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首诗

◎刘棉朵






我在高原上看到了鹰
清晨,在一辆中巴车上
我从车窗里看见它们
离我那么远
如同我年青时的理想
黑黑的,像逗号
我差一点把它们当成了别的什么鸟
如果不是后来
其中有一只降低了高度
让我看清了那只能属于鹰的
姿态、力度,那静止在空中的鹰的翅尖
2018.9.21


蓑羽鹤


高处的事物在慢慢降落
蓑羽鹤在努力往上飞
借助气流和振翅
呼吸
它必须赶在大风雪到来之前
飞过喜马拉雅山
喜马拉雅山是世界上
最高的一座雪山
要越过去,是多么的艰难啊
蓑羽鹤努力地往上飞
借助气流和呼吸
振翅
再艰难它也要翻越过去
2018.5.24


斑马


一匹斑马
在草地上吃草
在河的对岸,我看见
草地不断地起伏
天空很蓝,周围很平静
当我走动,它抬起头
看了看四周
然后低下头继续吃草
没有奔跑,没有离开
我相信这是一匹
来自现实主义的斑马
身上的斑纹是长出来的
不是画出来的
我相信它在那里吃草
不必担心一头豹子
一支猎枪
在它的周围不远处,还有伴侣和孩子
不是孤伶伶的一个人
我相信我描述的
是我看到的真实,不是弗洛伊德的幻梦
我相信它就在河的对岸吃草
等着我在一个礼拜二的下午
从那里经过,无意中
看到它身上散发的微弱的光芒
在大地不断升腾的尘埃和烟雾中
当我离开,它依然在
当我老去,它依然年青
2018.5.15


卜水师


卜水师在荒野里占卜
这次他占卜的不是水源地
而是他失踪的儿子们的骸骨
死于1915年的一场战争

卜水师转来转去
在昔日炮火纷飞的战场上
在一个缓坡停了下来
他的手有些颤抖
插下一根树枝作为标记

挖掘,两个儿子的骸骨
相继挖出
一个17岁,一个19岁
他们的尸骨上还有几处弹孔
弹壳在不远处,散落

卜水师把他两个儿子
裹在毯子里
念动咒语
就好像小时候
他们一起玩的游戏
他要带孩子们回家

去找他们的妈妈
他们的妈妈躺在悲伤的墓地里
等她亲爱的儿子们回来
已经好久了
以一颗母亲的心
2018.5.16


昨夜我听见火车经过了两次


昨夜我听见火车经过了两次
一次是我起来小便时
凌晨三点

我没看到月亮,但我看到了月光
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
火车就在这时也钻进了
我的房间

还有一次,是我摸索着
找出本子和笔
就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天光
记下梦中降临的诗句

我听见它们咣当咣当地开过来
又开过去
我不知道火车
从我的睡梦中经过了几次

不知道谁坐在火车上
他看到的月光
和我看到的是不是一样
细碎,静谧,带着花边
2018.5.30


美好生活


两个男孩在玩轮滑
礼拜天下午的广场上
一个女孩在吹泡泡
大泡泡小泡泡
飘起来,迎着光
好像斑斓的幻梦
还有一个少年
在旁边的草坪上
遥控一架小型无人机
起起落落
多么美好
在这些孩子们的眼里
生活就是滑行的眩晕感
五彩的幻梦
棉花糖、爆米花
和可以操纵起落的玩具
2018.5.27


我浑身散发着牛奶的气味


我搬着一箱牛奶回家
途中坐在廊柱下小憩
一只硕大的牛蜂围着我
横冲直撞
好像我是一头奶牛
好像我在这只牛蜂的眼里
就是一头奶牛
我早上喝了一包牛奶
如今我抱着一箱牛奶
我浑身散发着牛奶的气味
2018.5.19


草坪


小区里的草坪许久没人整理
五月末了
那些草已经没过了小腿
在无人打扰的风中
开花的开花,结籽的结籽
一个自然主义者
允许这样的野生状态
一直持续到秋天
但从一个社区居住者的美学角度去看
这些草坪需要一台割草机
一个新秩序
朴素、平整
 
哦,作为一棵草
或许它们也有自己的生存法则
生长与枯竭、喧哗与寂寞
那些草籽
要飞升,寻找
适合一片青草生长的
自由之地
 
我头脑里也有一块
这样的草坪
它需要整理还是任其疯长
我还不知道
2018.5.27


丁香阿姨


丁阿姨
每次她冲我微笑
我就想起邻居家的丁香树

高大、繁密
好像盛开着喷香的星星
 
丁香阿姨让我帮她抱白菜
那年我五岁
差不多有三棵白菜那么高

我抱着白菜等于
三棵白菜抱着一棵白菜

丁阿姨和丁香一样香
和白菜一样白
我喜欢帮着丁香阿姨
抱白菜

脚下的路是香的
空气也是香的
白菜也变得不那么
死沉死沉

走着走着
我手里的白菜变成了鱼缸
鱼缸里的小鱼在游动
那是天上飞鸟的倒影

在童年的丁香树上
偶尔叫两三声
像标点,像逗号
像春天短暂的忧伤
2018.5.28


寻物启事


一个是寻猫的
另一个找狗
我的邻居们
在这个春天
集体寻找着
丢失的东西
还有一个找母亲的
在楼下的广告栏里

这三则寻找启事
排在一起
在人们很少去留意的地方
看起来有些荒诞

寻猫的说
她丢的是一只狸花猫
灰色,5.6公斤
很有感情
找狗的,说他走失的
是一只拉布拉多
沙黄色,4岁半
它就像自己的孩子和家人

找母亲的,说他母亲67岁了
头发花白,穿咖啡色上衣
黑色裤子,间歇性老年痴呆

三个启事
分别附有照片
灰猫在床上撒娇
黄狗在客厅对着主人卖萌
母亲表情呆板
看不出背景,只有打印纸上的黑和白

从寻人启事的字里行间
可以看出他们
对要找他们的人都很重要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在这个春天
到底是对什么失望了
才走向外面的世界
2018.5.19



刘棉朵,1971年生于山东青岛,学过中医和绘画,中学时代开始诗歌习作,作品散见于各种文学期刊和诗歌选本,曾获中国诗歌研究中心“诗探索奖”青年诗人奖,著有诗集《呼吸》(待出)、《看得见和看不见的》(“70后印象诗丛”,2011年)、《面包课》(“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09年卷)、诗合集《我们的美人时代》(与阿华、田暖合著,2007年)等。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