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以亮 ⊙ 逆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个人•他者•诗

◎李以亮




1.
我所理解的诗人或者艺术家,身上都具有不同程度的梦幻气质,而那些汲汲于虚荣的人,粗鄙而乏味,不过是些屈服于地心引力的人,在他们身体上并无想象力可言。虚荣不仅会拉低一个人的智力,更容易败坏一个人的品位。

2.
“器识为先,文艺其从”——诗人不懂这一点,终究会是一个半吊子文人,或者一个境界很低的人。

3.
从根本上说,对于假丑恶的甄别能力与对真善美的发现能力,归根结底是成正比的。同理,对于假丑恶的厌憎和对真善美的肯定,也是成正比的。这里没有留给喜欢捣浆糊的人任何的空间。

4.
如果学者的求真精神是最高的道德,那么,诗人、作家对审美品级的追求,就是最高道德。

5.
毕其一生,米沃什的工作所寻求的,不是成功,而是能够证明其存在的精神证据,一个可以让他感受到自己对同胞有益的机会。但是现在,许多诗人犹如米沃什的颠倒版本,他们的存在,往往是精神缺失的反讽性证据,他们甚至谈不上任何严格意义上的抱负,一切不过是为了那个渺小自我的存在。

6.
如果把自我理解成一个待建构的概念,一个待充满的容器,而不是先天固有的一个东西,我们就不能人云亦云地说什么坚持自我或回到自我了,因为我们不能回到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7.
人就是一切感官感觉的综合与总和。这是第一。但是,这不是一切形而上学、一切神话需要终结的理由,恰恰相反,它是它们之所以存在和需要更新的理由。这是第二。停留于一,必然导致庸俗的唯物主义。忽视第一点,必然是绝对的唯心主义,是无弹着点的射击,是脱离时代的呓语。

8.
不少激进的先锋的文化英雄其实都是保守派,以为先锋不过只是叛逆(固然需要叛逆)就是否定这个那个,如同以为解构就是破坏,怎么都可以,这不是无知,就是欺骗。

9.
德里达说他更想成为诗人。他当学生时就钟爱文学和哲学,但发现哲学文本阅读受限太多,于是想让它们"没有定解"。带着这种寻求文学性含混、在哲学语言中发现小说式转折的想法,德里达响应海德格尔,试图对古老的形而上学秩序来个颠覆。这就是屡被误用的"解构"一语的来历。

10.
今天,关于诗歌的各种主张,无非在两种主要的诗学观念,即生命诗学和文化诗学这二者之间抵牾、切换和摇摆。这是两个各有侧重却并非完全不同、毫无交集的领域,就如生命和文化本身不无交集和抵牾一样。注意,只是侧重不同。生命诗学走到高处,不可能不是一种文化诗学。文化诗学也不可能脱离对生命的勘察来认识、深入诗歌的秘密。

11.
相对于深刻,深沉更是诗歌的一个好的品质。同样重要的还有新颖、生动、力量,它们通过诗给人带来审美愉悦,带来生活的滋味。枯燥索然没有诗性,叠床架屋贩卖知识没有诗性,以理为诗以学为诗没有诗性。

12.
诗,以及其他一切艺术和文学形式,总要有多于概念所能传达的东西,要比概念更丰富,否则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美的感觉的表达,热情的传达,细部的观察,这些都是概念对付不了的。

13.
诗的法则是浓缩,是提炼,是萃取,是以一当十。任何试图以稀释、以勾兑、以数量的方式接近诗或者证明诗的人,不过是在自证其伪。

14.
诗人如波德莱尔和卡夫卡,少数这样的人物,完全刷新了人类诗学的观念,强迫人类必须以另外一副全部新的眼光打量和审视周围的世界。如果不是把诗理解为那种子华丽却肤浅,每年春天都要发作一次的赞颂,或者荷尔蒙驱动的狂热,则会在他们留下的文字处处发现另外一种直面死亡的,属于新的变形记的冷峭凛冽凌厉的诗性。在他们之后,任何随意兜售天才帽子的行为,都不免遭遇来自高处的一声冷笑。这不是说将不再有天才,而是说天才将不再廉价。

15.
L说:“生活和创作并不是两种天分,而是同样的能力。而且我们很确定那种只能生产出肤浅作品的才情,也只可撑起一种轻薄的生命。”

16.
诗人的自信心从哪里来?来自作为男人和女人的每一个体本身。有幸成为人,作为乐生、热情、追求和有爱的那个主体,这些不足以令人骄傲和满足吗?当然,作为社会人,也许更习惯把自信心建立于权力、财富、荣誉……之上。

17.
没错,现代诗人最典型的特征,就是他与世界的紧张关系。那么,紧张关系之中是否包含一个叫做“和解”的关系?

18.
共情(empathy),就是能够体验别人感受的能力。有共情能力的人,能进入到对方的精神境界,感受到对方的内心世界,能将心比心和换位思考,并对对方的感情做出恰如其分的应对。这至少是一种让人相处起来会觉得很舒服的体贴。

19.
我永远不能理解,也不会认同那些孤绝主义的主张和言论。冷漠不值得表演,独立不是一个姿态,清高不是故做。成为一个发热体和散热体,远比悲叹怀才不遇、怀善不遇以及其他种种的自命不凡更加可爱。悖谬的是,这时代高级的品味并非体现于欣赏,而是存在于拒绝。

20.
人不能完全自然地生存,所以有了文化这个第二本性。文化同人的关系,按意向人类学的观点,是互为创生的关系,也即符号形态的价值文化,渗入人而转化为本体力量,而观念形态的价值文化投射出去就实现了自身的外化。文化与人之间互为创生的关系,确保了人类精神文明的生生不息,而不变的是其内蕴的善美真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