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5诗选

◎君儿



《原创李白诗歌奖》


剽窃一下伊沙的开场白
就是一首好诗:

当西娃拉着一个拉杆箱
出现在江油
她的箱子里盛的是精油

当伊沙拉着一个拉杆箱
出现在江油
他箱子里装的肯定是奖杯

当伊沙 西娃同时
出现在江油
就是新诗典李白诗歌奖颁奖的时候了


《大隐唐欣》


认识唐欣
也有十余年了
温厚的兄长
我自始至终研磨
诗艺的师傅
想不到要等进了
诗仙的蜀国
才第一次见到
他雷人的另一面
“喝白酒没有醉过
啤酒能喝二十瓶”



《天才盛兴》


我把外套
落在了深夜的大排档
十来个夜不归宿的酒鬼
酒鬼中最能喝
和腼腆的一个
把它捡了回来
他是我的山东兄弟
诗人盛兴


《江油行》
 
 
今年刚在诗里
约法一章
不再饮酒
结果人到江油
又照喝不误
不论大杯小杯
到了我面前    
必先干为敬


《昌明河畔》

注意地看了看
手挥用晾衣杆做成
顶端绑上巨毫的大笔
小筒蘸水
工楷慢书写着大字的
江油老人
已是耄耋之年
半干的字认不太清
但他写得专注
浑然不见围观的群众
此情此景
我曾在三个古城见过
长安
兰州
和我正作为一年一度过客 
此时立身的这座
李白之城


《太白堂下》


李白纪念馆
太白堂前
伊沙 唐欣 梅花驿
张明宇 罗官员
和我 一块合影
照片出来
竟成了佛光照
伊沙身上的黄色
新世纪诗典T恤衫
光芒一片
伊沙说是太阳出来
刚好打在他身上


《长安诗歌节上》


从长安一路跟到江油
诗人张明宇还没订上货
他焦虑地说
已经没诗了
之前每个月的诗都投过稿
无奈之下
他只好征询伊沙
投过稿的诗还能不能再读
得到伊沙首肯
结果转天诗会他顺利订货
进入决赛
喜形于色的他说起此事
我俩一致得出结论
伊沙是最善良的人



《致你》


我看花
你看车
我看车
你买鱼
我看书
你杀鱼
我写诗
你做饭
一年又一年
我买书也写书
你就给我打造了一个
实木书架布满墙的
阁楼书房


《坐在山下的老人》
 

又看见那个老人
坐在下山小路
面向草地
和上次相同的地方
这次手里拿着一张
卷成一卷
皱皱巴巴的报纸
右手在上面指点着
佝偻的背影雕塑般
一动不动
和他相错的一瞬间
一种无底洞般的孤独
撞击着我
他是我的父亲 兄长
还是某个人间无法
相认的亲人


《蜜蜂不关心手机》
 

就在我给林边
一朵香气浓郁的黄色小花
拍照时
一只小蜜蜂落在了花叶边沿
此一刹自有天意
于是我按动手机
它就进了画里



《那年在泰国》


一船还是一岛的游客
纷纷靠拢人妖
交上20泰铢
就可以合影拍照
也有的男士还要亲手
摸摸人妖的乳房
令胆小的女士别过头去
在这场喧哗中
一个人悄然离场
他来自伟大的诗国
五千年汉语之邦
他是诗人伊沙


《对话之难》


“鸿茅药酒怎么啦”
“不知道啊”

“王丹凤死了”
“王丹凤是谁”


《城里的燕子》
 

沿街的前廊
有的上面被聚乙烯
塑料建材封死
有的地方露着原始的泥灰顶
封死的地方没有燕子
不封的地方燕子在檐内筑巢
飞进飞出
观察了一下
采取封死战略的
是一溜银行
没封的是一些普通商户
卖文具的  做复印的
和卖菜的
 

《流浪三爷》


为什么叫它三爷
还真是说不清楚

我一直把喜鹊
叫鹊将军
它们昂着挺胸
气宇不凡
可没想到今天碰到的一位
(不,其实是两位)
其中一只
双翅爆炸式张着
羽毛脏污
这哪还是什么鹊将军
分明就是个无赖流浪汉


《短歌集》


看到好看又香的花
总想把它们吃掉
这是我的恶习
反过来说似乎也可以

在木盆里洗脚
把这双脚每天
走的25000步路
用艾叶水删除

今天
我不是一个诗人
没写出一首诗

鱼民在岸上撒网
也能网上半桶鱼

两个小海鸥
呕呕叫着
在水面上飞舞
像两个调皮的儿童

尝了一片榆树叶
一片槐树叶
一片柳树叶
最好吃的还是童年的
榆树叶

这座跨河大桥
据说高度不够
几年了一直没能合拢
形成一座钢铁的水门

我摆了满地的袜子
准备给它们配成对

用五笔字型输入法
敲盛兴的名字
总要先打出盛大
再去掉大添上兴

现在读书
少有一口气读完的时候
看来对经典的认识又有提高
尤其当你也是一名创作者
深知一点创作的秘密

櫻花落了 桐花开
桐花落了 槐花开
看来春天不把人美透
绝不会抽身离开
 
一种鸟叫
节奏是啾 啾 啾啾
这么多年了
也没见过它们的面
不知它们的姓名

一天艳阳
一天阴冷
一天细雨
瞧,这就是天意完美的杰作
散布在五·一3天的假期里

夏季刚刚开始
就变黄飘落的叶子
多像性急的孩子

路遇三个老人
一个在听中央台新闻
一个在听京戏
一个在听流行曲


《蜜蜂与手机》


一只小蜜蜂飞来
停在我的手机前
顺着手机边沿
从左到右嗅了一遍
似乎确定不是花朵
没有芳香
才又飞走


《她说她大哭了一场》

因为有人投诉
小区长了20多年的大树
被剪成了光头

因为有人投诉
某窗口单位周六开始无休
不算加班

没有人投诉
我妈就把老枣树的一只手臂砍掉
结果今年它痛毙了



《渔港》

会场外是渤海
这里原来是个渔村
发展的结果是
它们全部消失了
代之以酒店 楼宇
四合院宾馆
当然 海还在
它们不可能被填完
接通未来的事物
仍躺在亘古的天空下
阳光密布
微微浪涌


《侯马》


领导说起当兵在侯马
一座山 两只羊
倍感荒凉
我也跟着微笑点头
侯马  侯马
我俩说的肯定不是
同一件事情


《树上的朋友》

认识你们一个
两个 鹎鸟
也就是认识了你们全体
一个冬天过去
当你们白顶的小脑袋
出现在树上
以我熟悉的叫声
呼唤我知道
我也就仰起头
像面对一个老朋友说 
嗨 你们好


《男人和狗》
 
经常看到楼下的男人
带着他全身雪白
额头有一撮黑毛的
矮种狗  遛弯 
一问才知他已这样
遛了9年 
小狗也由活蹦乱跳
变得肥胖而迟缓
一个男人需要多少爱心
陪伴一只狗从幼年到衰老
这让人心生敬意
我不解的是我这
敬意里面  怎么会
夹杂一丝怜悯
 


《领导问》
 

“铁军是党员吗”
“不是”
 
“那是民主党派”
“不是”
 
“那是无党派人士”
“不是”
 
“那是什么呢”
“人民群众”



《落籽》

有一种树洒落了一地的种子
长出了一地的小小绿树
树比花还小,它们都能长大的话
就能把天空挤远


《年轻女演员》

一个有趣的发现
百度年轻的女演员
差不多都没有生年
只标月日
越年轻越是如此
感觉总好像少了点什么
就像宇宙飞船
突然驾临人间
没有纪年可以追溯
这种别扭也像
人们告诉了你
某事的一半
另一半要由你来猜
问题是谁有耐心
花时间操心这个


《双面人》


终于活成了双面人
单位是一面
家里是一面

微信诗友圈是一面
社会圈是一面

活着是一面
诗人是另一面



《阳台》


早上给芦荟浇水
突然发现一柄叶片上
趴着一只很大的壁虎
以为它是装死
只见它大头朝下
尾巴还耷拉在叶片外
仔细再看确已死了
以这样的高难度动作
完成死亡 靠的是一种
什么样的力量
百思莫解 所以我
保留了案发现场


《生活》
 
 
最好的鞋子
是走出来的


《水莲》
 
为了看一眼水莲花
多走了一百米石子路


《玫瑰履历》


回家路上
捡到一枝被人
弃置于地的
深红色月季
放入包里
却忘了取出
转天拿出来
它已化身
真正的玫瑰
身子缩小了
差不多一倍
但所有叶片
紧密地抱
在了一起


《不要在纸上划》

清晨快起时
最后一抹梦境
是一个声音
像画外音一样响起
“不要在纸上划”
这个人是谁他怎么知道
昨晚睡觉前
我还在奥登的书上
划来划去

 
 
《追剧》
 

多年不看电视的

也能瞬间变成
追剧一族
一天一夜
连看22集电视剧
使原本的双眼皮
左边成了双双
右边变成单


《身后的男人》
 

原来男人也会
有和女人相同的反应
在公园进山小路上
我走在一个男人的后面
他走得快 我也很快
他走得慢 我也只好慢
最后他干脆停在了路边
背对着我而面对着树
等我走过去一会儿
身后小路上才又
响起脚步声



《空气透明,河水是蓝的》



每天顺着河边的梧桐大道
走到观音像前
便折返
一般正好赶上
下午上班的时间

 
《英语教学下一名中国学生的常态》
 
 
儿子的大学老师
一名来自英国的先生
上着环保材料的课
儿子走神了
这个老头突然发问
那边那个男生
你盯着你的裤裆笑什么呐
儿子说他想起
小说的某处细节
一点都不知道
自己已经笑了出来
 


《九一年》
 
九一年我们这批
赶上了“大事”的毕业生
分配的前景
不再乐观
要我的单位有京津玻壳厂
效区一家无线电厂
还有因为之前实习被领导锁定要人的
手表厂
 
九一年国营企业开始亏损
高大全的工厂里开工不满
刚一上班我就学会了
打水 喝水 拿报 读报
领导给我协调的一间集体宿舍
竟要以不上班要挟
才于半年后得到
 
九一年住在直通楼道的
储藏室 一个铁角
看不到朝阳升起
但能目睹夕阳染红西天
我骑车到市区熟悉地理
一天里三过海河
我找不到北啦
 
九一年南开大学里荷花鲜艳
坐在校园里的一处花园
幻想有人能雇我看园
教我剪枝 栽培
做个绿化工人仅次于我秘藏多年
做个图书馆管理员的梦想
 
九一年大学舞厅里放着
郑智化的生日快乐歌
歌中唱到的情感我深表理解
其实那也就是我的生活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他流浪在街头”
“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却没人祝他生日快乐”
 
九一年蹬着没手闸的自行车
风驰电掣 被一辆三轮车
撞翻于路面 膝盖淌血
经一位同事介绍来到校办工厂
说山东话的经理用方言教我制作
期刊合订本的手艺
 
九一年姐姐新死
同学风流云散
我黑着脸出入校园和工厂
宿舍和大街
被一个经警队长视为奇观
后来他求厂长牵线作媒
而那时我感觉
我已经历尽沧桑
 
九一年害怕坐公交车
冻得像只鸟
曾经的理想好像都没实现
一个叫铁军的异乡人
可以一边骑车
一边吃下两张烤饼
喜欢她的男子却说已懂了
她的心灵
 
九一年膀胱结石
尿血半盆 在床上死去活来
邻居男孩(性别为女)
半夜把我拉到医院
医生嘱咐一天要喝两暖瓶水
给我开了三毛八分钱的口服药
 
九一年电子表车间
有一位爱数落婆婆的妇女
每天一坐下来“评书”便开演
嘴有多快 手就有多快
声讨与生产两不耽误
真是让我暗自佩服
 
九一年在立交桥下吃砂锅
一个人喝下一整瓶红酒
你说我是在找死
那时诗歌还是高处的事物
我手中的苦难也还没有攒够
能把它写出
 
九一年数次被低血糖放倒
给弟弟在北洋大学
找到一个食堂的差使
喜欢月季花但不敢私摘
还是邻家女孩鼓励我
趁着夜色采回一朵
那朵花后来干了 夹进正读的
一本中国摇滚乐的书中
 
九一年迷恋邻居男孩
(性别为女)
给刚与女友分手的他
做了一碗白水煮面条
他苦笑着说这样没营养
回头我炒一道菜让你知道
什么叫吃饭
 
九一年我们骑车
去解放北路看银杏和梧桐
你弹的吉他美妙动听
我不敢说出心中的爱意
就像生活 钢筋水泥
蛛网遍布 我还不知道
从何入手
 


《海河》


以前在望海楼
坐返回故乡的长途车时
才会在狮子林桥上
看到一回海河
谁能想到后来工作的地方
就挨着这条河流
或在北岸或在南岸
比如现在又一艘游轮开来
使它也跟着生动起来
两岸崭新的高楼大厦
为它累积着新世纪的人文
商业是滔滔河水
但导游词里介绍的
永远是重达2000公斤的
三面观音


《快递错投到住过的小区》
 

夜色里树木的香气
比白天浓郁
一位女士深入月季花丛
用手机照亮
剪下一枝月季花枝
另一位妇女从杉树后站起
白色的臀部露了出来
小路上躺着一朵朵泡桐花
当年每天上班的小路
现在已难得一走
只有泡桐花
还是美得那么无声
举在空中或飘落地面
都让人哑口无言


《鲁迅无价》


画家吴冠中
在一篇文章里说
100个齐白石
抵不过一个鲁迅
伊沙说一亿个
也抵不过
我在想有价与无价
它们根本就是
两个层面的东西
是两个概念
也许根本就没法
放在一起来比


《在路上》
 

洒水车给马路喷水
形成两条贴地分开的白色水雾
绿化女工给树喷药
空中出现一道白色的虹
最惊心动魄的还是下面的一幕
下山以后的小路上
一个顶发已不剩几棵的老人
坐在路边 面对草地
双手举起一个手机用的
黑色锂电池
他能从上面读出什么



《以子之矛》


心里想着不能杀生
却将一把剪刀
递给了走向水池
准备杀鱼的丈夫


《芍药开在牡丹园中》


天色将晚
我才刚刚赶到牡丹园
我大声地对着人群问
芍药和牡丹有什么不同
一对路过的夫妇诧异地望我
小声议论说这人
太冲了



《路遇乞者》


遇见这个弯腰躬身
端碗乞讨的老人
又想起我已是一个
没有父亲的人


《会走的植物》


我走在两边都在自动
喷灌浇花的
花径
我过了一个特殊的泼水节
作为一株会走的植物


《阳光的河面》

练功的人
和梧桐树站成一排
开始伸展腿脚

看风景的人
把电动车停在高台上
面朝河水,播放音乐

海鸥在阳光的河上
观音在莲花的高台
我解开外衣的钮扣
请风来吹



《香圾路》
 
清晨,槐花
铺满小径
被一把大竹扫帚清扫
这么香的花啊
我能连吃三斗
现在它们无声无息
铺满小径



《商量哪朵槐花香》
 
 
一大群雀鸟
在高高的槐树花里
吵成一片
我从下面走过
没有时间停下来
细听它们的辩论
我好象总有一个
目标要赶


《妒鸥》
 
 
当阳光把河水
筛成蓝色
我也想在水面上
飞一会 

就像休息
就像睡觉

  

《野菜》
 
 
几个穿制服的外地妇女
每人提一个塑料袋
在河边采野菜
她们叽叽喳喳说着
我听不懂的方言
像一群快乐的雀鸟
我掐一棵扔进嘴里
嗯 没滋没味
正是饥荒年代曾救过人命的
野菜该有的味道



《叙利亚》


画面拉近我才看清那也是曾经的家园
那些被打成废墟的房子
大地上的蚂蚊窝
原来都是谁家谁家和谁家的


《白激动一场》


《资治通鉴》唐玄宗这卷
读得最仔细
结果整卷读完
没找到一个关于
李白的字


《种树》


假期的最后一天
七点闹铃照常响了
我才开始“做”我的美梦
还是那个魂牵梦绕的院子

我伸手向虚空
虚空给我一棵桃树
我伸手向虚空
虚空给我一棵金银花树
见缝插针  我把它们像插秧一样
插进土里

我有些焦急
想一下子众树参天
浓荫匝地
我可以坐在下面
慢悠悠地欣赏天色的变幻


《我的宗教》


催开百花又扯下花瓣的风
是我的上帝
 
一首好诗是我的上帝

沿着一条即将入海的河流走
那逆风而飞的海鸥是我的上帝
 
动物的眼晴 梧桐树的绿色躯干
观音手里的净瓶
是我的上帝
 
上班路上偶遇的乞讨的老人也许就
是我的上帝
 
如果我能放下心中的嗔怨
愤怒 忧伤和恐惧
那我本身就是上帝



《海边笔记》
 
 

1.我的无知走在花树下,我的无知捡起一瓣花。

2. 一天无事,也还是要一秒秒数完时间的沙漏。

3.从你对诗的态度,我知道了你的人。

4. 踩着河边高低错落的石头,我是一条会飞的鱼了。

5.水面无风,细细的波纹,回落的水位,一群工人将一个皮划艇放进河中。

6.有时你要眼看前方,有时也可以只专注脚下。

7.丈夫发话,先做好人,再作好诗。

8.夜里牙疼的那个人是我,白天牙不疼的那个人是谁。

9.当一个地方成为唯一的目标,它对你的吸引力反而变小。

10.疯狂看电视剧的结果是,再读和改起诗来反应明显迟钝了。

11.从网上把自己拔出来,预习一遍明天重入生活的节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