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跑过树林》诗九首

◎袁飞








吃人的狼走下山坡
风在大杨树上响

一个人
仰躺在树上

风  擦过月
吃人的狼
越过闪亮的溪水
它多么习惯
这是一片安静的村庄



五月



十指冰冷的清晨
弹响每一个音符


吹过整片树林

五月的地里
麦子稀疏

你绕过老白杨树
三只乌鸦飞过大峡谷

羊睡了
月亮照着孩子的哑脊梁




秋天·村庄·水



漏雨的树下
你带着水  陶罐
洁白的身子

你安静地走过
秋天的村庄
洁白的村庄
大雁飞过的村庄

总有一天
你也会走过
死亡之水
纯净之水
秋天里静静倾泻的水




小屋



他走过她的小屋
回到家
用笔画一座她的小屋
回来时
纸上的小屋不见了
她泪汪汪地跑来
她的小屋不见了
他只好用水果刀剖开自己的胸膛
把那座小屋还给她



敲门声



他在墙上
画了很多门
然后躺下

半夜
响起剧烈的敲门声



一个人



(月亮下猎熊的人
来自水的王国)


1、
一个人奔过油菜花地
油菜花盖过头顶

一个人走过黑夜
月亮
和水

一个人跳下木格窗
梦见自己成为一匹马

一个人相信
彼岸的神




2、
一个人在月亮下奔跑
五更的雨
落满屋顶

一个人走过
冰芬的王国
太阳
和马

一个人飞越月光
早晨的雨



你跑过树林

你跑过树林
树林还在那里
你跑过长堤
长堤还在那里
你跑过少年
少年啊
还在那里
你跑过花朵
花朵还在那里
你跑过月亮
月亮落在额头
你跑过坟
坟长满牙齿
你跑过啊
世人的微笑
它们死在山坡
你跑过蓝
色的海洋
海洋拉开长布
你跑过坡
少女砍死奔跑的风
风啊
落满额头

你落单如影
怀念春风
怀念漫步长坡的
豹子
你飞过大海
长臂如猿
世人微笑
独你彷徨
你怀念啊
穿过竹林的裙子
大槐树如钟
敲响夕阳
夕阳如血
你如钟

你飞过海洋之石
树神凿崖
崖落恒河
你啊
飞过世人的长襟
他们黑色的发带
像燕子
斗笠加身
徒步过河

你飞过树林
树林还在那里
你飞过长堤
长堤还在那里
你飞过世人的微笑
世人还在那里




宝宝



宝宝从走廊上跑过
像孩子那样
像前世的命那样

冬日的水在歌唱
秋天的大雁早已飘零
我和宝宝在路上
像两个顽皮的孩子
 
我的前生是黑暗
今世是阳光
宝宝是太阳 神
和上帝

我的爱太沉重
宝宝太轻
像羽毛

初冬荒凉
水一遍遍歌唱
我和宝宝在路上
像今生前世的两块石头






三个鬼



三个鬼
它们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它们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杀死了哑巴
黑衣裳

走过三个鬼
它们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拍拍灰尘
有一个膝盖受了伤
它们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杀死了其中的一个
它们端出花瓶
给过路的人看
它们黑衣裳
断手指
石子

它们有一个突然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像鲲鹏
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

有一个抬头看着它
像杀死的另外一个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