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7.12诗选

◎君儿




《柏油路上的曹操》



车流不息的马路上
偶尔会开过一种白车
车身上漆着四个字
“曹操专车”
初见之下有瞬间的恍惚
未来的世界上
多少我们以为永逝的古人
会重新带领着我们
前进



《我走在一双高跟鞋后面》


我走在一双
高跟鞋后面
跟着它的节奏
刷卡进入上班的大院
欣赏它闪着银光的尖锐立面
赞叹它牢不可破的优良质感
再往上就是一个女性
微微前倾
轻轻扭摆的身体
美建立在危险之上
这女性才有的日常
我为什么一直不敢尝试
我更愿意接触大地
还是从不想高抬自己
其实最不装的理由
只有一个
我怕一不小心
一个跟头摔出去
报废自己



《重入尘嚣》


整整五天
没出门

下楼,出小区

车来车往

鸟巢高悬

嗬我又重回
人间



《诗假》



领导要去党校
学习
三天
听到这个消息
一下心有所动
领导不在
还上班干啥
但又没有理由请假
周六夜里喉咙突然巨痛
清晨起来
头昏脑胀
摸摸脑门
似有轻烧
我感冒了
哈哈
赶紧抓过手机
在微信上向领导
起草假条




《修表》



大学毕业
被分配到手表厂宣传部
不久又被派到电子表车间锻炼
我看着每个人面前的托盘里
一个个装满精致零件的小盒
看着那一双双巧手
如飞一般装着手表
我都有点看傻了
车间主任是女的
人和蔼,她知道
我就是拚了命也装不到
工人那么快
就把我安排在修表工段
一个连装表都不懂的人
怎么能修好一块表呢
特别是那不听话的摆轮
女工们不用看就能用小镊子
装进槽里,妥妥地
我只好也学习他们
走自己摸索的感觉派道路
拿着镊子愣往里安
有时运气来了
一块表碰巧被我修好
它能走了



《生日快乐》



我给儿子
送了微信礼包和微信蛋糕
他回我两个字
“谢谢”
儿子感谢我生出了他吗
还是感谢那两个
虚拟的蛋糕
和同样虚无的
礼包
不管怎样
我感谢儿子给了我
一个母亲的心碎和荣耀




《爱弥儿》



下班回家
新买来的两卷
《爱弥儿》上
放着六个橙黄的橘子
家中没有别人
一定是腿折后
已接好的妈妈
一步步缓慢蹭上楼梯
把它们放在我
肯定会注意到的
书上




《母亲可以走几步路了》



买来羊骨萝卜
给母亲炖肉
肉要不多不少
萝卜要烂得像泥
今天她情绪较好
我也可乘势飘扬




《言又几》


北京海淀图书城
言几又书店
磨铁先锋诗丛朗诵会
一个当地的官员
据说是某某局长
坐在我不远处
当讨论的话题进入
大学诗风时
他几次张嘴
站起来欲言又止
终于又坐了下来
我听见他小声说了句
“人微言轻”



《给一位死去的诗人点赞》



2017年7月3日
你评论我的一首诗
《给一位死去的诗人投票》
2017年12月7日
我在你的微信里
看到我的诗和你的速评
下面有三个人点赞
现在我加上了我




《对亡魂说保重》



我对一颗已逝的亡魂
说一路保重
年轻的生命
愿清风护送你
愿它重新,给你一副
没有病痛和愁怅的
身体




《上班》



来到每天上班的单位
看着明亮的落地窗
窗下摆放的道德模范展牌
光可鉴人的地板
楼道尽头一眼可望见的
“网红”图书馆
突然感到某种虚幻
身体虽在
灵魂抽离的那一种



《兄弟》


中午
像企鹅一样
我在楼梯间
站着睡觉
身后斜上方是太阳
它穿越玻璃
把温暖披在
我的身上
天堂的好兄弟
从不在我静静伤心时
把我吵起




《今年一年》



让我想想
1月儿回
2月儿走
改吃医生给的中药
儿在大学病
无奈痛哭
3月去磨铁
亲人跳楼
4月去江油订上
一个货
但上年末季的轮
已掉
5月底去重庆
参加新诗典会
回来操持亚洲诗人奖
和伊沙五卷本
赴韩的事
7月终于成行
回来接着滨海诗会
儿去欧洲
8月妈妈摔折腿
9月我被借调到政府
10月去北京磨铁
先锋诗丛首发式
11月君植给我出了一本
《往事书》
12月得知
一个评论过我诗的
年轻诗人的死去
还有最后的20天
今年就将过去





《给我照像的你已不在人间》



当时我坐在
会议室的一角
不作为嘉宾被邀
不知你在什么时候
给我拍了一个侧影照
专注,略带忧伤
记得你把我叫到相邻的房间
让我在一张纸上留下“墨宝”
我不会写毛笔字啊
只好潦草写下一行诗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后来听说你在山中死去
喜欢海子
名字却是狼




《诗票》


在一打稿纸上

像签支票簿一样
写一张
撕下一张
世界上任何一个银行
都不给兑现的
它是诗




《南府葵诗会》



在菜市口地铁站
唐欣把我们几个人
截留
跟着他去上岛喝茶
又去一个陕西馆吃
羊肉泡馍
唐欣说今天是北京第一次
白天气温降到零度以下
鲁迅住过的绍兴会馆
蔡元培故居
老谭(谭嗣同)生前居住的
浏阳会馆
都在这附近




《作战参谋长》


在北京宣武区街头
唐欣说他适合做
作战参谋长
熟悉地形
了解地铁线路
掌握大方向
最佩服的还是他对
人文掌故抬手指点的
大智与了然
生活在兰州
他把自己写成中国
最好的几个诗人之一
搬来北京11年
他仍然是那最好者中
的一个



《舞台》



给母亲端饭
她的电视正演
家庭婚姻之类的
现场节目
除了那个父亲
每个上台的女人
差不多都激动得
抹着眼泪
因为只扫了几眼
不知道她们是在为
彼此之间的尴尬处境
涕泣
还是因为站在了
灯光灿烂的
舞台中央




《新开张的酒吧叫琥珀》


梦里我发明一个词叫鼎盛
白天也确实有一个词叫鼎盛



《儿子感言》



不要让现实泯灭
那个
犯傻的我


《人间》


苦难将人养大
要结
幸福的花


《人间》


夜夜躺下
我总是把头
朝向月亮可能
光临的方向



《高树聚会》


我已学会
根据人行道上
鸟屎的面积
判断前一天傍晚
两棵槐树之上
喜鹊们的例行晚聚
是否相谈甚欢




《读一本诗集》



被母亲吓坏的男人
长大成了同性恋者



《中途》


走在阳光的刀锋
人间悬崖的钢丝绳



《为诗而狂》


有时我也能变成点赞狂人
在有诗人选了我诗的时候


《牵狗的男人》



牵狗的男人
假装抬头看风景

它的狗在树下转了几圈后
开始下蹲
拉狗屎

牵狗的男人假装
专注地看风景

那片风景我熟悉
钢架结构的洋灰楼

楼角被大风刮来种子
现在已长成连体的
两棵臭椿树



《听人说起一个未见过面的女同事》



她漂亮,嗓音美
离婚想卖房
看房的男子
见只有她一人在家
先奸后掐脖
然后逃逸
她死里逃生
一点点苏醒过来
带着惊魂去报案
案子很久没破
她了结好房子事
带着女儿飞了法国
从此定居他乡
一晃已白头



《父女》



女孩生下来
就患脑瘫
很小父母离婚
父亲带着她求医问药
一次次进重症监护室
一次次从生死线上
把女儿拉回人间
我去采访这位父亲
正值夏天最热的时候
他穿着一身橙色的
环卫工人一样的
长袖工作服
看来这是他最好的
会客衣服
13岁的小女孩
躺在床上
细细的胳膊
单薄的小脸
吮着手指在歪头看电视
他说女儿最乖了
这么些年
从没惹过他心烦



《梦》



我去采访
在公司用老板的电话
接通其关联企业电话
听到我的声音
对方不相信我是成年记者
他说我是一个小孩
解释也不相信
我只好请老板
和周围的工作人员
证明我不但已成熟
而且都有点
成熟得过分




《化学人》


我想写出
每天在城市街头
呼吸进的气体
它们的化学成份表
除了圣PM2.5
一定非常庞大
和神秘
它们在我的体内
完成了蓄积和转化
将我变成一个
多少有点危险的
弹药库
那里面应有尽有的
重金属,粉尘,尾气
它娘的各种灰




《一年将尽》


穿着破旧的衬衫
吸着一支细细的烟
看对面楼里的家庭
主妇和主男
在厨房忙碌
我炖的肉已开火
妈妈在蒸米饭
一年将尽
一切从头开始
不靠迷幻药
不用催情精油
让我创造的文字
在电脑里占据一个
小小的仓库





《农事二三》


1
把地松软
挑出垄沟
把种子撒下去
把化肥撒下去
父亲在前面扶犁
我在后面扬肥
半天功夫
我已经累得
连滚带爬
父亲还像一座大山
稳稳地扶着
他的犁

2
六月割麦
毒日头足
头一天累得睡不着觉
转天想出一个办法
把吃完的西瓜外皮
削掉,绿色的肉
切成块
用醋泡了
半盆吞下去
再进入麦地割起麦子来
不渴也不觉累

3
和大人们
半夜去邻村偷桔杆
背了一大捆回来
个子还小的我实在走不动了
行几步失重打个滚
挣扎起来再行几步
一路跌跌撞撞
终于还是滚回了家门



《歌》


儿子
我完成了你让我
完成的任务
听了你让我听的

它们有的是电子人唱的
和人声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也许是我的辨别能力
有些差
我没有那些电子人
聪明
可以学习人的规律
然后应用自如
我只会使用少量的语文
把一首平静的诗
写完



《父亲》


父亲是孤儿
被后母带到运家庄村
从此他有了一个后父
我的爷爷
说山东话
身份是雇农
父亲力气大
考入市里的轧钢厂
受伤后回到农村
他是农业上的好劳力
挣10个工分
扛200斤麻袋
父亲一生没得过病
1989年夏天
我从大学逃回家时
他却脸色蜡黄躺在炕上
我和姐姐
在医院看护他
手术,化疗
父亲出院后又开始干活
后来跟母亲来到
我新分的房子
给公司看大门
时常要加夜班
他给我带来花花草草
我养了一整个阳台




《对不起,摄影师》


初中时
因为语文好
作文经常满分
一次老师让我
在全校大会上
朗读自己的作文
从来没干过
这样的事
紧张得不行
整个念作文的过程
我在台前埋着脑袋
一次也没有
抬起头来看操场上
黑压压的人群
这不算惊奇
应该惊奇的是
时隔30多年后
每当被叫到台上
当众发言
我还是那个低头看纸
的小女孩



《把我点亮》


阳光要绕过对面的楼房
才会照在我身上
我早早拿了一本书卧在沙发上
数着太阳的针眼
等它绕过楼角,一下子
光芒灿灿,把我点亮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