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2诗选

◎君儿



君儿201802诗选

《雪冬》


雪化了
空地上留下
老去的雪人


《龙骨》


今天是我拥有龙骨花的第二天
用手掌托起一只小白仓鼠的第一天
读赫拉巴尔《绝对恐惧》的第三天
他的蓝色东欧写给杜卞卡
他说他的精神依然安坐于白马酒巴
被上帝挚爱的迪伦·托马斯曾坐在那里
并且畅饮至死


《60后》
 
 
和80后同事去食堂
每次见她只打很少的饭菜
附加一条评语:
食堂的饭菜越来越难吃了
刚开始我不以为意
今天才惊觉她已
说了好几个月
身为60后我
一句这样的话都没说过
细细想来,挨过饿
吃过高梁面麸皮野菜
喝过溜锅水在集体宿舍
啃过3年窝头 低血糖
早起跑操都会晕菜的我
要说这满堂菜饭的坏话
岂不有违良心和道德


《大圈与小圈》
 
 
我的微信朋友圈
包含了采访对象 单位领导
亲朋好友 诗歌同道
成分复杂  不一而足
为了区分方便
我把诗人另设标签
每次发诗,只在这个小圈子里
进行,可有时
手指一潮
忘了选择标签
于是公之于众
大圈里的亲朋好友
单位领导 采访对象
不一而足
全都看见了
有的还点了赞 留了言
弄得我对着手机 不知所措
甚至感觉到某种危险
就像一个地下工作者
突然暴露了革命身份


《剧情》


下载一部有关
活佛转世的电影
并不是很顺
整整一晚都是
卡卡停停
停的时候我就继续
读柳宗元文集
他给朋友们回信
说起在瘴疠之地的苦境
和遭流言诟詈的艰危
一个君子当受的苦
文学家当受的苦
而剧中的孩子也在问
什么是无常
喇嘛说:我们
都会死


《冰花》


雪后第二天
阳台玻璃结了冰花
三面绘制,美得像画
我该做点什么吗
就像我站在山
站在海面前一样
太美的事物其实是梦
是水,早晚会流进一个
神秘的容器
想握它在手
谈何容易


《铁道边的向日葵》


天桥横跨了三条铁轨
都是从港里出发
伸向内陆的
秋天时野生向日葵
装点着铁道两边
每天经过我都对自己说
有一天或许它们可以入诗
现在已是冬天
白雪铺在铁轨两边
荒地上的向日葵由实
转虚,或许等到
它们再次向阳而开
我真得可以写一写了


《“我姐评价”》
 
在微信朋友圈
贴了一篇旧文章
《写写妈妈》
没想到侯马不仅自己读了
还传给了他的姐姐读
姐姐读完回复道:
像诗一样的散文
句句不是铁就是钢
有力
侯马转发给我说
“我姐评价”
“我姐”“我姐”
羡慕得我两眼放光
泪花上涌
侯马不仅有亲爱的我姐
姐姐还非常懂文学
这家伙也太幸福了吧



《妈妈的名字》


恰恰是有关部门
办理的户口本和身份证
错谬百出
而且不给改正
妈妈的名字是淑琴
身份证和户口本上
都成了素芹
从美好的淑女
和更美好的琴音
一下子到一棵
素淡的芹菜
和更菲薄的礼品


《塑料萝卜》

“你买的胡萝卜怎么这么粗
肯定是用了膨大剂的
怎么不买无公害蔬菜
天然生长的胡萝卜是很细的”

“凑和着吃吧
将来人们吃塑料
就能成长”


《幻象集》
 
 
梦里有个无边广远的
漂乳之海
我需成功躲过敌人的密捕
才能永远住在
这梦涌之地



《顶楼》


7点成片的小鸟鸣叫着飞过
7点20分一驾飞机嗡嗡着在更远的上方飞过
这之前与这之后
一定还有什么从楼顶飞过
睡在阁楼两个天窗之间
不觉已10年
10年了,我不知道飞过屋顶的小鸟叫什么名字
更不知道那些飞过屋顶的飞机和飞蝶
它们从哪里来
又到哪里去


《日本》


儿子的同学
从日本放假回国
说起日本的环境
他说日本除了东京
人口密度都很低
许多农村都快没人了
森林覆盖率又太高
所以空气特别好
也卖木头
他租住在繁华的东京
每月租房费4000人民币
学校推荐中国学生打工
一部分学费可以自己来挣
他说中国许多方面
已经不比日本差
在日本还要到处用现钞
银行之间不能统一
而中国早就方便得
可以支付宝和微信
不用钞票了
他说日本也有意识形态管制
福岛核泄露处理就不是
普通人民能知道的
本国有自产的安全食品
“那危险的呢”
“那就不知道了”


《人间》

当我不执迷
是我最有力量的时候
就像这午后一点的阳光

红酒兑水
我喝出了酒和水
双重的味道

如果没有一颗够重的灵魂
多少书架多少本书
也堆积不出精神的
高贵

放下仇恨
总比放下自私贪婪与执念
容易

红酒和绿茶
就让我是这样一个白痴
喝下新年的快乐和祝福

过年了
大海里又被
注入了
几亿吨垃圾



《祝》

晒着鸡年
最后一顿阳光
把晾好的大枣储藏
生命盛大
请接受一个主妇
红枣与白姜的
轻声颂扬


《疯狂之诗》


现在可以说说我的疯狂了
我的疯狂是一天一夜看46集电视剧
我的疯狂是每天7点钟起床
打谷粥 蒸蛋羹 煮金银花水
然后赶40分钟 经过7个路口
到一栋大楼里消磨
8个小时也许有事
也许无所事事的时光
思想驰骋而肉体受缚
我的疯狂是无论如何都要
有笔在手  用以起草公文
用以秘密地写诗
好诗是这红尘稀罕的天物
其实不为取悦世人眼
从不接受庸俗者的供奉
我的疯狂是在正午的阳光里
站着睡觉  听宇宙的风
在楼道里嘶嘶低唱
我的疯狂是早上7点半
目睹冬天迁徙的小鸟飞过厨房
我的疯狂是不明白
何以8年时间里 
凡我脚步所过之处
路面被翻起  树木被迁移
管道被刨出  公交站停被挪走
便道加装了盲道
林间草地被铺上青灰地砖
而停车场吞没了越来越多的花园绿地 
我的疯狂是20年默念着空性
而从不知道空性具体是指什么东西
我的疯狂是桌面上立着三个空酒瓶
而我仍然清醒地坐在电脑前分行
我的疯狂是我有一个战斗到死的老娘
有一间过于宽大的书房
有时我从睡梦中醒来
觉得此身已活过千年而且还在黑暗与阳光里
继续生长


《心》

我把头贴在飞驰的车厢玻璃上
我看着蓝天,白云
屋顶,偶尔还有飞机
我的心掠过恨,欲,无奈,牵挂
伤害与疼痛
我的心还不是蓝天,云彩
不是充满天地的风


《日记:20180212》

写诗成了“职业习惯”后
再写其他文体就有点掉以轻心
甚至不屑为之


《日记:20180213》


红酒兑果汁再兑凉开水
这味道你们不知道
我懂得


《勾兑》

红酒兑水
再用炒勺煮热喝
先生说
你可以写诗了
想了想
这家伙又道
你是不是在炮制
炸药


《吃梨》


命儿吃梨
他赠我新的封号
傻到无边


《小树林》
 

有一片童年的小树林
到现在还在记忆里生长
密密的小榆树
因为彼此靠的太紧而不可能长大
也就变成一大片茂密的灌木
那里面有破报纸,旧毛线,火柴盒,弹球
糜烂的叶子,铅笔头,昆虫和小动物风干的尸体
全部都是一个几岁孩子的宝藏
铅笔头用来抄写
破报纸用来习字
毛线头用来练习编织
玻璃弹球和火柴盒
更无异于奇珍异宝
充实一个孩子的玩具库
其实也相当于她的武器库
世界无限丰富
世界就是小树林里每天
新的发现和斩获
它是连接童年和世界的中间小道
是一座可以让孩子们藏身其中
看着风速被小榆树一棵棵
减慢的迷宫


《宫斗》

新近知道一条医学知识
身体哪个地方不好
哪个地方或有关联部位
就会虚胖和不协调
我的小腹一直“高”于平常
估计是因为宫寒
宫寒可能由于小时经常下水摸鱼
大大小小多少条鱼死于我手
我的子宫看来知道得
最清楚



《空笔》

我是这世上
写字最多的人吗
整整一箱子的空笔
一个都没有扔
等着哪一天
换了笔芯
它们又是重新武装
起来的战士
待命出征


《青岛》
 
 
中午12点多
保洁女工还在打扫大楼
她有半小时吃饭时间
和我们一样放假后
才能走人,开车回青岛
我说青岛我们一家也去过
像一个漂亮的欧洲古城
有一点印象最深刻
海边餐厅,老板和店员们
把扫在一起的餐余垃圾
和废弃塑料袋
一起推进海里
大概每天都是如此
她听完若有所思说
那是他们素质差


《独舞的纤维》
 
一颗烟头
被弃在天桥扶梯
最后一蹬
随着扶梯的向下滚动
它无可奈何
只有跳舞
准确说它也
不是烟头
而是香烟抽完后
剩下的过滤嘴部分
烟丝已尽
失去作用的它们
成为马路边 垃圾桶里
扶梯最后一蹬上
独舞的无灵体
其实它们也有好听的
现代学名:
醋酸纤维
 

《“硬汉不跳舞”》


打开诺曼·梅勒小说
《硬汉不跳舞》
读了20多页
发现一些铅笔道
是我看书的习惯
但这本书我不记得
什么时候读过
也没有什么印象了
我拿着书去问儿子
他说没有
不是他划的
那只能是我了
我曾看过一本小说
叫《硬汉不跳舞》
居然没有丝毫印象
翻到后面的扉页
还有一首我写的小诗
这个不会有错
“可能是因为
不会写小说
每次和人说话
我都习惯问一句
结果呢”


《诗在写我》
 
当词语绕过我
自己打在手机屏幕上
那便是它自己要铺排语句
分行组装
一首诗的内部精神和
独特韵律
我能做的
只是把它从心上誊下
有时候连筋动骨
和血带肉
此时此刻,哪是我在写诗
分明是它在写我



《文学史》


我不知道诗人们
最关心的文学史地位
是否能以其书值作个衡量
比如我在网上搜来
并买下的四位诗人
陈子昂全集20﹑90元
秦观19﹑80元
李煜16﹑00元
刘禹锡86﹑20元
我知道其实远不止这么简单
刘禹锡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全集三卷繁体竖版
而陈子昂秦观和李煜
是崇文书局出品
横排简体


《姐姐》

翻到一个旧本子
里面夹着一张
姐姐的照片
三月桃花如雪
她站在树下
面带微笑
姐姐脸庞白皙
不象我
是村人戏称的
黑子阿尔巴尼亚


《月全食后》


昨天还是红的
今天就是白的了
红的热烈
也危险
还是白的好啊
像一颗人世没有的
人面
像一颗水洗过的



《因缘》
 
 
他对她可谓仁至义尽
她走到哪他跟到哪
害怕她出危险
害怕有人欺负她
害怕她落下好事
顺便还想找机会干点他自己
想干的坏事
 
她先是嫌弃,厌烦
接着赶他,骂他
再接着无可奈何,爱咋咋地
事情的结果谁也没有想到
 表面上看,如此优越的她

嫁给了比她还矮一点
行为近乎猥琐的他
直到梦醒,也没想好
我给两人安排的结局
二人是否满意
 

《飞过厨房的鸟》
 
已经两天了
早上7:30分左右
一大片小鸟
说不好具体数字
1000,也许2000
黑压压从东北方向
经过我立身的厨房
飞向西南方向
等看不见它们的身影了
我在想明天这个时候
当我在厨房忙碌
一抬头还能看见这帮
喳喳叫着,全身黑色
连翅成云,方向东北
掠向西南的
小鸟吗


《飞过厨房的鸟》

如你们所猜测
第三天,它们又飞来了
而且是两批
它们那么幼小
却能在这样冷的冬天
往返迁徙
我能帮它们什么吗
让出一角天空
还是送上有草有水的
一大片湿地


《特务与同志》

从前一个很难看的女同事
这次开会出现却变得很漂亮
甚至可以说是妩媚
大伙私下说
她是不是整容了

我的一个自拍照
被同学发到同学群
同舍姐妹都说
眼睛变大了鼻子也是神情也和过去不一样
是不是P的

看一部间谍戏
特务以为找到了特务
同志以为找到了同志
但他们最后却是相反的
特务其实是同志
同志反而是特务


《楼梯间里的阳光》
 
在政府上班
6个月了
最大的收获是
午后一个小时
楼梯间里的日光浴
一个小时里都
发生了什么
我想我清楚
我想照我的阳光
说不定也清楚


《批评的界线》

饭桌上
听来一个好消息
目前已有充电六分钟
可跑500公里的汽车
也就是说
今后批评尾气污染
要把电动的刨除
在外了


《脚弓》

我的脚像一张弓
它中间是一个“凹”
两只脚合起来
是一个大大的空洞
我在世上走了
这么多路
把它们弯将起来
其实就是一个似乎
空无一物的
黑洞


《看梅》

现在
成天想的一件事
就是能去哪
看一看梅花
空长这么大
还没见过梅树开花
除了一次春节
在美丽的登封城
城里的嵩阳书院
偶然得见香气
摄魂的腊梅花
黄色的腊梅花
有着婴儿的
脸颊


《菊花饮》

菊花漂在水中
像熟睡的婴儿
黄色的花心和叶片
舒展着
美梦打开翅膀
溜进滑梯它们
睡得真安静
不问高低贵贱尊卑
只在意得到的爱
像水一样将它们
整个抱在怀里


《深红》


一杯黑啤酒
又把我放倒了
两天两夜
我在被窝里
向主祷告
向观音求情
我在被窝里
又复习了一遍
信仰对于痼疾
的重要
我在被窝里
一遍遍回想
那杯黑啤酒的
苦涩之味
它盛在透明的杯子里
它竟然有着比红酒
还深的深红


《压岁》


梦里
真是殚精竭虑
为了留给儿子的财产
不停地转移储藏地
把存单放在各种各样的夹子里
放在不起眼的柜子中
甚至并不上锁
以起到迷惑视听的作用
结果一个数目不小的存折
还是不翼而飞
这下就彻底有活干了
翻遍梦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不过是为早上起来
先把800压岁钱
放在儿子的枕边


《培养泼妇》


先是和政府部门领导发飙
后是和报社部门负责人发飙
猛然省悟从文质彬彬脏话
都不会说一个中
培养出一个泼妇原来是内心
深藏多年的愿望


《喜鹊》
 
 
在这个海边城区
每天都能看到喜鹊的身影
它们个个膘肥体壮
是没有受封的鸟中将军
每天上班路过的高尔夫球场
围墙边长着几棵高大的槐树
它们和外边人行道上的白腊
组成一路茂密的林荫
这里活动着一整个喜鹊部落
早午觅食
傍晚聚在固定的几棵大树上开会
所以每天都会在人行道上
留下一堆崭新的粪便
一次站在树下认真地数了数
共22只散落在各个数枝上
逢到夏秋之时它们的晚课
往往会拖得更长
有时差不多已是夕阳西下
它们中的健谈者还在喋喋不休
呱呱高论


《看来他把我当年轻人了》

出租车师傅接人的路上
捎上了我
他说反正也晚了
我只把你放在路口行吧
他说他不愿意拉老年人
他们什么话都说
来时9块
回去就得9块
不管你等不等灯
塞不塞车
而且下车还慢
今天拉的一对下车
就花了差不多5分钟
他说那些碰瓷的老人
那些公交车上为了让座打人的老人
其实不是老了才坏
是年轻时就坏了


《买雪》
 
我买的橙子
被大雪阻在了麻阳
 
我买的姜和芋头
从潍坊出发
困在了开发区邮局
据说快递大姐病了
 
我卖的诗歌
单首生产,月末批量发货
喜欢就取走
分文不收
 
我买的大雪
前世也许就是甜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