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7.10诗选

◎君儿



《八万四千》


我背着一本
八万四千问的书
上班
放哪都不合适
所以又背了回来
来来去去
我都背着八万四千个
问题


《建筑工人》


几个建筑工人
高低错落
在我前面走
激情交谈
方言语速
让我有点抓不着头绪
他们套着统一的
灰色坎肩
坎肩后背上写着
“中国建筑”
夕阳就快隐没
马路上车多人多
我看见周围的长楼短楼
这时也都高低错落
说着各省方言
语速极快地
跟着他们
过了马路



《拼诗9小时》


北京磨铁读诗会
我是评委之一
下午先锋地图读诗
又接着晚上的赛诗
要给大家打分
丝毫不敢含糊
从晚上7点到凌晨1点
当冠亚季军决出
合影像照完
打车回宾馆
发现我的腰
巨痛难忍
看来它为一夜诗歌
拼上了老本


《侯马》


在北京
会隙
我们谈起侯马
每逢诗会
都被邀请
每次都决定
出席了
甚至提交了作品
拉进了微群
排了朗诵顺序
上了诗会海报
然后,到时
几乎是肯定的
他还是没有
出现


《浩波是一个怎样的老板》


每次去磨铁
看到淑敏柳杨
辛苦忙碌
大家都佩服
说你们老板
用人够狠
两个小姑娘几乎
异口同声
我们老板更辛苦
一天只休息
几个小时
剩下时间都在工作
更佩服的是
90后的柳杨
每次在磨铁读诗会上
想说便说
“童言无忌”
这让人想到
诗人浩波
究竟制定了
什么样的人才方略
使他的诗歌员工
畅所欲言
毫无体制里常见的
唯唯诺诺


《政治正确》


诗人闫永敏写了一首诗
大意是投票选领导
一个是好友求她投
一个是工作优秀她想投
善良的永敏不知该怎么办
于是既投了好友
又投了后者
而投票规定只能选一人
她投的票无疑成了废票
资深诗人说她的价值观
有问题,连批了三次
我忍不住争道
政治正确就没这首好诗了


《茅盾故居》


唐欣来到后圆恩寺
小众书坊
宣布既然还有时间
我们去参观茅盾故居吧
于是,我看到了
一座古老的北京四合院
院中的侧柏
茅盾的绿色面模和手模
放在陈列柜里
陈列柜里应该还有
他的思想那些矛盾
痛苦,挣扎和希望
还有他使用过的
自带发动机的老式冰箱
桌椅,床和窗前的大树
看来还有不少东西
在他死后又继续腐烂
和生长


《谢谢在你们身边给我留了一个位置》


这个位置
茨维塔耶娃也曾渴求
但没人给她留下
老诗人任洪渊感谢
年轻的诗人们
为他留下了这个
圆桌发言的席位
他说我写不了年轻诗人们写的诗
年轻诗人们也写不了他的诗
而在真正的创作面前
逻辑算了屁


《永敏》


走在北京的
大街小巷
常常会对那些
参天大树
仰头注视
叹为观止
我说和永敏在一起
非常快乐
因为她太傻
其实何尝不知
在任何一个路过者
或了解我们的
诗人那里
我俩其实都够傻的
因为我们
都很快乐

《眼镜》


自从配了一副新眼镜
她总觉得右边镜框高于左边的
她用手往下压右边框
放开手还是高
她走到公交站停
在不锈钢框里看到的眼镜
还是右边高于左边
她上了公交车
用手机看
结果是相同的
这使她越来越心绪不宁
到了单位厕所
她习惯地看了看镜子里的眼镜
还是右边镜框高于左边的
她取下镜子掰了掰
戴上后并无改变
她寻找能找到的所有镜子
里面只有一副右边高于左边
的眼镜


《镰刀与蜡烛》


女孩黑外套后背处绣着
一整面斧头和镰刀图
上面有一行英文字母
我只记住了“M”和“O”
走近细看
镰刀尖上还有一颗五角星
而刀把儿是一支点燃的蜡烛
这就不太一样了嘛


《床》


花了230元
从网上买到一张
松木床
没有油漆
充满淡淡的松木香
弟弟和丈夫把它支起来
靠着我的书架
从此我有了一张
自己的床
凑近床帮闻了闻
不错 就是
松木的芳香


《自检》


先锋与先锋是有差距的
何止千里万里


《人间》


生命中最珍贵的
都为诗所赐

一楼装修
房主把全楼的供水筏门关了

生子赐母死
世界上有这么无赖的国家制度吗

美女老了
长出一口难看的牙

手脚拧成麻花一样
伏地爬行者究竟是何人所为

宋齐时官贪一匹布
即死罪

咽下的中药汤里
竟有一种回甘

每个安逸的日子
背后支撑着多少根艰辛的枕木



《人民智慧》

1
轻轨出站口
一个小食摊位
打出了自制的广告
“食以民为天”

2
成医生今天说话
很深刻
其实一直比较深刻
她对我们几个躺在床上
扎针灸的人说
是人都忙
不忙就挂墙上了


《听讲话》


智慧也有国别
讲话里是这么说的
如果智慧也分边界
不是小聪明了吗
这是我在心里嘀咕




《茅台》


结婚前
我去贵州出差
参观了茅台酒厂
临行时工厂送我们
每人两瓶
茅台酒
先生为了得到房补
把它们全都送给了
房管科的干部
所以直到23年后
朋友送丈夫一瓶茅台酒的今天
我才第一次品尝了它们的滋味
有点缠绵
有点纯厚
有点上头


《盖房记》


八十年代初
父亲盖第一所房子
为了节约每一块钱
他按照预先的盘算
半夜叫醒我
跟他去窑场偷树
用来做房梁的椽子
12岁的我迷迷瞪瞪
追着父亲的身影
到了二里地上的窑场
挑水渠边一握粗细的小榆树砍
砍倒后削去枝枝杈杈
然后我背少的
父亲背多的一捆
跌跌撞撞潜回村里
卸好赃物
重新爬回炕上
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闭着眼想象各种被抓的场面
多年后听妈妈说
父亲盖的这第一所砖瓦房
只用了不到1000元


《蒋涛》

坐完禅七
回到微信



《钢骨》


昨夜秋雨绵绵
给儿子在网上订购了
一把藏蓝色16根钢骨的雨伞
直接快递到他的大学


《书把我的血吸到了哪里》


在书房
打了将近8年地铺后
腰开始疼
刚开始不以为意
在两把硬木椅都被我
坐坏后
我开始注意后背的疼痛
来到医院
大夫诊断的结果
和腰关系却不大
说的是气血太亏


《牛与牛肉》


我知道属牛的人
最怕疼
但人是吃牛肉的


《父亲》

一个女儿生下来
就瘫痪
与妻子离婚后
独自照顾女儿13年的
父亲
这个十一假期
给作为记者的我
发来微信
名曲
“我爱你中国”


《三种人生》


吃完饭
妈妈在她的病房兼卧室
先生回他的牌屋兼卧室
我回我的书房兼卧室


《远涉重洋》


照片里那一双
是我丢在太平洋的蓝布鞋子

泰国芭提雅
有碧绿的海水和金色的沙滩
一个外国的诗人来此
参一参辉煌的宫殿
看一看人家的街道和尘寰
我的国家没有免费医疗
人家有
我国废除了帝制
但他们还有国王
为人民买单
受人民爱戴

我的鞋子,想必它们
已远涉重洋


《半面人》


30岁以后
世界就差不多
分成两半的了
一半是诗和诗人
另一半是非诗和非诗人
我把欢乐和激动留在一半
把厌倦和无奈留在另一半
20年过去
才渐渐发现
在它们的中间地带
其实还有一条暗河
一直在无声潜流
不知它要流向哪里
它也从不为被关注
欢喜以及厌倦
而显示其存在


《人间》


生命中最珍贵的
都为诗所赐

一楼装修
房主把全楼的供水筏门关了

生子赐母死
世界上有这么无赖的国家制度吗

美女老了
长出一口难看的牙

手脚拧成麻花一样
伏地爬行者究竟是何人所为

宋齐时官贪一匹布
即死罪

咽下的中药汤里
竟有一种回甘

每个安逸的日子
背后支撑着多少根艰辛的枕木


《地主》


我总是同时用
好几个笔记本
抓到哪个用哪个
所以,有时一天写的诗
分散在不同的本子里
东一块地
西一块地的粮食
我都要收上来


《拨云见月》


我早早来到阳台
看看有没有你们画的
那么圆的月亮
哦,真有
它正和一架飞机一起
从东方冉冉升起
这轮夜里的白太阳
高于众楼
而低于飞机


《梦》

1
找不到身份证
坐公交车去火车站
又被障碍物所拦
我爬一段土坡
车上人说这些街道值得
一个个去看


2

翻译家突然
光临寒舍
抄起我的一个
木偶娃娃
意思是走时带走
我心里嘀咕
我们熟到这种
程度了吗


《白衣骑士》

今年中秋
当面祝福的人
只有一个
在八月十五
还给20多位病人
看病,扎针灸
拔罐,推拿的
韦保才大夫

《大夫》

给我看病的两个医生
经常会为一点小事
吵起来
并不真吵
但也算是吵吧
女医生离婚了
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
对男人充满渴望和怨恨
男医生已经做了爷爷
对一个孙子好
对另一个孙子次之


《女医生》


扎针灸的女大夫
一个人带着2个女儿
每天发很多条微信
卖女士胸罩兼
谈生活哲理
今天下雨
她在微信照片上发言
“天在下雨
心在流血”
一下子把我看呆了


《女吏》


女官员
对我的无视
很生气
终于忍不住
说起自己何时竞聘
与谁谁谁一起上岗
然后平步
然后青云
我恍然大悟
哦,原来你是某某
然后相对无言
仅此而矣嘛
我做帝王的时候
你还是爪哇国
一个小小的
阶前侍卫


《诗所不能》


拿一支烟
到阳台放风
透过不锈钢护栏
一天明月
正穿越彩云
暗粉与青蓝的云彩
衬着它一夜西行


《仕女的眼泪》


有一种雨
你看不见
不撑伞的话
它们慢慢慢慢
还是会把你淋湿
顺便把天地
画成一幅仙境
像细密编织的布
像一双夺魂摄魄的



《小区的鸟》


白的是鸽子
黑白相间的是喜鹊
灰的是什么
两只,横飞而过
要找麻雀
得在树梢,草地
和楼墙上的空调管道口去寻
它们一家一户
偏居寸方的小小墙洞内
和人一样
秩序井然
不会走错家门


《血色玛瑙》


这些年
手上也攒了些
沉郁顿挫
估且叫“苦难”的
东西吧
在造物主眼中
轻如纤介
微不足道
多年来反复
摸索
放开手时
真希望它们已
化成虽有瑕疵
但纯出天然的
玛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