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7.11诗选

◎君儿



君儿11诗选

《低飞的飞机》


如果不是夜里
下楼取快递
不会一出楼门
就看到那架低飞的
大飞机

它就在我头上不远
然后向前飞去
我与它一定有什么联系
一定的只是现在
还不能想起


《妈妈作诗》


放电话的电视柜上
有一张小纸片
我低头看见那上面写满了
“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
------”
妈妈的笔迹

小学二年级肄业
使她只会写自己的名字
和几个简单的字
但这一次
是她73岁生命又遭腿折后
第一次写诗

一天一天
一天一天
一天一天
------



《词》

有些词真好
但不断被用废用滥用脏
同志是一个
小姐是一个
美女是一个
初心是一个


《我》



今天走在街上
感觉与以往
有些不同
我已经是喝了
三七粉的人



《忍辱》

忍辱是一种蜜
不知哪个森林出产
我到现在也还没有
见过它的样子
尝过它的滋味



《受贿》



奇迹每天发生
今天居然是有位
过去采访过的老板
托人送了我两条烟



《有感》


由于我的懒和笨
小时候儿子的饭
都是其父或妈妈给做
我的职责是教儿子
读和写
3岁的儿子有个日记本
每次生病
他都用他的童体大字
在本子上写道:
今天又不能去幼儿园
吃香饭了


《唐教授的无奈》


唐欣指着一处四合院
说这是蒋介石行辕
又指着一所小学门牌
说这是茅盾书法
博学如此
唐教授说今年他开了一门
现代文学大师巡礼的课程
学生们也不用上课
只要跑一跑北京这些
大师们的故居
学期末交一篇论文就行了
没想到有些学生
连跑也不跑
从网上荡几张照片下来
就交了上去



《导航》


没用过手机导航的我
配合着不会手机导航的永敏
我俩穿街过桥
顺利从北京西城区的
六铺炕三区9号汉庭酒店
移动到安定门内大街
后圆恩寺胡同小众书坊
两个傻瓜比主持人还早
第一拨来到了
诗歌现场


《俗不可耐》


儿子每次给我讲
他喜欢的音乐
动漫,小说
我都不时插进
一些现实问题
吃饭了吗
喝水了吗
衣服收到了吗
鞋收到了吗
惹得他生气训我
您每次都这样
俗不俗



《财迷的怎么练成的》


以前
“为你读诗”
会员费
每月18元
这个月要续费时
发现涨到了28元
今天伊沙推出的诗
我一看长度
需要选三分钟那档
为了拖延交费
我还是选了一分钟
结果紧赶慢赶
还是在结尾最后两字
被为你读诗
或者说无情的一分钟
掐去


《老外教书》


想着老外教书的大学
应该没有四书五经
想着儿子创作小说
或许会有用
遂买了中华书局版本的
四书五经一套10本
快递给他
几天后我问儿子收到书吗
两天过去
回复终于来了
“妈妈,求求您
别买了”


《黄金树》


陪妈妈去医院
复查
出来时又去银行
办报销用的储蓄卡
那时是下午2时半
我无意间抬头
看见路旁的白腊树
叶子金黄
全树都已黄透
它们在跳着一种
人世间没有的
时空之舞



《人间》


清晨
环卫工人扫完的落叶
中午时
又落满路面

每次遇到狗
你都远远避开
或干脆绕道而走

路上与一个女孩
擦肩而过
她的黑色外套下角
印着四个白字
1989

书要上墙了
书已经上墙了
它们上墙干什么

儿子说魔幻是
另一世界的真实
这一点我还
不能够理解

小园里的狗熊
鸭子,梅花鹿雕塑
也被用白色塑料膜
层层包了起来
一片银装素裹

痛苦来袭
以层出不穷的形式
你仍象个迷路的孩子
跋涉在49岁的山坡

这肮脏的人世
也许无人可豁免
伤与被伤害

总是看太多的书
接触太少的现实
所以,一旦走近人群
便总是像个慌乱的白痴

公交司机看你跑来
但差一步都没等你
他坚守的一定是
最先进的现代文明

刚放在桌上的酒
就有一个微小的飞虫
淹死在里面
它比我还想喝啊

银行门前
是一对怒目的雄狮
海产店门前
是一对趴地不起的鳄鱼

从来只知道
鸟捕鱼
今天看到视频里
鱼捕鸟

熊猫一生只吃竹子
牛羊一生只吃草
人一生却需要
这么多营养


诗会
开到一半
突然
耳鸣了

走在路上
一个词正好合适
闷闷不乐
有时候你走着走着
就忘了活着为什么

想到此世可能
并不存在一个叫我的事物
所有解不开的愤怒与伤怀
也便释然


《新闻》


韩国首尔
街头的游行
我也算熟悉
敲锣打鼓
如同欢庆胜利
这次他们是
拒绝美国来的
总统




《现金流》

在一个83岁老人
怕自己死后
智障儿无人照顾
而将之杀死的消息下
一个网民这样感慨
怎样拥有一生的
现金流



《单纯》


葵诗歌节
大家谈起谁是D
有人建议永敏加入致公D
永敏很不屑
“我才不参予那些事呢
我就信我的佛
就行了”



《马姐》



马姐,对她
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
但她记得我生孩子时的模样
喝了几口水
麻药不太起作用
杀猪般疼得死去活来
事后打了三针杜冷丁
孩子没有奶
只好喂奶粉
今夜电话她说两个目的
一是帮一位来自吉林的物理女老师
找个对象,38岁,有点胖
二是帮她找一位懂行的律师
解决火单房对方上锁
她不能自由出入的问题
她庆祝我有了立锥之地
说“读万卷书,还得行万卷路”
她说不过多地打挠我
“如果你妈妈需要照顾
我可以陪伴”




《绿色先锋》


说的不是诗
或其他前卫艺术
而是一种“液”
为树输的
树病了或营养不良时
也像人一样打蔫
也需要像人一样输液
这是哪位植物学家
最先想出的办法

路过一株挂着
两个“绿色先锋”袋子的

这是第一次
先锋当面教育了我知识面的
不足



《村头老鸹》


这是一个微主的名字
从我知道他开始
一直只转两类新闻
音乐和宠物
除诗以外
我差不多最爱的事物
所以,我成了它隐秘的粉丝
每条微博必看
古典音乐伴着宠物们的温暖奇闻
让人开颜



《情感与写作》


激情是好事
也是不太让人信任的东西
像年轻时写的诗


《戒》


我劝自己
不能和妈妈吵嘴
吵嘴就写不出好诗了



《命》


关于蟑螂也是
一条命
该不该杀的问题
我在想好之前
已经下了手



《流年》


发现今年很不好过
亲人死了一个
妈妈摔折腿
我腰疼,重新被借调到
政府




《羞于施舍》


这个大概是因为脑瘫
行路磕磕绊绊的男子
今天不是坐在门口
而是抱着罐子
站在了约翰咖啡店门外
来来往往这么多年
我一分钱也没有丢进他的罐
我为什么不能冒充一个外国人
为什么安慰自己说
他只要外国人的钱



《我的床》


右边是尼采
左边是布考斯基
作家都是疯子吗

酒和洁癖
糜烂与孤独
他们的和我的


我在布考斯基的书上
写了我自己的诗
然后又打开他的诗
接着读

我需要多读读
疯子们的书

《穷人》

赤贫的茨维塔耶娃
赤贫的曼德施塔姆
赤贫的阿赫玛托娃
赤贫的阿蒂拉尤若夫
------

你们用诗歌
筑起的人类精神大厦
至今灯火辉煌


《魏晋玄学》


菜市场内
路过卖肉的柜台
一个留着莫希干头
穿羽绒服的高个胖男
正给卖肉夫妇讲话
“玄学的顶峰时期
是在魏晋”
惊得我站在原地
多买了一块棒骨



《平等》


刚买的红薯
塑料袋破裂
散落一地
一个小男孩跑来
帮我捡
一个小女孩跑来
帮我捡
我猜他们差不多3岁
我撑开备用手提袋
他们把捡到的红薯
一个个放进去
我高兴地夸着:
“太感谢你们了,小朋友”
“再见了,小孩”
听到我说小孩
两个孩子发出差不多
相同的更正
“小孩?我不是小孩
我是大人”



《恶》


看了一部
母亲带领其孩子
把一个l6岁少女惨虐
而死的电影片断
不太想吃饭了
关于人心的复杂性
及其不可规约性
这个问题我需要问一下
无所不知的世尊


《弃我去者》


正午阳光下
我的影子长长的
腰细细的
长发披肩
袅娜摇摆
一个久违的少女
从我体内
跑了出来


《西娃误导》



西娃问我
侯马有一首写地坛的诗
是叫《回声》吧
我立刻上网查《回声》
没有
又查地坛
仍没有
无奈问馆长游连斌
不一会馆长贴给了我
侯马的——
《天坛》



《微现场》


徐江
邀请
徐江文学
加入了群聊


《负能量》



求求你们
网站,媒体
任何个人的微博微信
不要再报“低端”的新闻了
中国老百姓多不容易
活在雾霾里
还要再生心霾



《写一写幸福》



你们让我别再写苦难
是的,我满可以做到
小时候我忧伤于
母亲的吵闹打骂
我损失过一个姐姐
损失过一个弟弟
损失过一个父亲
损失过大部分生活
时间过去
我还在这里
所以,我是幸运的
我早该超脱于个体的不幸
写一写幸福
就在今天,就在此刻
全世界那么多死亡和流离
都没找上我
我干嘛不写,不写呢



《蟑螂》


没有血(至少看起来)
但一年可以繁殖1万个后代
一生十十生百百生千千生万
昼伏夜出无所不入的你们
我一个人应该怎样打赢
与你们的战争

在我和你们
关于生存空间的战争中
最后输定的
肯定是我




《写作》


突然想到一个人身边没有来自任何方面的精神支持
而写作到中年是怎样走过来的而且对于她继续写下
去意味着什么尘世中得不到的其实写作又何能补偿
它让你持续地付出付出最后须交出自己全部的血肉



《人欲》


一个怎样的世界
会性虐3岁儿童
爆炸射击寺里礼拜的群众
人,以及罪恶的源头
还是真有一个上帝操纵着
毁灭的按钮



《梦》


在天津举办的诗会
一女诗人贪心多读
伊沙和大家有些生气
而我并不在现场
却好像看见了一样



《梦》



诗人王立君来访
我们去找吃饭的地方
进入了城市的繁华地段
发现异常冷清
也许是我们说话时错过了
一家可进食的店面也没有
继续往前走
是一处风景名胜
旁边村庄正是炊烟
冒出的午饭时间
一户人家妇女在揉面
我们进去说可不可以
搭火进餐
妇女一家人同意了
我赶紧补充说我们付钱



《中国记者》



很多年前
偶然采访到一个
被银行辞退的女工
她的丈夫是残疾人
不能工作
我把她与银行、法院的
法律纠纷过程
如实写出
报纸登出来后
法院把报社领导
和我,请去
说银行准备起诉
宣传部长也正告
完全可以开除
我的公职
鉴于我平时的表现
最后通过他们的共同
关怀赦免
罚了我400元
并在约谈中暗示我说
“你是不是收了
人家的钱”



《共谋》


心立起来
不是海立起来
放心
它洗不干净这颗
我们共同践踏着的
星球


《今日大风》


打开窗
天上大片的白云
洁净,轻盈
谁说天堂已不在
人间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老虎》


一本薄书
再也不能读完
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
迷恋沙子,迷宫,老虎
和百科全书



《有鸟光临》


小区里
来了一种新鸟
很美
翠顶长身
早晚我得查出
你们的姓名




《来一点想像》


200年以后
我们现在用的汽车
基本上被淘汰了
家家有一种类似汽车
但能在天上飞的机械
估且叫家庭飞机吧
比汽车的速度高出十几倍
也就是说如果你9点上班
8点50做准备
已经足够富裕
推开家门
哦,不要惊慌
那布满天空的飞行器
不过是依然长着
两只脚的人类的
代步工具



《2600》


上班时浏览新闻
看到斯蒂芬霍金又出预言
人类大概在2600年左右
灭绝
那时被人类耗尽的地球
将成为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球
诺亚方舟
如果真有
假设它能以光速逃命
至少也要在茫茫宇宙航行
20到30年
才能到达一颗新开辟的
崭新的星球
这就是说
距今580多年后
我们孙子的孙子的孙子
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
孙子就无路可去了
要么从地球的一边跳下去
要么现在就练习飞行术




《家中的世界》


我的世界里
还有几个人
我自己,一个被疲倦消耗着
又被诗歌拯救的人

儿子
钟情于异质空间,日本动漫
魔幻世界的90后

先生
不怎么交流,回家就玩电脑斗地主
的资深麻将战士

妈妈
腿折又换了金属轴
脾气也换了金属的
复杂组合暴君



《从小骂到我49岁,这世上仅此一位》


今天很不安
没有煮好米饭
被妈妈骂


《在医院丢失一双鞋子,妈妈已抱怨了3个月》


从来都是
遗失之物
才最珍贵



《母女》


走过第一个路口
我在生妈妈的气
走过第二个路口
我在生妈妈的气
走过第三个
我在生气
走过第四个
我还生气
拐进小区
爬上六楼
打开家门
当母亲习常的抱怨人的咆哮
如山洪扑面
我反而像泄了气的皮球
轻轻笑了



《后退》


眼睛花了
看世界隔了一层膜
看书的时候
更要远放才行
这是要后退的节奏吗
但愿不是腐朽



《情绪种种》


通过红黄蓝幼儿园
侵童事件
我又知道了几个新词
化学阉割,放空



《有一点不解》



那些虐别人家幼儿的人兽
他们自己应该是没有儿孙



《心有千千佛》


她把18罗汉
认作是佛
这倒也不错




《买书》


买来的书
到手
才发现从前已
买过
我为什么没读
像被皇帝选来的
媳妇




《我坐在办公室里等待下班》


腰疼
光站着又太显眼
上午的活儿干完了
领导没再交待新活儿
我拿出与工作稍微
能贴上一点边儿的
西汉名叫戴圣的学者
著的《礼记》
看了两页
国君死了,大夫要在公馆
居丧三年才能回家
关上书
迅速浏览了一下新浪新闻
特朗普疲惫回白宫
赵薇李冰冰斗艳
见左右无人
查了查冰冰简历
黑龙江人,生于1973
特朗普已经是71岁的老头了
关上网站
拿起《防电信诈骗手册》
盯了半分钟之久
当此际
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半小时
把手机放在本子下打开
哈伊沙《新世纪诗典》
正在发布



《空火车》


那一年
一趟空火车
不知从哪开来
也不知开往哪去
逃出校园
我上了这趟火车
忘记买没买票
也忘记了有没有乘务员
黑夜里只有一列空火车
拉着我飞驰
忘记了它的颜色
也不记得它鸣没鸣过汽笛
只知道无论怎么开
都是空的
都是向北



《赠你一座书房吧》



儿子
把这些书留给你
你凭一本本卖书
也能过上几年
它们从世界各地聚集而来
用上了现代各种交通工具
然后是静静的阁楼中的岁月
见证我一根根生出白发
在它们的页面上用铅笔
划着细细的横道
在不需要它们的人看来
这些无用之物
占用了太多空间与时间
你若喜欢它们就是一笔
不小的财产




《酒囊已空》


把一袋酒拿上楼
放在书桌上
准备喝又忘记
转天发现
桌子上流了一滩酒
而酒囊已空



《读史》


割舌
钉舌
刳腹
脔肉
拔发
鞭面

肢解
五马分尸
寸寸斩
掘坟
挫骨扬灰



《致大师》



我们是同行
我想你不会怪罪
我把诗歌草稿
打在你的书上
难道是翻译的问题
我还不太理解
你写的东西
但你喜欢白居易
我也喜欢白居易
他的琵琶行
可曾让你想到
你热爱的音乐
诗歌是可能的吗
在这个消费的电子的
享乐的信息的抑郁的
爆炸的现代文明下
我继续用你的问题
思考了一下
自己的诗歌



《买鱼》


穿白制服的超市柜员
问:宰吗

我犹豫不决

于是没宰
提着活鲫鱼回家

妈妈拿起菜刀
我听到厨房里擦擦两声

鲰鱼死了
它不会哭


《真丝情人》



把真丝衬衣
缝了缝
它的袖口开缝了
但这么温顺柔软的衣服
怎么舍得抛弃
我有至少20件真丝衬衣
不管多烂
都没有扔过
其中一件
已经全部被真丝补丁覆盖
但它依然是柔软的
温顺的像一个
前世的情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