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5年7-9月诗选

◎一地雪



酷刑

要我忘记那酷刑的睡眠。
在我给你写的诗
仍少留温热时见到你。

这真是一次绵绵的精神
漫游。我辗转在午休的床榻上
看你遥远的来信。
是的,来信。

耳边往日的行车轰隆
退去,包括
铁锤击打钢铁的一下、两下。

哦。哦。你是否听到
思念燃起红色的
蜡烛在蒙蒙雨雾里?
或身影已坐起,灵魂
却追随你跋涉遥远的尘世。

这睡眠。这酷刑。
你揉着惺忪的睡眼朝
梦游的我踱步而来。

2015-07-08午后

我只是不断重复这些

这些都是虚拟的。
我弯曲着双膝的幸福,躺着。
失眠的火车
嘶鸣,驶过绵软的心跳。
空调制造了冬天的
假象。这些都是虚拟的。

他那如山的文字
撞击山涧清癯的背影。
唉。发生将未发生的快乐
都是真实的虚无
包括我,不停按动的计算器

那数字也是虚无的。只
有一点点是真实的——
这床。还有这
死寂的黑夜正在减少。

2015-07-07子夜

傍晚寻李白塑像不遇

我们被夕阳囚禁盆底。
金辉把河岸镶成一条缎带。
微风作舟。我们划行
在围栏圈起的河堤上,寻找李白。

野炊的孩子和草而卧,
桌布上残留着食品。远处
光武桥已掌灯,像一条灿烂的
巨龙腾空。不用抬头
空茫茫的天,遍及河岸的绿,
围猎我们的身影。

当我们谈及遥远的北方*,
水上运动中心仿佛裹在极光中。
难道这里就是我们的
终点之城*?薄暮沉默。
风轻轻划过我们盘桓的双足。

注释:1、南阳水上运动中心塑有李白雕像,按照地图,我们寻遍河岸却无果而回。
      2、《遥远的北方》:美国电影。杨紫琼,肖恩·宾,杨雅慧等主演,由阿斯弗·卡帕迪尔导演。

再读《金锁记》

敝旧的太阳——无。淡淡
的墨云不情愿铺张。
你为何用笔戳穿它?人性很薄不可
被人看得太真,只要鬼不
拒绝就好。

其实,一些悬而未决的
事情可以如虹、如洪
或者风平浪静的小溪。
这没什么,万物
以它自己的愿望向前。

张爱玲是无奈的。
她也是。无非是一支妙笔
生花。而有人让“七巧”
烂肚里。
才与财同在、并肩
就像规律自不可抗拒。

爱着……无罪。爱穿了就
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但她厌恶,莫名的,到月球。

2015-07-21

馈己书

为博客扫墓。
我用一首小诗,几行寂寥的
扪心自问。有时或许
只是用眸子轻轻一撇。

够了。不够。

为何为何
你要厮守灵魂的孤舟?
一颗孤寂会吓坏生命。
一次偷渡能掀起海啸。

是的。我害怕这些不该萌生
这无端的对错。
如此潇洒地纠结。

2015-07-21

我在买灯

我在买灯
我在灯具城逛了一天。是的,
在极度疲劳中我丧失了
判断取舍的能力。我显得悲哀
我悲哀我每况愈下的生存能力,或许
叫处事。总之就这样于灯群中毁掉了
自信。最后,我不知道为何
在短暂的几秒钟我却做出了决定——
难道想用衰老急速换回青春,
还是厌恶了自己的优柔寡断?
——尽管我对买回来的灯
仍心存疑虑。

2015-07

昨夜有一片梦值得怀念

昨夜有一片梦值得怀念。不
期而遇的爱情
摇醒了,我的中年。
其实我已记不清他是谁,
或许我压根儿就不想知道他是谁。
我只是依附了一次,就像
渴望了很久的一件衣裳终于得到。
那甜蜜足以让人回味。

就像那夜我在梦里被他紧紧拥抱。
他可能是一位年迈的师长
满腹经纶。更好像是一个孩子
黝黑的双瞳无邪地盯着我
微醺的面颊。直到有人在走廊
喊:下雨了,下雨了——

2015-07

零点

这是一个用旧的灵魂——
先知后觉纷纷逃离。在这个
不为物知的时刻黑暗哑口。
失眠按奈不住小伤感的漫游。

2015-07-01

给YY

的确。这些年我一直囚在
一个人的岛屿。
我害怕涉水,拒绝浪花拍打
并渐渐喜欢上猫冬。
关于期待一个……什么的
滋味用词语表达忽略不计。
我不再等一颗流星匍匐
一片贫瘠的土地。
唯你洁白的衣衫偶尔亮在我
遥远的梦中。并在我
黑暗的岛屿上经久飘荡。

是的。如若不是巧合,
也许我忘记你的暂时会拉长。
但绝不是这缘分
牵出我粗粝的思念。
而是那埋葬的一点星光经不住
日常的折磨兀自呈现。
我知道,天堂越来越近。

但我会在孤寂之岛
永远呆下去。并不拒绝
对一颗流星的祈福,祝愿。
尽管光阴常常折断她的翅膀。

2015-08-10

时辰

我要珍惜这清晨。
夏风微凉,抚摸我的浅睡。
草席柔软托起慵懒。
头枕将醒未醒的梦幻
回味着梦中留恋。

渐醒中,我享受着万籁
偶尔走动于无声无息间。
细风已醺。他在厨房里
按响电磁炉。

我要珍惜这样的清晨。
它或许还有很多等我慢慢享用。
也或许,每一个这样的清晨
都将是最后一个。
但不管怎样,穿堂风掠过的安宁
惬意,总是我最想要的时辰。

2015-08-7

纪念

如果那场可恶的战争不发生
或许我就见过外婆,或许
至今仍在回味外婆的怀抱
童谣。或许我会在童年
依偎在二姨婆家的餐桌旁看
表舅表姨写作业。更大的
可能我会在少年时常赖在
小姨家,与表兄妹们跳皮筋
踢毽、抛沙包。而可惜
这只是我自幼的幻想直到
中年,在我每次想念母亲时
灵魂深处波及的余震。是的
那场战争将我的母系家族深
陷震中。鬼子扔下一颗炸弹
让母亲的三位至亲瞬间蒸发
在贾河旁。不久,外祖父
绝望于这天塌地陷郁愤死去
外婆的名字叫萱,外祖父
死前将母亲的名字改为
忆萱。哦战争。它让母亲
小小年纪变成战争孤儿
而我,今生无法与那些
亲人相识、相爱。并让
那场虽未亲历的战争
与我终生如影随形。

2015-08-17

某个周末纪实

不想和某人虚度时光更不想
享受老了无悲*。(不敢
往下想)。蟋蟀弹曲
(在臆想中)。瓦块云饶头
(好像是)。钢铁哑口(铁定)。
任消磨的日子一任
消磨下去。唉。
经过的一旦经过稀松。
未有的即使有也将平常。

只在这里就着半个馒头
傍电脑点滴。也好挨过那些个
良辰,与蹉跎。

注:想起李元胜的“我想和你虚度时光”;又想起白居易“老过却无悲”。

2015-08-21



蟋蟀在子夜鸣叫寂静。
蚊子争宠如我眷恋的失去。
只有秋,可以宣泄安宁。

那心事振翅乘着微凉漫游。
“守得住
清寂的女人是真女人。”

不用走进夜空
我已从阳台的秋风里
闻到星星的骨头。那年,

马尔克斯不知道,我心宇
的荫翳乘着书页,在那个小城
下了一个秋天。长廊。

空玻璃。漫游的云朵如花似
马匹。地板犹似那人的一张蜡脸。
风用冥想,剪断外面的世界。

而手中的抹布正擦洗
干净。曾记得,我将它擦成
天空,也不小心将它擦成尘埃。

这一擦,擦了十年。
却唯独,擦不掉寒暑擦不掉
我额头的几条皱纹。

2015-09-14

子夜

从马桶上起来,她
将书本顺手搁在窗台。
一不小心手滑,书本
卡在窗缝,封面正对着
窗外。“这下好了
任何一只野鸟只要飞上
三楼,就能读到那本
书的玄妙。”

她心存此念,仿佛
真的邂逅一只鸟儿与之
惺惺相惜。世界之大
大如这扇小小的窗口。而
机缘存在于瞬间的意念。
如此,上床,入睡。
夜在心空悠然落幕。

2015-09-18

别廷芳的文明棍

别廷芳的文明棍其实
就是一根野桑木棍子缠上几根
藤条。他在司令部里点起火,
将长在山崖上的野桑棍烤出
黄红色的光泽。再用青丝葛
煮熟去皮把野桑木缠了个遍,
还在棍稍挂了个皮圈。

在西峡口的老灌河、丁河,
别廷芳背抄着手,他走,拐杖也走。
尖尖的铁头在他背后划出了
一条大曲大弯的渠道。文明棍
就是修坝的仪器、检验器,
还用来执法。他高兴时竟然打出了
几个小官吏,连长、营长、联保主任。
庹杠就是别廷芳的文明棍乡长。

能抱起三百斤石头的庹杠,从
“三个鸡巴毛”理论*升为大贵寺的
乡长。但因为一个寡妇,屁股被别廷芳
晒在太阳底下狠狠挨了一顿文明棍。
庹杠被这个至高无上的权杖
赶走后,摇身一变成了
国军旅长,后来投诚做了解放军。
1950年镇反时,还被作为保护对象。

西峡口的人们说庹杠命好。
庹杠说,不是命好,是别廷芳的
文明棍太厉害了!啥鸡巴文明棍,
就是一根野桑木根子
缠几根藤条。我不跑会被他打死。

2015-09-24

*别廷芳的文明棍:取材于王俊义小说《民间的别司令》。
*三个鸡巴毛理论:修渠坝时,“少兑白灰,日哄的不是河,是咱们的地。日他奶奶洪水来了,石坝垮了,把稻谷地淹了,吃个鸡巴毛;把棉花地淹了,穿个鸡巴毛;把房子冲了,住个鸡巴毛。”如此粗俗的脏话,却令人感动,特别是在这个几乎一切物品都是伪劣的时代!也许,这就是我写这首诗的意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