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4诗选

◎君儿




《那年在衡山》


那年在衡山
我问西娃为什么抽烟
她说不抽会抖
但在寺院可以不抽

那年在衡山
西娃只抽一个牌子的香烟
晚上的大排挡上她得到了这种烟
高兴得直拍桌面

那年在衡山
西娃穿露背装进了寺院
穿高跟鞋上了衡山
在禅堂她说看着座下的我们
就像看着她的孩子



《建群》


那天 开会
他们让我启用
面对面建群
我不会操作
结果群建起来了
但不是他们让我进的群
而是我一个人的群
我环顾左右
心有所喜
静悄悄的群里
我先把一组看到的诗
发进了群里



《我率领全身的零件去医院体检》


只有一年一度的查体
只有在体检医院
你才得到最坚决的唯物主义教育
世界上不但根本没有灵魂
没有任何医疗设备负责检查这
据说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且人本身其实也并不存在
最多只是心 肺 膈 肝 胆 脾
肾 子宫 乳房 甲状腺 颅
颈 血 眼 耳 鼻 口的耦合体
人只负责把这些零部件组成一个
看起来的整体
有时它们生锈了
有时它们腐败了
有时它们堵塞了
有时它们结节了
这也是机器在检测零部件的功能
其实和你,和你称不称为人或魂
没有多少关系



《升级》


她们为我做了甲状腺检查
问我升不升级
升级就可查血里的钾盐

她们为我做了宫颈刮片
问我升不升级
升级就可以排查患没患宫颈癌

她们为我做了乳房彩超
问我升不升级
升级就能知道结节有没有危险

其实我不是不懂升级的意义
我的电脑每天开机也这样问我
系统升不升级



《春日物语》

6公里上班路
第一个跃上脑海的词竟是
残花败柳
(宾馆前的碧桃花就要谢了)
 
第二个涌现的词是
人生如戏
(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即使如戏
不也还是要坚持演到谢幕)
 
第三个不再是词
而是一只僵卧小路上的彩蛾
托在手心还是感到了它仿佛
下一秒就会振翅起飞的力量
(下一秒它的确飞了,被车流带起的旋风
吹落到桥洞边的排水沟里)



《半V》


24只海鸥停在
远处的河面
也就是说水面上漂着
24个白点
一只腾空而起
突然迅速变换航线
头先朝东北再掉转西南
然后再东北再西南
就像在写一个大大的半V字
也可以说是一个侧躺的W
一个半V上又一个半V
一个W接着一个W
它在展示飞行技艺
还是在进行求偶表演



《鸥将军》


羽毛雪白的海鸥
停在河面的木栈道上
站成一排等待检阅的
白将军


《霸独》


弟弟家养了两只小仓鼠
一只白,一只黑
那么小,在笼子中
木刨花里安身
当它们学会逃跑
再被抓回到笼子里时
黑鼠开始疯狂咬白鼠
场面如同战斗
最后只好把两个分开
各自占据一笼和一团刨花
当它们休息时
刨花把它们埋在了底下
闹不懂它们小小的脑系里
只否有孤独二字
至少表面看孤独的幸福
远胜于相伴


《敦煌》

 
那年带着儿子去敦煌
从北京出发终点是兰州
唐欣款待我和儿子
吃手扒羊肉
座上宾有马非
他们告诉我
此去兰州到敦煌的时间
约等于我们从北京到兰州的时间
我和儿子一听有点发蒙
遂在马非 海轶邀请下
转道青海
而今晚  我看见一辆
写着“敦煌——北京”的列车
就停在北京站
我在想 什么时候
儿子或者哪个亲人
可以带我补上那趟
10多年前就应开往
敦煌的列车


《诗人的世界观》
 

北京 南人府
沈浩波谈起
诗人的世界观
他说 如果
你的世界观
还是简陋的
还处在二元对立的阶段
你写出的诗
就不可能高级
怎么可能高级呢


《“感怀诗”》



诗人沈浩波
不喜欢感怀诗
或者说诗中流露出的
感怀情绪
他说但愿自己老了
不会感怀
不写感怀诗
一个诗人
不就是要一直
跟自己较劲儿
才写诗的吗



《玉渊潭乌鸦》
 
 
 
我已留意多年
在我住的海边小城
没见过一只乌鸦
4月15日 北京玉渊潭
我看见高高的杨树顶上
停着一只乌鸦
坚定的表情和凌厉的眼神
风度翩翩的胸毛和尾巴
我相信这不是我的幻觉
我站在一棵丁香树下
几乎相当于仰头瞻礼一般
观察了它十分钟之久
这十分钟里
它一共叫了七声
感觉那声音都是黑色的
我掉头而去
不敢再用我的幻觉制造
它崭新的身世和履历



《落速5秒》


今年春天认识了
樱花 紫叶李
知道樱花有白有粉
单瓣和复瓣
只是那香味我还不会描述
儿子告诉我
一片樱花落地的速度
是5秒
这个我还没有亲自去验
 
我说仰头观看櫻花
像天空张开很多只眼睛
儿子脱口讥笑
这也太恶心了吧



《其实樱花像梦一样好看》
 

奉南人指示
来玉渊潭看樱花
进了公园
粉桃扑面
怕我见识短浅
错把樱花认作桃花
问一位正拍照的老先生
“这是櫻花吗”
“这是桃花
樱花不好看”


《玉渊潭观樱》


我来时杨花飞在空中
鱼儿游在水里
樱花美得像画卷
把向阳一面的水
映得粉红一片
一个头发斑白的男人
竟能把那么多花瓣
画进他的画布里面
 


《致敬》


读马非上典诗时
我在白开水里兑了点
啤酒
以此向曾经的酒王
致敬



《写好的标准》


转载马非2018年
忘了是第几拨诗
忽有感慨
什么时候写到像马非那样
极少转其他诗人的作品
而被很多诗人疯转其诗
大概就是真的
写好了



《涨潮》


涨潮了
海水冲刷海挡巨大的石灰筒
又从上面一排小孔中冲出
形成一路密集的散射

手机拍不全大海
相对于无法测量的海水
它太小了

摸一下海水
是温的
但硬硬的海风
不一会儿
就把我的头
吹成斗大

坐在公路上的汽车里
看海 隔着两排高树
浑黄的海水
给远处灰蓝的天
镶了一道边

海边运来了
很多石头
大大小小
颜色各异
十分美观
不知从哪个山中
开凿出来
我踩着石头
在海边行走
常常忘了看海
直到一条渔船
浮现在海面



《院落癖》


一株槐
一株松
一株泡桐
如果我有一个院子
只允许种三棵树
我该如何选择
这比写一首好诗的阵痛
还要强烈


《情道》


旅美诗人洪君植
翻译新诗典上典的诗
戴潍娜《临摹》中
有“情道”一词
他说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问我 我亦不知
遂百度了一下
结果很快出来了——
“《情道》是连载于看书网的一部小说
作者是被爱丢弃的人。”


《手机》


弟弟给我买了部
新手机 设置了人脸
识别密码
但也许是我们还不太熟悉吧
它有时并不认识我
它说“未检测到人脸”
或告诉我检测到的人脸
和设置的不匹配



《沙漠》


买来一株仙人掌
尽管大刺儿已被拔掉
还是有细小的刺
扎进我的手指
卖主说五天后可以喷
一次水
一个月后才可浇灌
不敢造次
我把它插进花盆干土中
如其能活
就当我是守住了一块
遥远的沙漠



《医生》


不忍心关掉
一个女医生的微信
她长得一般
但每天都要晒出自拍照
与各种花和各种服饰
在一起的照片
附带几句心灵鸡汤
生活秘义与择男真言
我真得没法关掉
我要一直等她发出一张
真正的靓照
或婚姻终于幸福的
大圆满全家福

 

《唐朝》


从李世民到李隆基
中间有一段清明的政治
这在封建历史中
很稀罕 很难得
当我用从丈夫车中搜来的笔
写下这个想法
见到笔身上也印有自己的
一段治世格言
“车可贷
房可贷
没房没车工资贷”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春天牙疼
冬天腰疼
夏天颈椎
秋天肩膀
四季的缝隙里
偶尔心也会疼
上帝安排得匀称
而完美
我还有什么好说
只有学来的一句
阿门



《斑马与鳄鱼谁会潜水》


单位规定
每个月转载400条
微博新闻
为了完成这个指标
我另外注册了一个
微号
专门应付转载
今天没能操作好
用发诗的微博开转
疯狂转了110条
才被自己发现
最后大概微博管理者
忍无可忍
开始设置问题问我
斑马和鳄鱼谁会潜水
我答鳄鱼
于是乎第111条转载成功
它是新诗典第2553首
推荐的作品


《水上栈道》


河上铺了一条木栈道
进口却设了栏板
上面写着“危险”
海鸥不受人类辖制
黑脑袋白脑袋的它们
起落在上面
俨然成了一个露天的家园
走近时能听到它们的叫声
有点像幼儿又有点像老鸹叫
估计那只是跟风浪与鱼有关
与人类关心的大事小事
应该没什么牵连



《过河上班》


现在要过河上班了
每天两遍过一条河
会带给我什么
我还不能想象
但绝对算一个奇迹
以前曾幻想能有一间
水边的居所
种上桃花和桐树
听风雨落进流水
现在我看着海鸥上下翱翔
白色的轮船或开向上游
或驶向下游
也并不惊讶
河水从百里外的市区流来
当然这之前它还有更远的源头
然后在此地入海
我将每天两遍经过它的水面
由一座长桥引领
像海鸥翱翔于空中



《海潮音》


绿色的河水
中午阳光下变成了蓝色
旅游船和渔船偶尔开过水面
游船崭新,二层上有望台
渔船是旧铁皮,突突响
岸上三面观音像被绿树环绕
一只手握如意珠
一只手抱着婴儿
一只手是净瓶滴水
寺名潮音,卖香的妇女
红布铺案


 《鞋中泥》

 
送母亲回老家
两天阴雨天后回城
擦洗干净满鞋的泥泞
转天上班 脚掌
还是被硌疼
我在大街边解开鞋带
一小块已经干了的泥土
粘在里面
哈它们认得我
这个泥土乡村的子孙



《红与白》


老家家门口的水坑
越来越小了
人们不断往里倾倒垃圾
水已经变成红色的
几只鸭子在里面游泳
吓了我一跳
一只鹅 羽毛雪白
也在岸边觅食然后下水
又吓了我一跳



《赶集》



冒着雨后清寒
在故乡集市上
买了一株丁香
一株无花果树
回家和弟弟一起
把它们一棵种在
北窗下 一棵种在
南窗下 查了查
它们各自的习性
丁香喜干
无花果耐湿
如果丁香能活
满院子就会闻到
丁香的香气
如果无花果活了
秋天的时候就有
一种酸甜的像倒着写的
逗号一样的
果实可吃



《上典》


新诗典第八季推荐
增加了一个项目
诗人抄写上典诗
所以哪首上典不用再猜
伊沙提前让抄写的那首便是
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
我开始翻找我的印章
印章找到 上刻君儿
但没有印泥
丈夫把自己的印泥
从单位带回给我
一切准备就序
伊沙的新照片新简历的邮件也到
我手尽忙脚乱迅速抄完
拍照发给伊沙
独独忘了准备的印章和印泥
都没用上




《看桃路上》


我爬上山坡
又从山背面下来
本为看那三株碧桃
黄昏里静静的小路上
一对男女匆匆分开
男的大概50多岁
女人却很年轻
我有些歉意地从男人面前
和转过身去的女人后面
穿过 三株碧桃花
终于没能好好细看



《爬山涉水》

上班的路
经过一座山体公园
爬上山
经过一座桥洞
下了洞
经过一条河
上了桥
经过一座河边的公园
穿越树林
在一座很高的大厦十层
上电梯
这下终于到了
一路花香
75分种路途
爬山涉水的感觉
相当不错
虽然山也不算真的山
水也没有真的涉

 


《时间的反面》
 

穿街过桥洞步行上班
万千的汽车如射出的箭
把我急速地甩向
时间的后面
它们中应该也有
与我目标相同的赶路人
只是速度的悬殊
使我得以认识到事物
发展变化的另一种可能
 


《海河上的办公室》


新的办公室在大厦十层
工位挨着窗口
背后就是一整面玻璃
楼下不远是海河边的花树
我无心工作  总是想回头
看水 看树 看船
看鸥 看紫色和白色的
泡桐花把一块块虚空
照得像新娘一样



《顺序》
 
 
民主政治
排在干部在线教育
14套课程的
最后一课


《流浪者》


五只流浪狗
一黑一白三黄
睡在河边林木下的草地上
睡得可真是沉
我从它们身边经过
它们一只都没醒



《不上班也有坏处》


不上班
就得自己做饭或买饭
微信运动上的步数就很少
没有几个人为我点赞



《春路》



一路走来
路过的绿色植物有
柳,杨,李,桃,海棠
银杏,梧桐,迎春,槐
松,柏,冬青,榆,玉兰
紫荆,椿
一路走来
路过的鸟儿有
麻雀,喜鹊,燕子
鹎鸟(俗称白头翁)
 
它见我走近,迅速
从南方迁来的翠竹杆上
转移到了柳树梢头



《猫眼里的宇宙》


在花园
与一只大灰猫
撞个正着
它警惕地停下脚步
喵喵地冲我叫
我也喵喵地冲它叫
它钻到迎春花树下
静卧不动
转了一圈回来
我蹲在路中间
笑着冲它喵喵叫
它回了几声
可能觉得危险解除
叫得一声比一声无力
眼皮一合一张
它居然睡着了



《黑衣人》
 

女人和男人
有时真是不好区分
如果也留超短发
着一袭黑衣
光脚穿球鞋
骨瘦如狐狸


 
 《轨轨9号线》



车厢里 差不多
所有的人
都在看手机
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姑娘
坐在一个塑料小凳上
写作业



《贵妃出场》
 

读《资治通鉴》
到李隆基这卷
辛未,壬申,癸酉
一年复一年
我知道心中暗暗期待着的
是贵妃出场
那就相当于一句一句
重新打开白乐天的
诗章
 
 


《工厂的秘密》


14岁,我经历第一次
工厂没活干
那是在村里
村办的针织厂生产秋衣
它的不景气成就了我
使被迫辍学的我
又返回了学校上学

24岁,我经历第二次
国营大厂不景气
员工回家待业
我到校办小工厂糊本
两年后应聘来到开发区
其实新的工作要采访的
仍是众多的外企

在企业我学会缝纫
办报  懂得工人阶级
喧嚣而又朴素的情感
一个男同事还告诉过我
一句深刻的哲理
“想那么多干啥
该过去的都会过去
该来的一定会来”



《灵琴》


我关了所有文件
按了计算机关闭按钮
就跑到阳台花园
等我回来
听了一晚上的格伦·古尔德钢琴
还在弹着


《来自不可能的感动》


晨起打开电脑
从右下角闪出一条新闻
家遇大火
2岁男童救妈妈遇难



《难养》


丈夫见我吃得不多
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
我说女人在此
小人好象也在此
我俩是谁在养呢
他大笑说这是诗


《留下无字碑的那个人》


造佛像最高的那个人
也是当政期间
杀人最多的那个人



《包围》


以我站立的地方为中心
北边在盖一栋530米高的珠宝大厦
东边不知建什么现在正在施工地下部分
南边刚建好没几年的政府大楼说拆就拆了
西边政府花园被连根拔除开始建楼
放眼东西南北我在脚手架的包围中
很均衡,很平稳



《神秘操盘》


从未见过
一朵花
开放的那一秒
此事神秘
我站在碧桃树前
反复设想
人力之外 那个
神秘的操盘手


《官与民》
 

官方说的PM2.5数值
和我的感觉出入较大
我知道原因
他们是在绿树掩映的生态公园
深处测的
我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吸的 测与吸之间
隔了一整个甚嚣
尘上的人间


《句号》


整理往日文字
把过去许多用感叹号的地方
全部改成了句号


《信任》

文人之狂
与诗人之狂
我更相信后者


《清明》


写单位会议纪要
抽烟
喝粥
昨晚白雪一样
落在车顶的冰雹已不见
我有一个父亲
埋在故乡的地头
有一个母亲
在弟弟家中
我要为第一本评论集
整理往年的书稿
我不认为我有惊天动地之能
可以把整个一个时代
写进我的书中



《雹花似雪》


要记住这一天
雨加小粒的冰雹
细密而下
有人说春去冬来
穿上夹袄
来到阳台
天 冬天才有的
众车齐刷刷
一夜白顶的景象
再度出现
那也是一夜盛开
随开随化的花瓣



《初生》


刚出生的白杨树叶
是奶绿色的
就像刚从母腹中
出生的婴儿



《轻轨开过》


从市内通往新区的轻轨
在市民广场站下来后
紧邻着一座很长的天桥
从天桥下来是一块街边空地
上面铺着红色的地砖
某一天 上面被人用白粉笔
写了两行字
“来时一丝不挂
去时一缕轻烟”



《新的大楼拆了》

刚刚盖起和使用没几年的
政府大楼
是因为楼层低吗
(只有一层)
拆了
如此崭新
如此壮观
瞬间换成了挖掘机和瓦砾
拆下的钢筋像一大团
生锈的毛线



《一枝金黄》


一枝挂满黄色小花的
迎春花枝
被弃置在人行天桥过道地面
当初人们折它
大概是想知道花开的秘密
如今遗弃
是因为这秘密他已知道?



《坐公交车去日本》


向诗人蒋涛
询问新诗典日本团的事
蒋涛二话没说
直接把我拉进群里
从此便和日本发生了
关系 昨晚
我 丈夫 孩子
一家三口深入日本
在那里的乡村看日本游戏
两个人乐此不疲
我提醒道日本
好像还有东京和奈良
我们都还没去
但行程已经到期
碰到了第一个问题
车站在哪里
我们该怎么找去
日语不通没法
向路人打听
好不容易征得一个
作坊主的同情
派手下一个年轻人
给我们引路
事情的曲折发生在
下面的故事里
这个年轻人别有所图
也可能是个潜伏的特务
他千方百计阻止我们
赶往目的地
当一家人分分离离
终于到达了来时的车站
一辆车正好扬长而去




《花房》


把忍受了五个月干渴的
三十盆花草
搬到阳台
给它们浇水 剪枝 分栽
让它们在露天中经历
春天和夏天的风吹雨打
续上新一茬年轮
它们的年轮我记得最清楚
最长的二十岁
最年轻的两岁
中间十几岁 几岁不等
一年一次
我花更新


《短歌》


一瞬间已被树木环绕
这一瞬间用去的时间
是一年


50年 
得以看见
一整园牡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