
缝合什么又拆穿什么,
笑脸定格,睡裙定格。
 
泪水作为标点,
作为粉脂,
湿润处谎言喋喋,
铁皮小船,驴皮圆鼓,
群聚季节的中央,
欢迎还是驱逐,
只需一只燕子低飞,
或让一粒种子从天而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