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很远的时光,浮于阳光之上

◎术香



打磨月光
 
紫蝴蝶飞走了,
黄蝴蝶飞走了。
白色小蝶在月光里,
打磨月光。
它用翅尖,用嘴唇,
用一呼一吸,磨呀磨。
 
石头上的月光,
草叶的月光,
花蕊间的月光,
它一一打磨,
没有谁叫它的名字,
没有谁知道,
它打磨的月光里,
藏满它的忧伤。
 
它对月光说,
除了你,我没有别的。
它对月光说,
我愿意在你的明亮里,
消失。
 
月光唱着月光,
月光画着月光,
月光层层,月光浩荡。
小白蝶轻声磨呀磨,
磨不出一道花纹。
 
她走进镜子
 
她走向镜子,
走进镜子。
空空的镜子,
明亮的镜子,
游荡,游荡,
全无障碍。
 
抚摸,敲打,呼喊,
镜子没有声音。
风刮来,
她在镜里旋转,
雨打来,
她在镜里破碎。
 
拾起自己的碎片,
抱起自己的碎片,
想走出镜子,
但镜片空得没有边际,
一程一程,全是镜子,
碎片化的镜子,
多元化的镜子,
越碎越大,
越碎越复杂。
 
镜子里的镜子,
镜子里的镜子,
一圈圈套住她,
走得越快,
离人间越远。
 
午后休闲
 
阳光穿过一枝海棠,
穿过一条绳子,
悄悄游移。
 
有人低语,
有人喧哗,
很远的时光,
浮于阳光之上,
互不干涉,
互不谦让。
说好了,说好了的事,
蛛丝一样杂乱,
有没有明亮之处,
有没有阴郁之处,
笑把笑别在前胸,
绿海棠、绳子,
从容淡定。
 
午后这样休闲,
人间是非,
左躲右闪。
躲过初一,闪不过十五,
月亮恒温,
星星冰凉,
不是一个层面的统筹,
于阳光之外,
哗啦啦流淌,
或静默消散。
 
苦艾人生
 
苦艾疯长,
谁在耳语,
谁在窃取,
韭菜与蜗牛,
丁香与蜈蚣,
在远处也在近旁。
嫩绿里的暖,
鲜艳与毒素里的香,
毫不避讳,
且走且歌,
且行且谨慎。
黑影漫散开来,
说出经年的苦难,
说出一世的沧桑,
听懂了什么,
不理会什么,
一瞬间的安逸,
在夜莺啼啭的清晨,
忘得一干二净。
 
疯长,疯,
疯过任何一处狂热,
气息细丝般缭绕。
泥土里的人间,
石头里的人间,
一丝线露出端倪,
一团团摆开阵势。
——苦艾抱紧自己,
捂紧曾经的秘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