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6诗选

◎君儿



《我有世上最美的足弓》


上帝罚我走这么多路
是要让我见证什么样的奇景


《地球柳》


弟弟告诉我
美国的谷歌地球
能定位到老家的老柳树
只要找到了它
也就到了老家
30年前我大学放假
和父亲一起下地干活
发现了这棵柳树苗
求父亲把它挖来
栽在门前的水坑边
如今我一个人
都已抱不住它
3个亲人已故去
它却上了天上的地图




《小国与大国》



德国与墨西哥比赛
一个判决结果
德国队员不满
在裁判面前理论
被裁判用手推离
我说球员其实不应该
这么对裁判
万一裁判一生气
使点手段
岂不吃亏
先生说那是中国人的想法
足球小国的逻辑
真正的足球大国
不会这么想



《观赛》

这是茨维塔耶娃阿赫玛托娃
泣血吟诵的国度
战靴下的和平之花总是
绽放在诗篇之后生命之后


《两个新词》



跟儿子学了两个新词
一个是“社畜”
一个是“划水”
社畜大概是指我这样
从事社会工作已经被工作
奴隶化的俗人
他说此词来自日本
划水大概是指抽闲自娱
当然准确的意思只有儿子最懂
他意味深长的自嘲
自己也加入了社畜的队伍
担心他工作太卖力
我发微信嘱咐他
只要有时间就多
划划水



《海河》


我身后的海河
150多年前曾发生过战争
那是积贫积弱的清朝
对抗入侵的英法军队
这条河道也是近代
民族工业的发祥地
苦难总是同时孕育机遇
直到我坐在它岸边的高楼上
看花开花落 潮起潮回
海鸥有时逐潮而来
有时河面上只有灰茫茫的雾气
新种的梧桐树早晚会浓荫匝地
那时我的孙子也早不记得
这些遥远的往事
我在水边 树边写的诗
一半因为词语之神的感召
一半因了流水的秘义


《桥洞之猫》


它雪白的皮毛
蔚蓝的双眼
蜷缩在桥洞边
当我走近
我看到相比于对汽车的恐惧
它更害怕的是我
突然地它冲向马路中央
差点被一只车轮辗碎
它又冲回边沿
我试图接近它
好把它从如此危险的地方抱出
这下好了
它一边警惕着车
事实上它已瘫软
一边又要防着我
它有半岁吗
我在它眼里究竟是什么



《城市蜻蜓》


这几天气温高
每天艳阳高照
蜻蜓也到处都是
群楼之间
马路之上
更不用说林间草地中
最高的蜻蜓
飞过了13层楼
现代化的蜻蜓
和我小时在打谷场上
用竹扫帚扑追的
可还是一同一种



《儿子回家》


儿子放假回家
厨房的形势变得严峻
先生的手机适时
多出一项功能
见他对着屏幕一遍遍喊
“鸭子怎么做好吃”
“圆白菜怎么做好吃”
“茄子怎么做好吃”
话音刚落
手机里展现一个大厨
备菜开炒的场面
同时响起好听的音乐
当浪漫的歌声弥漫厨房
他主厨我帮厨的场面
也在现实中发生了



《铁驴上的父亲》



父亲有一辆横梁加长的
自行车,乡下叫它大铁驴
那是父亲巧手拼装
是他的骄傲。父亲骑着它
前边坐我,我弟
后边坐我妈
一路呼啸到乡里看评剧
我也在结冰的路面骑过它
和同学赛车,穿越两车夹缝
从乡中回到家里
记得一次在打谷场学车
不小心摔弯了脚蹬
父亲抄起一根木棍
向我冲来,那是父亲平生
唯一一次打我
而我因母亲练就的猴子腿
再一次派上用场
跳窗而出,居然赶在棍棒
落下前,窜逃成功



《小人书》



年轻时父亲是村里的高才生
初小毕业后考上市里轧钢厂
每次回家父亲都会带好吃的
和好玩的给他的四个子女
我和姐姐最喜欢的
当然是小人书
那时最幸福的事是听父亲
给我们读小人书
《一块银元》便是其中之一
父亲读得认真仔细
我和姐姐静静聆听
有时我看到姐姐无声流泪
她那么善良和敏感
我却顶替她成了后来的诗人



《十分劳力》


父亲力气大
两百斤的麻袋
不用人扶
父亲自己就能
甩到背上
好脾气的父亲
总是被人欺负
到现在我都梦想着
为你复仇


《小二》


排行老三
弟弟叫我二姐

母亲的长女
是个仙女  死于三岁

命运有时真让人
琢磨不透

什么时候能听到天上的父亲
再叫我一声小二


《为父之女》

我上大学后
父亲改口
开始称我铁军
父亲叫我铁军
真是世上
最文气的事情


《父亲从市里回来》


童年时
每次父亲从市里回来
晚上常常坐在炕沿上
把小弟放在双腿中间
颠,或者干脆把他抛到空中
逗得小弟一会被吓哭
一会又笑
我在旁边站着
崇拜而满足
作为家中女孩
不能得到父亲如此宠爱
但男人是全家的脊梁
这一点我从小就知道




《跳舞的蜗牛》


两天阴雨后
人行道上
出现了许多蜗牛
为了不踩到它们
我走起了舞曲的
慢三步


《下楼看海鸥》


办公室
就在海河岸
接近海河入海口
所以基本上
下楼就能看到
桐树和海鸥
海鸥从来不会
飞到桐树上
它们是水的孩子
只跟着水走



《一日香》


花市上
看到香气扑鼻的茉莉花
就走不动了
只是木本植物
又开这么香的花
以我的能力
不可能养活
犹豫了几分钟
还是花十元钱
买回两小枝
找出两个花盆栽进去
培土,浇水
又遵照卖主的叮嘱
水里滴了几滴白醋
转天来到新花之前
花谢叶萎
先前的香气已如隔世
娇贵的公主
给了我一个样看


《考勤机》



单位上了考勤机
我选择食指录进指纹

同事说这是把我们
当犯人对待

试用第一天
考勤机遭到破坏

“刷手不好玩应该刷脸”
“请人代刷剁手指就行不用剁脸”

人们议论纷纷
设备已无声运转


《诗人》


看到史书上提及诗人
如白居易 韩愈 李绛
能为皇帝建言献策
匡扶时政
我居然很高兴



《无题》


常常不自觉地
摸我的本子
找我的笔
只要把它们抱在怀里
才感觉地球又
转运如初
一切皆在它们的
掌握中



《大街上来了一群拍电影的》



“预备,开机”
楼下大街上在拍电影

一辆邮政加长大车
卸下了眼花缭乱的设备

打灯的举板的摄影师坐在摄影车上
30来人的队伍忙前忙后

要拍的只是一个快递三轮车
车顶上架着一辆轮椅

车斗后沿上坐着一个白衣老人
三轮车开了一遍又一遍

总是不能过关
救护车停在镜头下

老人也终于没能被救上车去



《我踩死了一只蚂蚁》


我没想到大白天
当一个凶手这么容易
林间草地出没着一群
超大个儿的蚂蚁
它们与传统意义上的蚂蚁
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林中蚂蚁》

蚂蚁拖着昆虫的尸体
翻山越岭一般向前冲
它到底要去哪
我一点也不懂
总觉得它应该先把昆虫吃掉
这样既进行了营养补给
又免得带球之累


《林中》



昨天我俩一起搜索这片树林
一种植物的名称
我们分别拍了它的果,枝叶
百度没有转出答案
今天我在树下听鹎鸟唱歌
可以肯定它同样不会把答案
透露给我



《中间地带》


大家都在讲
看球睡着的经验
这对我却非常困难
我要么选择看
要么选择睡
好像从来不曾
产生过中间地带
——看着看着
睡了过去



《伪球迷》


抱着刚刚到货的
司马温公的集子
看世界杯埃及对
乌拉圭比赛
我认识苏亚雷斯
他咬过别的球员
撞伤过内马尔
温公讲刘道原时
透露了他与王介甫
的矛盾 我不懂
青苗法 当然更不懂
的是 他们进球
的路线


《西班牙故事》


喜欢西班牙队
是在韩日世界杯上
他们被罚下三员大将
劳尔落下眼泪

另一次世界杯
当小白踢入决胜的一球
他撩起球衣露出里面
提前写好纪念队友的文字

上次世界杯
他们小组没有出线
准备好的红酒
只好留待四年后的今天



《预言》


我预言乌拉圭赢
结果真赢了

我预言伊朗赢
竟然也赢了

没有什么诀窍
他们穿了清爽的白球衣



《开赛》


“场上有几个球员
快告诉我
省得我数了”

“你连有几个球员上场
都不知道
你还看球”



《伪球迷》


丈夫看了半生足球
现在每天坐在电脑前
斗地主

而我 每四年世界杯
才看一次足球
端端正正坐在电视前

就像球迷一样

无聊人人都有
这次他们把镜头对准
德国教练勒夫的手

墨西哥队脚下功夫太好了
德国战车看着要被拆解

喝酒抽烟看球
伪球迷四年也能
狂欢一回

西班牙队功夫足球
行云流水,小白
差点又进球

看球如听钢琴弹奏
便是看西班牙球员踢球
狂喜中的享受

场上22个红白疯子
追着一只皮球疯子似地跑

C罗有点像项羽
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彩虹》


一夜加一天的雨
终于使它不期而生
那时夕阳西下
雨点又开始降落
东边天空一道彩虹
赫然出现 横跨
城市上空
我以为我是第一个
抬头得见
这样的奇景
神奇的是
这道七彩之虹上面
还有另一道
更大的彩虹
比下面的那道要淡
它们追着我
从桥的这头
到桥的那头
又追着我一直到
我走进树荫
才消失不见
我想宣布
我看见了两道彩虹
而且它们一直
跟着我走
当我打开微信
才发现有图有真相
一个两个三个五个
人们纷纷发出
在不同地点
见到的那道
炫目的虹
“我是不是第一个看到彩虹的”
其中一个人这样说
她替我说出了
我也想说的话



《拔出草原》


一群园林工人
在一大片油菜花田
拔草,拔着拔着
油菜花熄灭了
变成一片
彩叶植物花园
他们继续拔草
拔着拔着
风景又变
变成了开着
各色小花的
缩小版草原
再拔下去
会出现什么
每天从旁经过
我都满心好奇
等待奇迹



《95后》


儿子把被子和褥子
扔在了大学
他要换新的宿舍

儿子带回来
近200枚一元五角和一毛硬币
我说箱子怎么这么沉

儿子给我讲阴阳合同
讲得那么逻辑清晰
而我云里雾里关心的
只是他的食欲



《梧桐路》


海河岸边
植满了梧桐树
似曾相识的感觉
让我轻轻下脚
不敢踩了一片片
着急落下的
一柄一柄绿扇子
绿心脏一样的叶子
30年前我捡拾过
多少桐叶啊
现在它们都已
飘落在命格里的
哪一个抽屉



《权力游戏》


兵仙韩信
活了35岁
战神项羽
活了30岁
人间如棋盘
天才如棋子
作法者自毙
诡道者身亡
真是令人
心有不甘




《戒烟多年唐欣又抽上了香烟》


在江油
新诗典李白诗歌奖
颁奖前
大家围着李白
纪念馆的参天大树
散步参观
我见唐欣手里
夹着香烟
“唐欣不是早就戒烟”
我追根究底
“好烟嘛”
唐欣貌似气定神闲地
答道



《李白衣冠墓》



我们到时
墓园的黑漆大门
上着锁
待到大门打开
听说里面的母鸡
已产下鸡蛋
我们的到来
似乎打挠了这方
清幽的小院
太白 你的
一等一的知音
杜甫当年所预言的
千秋万岁名
和寂寞身后事
看来是多么正确
你看现在又有鸡
又有蛋
又有我们
为你作证



《太白冢上树》


已经五年了
我一直想知道李白墓边
这些单株或丛生的树
叫什么名字
但没人告诉我
似乎也没人知道
每年绕墓一圈
仰头看参天大树
李白魂魄附丽的荫凉
低头点纸焚香
我其实不知写诗为何
它与生命的关系
李白当年的得意和失意
就是诗人永恒的
困惑和难题


《空中剧场》


江油返津的飞机上
从短暂的迷糊中醒来
机窗外是万米高空剧场
一团团倒扣着的
巨瓦一样的白云
密密排列  连成
一片无边的地毯
远处蓝色的幕景上
明月高悬  这看起来
悄无声息的剧场
观众唯有偶尔从白云里
银鱼一样闯进来的
另一驾飞机


《投在大地上的一段光》


飞机上的灯火
隔着几千米高空
把光芒投在夜晚
静静的大地上
光柱掠过村庄
道路 树木和桥梁
掠过我看不清楚的
万事万物
有那么一小段时间
我陷入无名的恍惚
我知道那团光芒
会越过一切阻挡
它一直在走



《李白》



官方的李白
民间的李白

典礼场面上的李白
斗酒放歌的李白

入围即获10万红包的李白
奖杯都是大奖主持人自掏腰包制作的李白

1.70米的李白
1.61和1.58米的李白

传说中来自碎叶的李白
衣冠冢里大树环抱着的青莲的李白

酒宴上假大空言的李白
微醉堂上PK现代诗的李白

修辞的李白
口语的李白

仰天大笑出门去那是投官的李白
凤歌笑孔丘是万首高峰上一览众山小的李白




《海边笔记》



中午静静的花园
只有我和保安员在巡视
除此就是同样安静
冒头的小小蘑菇

梦里我成了组织信任的人
参与调查一起对自己不利的
案件
 
梦到这样一处建筑
地基和墙体高耸入云
房子只是一个阁楼

喷水车过去很远了
水珠才像细密的雨线
落在我的脸上

绿树撑起巨伞
夏日的雨一路追随
竟也并未把我浇湿

刚在心屏上写下
上面这几句
一场暴雨
把我困在桥下

昨天看到一只白鱼飘在水面
却不见一只海鸥
今天这么多海鸥飞来飞去
一只死鱼也没发现

梦是伊沙诗作里“轻灵”的那一支
有奇幻之美,幽默,迷人
难以把握所以引人入胜

这世界其实不太公平
最好的方法应是重金
买下你的万千武器
富可敌国

盛兴随手一拍
拍到的植物就在手机上
自报出花名

又一家店铺关门歇业了
门口一直放着一双巨大的
男人的皮鞋
 
有时看不清自己的梦
尤其当它垂着帘幕
悬着半明的灯火

路过海河边
看见好几辆警车停在岸边
人们议论说
捞上个小伙子

梧桐树爆皮了
露出里面光滑无比
他树难比的美干

站在装着声控灯的楼道里
一边不停地跺脚“点灯”
一面看完了三集
主角皆为90后的《天意》网剧

一个60后
成了90后的“无脑粉”
难怪被儿子笑灭

梦里的古人
穿着古装
他们要穿越时空
演一部青春偶像剧

石榴树开化了
像两个摞在一起小号的石榴
也如两个拥抱在一起的
红色妖姬

最享受的事便是读着史书
翻开此段历史上的诗人
再读他们的诗

同一个早上
10分钟路他被全身浇湿
75分钟路她一滴雨也没淋到

远处河面上的船多了起来
一直没见到开启桥提桥
大概是很早很早就提起来吧

今夏多雨
林中草地上长了
很多小蘑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