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贺拉斯《闲谈集》第1部第7首

◎伊沙



被逐“国王”卢皮琉的脓血与毒液如何
遭到混血儿佩西乌的强力报复,我想
所有理发匠和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
这位佩西乌是富翁,在克拉佐梅奈做着
大生意,也用官司缠上了咱们的“国王”,
此人很强硬,甚至比“国王”还招人憎恶,
趾高气扬,言语阴损,如白马远超
同类的速度,让西塞纳、巴洛相形见绌。
还是说“国王”吧。两人争议无果之后
(所有正面冲突的人,即使不是
勇者,也同样难以对付。普里阿摩斯
膝下的赫克托耳与凶悍的阿喀琉斯决斗,
愤怒事关性命,直到死才能分开,
唯一的原因在于,两个人的勇敢都没有
对手。如果是两位懦夫气愤难耐,
或者敌手不对等,就像狄俄墨得斯
和吕基亚的格劳科斯,弱者会退出,自愿
奉上礼物),在布鲁图斯总督富裕的
小亚细亚时,卢皮琉和佩西乌正式开战,
势均力敌,如巴丘斯和比托。两位勇士
冲入法庭,表演不比角斗场逊色。
佩西乌陈述案情,被所有在场的官员
嘲笑,他称赞了布鲁图斯及其幕僚,
说布鲁图斯是小亚细亚的太阳,臣属
是有益的星星,唯有“国王”是条犬——
农夫们憎恨的那颗暑热星。他话语滔滔,
像冬天的洪水,奔泻到砍斧罕至的深谷。
接着,为回击诙谐雄辩的对头,卢皮琉
抛出了果园榨出的隽语,坚毅的葡萄农
未输过一场骂战,路人都经常低头,
四下回荡着他的喊声:“布谷鸟!布谷鸟!”
可是希腊的佩西乌似乎被意大利醋泼懵,
大吼道:“布鲁图斯啊,诸神在上,你不是
习惯消灭国王吗?这位‘国王’的喉咙
为什么还不割?相信我,这是你分内之事。”

这首诗记录了布鲁图斯担任小亚细亚总督期间发生在他的两位幕僚之间的一场骂战,大约作于公元前41-前35年。作品的幽默很大程度上源于其中一位的家族名雷克斯(Rex)。Rex在拉丁语中意为“国王”,这是一个古罗马人长期憎恶的词,而布鲁图斯家族又有反对王政的传统。在《闲谈集》第一部里,这是最受人忽视的一首,英国新古典主义时期的诗人德莱顿甚至把它称为“垃圾”,Gowers却认为,这首诗的确是“垃圾”,但却不是因为写得差,而是因为在整部《闲谈集》里,唯有在它里面贺拉斯才倾倒了自己从腓立比战役失败以来的所有负面情感:屈辱、苦痛、憎恨。贺拉斯以一种非政治的方式反映着政治。在两个人没头没尾、莫名其妙的骂战背后,是罗马内战的全部肮脏和血腥:暴政、镇压、厮杀、言论的钳制、愤怒的报复和冷漠的旁观。Gowers指出,贺拉斯对作品的掌控体现在许多关键词语上(详见相关注释),它们构成了诗歌意义的深层。

1 过去分词Proscripti(被驱逐并悬赏捉拿)修饰属格Regis Rupili(“国王”卢皮琉),后者修饰pus atque venenum(脓血和毒液,比喻辱骂性的言语)。Proscripti的原义是“公布”,后来特指通过公布名单来剥夺部分人的公民权和财产,将他们逐出罗马,并悬赏捉拿。卢皮琉(P. Rupilius Rex)就遭到了这种对待,被屋大维和安东尼驱逐,被迫到他们的政敌布鲁图斯所在的小亚细亚避难。贺拉斯从这首诗一开始就取笑他的家族名Rex(国王),Rex和Proscripti并置,很容易让古罗马读者联想起历史上最后一任国王——被逐出罗马的塔克文。从苏拉开始,Proscriptio就成为罗马政治中一个血腥的词。苏拉之祸,数千人在重金悬赏之下被杀,腓立比战役后,三执政的Proscriptio名单上有超过300名元老院议员和骑士,最著名的三位死者是这首诗里的布鲁图斯(人头被屋大维献祭在恺撒雕像前)、被安东尼杀死并砍手示众的西塞罗和另一位恺撒的刺客卡西乌。作为全诗的第一个词,Proscripti无疑会唤起读者对历史和现实的联想,pus atque venenum更强化了视觉冲击。Rex是罗马人一贯憎恨的词,是反对政敌时最有用的标签,当年的格拉古(Ti. Gracchus)被杀,不久前的恺撒被杀,都是因为有人指责他们复活王制。甚至西塞罗都被人称为“外来的国王”(peregrinus rex),当他反诘克劳迪乌(P. Clodius Pulcher)时,也用了贺拉斯同样的双关,指出他的一位亲戚就是Rex,所以他没有资格攻击自己。Gowers指出,rex也可以指恩主(参考《书信集》第1部第7首第37行),此时贺拉斯的恩主是布鲁图斯,他恰好在公元前43年被三执政悬赏捉拿,因而也是“被驱逐的王”。
2 hybrida(混血儿)是Persius(佩西乌)的同位语,后者是sit ultus(复仇)的主语。quo pacto(以何种方式)修饰ultus,并引导1-2行的从句,该从句作附属于opinor(我认为)的宾格不定式结构的主语。
3 不定式notum esse(已被知道)的主语是上文的quo从句,与格omnibus lippis et tonsoribus(所有的眼肿者和理发匠)和notum配合。药店和理发店当时是传播谣言的主要场所。Gowers评论说,lippis(眼肿者)绝不是贺拉斯随意用的词。在《闲谈集》第1部第3首里(25-27行)他曾用这个比喻指责有人对自己的错误宽松而对朋友的错误苛刻,在第5首里(27-31行)又称自己“眼肿”,从而让自己在罗马内战期间的一个关键历史事件中变相隐形。tonsoribus一词也非偶然,理发匠与暴君有一层特殊的关系,他们是最容易弑君的人,西西里僭主狄奥尼修斯(Dionysius)就曾因为疑心而处决自己的理发师,并从此只让自己的女儿给自己理发。因此,眼肿者和理发匠代表了政治动乱中的两种处事方式,甚至暗示了阅读此诗的两种方式:故意忽略它的政治内涵,还是保持剃刀般的锐利。而且,布鲁图斯的名字在拉丁语中正是“钝”的意思。
4 dives(富有)修饰Persius hic(这位佩西乌),是habebat(有)的主语,宾语是permagna negotia(很大的生意)。Clazomenis(克拉佐梅奈,城市名)是地格。
5 etiam,“也”。cum Rege(和“国王”)修饰lites molestas(烦人的官司),后者也是habebat的宾语。etiam给人的感觉是,有钱人自然就得打官司。
6 durus homo(强硬的人)是Persius的同位语。qui从句修饰Persius,qui在从句中作主语。posset vincere Regem,“能够击败(超过)‘国王’”。方面夺格odio有被动意味,指“让人厌恶的特性”。qui从句表示特征,所以用虚拟式动词。
7 confidens,“自信”。tumidus,“自大”。adeo(如此)和ut(以致)呼应,修饰表示特征的属格sermonis amari(言语刻薄)。
8 夺格equis albis(白马)与praecurreret配合,意为“轻松超过”,因为传说白马速度快。Sisennas(西塞纳)和Barros(巴洛)是宾语,复数名字代表同一类型的人,可译为“之流”。
9 Ad Regem redeo,“我回到‘国王’的话题”。Henderson指出,Ad Regem redeo 太像拉丁语的常见说法Ad rem redeo(我回到本题),两者的相似或许暗示罗马人总是一再陷入国王式的暴政。Postquam,“在……之后”。nihil convenit,“没有任何达成一致”。inter utrumque,“在两人之间”。
10 etenim,“因为”。这行的语义较难确定,历史上有三种解释:(1)古罗马注者Acron认为hoc修饰iure,“因为这种权利”,omnes(所有人)作主语,molesti(难对付)是表语;(2)多数注者认为omnes molesti是主语,指“所有好斗的人”,hoc iure sunt合起来意思是“拥有这项权利(即争斗到底的权利)”;(3)Wickham认为iure应理解为标准用法,做副词,意为“理所当然”,hoc是工具夺格,修饰表语molesti,“因为这一点而难对付”,omnes(所有人)是主语。第三种解释我相信最合理,尤其是在语法上完全符合拉丁语的规则。
11 quo fortes是浓缩的定语从句,quo呼应着第10行的hoc,fortes(勇敢者)作从句主语,动词和表语因为重复而省略,fortes同时作quibus从句的先行词。与格quibus在从句中与incidit(发生)配合,主语是adversum bellum(面对面的战斗)。这两行的意思是:即使不在战场上厮杀,若所有人都和勇者一样,也必然会争斗到底,所以难以对付。
12 inter用了两次,和用一次意义相同,“在……之间”。Hectora(赫克托耳)和Priamiden(普里阿摩斯之子)是同位语。animosum Achillem,“勇猛的阿喀琉斯”。
13 ira fuit capitalis,“愤怒生死攸关”,ut引导的结果状语从句解释了capitalis的含义,capitalis也让读者联想到处决。ultima mors(最后的死)是divideret(分开)的主语,宾语illos(他们)省略了。
14 non aliam ob causam(没有其他任何原因)和nisi(除了)呼应。quod引导名词性从句,无实义。in utroque,“在两人身上”。virtus summa fuit,“勇敢都是最高程度的”。贺拉斯故意忽略了爱国主义的因素。
15 duo inertes(两位懦夫)是vexet(搅扰)的宾语,主语是discordia(不和、冲突)。
16 与格名词disparibus(不相匹配的人)和incidat(发生)配合,主语是bellum(战斗)。ut,“就像”。Diomedi cum Lycio Glauco,“狄俄墨得斯和吕基亚的格劳科斯”,Diomedi是与格,Glauco是夺格。
17 discedat pigrior,“怯懦的一方会退出”。ultro muneribus missis是独立夺格,意为“自愿地奉上礼物”。这里贺拉斯再次扭曲了荷马史诗中人物的动机,参考《伊利亚特》(6.119ff)。格劳科斯拒绝和狄俄墨得斯搏杀,是因为他们过去一直是好友,所以在战场上交换了盔甲和礼物。
18 Bruto tenente(布鲁图斯管辖)是独立夺格,praetore(司法官)是Bruto的同位语,ditem Asiam(富裕的小亚细亚)是宾语。布鲁图斯在公元前44年做过司法官,在公元前43年以前司法官(propraetor)的身份(相当于总督)管理小亚细亚。
19 属格Rupili(卢皮琉)和Persi(佩西乌)修饰par(一对),par是角斗士比赛的术语,暗示他们势均力敌,所以不会有一方服软。pugnat,“战斗”。uti引导结果状语从句。
20 non compositum melius这部分省略了动词sit和中性名词par,相当于表语,“(和他们两人相比)不是更匹配的一对”,主语是Bacchius和附属成分cum Bitho,“巴丘斯和比托”,奥古斯都时代两位著名的角斗士。In ius,“进入法庭”。
21 acres(勇猛的)修饰procurrunt(冲出来)的主语“他们”。magnum spectaculum uterque是同位语,“两个人都是精彩的‘景观’”。procurrunt和spectaculum(常指古罗马竞技庆典)都延续了上文的角斗士比喻。
22 Persius exponit causam,“佩西乌提出了他的案子”,exponit意味着开场。ridetur ab omni conventu,“他被所有在场的人嘲笑”。conventu特指司法官开庭时到场的全体官员。
23 laudat Brutum laudatque cohortem,“他称赞了布鲁图斯和他的幕僚”,cohortem是集体名词,指全体手下。
24 solem Asiae Brutum appellat,“他称布鲁图斯为小亚细亚的太阳”,solem作宾补。stellasque salubres appellat comites,“称他的手下是有益的星星”。comites(同伴)也是称呼幕僚常用的词。
25 excepto Rege是独立夺格,“只有‘国王’除外”。canem illum,“(他就像)那条狗”,从下文可知,canem指带来暑热的小犬星。
26 invisum agricolis sidus(农夫憎恨的星星)作canem的同位语,agricolis是与格。不定式venisse(来)的主语是canem,这个宾格不定式是转述佩西乌的话。Ruebat,“他(指佩西乌)一路前冲”,指他的话滔滔不绝。
27 flumen ut hibernum,“就像冬天(暴涨)的河”,意大利冬天是洪水季节。quo(往哪里)引导从句,fertur quo rara securis(直到罕有斧头到达之地)即“直到人迹罕至的森林深处”。securis指砍柴的斧头,是fertur的主语,Gowers说,贺拉斯故意用这个词,也是为了让我们联想到刽子手。
28 Tum,“然后”。Praenestinus是regerit(回嘴)的主语,指卢皮琉,他的家乡是Praeneste(普莱奈斯特)。salso(诙谐的)和multoque fluenti(非常流畅的)都是与格名词,意为“……的人”,指佩西乌,和regerit配合。
29 expressa arbusto(从果园榨出来的)修饰regerit的宾语convicia(回击的话)。
30 durus vindemiator(坚毅的种葡萄者)作主语的同位语。invictus,“从未被击败”。cui从句修饰句子主语。
31 cui saepe viator cessisset,“(在骂人方面)路人经常都向他屈服”,cui是与格。magna compellans voce cuculum,“大声喊(对方)布谷鸟”,布谷鸟在西方意为“戴绿帽的人”。
32 At Graecus,“可是希腊人(指佩西乌)”,开篇贺拉斯称他为“混血儿”,至此可知他是希腊人和罗马人的混血儿,但取了一个罗马名字。postquam,“在……之后”。est Italo perfusus aceto(被浇了一身意大利的醋)意为被卢皮琉以意大利的方式痛骂。
33 Persius exclamat,“佩西乌大吼”。Per magnos deos,“以伟大的神的名义”。Brute(布鲁图斯)是呼格。te oro,“我请求你”,但下文的请求是以反问句的形式出现的。
34 qui从句修饰Brute。qui reges consueris tollere,“(既然)你习惯消灭国王”。这里既指布鲁图斯的祖先——赶走国王塔克文的那位,也指布鲁图斯本人——他曾参与刺杀恺撒这个实质上的国王。
第35行 cur non hunc Regem iugulas,“为什么不割断这位‘国王’的喉咙?”Gowers用众多例子证明,罗马共和国晚期的拉丁语中,iugulare(割喉)几乎是proscribere(悬赏捉拿)的同义词。Operum hoc tuorum est,“这是你分内之事”,Operum tuorum是表示性质的属格。mihi crede(相信我)是命令式。Gowers引用泰伦斯的戏剧《阉奴》(Eunuchus)说明,iugulare还有一个意思是让人哑口无言,这正是布鲁图斯在这里的反应,也正因如此,作品在这里戛然而止是恰当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