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3诗选

◎君儿





《70克拉》

 
一定是今天心情好
新诗典主持人伊沙
推的是唐欣的诗
诗题又恰好是“美好的未来”
当我把目光重又转回工作台
接着读公文时
我把污染浓度值的
PM2.5控制在
70微克/立方米以下
读成了70克拉



《大邦小民》

在单位
我像一个心虚的小媳妇
偷偷看两眼手机
再回到工作
有时领导和同事
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我低着头
手忙脚乱
更像一个犯了错误的
小媳妇
手机里有诗和友
工作唯奴性和钱


《平行》

上班读公文
下班读诗
这并不会造成精神分裂
它们都能自圆其说




《知青赠我白米饭》


70年代初
城里来的知识青年
在学校操场埋锅造饭
禁不住馋虫啊
屁孩之我如受天启
端了海碗来到操场
叔叔见到我
也不说话
给扣了一铲
一年吃不上几顿
白花花的米饭呈现眼前
记得我做梦一样
捧了碗就往家跑
没出多远
可能是太激动了
也可能脚底没准
一跤跌倒
整个一碗白米饭
飞进猪圈



《看海》


带着本子
和笔
来到海边
本来想描写一下
浪花的翻卷
渤海馈赠我
正常的退潮
和无数捡海的
水鸟


《说话的树》

这么多麻雀
聚集在海边
你如留意
每根树枝几乎
都在喳喳讲话
那是时空里
另一种海浪



《保税车场》

从海边公路
看下面停车场
停的一大片小轿车
那感觉
可能就像一只大龟
看无边的银色
屎壳郎




《写诗是件力气活》


中国写作
美国出版
韩国印刷的
《往事书》到货了
超大的一箱
重达40公斤
我和先生
滚雪球一般
(好大一个雪球)
从一楼开始
沿着楼梯
一蹬蹬把它
滚上去 一直
滚到六楼
中间歇了三次
雪球终于进门
后面跟着
两个汗水满头的
苦力



《一个环保主义者坐在汽车里感叹》


哎呀
这天气
这灰
这PM2.5


《威武》


白的黑的红的
大概20多辆轿车
四面环绕着
中间小花园里
一树桃花
每年这个季节
都是这株小区里的桃树
最风光耀目的时候
汽车拱卫
夜幕下也能透出
万种威武
对 是威武
娇娆还是其次


《海港》

说不上有多少海鸥
在上下翻飞
远处海面上都白了
我把手机放在铁栏杆上
等着环绕渔船
往来穿梭的它们
一只只进入镜头


《花开有价》

市场上
一棵开花的
白玉兰树
要价6000块
三大街边草地上
生长的玉兰还
没有开花
折算一下应该是
一树三千



《三叉河口当年英法联军从此登陆的地方建成了蒙古包
克图风情园,一边还有全军覆没僧格林沁之祭敖包》

两只骆驼
那么高大雄壮
却又那么温柔绵软
难怪其中一只被巨钉穿鼻
两个鼻孔叠在了一起
不能再看它歪向一边的嘴


《鸡汤》


那一年
我得了女人
才得的病
在家静养
庞琼珍不知
从哪知道了
一天傍晚
有人敲门
开门一看
只见她左手拎鸡
右手拿笋
进门脱鞋
光脚就进了厨房
半个小时后
里面飘出了
一股奇香
那是我平生吃的
最美的一顿
鸡汤



《花鸟》

弟弟家的小区
挨着花鸟鱼虫市场
每次去他家
都像置身原始丛林
不知谁家与谁家
的阳台上
百鸟啼唱


《同行的点拨》


应该是好心
一位诗人
点拨我
某某某
某某
某某某某

也发官刊
你也发发嘛


《反应》

坐着腰不舒服
每次在公交车上
站起
司机都会喝令我
坐下
每个司机都一样
估计全世界都是
一样的


《洗春》

一个橙衣人在路边打旗为障
一个橙衣人推着水车
一个橙衣人用水笼头从头到脚
冲洗一大丛冬青
从他们身边经过
我竟满心羡慕和喜悦


《泰国不产假货》


后来买风湿贴
买咖啡
买化妆品
都首选泰国
那年在Thailand
导游告诉我们
泰国不产假货(药)
生产假货是死罪
比杀人放火判的
还重


《三月》


我看见一只兔子在街边灌木丛里跑
我看见空气里充斥催开桃花的魔术
我听见曾经的好友鹎鸟在高处歌唱
我看见等待出海的渔船上旗帜飘飘
我是你心目中的好诗人
我看见涌进眼里的诗句沾上雨水的味道



《人类》
 
中午无事
测了一下我的内在人格
结果显示人类
和我的实际情况
基本相符


《镇纸》


网购的这枚簪子
也真是货真价值
重得妈妈别不住
我也别不住
遂用作镇纸


《花鸟虫鱼》


电视台年轻的主持人
说爱逛花鸟鱼虫市场的
一般都是中老年人
我一直就很爱逛
看一看各色花卉
问一问花名
虽然并不一定买
就像拥有过了一样


《智慧》


他用自制的铁钩子
拉开印着“泰达网络”的
厚厚石灰盖
满满一坑的空瓶子
重见天日
一个个收拾进大化纤袋里
装满一袋
又换一袋
全部取出后
他把“泰达网络”原样拉回
盖好

和平年代里的
地下武工队
而且是单枪匹马
易拉罐他居然不要


《兰花》

市场上一盆盆兰花
都开花了
橙色的花
挨着猪肉 大葱
土豆和白菜


《绿泥石》

它混在一堆
不起眼的石头中间
苍绿的石面上
遍布瓣瓣梅花
光滑细腻
最主要的是临近黄昏
又飘起了雨丝
20块钱
卖家就出手了
现在它躺在桌面
石头梅花,应该比梅花
更能忍受时间的
风暴和击打


《关系》


他每个周末
都要出去一天
或者约人打牌
或者去市内看姐姐
或者参加同学聚会
或者加班
看来这每周一天的
分开
是他们关系得以
维持到现在的秘诀

她一般在家
一直在家
守着一本书和一杯茶
一年看到一回
桃树开花



《无题》


儿子开写长篇玄幻小说
谈到他笔下的人物
他有时会说
像您一样喜欢旅游
像您一样爱冒险
我想更正
现在我
很少旅游,也不去冒险了
想了想又作罢
毕竟曾在他面前
旅游又冒险
在千佛山
见我试图攀石下山
气得他把矿泉水瓶子甩出
质问道你死了
我怎么办


《同乡》


大学女同学C
也是我的同乡
当初考研时
住在我的集体宿舍
我把食物分给她一半
把床分给她一半
她的哥哥车祸住院
我把上班第2年
一年积攒的全部500元钱
给她送到医院
后来后来的事
就差不多只剩风闻了
风闻她考上了研究生
做了大学讲师
到俄罗斯做访问学者
信了主
我的500元
大概她以为我忘了吧
而我恰恰记到如今
因为区区5张纸片
分明已成五座高山
隔在同住一城的两个
女生之间



《妈妈》


周末去弟弟家看妈妈
每次都是痛苦时刻
往往见面头一句话
“又打架了”
看着妈妈的样子
真是又气又怜
妈妈一生都在战斗
她不知道和平相处
是什么样的
她也不知道怎么和人
和平相处
自有记忆开始
妈妈都是在与人打架
与父亲
与邻居
与自己的子女
“才出萝卜窖
又入咸菜缸”
妈妈,在你眼里
他人真的都是地狱吗

其实,也不是没有美好的时候
记得有一段时期
我天天哄着你
给你买好吃的
给你买衣服和鞋底
让你有活可干
让你想不起纷争
带着你去看慈禧的陵
你是她的终生铁粉
你真是有点像她
妈妈,有时我很迷惘
我的性格里有你的基因
但表现出来
正好相反
从不多说一句话
甚至根本就不说话
全世界的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
有一次你开骂
整整四个小时
我都担心你心脏能否承受
但你好好的
越战越勇

妈妈,五月天暖
你就要回老家了
你说这一次是永远回去
不再进城了
瘸着一条腿
我嘴上不说
但怎么可能不忧虑
你让我一月看你一次
给你送药送好吃的
我强烈反对
但我知道其实我心里愿意
我想念我的老柳树
我的枣树,银杏
和花椒树
有些还是我俩一起栽的
老家有蓝天碧月
老家有鸟群清风
妈妈,只要你有一刻是快乐的
满足的,欣喜的
我愿意输给你
十年性命



《回家》


回家就吃
吃完就睡
夜里九点
睡意稍解
一只书里的小虫
盯牢我
决定着下一秒钟
是装死
还是行动


《上山》

从公安街下车
穿过一大片草地
就上了山
这座“山”是工厂
排出的碱渣推的
经过覆土
上面种上了几十万棵树
成为此块海边平原上
唯一的“山体”公园
我在想树再长大些
会不会扎进碱渣
扎进碱渣后
是树异化而继续存活
还是碱渣超越极限
化为土壤


《泰达》

所有写到泰国的地方
第一遍都被我敲成了
泰达
我生活和工作了24年的
地方


《节日》

1.
红酒佐以绿茶
大概就是这三八的
滋味

2.
单位组织妇女们
去图书馆看电影
我没问电影什么名字
也没问具体乘车细节
一觉睡到电影差不多
可以放映的时间
才从床上起身
洗了把脸
冲了杯咖啡
提了本书
准备这一天就这样
自己一个人
在家欢度


《三月雪》


昨天下过一场雪
三月里的雪
绵软无力
和眼泪也差不多



《喜鹊和狗》


三只狗和两只喜鹊
闯进政府花园
喜鹊当然站在高处
狗翻着枯草
它们各行其道
互不干扰
一会三只狗跑出了花园
两只喜鹊落在了草地


《简单》


今天接触的事物有
香烟,泰国风湿膏
馒头,花椒水
诗,真丝衫
木桶,楼梯
草叶集,宗镜录
红灯然后绿灯
工作而后休息


《三月雪》

刚开始是雪花
落地后变成雨
三月的雪
依然很美
只是已没有人
特别当真


《春天》
 

马路上多了一些沉默豪华宝蓝色车
天空中来了许多鸣叫高飞旧时之鸟
 

《神秘的雨》


夜里
天窗玻璃滴滴答答
滴滴答答
把我滴醒
想着正月十七就开始
落雨了吗
起身开窗子
把手伸出窗口
感觉有一两个雨点
打在手上
天明拉开阳台的门
看到外面小路上
干干净净
没有被雨神欺负过的
迹象


《春风里的火焰》
 
 
春天的一场大风
熄灭了迎春花的火焰
桃花的火焰
白玉兰的火焰
我储存内心的火焰
不开花
只结果


《惟妙惟肖》


我包的饺子
好吃吗
他千篇一律地回答
这次是最好吃的
不一样的是
加了句补评
“惟妙惟肖”
想了半天
不知何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