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1诗选

◎君儿



《大师》


一辆汽车
缓缓开进车位
刚开始我只看清了
“大师”二字
打开窗户
更仔细地辨认
这次全看清了
“要贴膜找大师”



《用10分钟欣赏一对夫妻》


两只喜鹊
停在光秃秃的白腊树上
它们是一对夫妻吗
无疑是

可它们背对背站着
好像互不理睬
它们吵架了吗
看起来是

一会一只飞到旁边的海棠树上
一只就是不肯转过身来
它是那个小心眼的夫人吗
估计是



《带着一瓶青岛啤酒上班》


早上抱着一箱青岛啤酒
下六楼,去扔
已经出手才发现
箱底还有一瓶没启封的
酒液晃动,还要不要呢
扔了不符合劳动人民的习惯
不扔,难道我要带一瓶酒上班
思考了几秒钟
我还是乖乖拎起这瓶中奖啤酒
踏上上班的路途


《借火》

以前是反感先生抽烟
把他赶到楼道、阳台去抽
把他关在单独一个屋子里抽
现在20多年岁月熏染
他有时会悄悄塞给我一包烟
有时两个奔到阳台的吸烟者
还会彼此碰到,互相借火


《蝴蝶的一秒》


每个人的时间
都是不同的
你说
我希望你把它
写出来
比如一个人
要被砍头了
他的一秒钟
可能相当于
普通人的一年
蝴蝶的一秒
就是人的一年
你说


《信者》


人群中
越来越多的“信者”
使我加倍小心
信基督的在骂专政
信佛陀的在讲民主
我的信心都给了诗歌
骂我  赞我  谤我  毁我
可以不必借助
那些得道的圣人


《家有诗人》


“给我揉揉肩膀
你再不管
我就瘫了”

“瘫了也好
古代女人为什么要裹小脚
就是省得她们到处跑”


《崩溃》


宇宙里飘飘荡荡的
那只高压锅弹片
系我于人间引爆

《镜中》


镜子里
你专注地凝视自己
那是自己看自己的眼神
有人进来
你马上把眼光调整为漠然
那是一个陌生者翻看
另一个陌生者的眼神
甚至是互有怪癖和缺陷的
陌生者


《在阳光下》


竖起手掌
命运扑簌迷离
全写在掌纹里
对一个心已无惧的人
它上面的线条再复杂
河流和小道再丰富
也只作图画



《演员》


演得炉火纯青的演员
叫老戏骨,该哭时哭
该笑时笑,台上背台词
台下玩阴暗或阳暗
不到棺材摆到死胡同
其实即使棺材摆到死胡同
都能甩甩袍袖正正衣襟
给你一个义正辞严
冠冕堂皇的理由
再钻进去躺进去或被人
按进去


《观剧》

早上对自己
承诺了十件事
(不好意思说是十首诗)
结果做了三件
(其实是写了三首)
就开了小差儿
看起垃圾剧
(长期不看电视的人
在电脑上看起什么剧来
更要命)
认真,执着
一定要看到“大结局”
或“全剧终”
才会从座位上站起
虽然未必会鼓掌
或下泪


《雪混沌》


两行脚印通到天井
天井里堆了两座雪人
其实,叫雪堆更恰当
因雪人无鼻无口无耳无眼
一如混沌



《工作簿》

由宣传部制作的笔记本
左页上写道——学┈学┈做合格┈
右页上写道——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
我不是┈对做合格┈
没有概念
我读过孔子弟子们汇编的《论语》
对芝兰之室有所向往
不管怎样都得
感谢这两段印在本子上的警句
使我在开会的思想漫游中
竟发现了某种诗意的
存在


《买房》

他们贷款买了房
几年后无力偿还
房子将被没收
他们从有房
又变回没房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
梦里复杂得要命
 

《梦》

我曾欣赏备至的
一处风景小区
再次到来时
却成了一片烂泥塘
从前的花还开
只是很脏
从前的水还有
只是要趟过没膝的泥水


《神人》
 
 
他的爷爷
从贫下中农
通过省吃俭用
超前谋划
一跃而成为了
地主
文革时再次被打倒
批斗
 
他从贫下中农
通过自学成才
当了乡村教师
又通过写作
结识了更广大的朋友
应聘到报社
睡办公桌
买底商出租
20年经营
在开发区买了
7、8套房
市值数千万元
 
他的儿子
中师毕业当了
环卫工人
清扫马路
他说这是他
教育的成功
其实已不用儿子挣钱
关键是儿子
乐意干


《朋友圈》
 
 
一位卖玉的陌生朋友
要加我微信
他说读我诗好多年了
谈到诗歌
那还有什么说的
我欣然同意
链接成功
他发来第一条消息——
“非常爱读你的诗。
可能我的朋友圈
发产品会影响到你
如果你不想看
可以屏蔽我的朋友圈
我想加个好友
读读你们的诗歌”
没有再想
我又把他拉入更小的圈子
诗歌圈



《在广济寺》

1
衡山的蝉
一夜鸣叫
鸡也是
彻夜辗转
直到我不是我
欲念不是欲念

2
大师讲
清凉一味
圆融无碍时
我不规范
盘坐的腿
开始麻木
大师讲
菩萨畏因
众生畏果时
我坐不直的身体
开始摇摆


《专注》


盯着天空看
盯着天空
——看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
仍然没有奇迹显现
但时间越久
我越确信
至少会有一两只飞鸟
不畏惧苍茫,未知
与无限
展翅飞过浩瀚
蓝天


《如是我闻》


我看着一个诗人
卖了几年货
没见他贴出一首诗

我看着一个诗人
展示着他不同场合各种风格“艳”照
没见他贴出一首诗

我看见一个诗人
和一切制度唱反调

我看见一个诗人
每天发着催人泪下的新闻


《救了一条鱼的命》

从盆里蹦出的金鱼
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刚开始我决定先不管它
等晚上回来再收拾
临出门时又忍不住走向它
拿它在手它不期然地动了一下
赶紧将其顺进盆里
它一下子钻进同伴和水中
这份欢心鼓舞
我也是多久不曾体会



《午后起飞》


站在阳光里午休
要练习长脖老等的耐力
挑阳光里那些强劲的光线
做成鸭绒飞毯
选一些轻软的
做翅膀和羽毛

注:长脖老等是海边渔民的戏称,学名灰鹳


《白雪玫瑰》


几支粉色玫瑰
被轧扁在酒吧门前
绿叶粉面
白雪镶边
被轧扁的它们
都有风情无数
在旁边经过
心里扇起一股小风
小风而矣
不必当真



《组织人》


中国人排在组织的末梢
甘于做法网里的小分子
我越过街道
代表高一级的政府部门
给他们打电话
被他们认为是非法

 
《无奈》

我在电脑敲“事”字
后面肯定跑出来“在人为”
问题是我不需要“在人为”
但不需要它也在
只要你是“事”它就“在人为”
世界上还有这么傻瓜和烦人的
设定吗,其他的破词也是这么
不经使用者同意事先安在了
程序里
它们在程序里为人
在事


《诗》

你们以为的诗人
口语诗人认为是
垃圾


《诗》


诗意不在别处
它就在人伦日常的
真实处


《诗》

喉咙里
还有雪瀑布
读不出
原声


《脱坯》

小时候逢到盖房
要和父亲一起脱坯
用一个木框做成模子
试先活好掺了麦秸的泥
然后一锨锨把泥铲入模子
再用手或抹刀将泥抹平
剩下的事是等太阳和风
把坯吹干
再然后就是起坯盖房
盖猪圈  墙头和土炕
所以说哪有什么灵感
如果不是在大太阳底下
做好模子
活好泥
一锨锨挥汗如雨
用十指作工具
这世界哪来的土坯做成
可以几十年经受风吹雨淋
而不倒的
村居


《私信》


我是草原上
众草之中
热爱着你的
那一棵
以清澈的晨露
以满怀的阳光


《你和我》


这一片一片的废墟
就是那个文明古国

这一股烟一股烟的炮火
炸的正是该国土地上的
活物,文明及其构筑

不管千年万年
这人间就是我们必须
水火其中的

“造次必于是”
“颠沛必于是”



《活成诗》


伊沙
用3天
60小时
在还差50首诗时
开始冲万
写诗过万首
这样算来
他是把生命的
每一天
从出娘胎开始
差不多都盖上了





《诗人大草》


那年你开业务会
开到了我住的街面
泰达,第三大街

我把你从我家对面的酒楼
直接拎出来,邀请你来到我的敝庐
从三大街,几步路之遥

我们就可以登楼而上
与33层酒店相对的
是我的书房

我们聊诗
聊资本和银行
记得你夸奖了我的阁楼

以诗为命的诗江湖年代
你我都很纯粹
如今在诗言诗

在商言商
“这是两套思维”
有点惋惜你的弃笔

你有佳作“白菜顶着雪”
这般清冽之人
怎会不写

看到你注册的诗歌微主
访道向诗
出笔不俗

多好,端正
诚朴如你
怎么可能写不好


《南北之间》


就完餐
想起时间还早
不如去小卖部转转
从南门来到北门
到小卖部买了面包
和牙膏
出北门又回南门
大门已锁
又从南门到北门
北门也锁上了
他们让我再回到南门
试试
于是我从北门
又来到南门
这么大一个餐厅
我就这样
在南门与北门
北门与南门之间
走成一只高纯的
菜鸟



《异类》


她是中学生中的异类
这气息不用别人告诉你
你就知道她不属于任何
女孩子们的群体
她的短发,她的眼神
她洋洋不采的神气
她什么时候消失的
什么样的故事在她身上发生
成了一个永远的谜
整个中学时代
那么多面孔,那么多同学
只有她历久弥新
越来越清楚




《吃鸡蛋度过了一天》

本来
是为去洗手
却把手里
已经煮好
没剥皮的鸡蛋
洗了一遍
又洗了
一遍


《母女对话》


“可天津找不出这么一个
难揍的,你不说他不好
还说我不好”

“我笼络他不就是希望
他对你好点
能管管你
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大弟》


十八岁时
一次
大弟
去捕鱼
收获甚微
鬼使神差
他潜入一个养鱼池
偷偷捕了起来
不多一会儿
看鱼坑的人逮住了他
大概是打了大弟
此事本该就此了结
但事实的发展
却远不是这样
父亲又把他送到
乡里看管
三天后大弟被放回
就在一块玉米田里
喝了农药


《互致问候》


人行道上
两只穿花衣服的狗
互致问候
牵它们的女人
也互致问候
内容是夸奖
对方的狗
“看它长得多轴实”



《新年》


我把面冲西方
摆放的观音石塑
调到了面冲南方
那里东海和南海
相汇于汪洋
从此他干他的事
我干我的



《新年第一天》

我擦了瓷瓶
扫了地
给自己热了红薯和馒头
新年第一天
阳光看起来又美好
又新鲜


《穿碎》

只有上等的衣服
最后才可能是
穿碎


《咖啡过期》


喝越南咖啡
需要下楼去取
我不想下楼
从抽屉里拿出一包
台湾产的伯朗咖啡
加上热水
闻了一下
同样的咖啡香气
喝完本人大概
也无不至于
就会作废


《对不起,摄影师》


初中时
因为语文好
作文经常满分
一次老师让我
在全校大会上
朗读自己的作文
从来没干过
这样的事
紧张得不行
整个念作文的过程
我在台前埋着脑袋
一次也没有
抬起头来看操场上
黑压压的人群
这不算惊奇
应该惊奇的是
时隔30多年后
每当被叫到台上
当众发言
我还是那个低头看纸
的小女孩


《妹妹》


如果我真是你妹妹
应该不会这么贪睡
应该爱球,神侃
写诗如飞
应该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应该有更多的勇气
应该著作等身
下笔如有神
应该把自己写成神啊
如果我是你妹妹


《人间》


睡前看好笔和本子的所在
就可以放心入眠了

梦中那么多情节
统统被醒神放走了吗

儿子厌烦
我在面前

我躺在发热的磁疗仪上
今生已过了一半

有些衣服该舍弃了
金斯堡说他是一个缺乏母爱的怪胎

受宠若惊
这么多阳光一齐上身

差点被提名三八先进
一起工作了23年的同事打电话说要选我

世界50岁了
我还欠你们什么

就是想疼脑袋又怎么办
关上门你有自己的世界

当你不再呵求于人
我才是最优秀的

有一件衣服
穿一次破一下

一月十八日
钉了鞋掌

师傅说
现在人工费是最贵的

它们知道人恨它们
终于从墙缝柜底消失了

上班打了100多个电话
回家说的都是电话盲音


《轮到今生我灭你》


上午
一只蟑螂出没于厕所
大概是吃了我撒的药
但尚未死
我一走近它就溜进墙缝
我一离开它又跑了出来
最后一次终于被我
用一块肥皂按在地上
它的细腿连连抽动
显然在承受痛苦
我把它用纸捏起放进水盆
它不再动了
一盆水倒进下水道
它的尽头应该是大海
那里鱼虾遨游
千万个我中的一个也在
其中


《它们》

微小到可以随意生死
也还是要给它们一个代词

能给它们
提供食物的主人离开后

它们还是到处爬到处找
像怀旧的疯子


《马路,马路》


下班了
来到充满汽车
和不明气体的
马路上
马路,马路
名实难符
蚯蚓不用汽车
大象不用汽车
鲸鱼不用汽车
老虎不管多威风
同样不用汽车
唯人类驾驭汽油
和钢铁
如同玩火
想有汽车
就有汽车
让我这个从古代走来的
步行者
显得多么得
落落寡合


《信步37秒》

高尔夫墙外马路
绿灯设为37秒
步行通过人行横道的
往往只有我一个人
全马路的车停下来
检阅我一个人通过
物以稀为贵
靠两条腿步行上下班的人
有众车齐刹允许
她一个人信步而过的
整整37秒(此处应有
一个叹号)

《人脸》


我看到每年的
年度新闻大事梳理
今年提到《人民的名义》
于是找了出来
开始一集集观看
这样的高层秘密虽不了解
但政府我是呆过几年的
多少知道它是怎么把一张人脸
制成石膏面具的


《诗人》


这几天
没怎么读诗写诗
而是利用噪子发炎
请假在家的空闲
看了一部50集
反腐倡廉电视剧
人民的名义


《消炎》


没去医院
没吃消炎药
我想试试人们说的
时间的疗效
虽然它漫长
甚至过于迟缓
但听很多很多的
病人和过来人
也就是那些最后的
愈者和智者
都肯定地说过
它没有毒副作用
碾过如山如海之伤痛
如碾死一只
臭虫



《手封》


酒液流淌
这次我没有用手
按住瓶口
而是给它们自由
自由地顺着桌面
让它们形成一条
流动的山脉
叫河流也行


《禁酒令》


鉴于女人一喝酒
就容易遭拉扯
遭偷吻
甚至被嫉恨者
编造绯闻
2018年我宣布
戒酒
当然在自己家里
除外


《2017》

燃香
沐浴
告别2017

听鲁宾斯坦
读马蒂亚斯·埃纳尔
写的《罗盘》
告别2017

家中只我一个人
我清扫了地板
喝一杯酒

去阳台看一回明月
告别2017


《雪》

本城无雪
我在读金斯伯格

大家都在晒雪景
本城天一直阴着

雪应已上路
天地间白茫茫的那一片

应该不仅仅是虚无
我还没做好雪来的准备

但本城必有一场雪
下在我的意识里

下在我的睡眠里
此刻我读着金斯伯格


《桃花小区》

十二月下旬
途经的小区里
桃花盛开
我打远处看见
花朵是真是假
隔着门禁
无法确定
但我看见枝头晃动
桃花晃动
在一阵小风之后
这样的情景
多少还是让人
有些激动


《真言》

怀着爱去写
如果你赶不走心中的魔鬼
那就想想你侍奉的缪斯
如果你不知道缪斯是谁
那你还写诗作甚


《诗消失了》

从儿子抽屉
找到两只笔芯
我用一只在本子上
写了两首诗
过一会再看
字迹消失了
留下模糊的一片
我用水浇在上面
只显示了淡淡的形状
几乎全部地方仍是
模糊一片
于是写诗以来第一次
我的一首诗里
有了——
此处模糊四字


《此处模糊四字》

打开看了半截的书
接着让字飞舞
文字是一种障
诗歌是另一种
(此处模糊四字)
椿树上停着两只大鸟


《公祭》


公祭现场
黑压压的人群
戴着白花
这场景如此熟悉
1976
大队部的广播
每有哀乐响起
社员同志们
包括我们这些小学生
都会来到大队场院
或原地立定学校操场
齐刷刷站好
戴上白花
一鞠躬
二鞠躬
三鞠躬
抽泣声组成的
超低空轰炸机此时
响了起来


《黑水银》


找笔
写一首刚刚
想起的诗
把放在高处
笔筒里的
温度计
碰掉
碎在地上
也许是光线
有点暗
破碎的水银
竟然是黑的


《白日梦》


午饭后
我来到无人的
楼梯间
享受阳光浴
沐浴在强光里
半小时后
幻境便会出现
我乘光抵达一处
估且也叫桃花源吧
里面芳草嘉树
洁净美丽
我唯一的工作
是捡山工
就是顺着山路
把游人扔弃的垃圾
收拾起来
背到山下
捡满一筐
我来到桃花园的出口
打开木制大门
哦,上班的大厅里
已有人睡完午觉
开始走动


《海边笔记》

寂静的夜晚,听着莫扎特,想着已许久没到海边了
                  
一下子这么安静,你把半藏起来的《摩奴法典》拿到桌面来读
   
多年写诗下来,惊见弃稿已达794页

你从阳光中学到的知识和智慧胜于任何一本读过的书

从44亿多年前直至今日,已有9亿物种灭绝,想想什么是幸运

夏日,身体里的水像瓶子,一动就会溢将出来,可以漂橹,漂起一个人变轻的魂肉

“用不着把我列进文学家的名单”,托尔斯泰的谦虚是真的谦虚,此时代罕见也罕有

见过最豪华的厕所,是在清东陵。茅坑虽是老式的深池,但硫璃瓦墙外是两棵几百年的老松

为内心自由制造几个时间节点

后来一想,你是在为流水和海浪排序编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